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汽车资讯

冷少辰和童若在窗台(农村性故事)最新章节列表

    江东,秣陵,时间稍稍向前回溯几日。

    孙权统领大军出征已是第五日,周瑜如同往日一般来到江边垂钓。

    “都督。”徐盛提着桶来到周瑜身边坐下,将鱼篓中的鱼丢进桶里,看了看一脸平静的周瑜,张了张嘴,有些欲言又止。    冷少辰和童若在窗台(农村性故事)最新章节列表  

    “嗯。”周瑜动了动腰身,舒展下筋骨后,点点头道:“文向来了,有劳了。”

    然后,仿佛没看到徐盛那欲言又止的表情一般,继续回头垂钓,接着又是长达一个时辰的沉默,徐盛不知该如何开口,想等周瑜起个头,然而周瑜却一句话都不说,江岸边,只有江风吹拂江面卷起的浪声以及偶尔周瑜钓上鱼来时叶儿入桶溅起水花的声音。

    孙权大军出征五日,周瑜就在这秣陵城外坐了五日,每日都是以垂钓度日,徐盛也来陪了周瑜五日,每天他都想说些事儿,然而每天都被这种诡异的气氛迫的开不了口,今天看起来也是一样,但话憋在心里,不吐不快,时间越久,这种想要倾诉的欲望就越强烈。

    看着周瑜如同往日一般不说话,徐盛知道,只要自己不开口,周瑜可以一辈子都不提这事儿,但这事儿本就不公平,作为一個初出茅庐的热血少年,看着周瑜这副模样,徐盛最终做了一个违背周瑜意志的决定!

    “都督才是三军都督,主公未曾有过领兵经验,此番出兵江淮,关乎江东气数,主公就算要亲自领兵,也不该留都督在此!”徐盛为周瑜遭遇孙权冷遇感到不平,这关乎江东未来气运之战,却将最能打最有本事的周瑜放在后面筹措粮草,这是脑子被门夹了吗!?

    此番孙权决意出兵夺回江淮二郡,周瑜是反对的,虽然江东兵力损失不大,但广陵一战中,江东大将死伤惨重,如今虽然挖掘了几员不错武将,但跟孙策时相比,显然是远远不足的,这个时候江东该做的是休养生息积蓄实力。

    而孙权刚刚稳定江东政权,这个时候出兵有些太过冒险了,若能得胜还好,可以树立孙权军威,成为继父兄之后的第三位雄主。

    但若失手呢?

    江东就算不会就此一蹶不振,未来数年都将失去角逐天下的资格,胜了也只是得江淮之地,但败了的风险却是江东的未来,虽然败的概率确实小但并非没有,这是周瑜不想打这一仗的主要原因,输不起,哪怕赢面再大也不行。

    而且另一方面,曹吕之争在周瑜看来虽然确实是机会但也有可能成为拖垮江东关键,至少它不是最大的机会,无论是吕胜曹还是曹胜吕,都会在北岸形成一个雄踞三州之地的庞大政权,而江东这个时候拿下江淮,都会成为这最后胜者的眼中钉。

    到那时,江东就必须投入大量的人力物力进入江淮,看似地盘扩大,但却少了发展时间、

    但这并不是关键,关键是更北方的袁绍,两大政权之间必有一战,那时候才是江东出手的最佳时机,过早参与到诸侯角逐的游戏中。

    如果最终曹或吕在得了中原之后,不惜代价想要拔掉江淮之处的威胁,让江东损耗大量元气,等到北方两大政权交手之际,江东反而会失去最佳崛起时机,而如果此时不出手,无论是谁最终获胜,为了迎接与袁绍的决战,战略重心都会北移,他们夺得江淮将不费吹灰之力,甚至在南北两大势力两败俱伤之际,可以趁势夺取中原。

    虽然同样担有风险,但后者的风险更小,而成功的收益显然更大,所以周瑜反对此时出兵。

    不过周瑜的反对显然没能阻止孙权,甚至隐隐间有种刺激效果,更坚定了孙权出兵,孙权在安慰周瑜一番后,还是决意出兵,并安排周瑜镇守后方。

    有时候看似愚蠢的决策,这其中都有旁人所不知道的考量,比如孙权这次出兵,拿下江淮其实是次要的,主要的还是孙权要借此战夺得军威,同时彻底将周瑜对江东的影响力拔除,以后江东只有主公孙权,而周瑜也只是孙权手中一员大将而非什么三军都督!

