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汽车资讯

老师变成全体同学的玩具:邻居寡妇水好多好紧

    将提包交给徐横之后,王忆便进入了图书馆。

    他先来图书馆的主要任务确实是借阅一本地图册。

    至于为什么不让徐横帮自己借阅?      老师变成全体同学的玩具:邻居寡妇水好多好紧  

    很简单,我一个来阅读的老师顺便看个八卦很正常吧?

    图书馆的大厅有柜台,两边柜台一边是办理对外借阅的、一边是办理对内还书的。

    柜台上都贴着红字:

    向党表决心,为人民服务。

    王忆上去问道:“同志,我想办理一张借阅证,这需要怎么办手续?”

    一名女青年抬头看了他一眼说道:“需要、呀,王老师啊!”

    王忆愣了愣。

    咱们认识?

    女青年很高情商的来了个自我介绍,笑道:“我是乔晴晴,大鱼小学的教师,咱们一起在县一中的进步大会上学习过,不过我只学习了一个礼拜就因为工作变动而离开了。”

    “我当时的工作变动就是从学校调到了县图书馆来工作!”

    这话特意加重了语气。

    挺骄傲的。

    毕竟是从民办教师转为了铁饭碗工作,以后吃上了商品粮。

    她这么做介绍,王忆依稀有了印象。

    于是便跟她热情握手说道:“巧了、巧了,咱们老同学在这里又见面了。”

    “老同学你来图书馆真是来对了,你的诗朗诵太出色了,来到图书馆进一步接受文学的熏陶,争取百尺竿头更进一步,以后把诗歌朗诵到首都大会堂去!”

    当时他们进入县一中第二天就办过晚会,王忆记起乔晴晴参加了集体诗朗诵。

    说是集体诗朗诵,其实就三个人朗诵,朗诵的是郭小川的《致青年公民》。

    乔晴晴见他记起自己很高兴,说道:“谢谢你的鼓励,老同学,我要向你学习。虽然我没有上完课,但你的能力和文化水平我当时便了解清楚了。”

    “你现在是百尺竿头了,我这条竹竿还刚抽丝呢,要学习的地方非常多。来,你要办理借阅证吗?很简单,我来给你开。”

    她领着王忆去柜台边缘,也不用什么证件,在一个小本上写下王忆的名字、单位和籍贯,给他一个用烙铁印出数字的木牌,这样就行了。

    有图书馆的工作人员不太高兴,说道:“小乔,你怎么不检查他的证件?”

    乔晴晴坦然说道:“这是王忆王老师,咱们馆长昨天开会刚提过的《龙傲天环球大冒险》的作者,他是咱们县小学教育的专家,也是一位教师作家,给咱们县的文学界带来巨大荣誉的人!”

    王忆听的直眨眼。

    我、我有这么多名头?

    不对,《龙傲天环球大冒险》已经传到图书馆的领导耳朵里了?

    听到乔晴晴介绍,图书馆的工作人员纷纷看他。

    刚才质疑乔晴晴工作的中年妇女还上来跟王忆道歉:“呀,原来是王老师,真对不起,我有眼不识泰山了。”

    王忆急忙摆手:“同志您客气了,我老同学是看到我太高兴了,为我犯了点错误,是我的错,您可不要……”

    “您是大作家,哪有错?”又有工作人员开心的说道,“王老师,等《龙傲天大冒险》的书籍送到我们图书馆,你可要来给我们做一期报告呀。”

    “我们馆长说您写的这部童话作品非常出色,他读过样稿之后灵魂都在颤抖呢!”

    乔晴晴补充道:“你的样书已经出来了,但在市里被分掉了。”

    “按理说我们图书馆作为您家乡的图书馆肯定有一本的,结果不知道被哪个单位扣押了,这把我们馆长气坏了,他今天正是去市里找书去了!”

    王忆愣住了。

    他还真不知道这回事!

