1. 首页
  2. 汽车资讯

宝宝腿开大点一会就不疼了文章,乱入 苏晴

    所谓调研就是拓爷了解实际需求的一个过程,不仅仅是技术上的,也包括上下游配套、材料,以及人才需求。

    你需要什么?

    幸福来的太突然,王冬圣都没敢接。    宝宝腿开大点一会就不疼了文章,乱入 苏晴    

    回过头马上去联系齐磊,“他们什么意思?居然问我需要什么?”

    按说,齐磊也应该过去的,居中调剂。可是,遇到点突发状况,暂时顾不上这边。

    现在王冬圣打电话,齐磊的事儿还没处理完,有点烦躁,就回了他一句,“自己领悟吧!”

    王冬圣,“.……”

    好嘛,悟性不高都不能做买卖了是吗?

    不过,电话里就听得出来,齐磊似乎有别的事儿需要专注其中,也就不好再多问了。

    那就自己领悟呗?

    琢磨了一下午,又连夜把京东方的研发部门集中起来开了个会。

    不是问我需要啥吗?我给你列个单子,要的可多了。

    第二天,再见到马拓还有中科院的专家组,王冬圣一咬牙,把单子递了上去。

    那叫一个长啊!

    “对于OLED项目来说,什么都缺。但是……”

    话锋一转,单子长是长,但王冬圣可没想过薅上面的羊毛,哪有那好事儿?

    “最缺的还是专项人才.”

    马拓一听,看着那长长的单子不由皱眉。他想过困难很多,可是没想过这么多。

    让人头皮发麻。

    至于人才……

    拓爷抬头,“王总,京东方没有人才储备吗?我听说,LCD项目的研发团队很庞大,是与世界接轨的,不能拿过来直接用?”

    也不是企业要什么就给什么,如果能利用现有的条件解决问题,那自然是最好的。

    此言一出,王冬圣暗笑,你看看,我就说是面子工程吧?才真提了一个要求就卡住了。

    赶紧解释道,“马同志,LCD项目的研发团队确实规模不小,可问题在于,那是京东方的命根子啊!”

    “我们把全部的家当都压在LCD上面了,即便我有人,也要保障LCD实现量产,并保持行业优势。”

    苦口婆心,“我们是企业,首要目的是生存。活不下去,别的都是空谈。”

    拓爷愣了愣,随之点头,“有道理!是我考虑不周到,王总以后多提醒我。”

    王冬圣,“……”

    好吧,太客气了,一时之间他都分不清是话里有话的官面话,还是诚心诚意的道歉。

    而拓爷当然是诚心诚意的道歉,是他自己有点没摆正位置。以前在雏鹰班,或者在齐磊手底下做事,他就不用考虑这些问题。

    雏鹰班那是学校背景,出课题就不考虑成本啊,生存啊!

    到齐磊那,虽然变成了商业逻辑,可是齐磊那是什么老板?是让底下人无限舒服的老板。自然也不用考虑那么多,有困难他给你填平,你只管自己分内的事儿就够了。

    可是,京东方的王冬圣显然还做不到这一点。

    调整了一下心态,拓爷适应能力很强的,马上就摆正了自己的位置,“那么王总,你需要什么类型的人才,需要多少?”

    王冬圣,“……”

    想都没想,“都要!越多越好,越全越好!”