    “文向啊。”周瑜自然明白这些问题,所以他不想谈这个问题,这也是这些时日他为何用这种法子迫的徐盛也说不出话来。

    可惜最终还是没防住让他说了,周瑜只能叹息一声后,语重心长的看着徐盛道:“江东是主公的江东,三军也是主公的三军,从来没有什么三军都督,我只是个都督而已。”

    徐盛是外来人,早年避祸从徐州逃难至江东,当时年轻,尚未崭露头角,在孙策军中并不起眼,但随着孙策战死,太史慈、黄盖等一众骁勇之将战死,徐盛这些年轻有天赋的将领就渐渐彰显出来了。

    或许是跟在孙策身边时间长的原因,徐盛更亲近周瑜,但周瑜却知道,这份亲近若不及时处理,日后可能会害死徐盛,所以此时出言提点。

    至于自己,也没什么好怨的,孙权如今初掌权势,这个时候肯定是要压他这个前朝重臣的,哪怕这个前朝重臣并未有任何逾礼,甚至对孙权是毕恭毕敬,但对孙权来说,周瑜的影响力本就是个威胁,这跟你对他的态度无关,在未曾削去周瑜这份影响力之前,他是不可能对周瑜放心的。

    要说心中无怨,那怎么可能?周瑜也是人,被这么针对,怎么可能没有怨气?但他也能理解孙权的做法,加上对孙家多少心怀愧疚,觉得孙策之死,自己有一定责任,是以对于孙权的各种削弱和压制,周瑜都未曾表达半点不满。

    徐盛显然是有些不服气的,正想说什么,却见远处一艘快船自江面快速驶来而来,很快抵达周瑜这里。

    “都督!”快船上的将士来到近处,一跃跳下快船落在岸上对着周瑜抱拳道:“主公让卑职传讯于都督。”

    “哦?”周瑜脸上泛起了笑容:“战况如何?”

    对周瑜来说,既然无法阻止孙权出兵,那自然是能胜利就更好,虽然这样会在显得孙权英明神武的同时,将他衬托的如同跳梁小丑一般,但那又如何?这并不重要。

    只要能打赢了这场仗,夺得江淮二郡之地,孙权将会有不逊色于孙策的军威,到那时,他就是真正执掌江东了,他相信江东会越来越好。

    至于接下来面对曹操或吕布的反扑,接着便是,只要撑上一段时间,袁绍那边开始有所动作,他们自然不可能将所有精力都放在这里!

    “回都督,我军已于昨日攻破了濡须口,江淮军数次于江面之上想要阻截我军,却被我军击溃,如今已经退至合肥,主公已于今日率军登岸,准备攻占合肥。”信使躬身道。

    “登岸!?”周瑜敏锐的察觉到一丝不妥:“主公与敌交战四日,可曾记清斩杀多少敌军?”

    “这……”将士茫然的摇了摇头,这个真未记录,不过孙权自入濡须口以后,连战连捷是不争的事实。

    “告知主公,便说我军优势乃是水战,陆战……算了,且随我回去,我要书信于主公,你待我将回信送回。”周瑜脸色有些凝重的起身,带着那将士到了近处的两蓬,取了竹简后,周瑜飞快的写下一封信,吹干墨迹后,交给将士:“尽快送到主公手上。”

    “喏!”将士答应一声,接过书信便走了。

    周瑜一路走到岸边,直到看那快船消失在视线之中,还久久未曾动弹。

    “都督,究竟为何这般着紧?”徐盛不解的看着周瑜,他没听出什么问题,江淮军主力已经北上,孙权攻入濡须口后高歌猛进不也是正常吗?

    “我与楚南无甚交集,不过从此人去岁扫平江淮的手段来看,此人行事颇为稳健,便是要出兵,后方也不可能全无防范,甚至应当做了充足准备。”

    周瑜斟酌道:“主公若是艰难险胜,我倒是不会惊讶,但如今却是一路高歌猛进,总让人有些不踏实!”

    说到这里,周瑜叹了口气道:“但愿是我多心,不过文向。”

    “在!”徐盛连忙看向周瑜,肃容道:“请都督吩咐。”

    “那楚南有句话说的不错,凡事未算胜先算败,你去尽可能集结一些将士,备好船只,我这几日再教你一套简单的水阵,此阵配合一些奇门之理而成,虽不似奇门遁甲那般厉害,但最适合水战,若能练成,放眼当世,水战一道,便无几人是你对手。”

    徐盛知道,这是周瑜担心前线安全,却又不想惹孙权猜忌,不敢贸然出兵,所以准备在这里以练兵为由,集结一批人马,随时支援孙权。

    “喏!”徐盛还是大声领命,甚至有些欣喜之感,毕竟周瑜一身本事,冠绝江东,能得他传授,哪怕只是一招半式,也足够他受用无穷了。

    当下,徐盛按照周瑜要求,以练兵名义,调集了八百精锐以及两百艘走舸,在江岸之上习练水军战阵。

本文链接:https://www.xuegeshuoche.com/qichezixun/162149.html,文章版权归属原作者:栀子花开 所有。更多精彩信息,可关注栀子花开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