    《龙傲天大冒险》的样书已经出来了?速度还挺快。

    等等,自己好像还没有收到稿费吧!

    当然稿费的标准已经告诉他了,是白梨花写信通知他的,千字三元钱,如今小说类稿费的起步价。

    但稿费的汇款单没有邮寄给他,这就有点不应该了。

    县图书馆的馆长是他的书粉,估计在会议上没少给他说好话,现在图书馆的工作人员都成了他的书迷,得知他就是《龙傲天环球大冒险》的作者后,纷纷过来跟他打招呼。

    来往借阅图书的市民有些疑惑。

    海福县还有了大作家?

    海福县孤悬海外,尽管属于江南富庶之地、文化之地,但却少有名文人诞生,建国后至今顶多是有人发表过诗歌、短篇小说,还没有人出版过长篇文学作品。

    整个县城建国三十多年没有出过长篇小说作家。

    所以王忆的《龙傲天环球大冒险》得以出版,让他在县城文坛一炮走红。

    当然,海福县其实没有文坛……

    但是中国有文坛。

    王忆把自己封闭在天涯岛,对这年代很多事还是缺乏了解,比如他不了解一部出众的童话文学作品意味着什么。

    如果他了解他也就不敢去写《龙傲天环球大冒险》了。

    这本书里有着浓重的未来科技的影子,毕竟这部书被他定义为童话书、科幻书了。

    王忆客气的跟工作人员们打了招呼,赶紧进去找地图册。

    图书馆里的专业作品很多,但最受欢迎的还是小说,小说区里人满为患。

    尽管图书馆里好些地方写着‘肃静’,可多多少少还是有人在讨论:

    “浩然的《艳阳天》找到没有?被谁借走了?怎么一直没还回来?”

    “不知道,你要是喜欢浩然的书那就看看他的《金光大道》,也是好书。”

    “好书有的是,《牛田洋》、《虹南作战史》、《新桥》、《矿山风云》、《飞雪迎春》、《闪闪的红星》……”

    “有谁知道路遥都写过什么书吗?我看过他的《惊心动魄的一幕》,写的真好,我觉得这个作家有深度……”

    王忆听到后面的话点点头。

    你的眼光也很有深度。

    这年头路遥还没有写出《平凡的世界》,等《平凡的世界》问世,他会在人民群众里打响口碑。

    王忆去了地图区寻找《海福县地图大全册》,找到后便带了出来,办理了借阅手续抱着书迅速离开。

    因为工作人员跟一些市民介绍了《龙傲天环球大冒险》这部作品,有些自认为是文化人的市民看他的眼神过于热烈,让他不得不赶紧跑路。

    他离开图书馆去了县里治安局,去找庄满仓打听昨晚的事。

    庄满仓看见他后扔给他一枚糖果,斜着眼看他:“昨晚帮助黄自强抓奸的就是你、徐横和孙征南吧?”

    王忆肃然起敬:“庄局真是明察秋毫,什么也骗不过你的眼睛呀,你怎么知道是我们的?难道你的眼睛连接了天上的卫星……”

    “行了行了行了,”庄满仓哈哈大笑,“你不愧是大学生,有文化,拍马屁都拍的这么高科技。”

    他拿起一根烟在桌子上倒着磕了磕,说道:“我们走访群众了,听他们描述了你们三个人的样子,然后我就大概猜出你们身份。”

    “说说,你们仨怎么怎么帮助黄自强去抓奸、去对付孙为民?”

    庄满仓毕竟是身经百战的老治安,他一下子就抓住了此次案件的主要矛盾。

    孙为民!

    王忆坦然说道:“我凑巧发现孙为民和康晓敏通女干之后就生气了,黄自强这位同志你现在应该了解他一些信息,特别老实、特别爱妻子、爱家庭。”

    “为了他们的小家庭能过上好日子,他天天上夜班,下班后捡破烂来卖点钱以补贴家用。”

    “结果呢?妈的,有人竟然给他戴绿帽子!这不是欺负老实人吗?这种事我能看得过去吗?绝对看不过去!”