    这不是普通老百姓想象的,缺个学界顶尖的大能人,缺个像拜伦奥古斯特那种天才型选手。

    不够!马拓真给他找来一个那种国际大能都不够。

    因为你的行业空白是全方位的,不仅仅缺技术带头人,也缺基层干脏活累活的中低层技术型人才。

    这就好比,国人都知道,钱学林、邓稼先、钱三强、程开甲,是他们扛起了两弹一星,扛起了新中国的科技大业。

    可实际上,光有这些顶尖人物是远远不够的。很多人忽略了,我党一声召唤,数千海外学者几乎是抛弃在国外的一切,奔赴新中国的科技战场。

    是这些人共通支撑起了中国的科技大业。

    包括不是留洋的国内学者,可以用悲壮来形容,祖国需要什么就学什么,已经学成的改专业从头来过。

    即便是2003年,甚至是二十年后,我们很多科研工作者在面对全新领域的攻关问题时,其实都是边做边学的。

    因为有些东西,你没有就是没有。国外是没有专项研究,但有专项学术,我们是连专项学术都没有。什么叫从零开始,这就是从零开始。

    再举个例子,八十年代、九十年代初期,大学里的编程专业学生,几乎都是用纸笔来完成编程作业的。

    把程序代码写在纸上,交给老师,因为没有那么多电脑让你实际操作。

    而老师不是让学生的作业在电脑上跑起来,判断程序能不能运行。而是用眼睛看,看学生的作业本就能判断程序写的对不对。

    别说学术基础了,连教具都配不齐。

    王冬圣所说的缺人才,就是这种情况。

    说句不好听的,企么顶尖人才?花钱从国外能请来的都不叫问题。问题在于,你连基层技术员都没有,要顶尖人才有个屁用?

    可不是谁都能像齐磊的魔都实验室一样,齐磊有钱,有老秦撑着,院士给拜伦做副手,助理都是博士生,甚至在国内排得上号的大学者一堆一堆的。

    王冬圣没这待遇。

    “OLED本身就是个前沿科技,在国际上,为这项技术做投入的面板厂商,我们知道的也就一个三星。”

    “学术上就更不用说了,相关的专项实验室没有,搞连带研究的倒是有两家。”

    “这么说吧!”王冬圣到现在也不倾向于搞什么OLED,纯属吃饱撑的,正好趁这个机会,把上面吓退就完了。

    “全世界,拥有OLED研究能力的科学家不超过500人!”

    “有相关研究经验的技术人员,两千人撑死了!这是实打实的前沿科技,我就需要这样的人才!”

    这话可是够狠的哈,一般人听了之后都得打退堂鼓。

    拓爷也是眉头紧皱,连带一众专家都是忧心重重。王冬圣心中得意,应该是吓住了。

    当然了,王冬圣还加了一句,“其实啊,您要是能把人才的问题给我解决了,其它的那些……”指着那一长条儿的清单,“那其它的都不是问题,我们京东方可以克服困难!”

    心中暗笑,他可没瞎说,全世界都缺人才,你上哪给我找人才去?这是个死结,解决不了,其它的也就不用谈了。

    结果,和拓爷分开的时候,这年轻人叹了口气,“任重道远啊!”

    身旁一个七十多岁的老专家又接了一句,“我看倒是好事啊!说明只要我们出成果,那就是世界领先。至少在面板产业,能打出一片天地。”

    王冬圣,“……”

    怎么感觉反而坚定了呢?

    ……

    调研组在京东西呆了一个星期,收集了足够的建议和资料就撤了,之后一个多月都没动静。

    等再出现的时候,王冬圣接到一个电话,让他去教育部开个会。

    王冬圣就纳闷了,你让我去工业部开个会也算抬举我了,怎么还是个教育部呢?

    联系齐磊,结果人没在国内,跑米国去了,好像是出了点什么状况。

    没办法,王冬圣只好去看看到底是什么会。

    结果,王冬圣的心态崩了。

    只能用一句话来形容王总当时的心情,“靠!

    玩真的啊!?”

    全国排名前十的理工院校加专业院校,43个硕士专业、21个博士点、11个专项研究所、27家私营企业、5家国企,召开专项人才定点培养、就业、课题规划研讨会。

    内容包含了对本科生、硕士生、博士生,以及专家课题组、研究所的未来五年的宏观规划。

    高校在今明两年陆续开办专业院系、专业课程,培养专项人才。

    对于专项留学生,采取补助、讲学激励措施引流。

    硕士生导师、博士生导师的课题研究,涉及OLED专项领域的,加大经费投入。有兴趣开展相关课题的导师专家,特事特办简化审批流程,并扩大研究生招生人数。

    同时与企业挂钩,相关专业人才优先优待原则解决就业焦虑。

    总之,要在三到五年内形成一个本科、硕士、博士、学术权威,由低到高一体化的人才培养计划。

    王冬圣来了之后,签了一堆与各大高校直接对接的招聘意向书,又和几个直接对接的课题组、专家团队签订了合作备忘录。

    简单来说,一体化人才培养可能需要三到五年才能初见成效。

    不过马拓认为,有些专业课题组,比如材料、玻璃面板研发、相关元器件以及生产工艺等等,本来和LCD技术,还有其它液晶研究都是互通的,只不过就是改个课题,变更一下研究方向的事儿。

    再加上,有京东方的合作,教商联动,用不了三五年,运气好,半年一年的就可以为京东方的研发提速,派上用场。

    “怎么样王总?”