    庄满仓点点头,说道:“是你王老师的作风,这件事你做的对,这个孙为民真不是个玩意儿,经过我们连夜审讯加上康晓敏的指控,我们才知道。”

    “他会住到第四工人新村完全是冲着康晓敏去的,两人第一次发生交集是他酒后强暴了康晓敏,康晓敏当时想要告他来着,但在他的情话和金钱攻势下投降了。”

    “最终才有了昨晚上的事情。”

    王忆说道:“孙为民还真犯下了强暴案呀?那他这辈子完了!”

    “肯定完了。”庄满仓鄙视的吐了口唾沫,“男人管不住裤腰带迟早要完,王老师,你可得管住了啊,我跟你说我说句实话,我以哥哥的身份跟你说这句话。”

    “自从我踏上治安员的工作岗位,见过太多男人被裤腰带给勒死了!”

    “特别是很多男人犯蠢,好日子过够了,喝点酒不知道他吗的自己姓啥了,看到漂亮女人就把人家往屋子里拖,一哆嗦之后就后悔了,但世上没有后悔药啊!”

    王忆愣愣的看着他。

    跟我说这个干嘛?

    不是,我多正直的一个男人,我还是人民教师呢,你觉得我会干那种事?

    何况秋渭水这丫头不会给他机会的。

    最近他开始腰酸了。

    该借的地图册借到了,该打探的消息也打探到了,王忆离开治安局心满意足的回生产队。

    路上他找了个荒废的小屋,进时空屋去22年的仓库把邱大年刚给他买回来的蒸笼给带出来,推着一小车的蒸笼回生产队。

    他是乘坐了豆子家的机动船回去的。

    渔船航行挺快,乘风破浪没多久看到了天涯岛。

    远看天涯岛红彤彤的。

    岛上有枫树,小雪已过,枫叶变得愈发火红美丽。

    海风徐徐的吹,隔近了看能看到有枫叶脱离枝头,化作一只只蝴蝶翩翩飞落。

    落地的枫叶被吹的盘旋,给寂寥的冬山增添了好些风采。

    山上的红色还有柿子树上那越发通红的柿子,在这草木萧瑟、万花同悲的时节,有一树树挂满枝头的大红柿子真挺好的。

    它们是食物。

    所以同样是红色,红柿子要比枫叶更能温暖了人的视线,冬季萧瑟的山上也因为这些柿子而生出了一缕暖意。

    机动船靠上码头,王忆跟金家三父子摆手告别,迈着轻松脚步往回走。

    蒸笼自然有社员帮他搬运。

    天气阴沉,从昨晚到今天一直有风把云彩吹来,看来会有一场雨水。

    外岛气温很少会到零度以下,一年能下一场两场雪便了不得了,前两年一直没有下雪。

    冬天的大海少了夏日的喧闹,此时的海风挺大的,但海浪却不是夏季那样轻快频繁的‘轰隆轰隆’,是‘哗轰隆隆……’

    王忆听着海浪拍岸声,任凭海风撩动着他的身躯,很快便走上山顶进入办公室。

    还是挺冷的。

    办公室里该生火炉了。

    生产队有汽油铁皮桶改装成的炉子,王忆对王向红说了要求,王向红便批了个条子,等傍晚壮劳力回来去抬炉子。

    他问王忆:“给你房间里一起撑个炉子?”

    王忆摆摆手:“不用不用,我那边有火炕了,火炕真是好东西,队长,以后盖新房让社员们都盖个火炕吧,冬天特别暖和,而且主要是它很干燥,睡起来舒服。”

    王向红含糊的说道:“到时候再说吧。”

    他不太舍得给家家户户盖火炕。

    火炕用砖头不少,盖一座火炕相当于一面墙呢,一家一户没什么,可家家户户合计起来用的砖头就多了。

    积少成多,积沙成塔呀。

    他要安排社员把队集体的炉子搬出来,王忆看了看条子说不用了,说他已经托人买了火炉,到时候一家一户分一台,都是新型的铁炉子,非常结实、热转化率很高,适合老百姓使用。

    省煤,暖和,用处多!

    王向红对炉子挺好奇的,拉着王忆仔细问了问,问完之后他先期待起这新式炉灶了。

    今天天气不好,但学生们还是在外面上体育课,有的在打排球、有的在打乒乓球。

    乒乓球桌投入使用了,孙征南和黄有功正在打球。

    你来我往,菜鸡互啄。

    这年头的人对乒乓球是极其热衷的,王向红每天下班就会去乒乓球桌上找人搓两局。

    不过他今天没有这心情了。

    中午跟王忆商讨之后,两人确定要发动社员们开展冬季开荒的行动,他正在专心致志的制作垦荒计划。

    这事王忆帮不上忙。

    他在校园里溜达着,看看学生们冬日的简单活动,看看学校猪圈里剩下的猪,看看校园农田里绿油油的大白菜和窜起的蒜苗,最后回了听涛居。

    既然82年这边暂时无事,那他就去22年一趟好了。

    他之前在仓库拿蒸笼的时候看到了一台长江750偏三轮摩托,也就是传说中的侉子。

    这车为什么叫侉子?其实侉子指的是这摩托车旁边带出来的车斗、车厢,这种单轮、没有动力的设备叫侉子,逐渐的侉子就成了偏三轮的昵称。

    邱大年给王忆买回来的这台长江750应该不是早些年的原始版了,要知道这车子诞生于1957年,可谓是中国汽车历史的见证者。

    当时国内压根没有独立研发生产的能力,而长江750的得来真是靠中华民族手艺人的本事逆向研究。

    这事说来还是个典故。

    新中国成立初期,军民两用摩托车是国家经济建设所急需的轻工业产品,也是国防建设的重要项目。

    1956年,当时军总后勤部向第二机械工业部提出仿制从苏联购买的乌拉尔M72摩托,1957年2月第二机械工业部四局把任务下达给了洪都机械厂、湘江机器厂等七家所属单位,要求当年试制成功。

    但当时国内没有生产汽车的技术和能力,然后机械厂的一些老师傅将一辆车子给拆掉了,逆向研究学习,拆除一个部件来模仿着造一个部件,就靠着简易机床再加几个老师傅,敲敲打打最终还真把偏三轮给弄出来了!

    从那之后国内开始了凶猛的逆向研究学习之路。

    当时国内有大量军民用机械从苏联进口,然后师傅们就一路拆一路仿造,先是偏三轮,再是汽车坦克,最后连飞机也给逆向研究出来了,以至于最后把苏联研究怕了,再不肯卖中国尖端武器。

    但是苏联和后来的俄罗斯总得需要卖武器赚钱,那怎么办?

    它们把目光放到了某东方大国身上。

    三哥拍胸:没错,正是在下。

    从此之后,三哥成了苏俄的大冤种买家,其中它们干出的最有名的军火购买生意就是一美元买航母。

    俄方真一美元卖给了印度一艘航母,不过维修费和改装费断断续续在后来的17年里要了36亿美元、200多亿的人民币!