    再见马拓,王冬圣明显看出这个年轻人瘦了不少,也有点眼窝深陷的疲惫,但是精神头很足。

    “人才的问题,我给你解决了。”

    “可是你自己说的哟,有了人才,其它困难京东方都能克服!”

    “咕噜。”王冬圣大窘,脸腾一下就红了。

    吹牛吹大了!

    但是话是自己说的,他也不是赖账的人,一咬牙,“行!

    马同志!”

    王冬圣脸上现出真诚,“我为我之前的态度道歉!您放心,京东方一定不辜负使命。”

    马拓却是一笑,“王总,开玩笑的!”

    “啊?”王冬圣愣住,他还真是挺严肃的一个人。

    只见马拓把他亲手交给调研组的那张单子拿出来了,“人才的问题,我们已经尽力了,咱们这回能坦诚地讨论一下后面的困难了吧!”

    “王总,你还需要什么?”

    王冬圣,“……”

    他想把这一幕带回京东方,讲给搭档、高管,还有每一个员工听。

    上面这是下了多大的决心?现在他终于明白,齐磊所说的“试点”到底有多大的意义。

    一种……

    这要是项目研发不出来,他就得已死谢罪的感觉犹然而生。

    看来,得动真格的了。

    ……

    联动高校只是一个开始,京东方与tokki依旧任重而道远。

    说实话,谁也不能保证一定成功,但至少比什么都不做要强。

    而且,其实也没有想象中那么难。

    人类在基础科学上的突破短期来看已经到了极限,不管是八十年代,还是九十年代,又或者十年二十年后的未来,人类只是在应用科学领域在不断深耕。

    也就是说,方向已经确定了,路也被前人铺好了,后人只是在前人的肩膀上继续拓宽而已。

    OLED技术也是一样,基础的原理、应用设想早就有,只不过要实现从实验室到商业量产的过程需要无数人的努力而已。

    再加上,齐磊给王冬圣吃了一颗定心丸,那就是:暂时不用考虑成本上的优化。

    你只要把OLED的面板做出来就行,能够商用咱们就赢了。成本什么的,先不用担心。

    这话就让王冬圣心安了不少。商用最大的敌人就是成本,你要说一块面板成本相比LCD翻个两三倍你都能接受,那我这边的研发压力当然就小了不少。

    而齐磊之所以有这样的底气,原因在于鲍尔森又立了一功,他玩无间道,搞到了几家智能机竞争对手的一线情报。

    怎么说呢,功劳还是齐磊之前发的那个概念图带了个实体键盘,确实坑了一堆人。

    至少微软、摩托罗拉,还有黑莓、诺基亚都被带跑偏了,全都在跟实体键盘较劲。

    唯一没受影响的就是苹果,乔布斯还是个狠人,完全按自己的思路来设计。

    确切消息,苹果的智能机研发是不用实体按键的。

    对此,齐磊也只能暗叫可惜,不出意外,苹果在这个时空依旧是智能机领域最大的竞争对手。

    当然,除了苹果没上当之外,鲍尔森也带来一个好消息,那就是,苹果的屏幕几乎可以确认会使用LCD屏。

    这让齐磊很意外,苹果居然没朝OLED发力?

    好吧,其实这是齐磊自己陷入了一个误区,他也被知识诅咒了。

    前世,他对智能机也仅限于使用,专业的了解几乎为零。

    他接触到的苹果已经是苹果3,所以天然的就以为,苹果从一开始就用的OLED屏。

    可实际上,苹果1用的其实是LCD屏幕,没追求那么极致。

    再加上在这个时空,全球在他的带动下进入智能机赛道比前世要早,早了好几年。这个时候,OLED不现实,大家普遍选择了LCD。

    对此,齐磊不但没有降低标准,反而更加坚定了让京东方大力投入OLED的决心。

    成了,光靠这块屏幕,就能达到差异化的标准,就能赢得这场胜利。

    不成,大不了赔点钱,换回LCD咱也不亏。

本文链接:https://www.xuegeshuoche.com/qichezixun/162231.html,文章版权归属原作者:栀子花开 所有。更多精彩信息,可关注栀子花开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