    王忆蹲下查看这辆长江750。

    符合他的要求。

    外观有些破旧,看起来相当复古,但细看发动机等配件这应该是一辆改装车。

    还好82年海福县那破地方没有工业也没有机械工厂,所以没什么能力高超、眼光高超的机器维修工,应该看不出这偏三轮的问题。

    车子里有油,王忆便打火拧油门试了试。

    发动机没问题,声音清脆有力,送去82年肯定能干活。

    其实这车子送去沪都给麻六卖货更合适。

    但王忆不敢把22年的机械往沪都那种地方送,那里是真有专家、高手的,他们一听发动机的声音、一看机器布局就能发现细节问题。

    王忆不想找事,反正沪都有一台摩托车了,就让他们骑着摩托车卖货好了。

    他试过侉子性能后满意的送去了丙-110仓库,又回到82年趴在桌子上继续写他的《龙傲天环球大冒险》第二卷。

    这一卷开始有点卡文了……

    王忆很想去22年找个枪手写,但最终还是放弃了这念头。

    王老师是有原则的人,他终究想在82年留下点靠自己本事做出来的成就。

    不能一切都靠22年!

    虽然他的眼光和知识是在22年时空学到的,可这属于他的本事,他用起来理所应当。

    他正努力的写着文,绞尽脑汁的构思着大纲。

    有人在校舍里喊他:“王老师、王老师呢?王老师在哪里?”

    王忆出门招手说道:“王老师在这里呢,干啥啊?”

    找他的是社员,说道:“那个王老师啊,供销社徐经理手下那个兵过来找你了,我先行一步来通知你一声。”

    王忆一愣。

    徐经理手下的那个兵?说的是谁?

    姚当兵吧?

    他将笔记本合起来,将笔随手插在胸口的口袋上,疑惑的走向大队委办公室。

    等他过去客人也上山来了。

    还真是姚当兵。

    姚当兵左手一个袋子右手一个皮包,走的气喘吁吁:“王、王老师,你们这地方太险要了,呼呼,爬上来一趟挺费劲。”

    王忆撇嘴说:“是你太废了吧?你现在身体素质很差劲,第一次来岛上的时候跟我过来拿衣服,我也没看见你这么费劲。”

    姚当兵愣了愣,说道:“好像还真是。”

    然后他又无奈的摇摇头:“唉,自从在侨联上班了,天天坐办公室,要不然就天天喝酒,这身体连吃带喝的垮掉了!”

    王忆问道:“你上次招待乔安全的时候,不是说过要在招待了他以后就回供销公司吗?怎么还在侨联?”

    他没指望姚当兵正经的回答自己。

    因为他已经发现了,这个人不靠谱,说话就那么回事,不可信赖、不可深交。

    姚当兵也知道自己破了承诺,但他还算坦诚的说出答案:

    “王老师,我、我当时说的是气话,当然也是真的想要回供销公司,因为在侨联我就是个脏活苦活累活的,在那里被同事们排挤的不轻,也被折腾的不行。”

    “可可,呵呵,”他讪笑一声继续说,“可是你帮我跟乔老板处好关系以后,这个我在呵呵、嘿嘿,我在单位里头的地位就提高了。”

    “一人得道,鸡犬升天,乔老板有意在咱县里投资办厂,现在我负责跟他对接工作,所以在单位不怎么受气了,也不用干脏活苦活累活了。”

    王忆问道:“然后你就准备继续留在侨联了?”

    姚当兵讪笑道:“我没法不留在侨联,我必须得留在侨联,上个礼拜我们单位给我转正了,现在我是侨联的编制了,正经成了国家干部。”

    在供销公司是铁饭碗。

    可是在侨联却是干部。

    孰轻孰重,姚当兵很清楚。

    王向红听到后说道:“哎呀,恭喜恭喜啊,姚当兵同志,你在侨联正式转正了?不是借调编制了?”

    姚当兵欣喜的说道:“对,我转正了,不是借调了。”

    他跟王向红关系挺不错,看见老队长露面立马从网兜里掏出几包香烟塞给他。

    王向红一看,说道:“呀,外国烟?这不能收,这挺贵……”

    “不贵不贵。”姚当兵赶紧打断他的话,“王队长你收下吧,这不是我买的,都是归国华侨扔在我们单位的,我们单位同事都往家里拿,我寻思你爱抽烟,就给你留了几盒。”

    “这也是感谢你!”

    他情真意切的看向王向红、看向王忆,很有感情的说:“这次我能转正,就得感谢王老师、感谢您王队长。”

    “主要是感谢王老师,哈哈,王老师上次破获了那一起古巴名医行骗案,让我在单位里大出风头啊不对,是、是立功了,我跟着立功了。”

    “于是我们领导就给我特开先例,将明年的编制挪到了今年使用,给我转正了!”

    王向红挺高兴的,连连祝贺他。

    王忆这边兴趣寥寥。

    这小子当时不信任自己,自己并不是特意去帮他,而是看不过那俩骗子的嚣张气焰。

    两个骗子而已,神气什么!

    王向红请姚当兵进办公室喝茶,姚当兵感叹道:“王队长呀,我这是有段时间没来,你们生产队大变样了!”

    “我听说你们生产队成为了咱们市里的小康模范村?这可真是了不得,不过这也很正常,有你和王老师的领导,你们生产队肯定发展的好呀。”

    王向红乐得合不拢嘴。

    老队长就爱听这样的话。

    姚当兵从码头开始一路夸,围着生产队夸了一圈。

    侨联这地方真是锻炼人,姚当兵这张嘴算是锻炼出来了,拍起马屁、说起好听话来那是一套一套的。

    寒暄之后,他把手提包打开说道:“王老师,你上次委托我帮你买几张老普洱茶饼,我找了点关系帮你买到了,你看看这些茶饼是不是你所需要的?”

    手提包里有牛皮纸防潮,打开之后是一摞子的茶饼。

    姚当兵拿出上面的一张饼给王忆看,颇有些得意的说道:“我之所以会耽误好些天才给你找到这些茶饼,主要就是因为有些茶饼很难得手,我确实是花了一些力气才买到的。”

    “就拿这块茶饼来说,这茶饼是1920年代生产出来的老茶饼,叫、叫宋聘号青饼普洱茶,它的年龄比咱们俩合计起来都要年长呢!”

    办公室里的教师听到这话感兴趣的凑上来。

    黄有功看着这包装已经有些破烂的茶饼问道:“这是二十年代的东西?好家伙,它已经有一甲子的年龄了?这样的茶叶还能喝?不说变质不变质,它哪里还有香味呀?”

    祝真学比他识货,说道:“黄老师你不懂了,普洱茶跟其他茶不一样,能放的住,甚至越老越好喝。”

    “姚同志真厉害,竟然能买到二十年代的茶饼,这东西可不便宜吧?”

    姚当兵见自己带来的茶饼吸引了众多的目光顿时得意了。

    他摆出谦逊的姿态摆摆手说:“没什么,价格无所谓,王老师对我帮助极大,是他帮我转正了这份工作,我很感激他,他喜欢茶饼我帮他买几个是应该的。”

    “说实话,这茶饼主要是难以寻觅,我是找了老同学、发动了同事们,然后才买到这款茶饼!”

    王忆一听这还有二十年代的茶饼,但不知道能不能带到22年,如果能带过去应该还真是值钱。

    这茶饼的包装纸上用蓝色印字,如今字迹有些模糊。

    他正要仔细辨认,姚当兵又拿出两块包装于一体的茶饼,说道:“王老师你再看这两块茶饼,这应该就是你想要的东西,五几年的甲级蓝印青饼,是叫这名字吧?”

    两块茶饼是白色蜡纸包装,上面外围有一圈繁体红色字迹:中国茶叶公司滇省公司,中国牌茗茶。

    这些字的中间则印着一个字,印的是一个蓝色的‘茶’字。

    “还有这几个。”姚当兵又拿出一摞的茶饼。

    这一摞茶饼挺沉的,一共七个,估计每一张都得有一斤重量,提起来沉甸甸的。

    七个茶饼直接用牛皮纸包裹,它没有包裹,纸上是用红笔龙飞凤舞的写了几个字:金山楼旧藏,无纸红印。

    王向红笑道:“呵,好家伙,你姚当兵真是好家伙,一口气带回来这么多茶饼?”

    姚当兵笑道:“王老师安排的任务嘛,我肯定得上心。”

    王忆不清楚这些茶饼的价值。

    不过只要能带到22年怎么也得挺值钱的。

    他现在发现了,姚当兵这个人挺靠谱,他说话或许就那么回事,但还是挺拎得清的,可以委托他办点事,可以跟他搞点利益往来。

    至于深交?

    还是免了吧。

    他不占姚当兵的光,问道:“这些茶饼你是花了多少钱买到的?”

    姚当兵装作不悦的说道:“王老师你看你,就咱们这关系你要跟我算账呀?那不是见外了吗?”

    “你又帮我交好了乔老板又帮我抓了大骗子,是你一手把我扶正在侨联的新岗位上,我们之间的感情能用金钱衡量吗?”

    王忆无语。

    王向红帮他说道:“姚同志,你是王老师的好朋友,你能不了解他的为人吗?”

    “王老师委托朋友帮忙,从来不会让朋友吃亏,你这些茶饼不便宜,都是有年头的老东西,所以它们价值多少你说出来,王老师自然会决断……”

    “那绝对不行。”姚当兵坚定的打断他的话,“王老师你要是拿我当朋友,那你……”

    “我肯定拿你当朋友。”王忆也坚定的打断他的话,“正是因为我拿你当朋友,所以我必须得给你钱。”

    “为什么?因为你以后在侨联工作了,可以买到一些国外产品或者给外宾准备的礼品,这样我和我们生产队以后还需要你帮忙买东西呢,你要是不要钱,我们以后哪好意思找你帮忙?”

    王向红递给姚当兵一支烟卷,说道:“就是这个道理。”

    姚当兵悻悻地说:“行吧,其实这些茶饼不值多少钱,就是20年代那块比较贵,它是我花了一百六十元买回来的。”

    “另外的一块没有几块钱,所有茶饼合计起来一共花了二百五十元……”

    “这还叫不值什么钱?这多贵啊?”黄有功倒吸一口凉气。

    王忆笑道:“不贵不贵。”

    姚当兵说道:“在咱们这里确实算不贵了,我听我同事说,这种茶饼在港澳台很贵,像是那块20年代的茶饼能卖几万块呢!”

    “几万块?”屋子里所有人都惊呆了。

    王向红下意识的说道:“那那那,那为什么不把它卖去港澳台呢?”

    王忆说道:“因为去不了,去了也卖不了。港澳台地区玩的是资本主义那一套,他们手里的老普洱茶饼不是要喝的,而是要炒作的炒作你们知道吗?”

    “他们把不值那价钱的东西,通过各种宣传还有限制产量,达到物以稀为贵的目的。”

    现在的老普洱茶不值钱。

    现在国内的茶叶都不太值钱,因为炒茶行动在国内还没有开始。

    王忆之前大概了解过这事,现在炒作老普洱茶的是港岛一帮资本家,但港岛太小、人太少、市场不够看,压根炒不起资本家们满意的价钱来。

    等到二十一世纪情况就不一样了,这些资本家会入京联系内地的资本家一起炒,那时候才会把普洱茶炒能‘可以喝的古董’!

    老普洱茶在大陆的价格要起飞,得等到二十一世纪初,否则别说82年,就是92年的时候也不属于奢侈品。

    所以不管什么东西,玉石钻石、野生大黄鱼、古董普洱茶乃至各种古董文物,这全是炒出来的。

    老百姓尽量不要去碰这东西,指不定什么时候就成为了接盘侠、成为了资本家宰的猪!

本文链接:https://www.xuegeshuoche.com/qichezixun/162213.html,文章版权归属原作者:栀子花开 所有。更多精彩信息,可关注栀子花开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