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汽车资讯

整章都是车的文;言教授要撞坏了笔趣阁

   法罗林奇这会脑海中除了愤怒,最多的居然穆兰当初的一句话在不断回荡:

    “作为在复苏者中比较笨的那一类在复苏者中比较笨的那一类比较笨的那一类”

    法罗林奇心中充满懊恼,明明心中已经充满疑惑,明明已经察觉到一些不对劲了,但自己处理得还是不够谨慎,如果是穆兰在这里肯定不会犯这种低级错误吧?    整章都是车的文;言教授要撞坏了笔趣阁    

    此刻是法罗林奇少有地庆幸自己是复苏者的时刻,否则身上的这些枪伤足以致命了。

    警局窗口,几把手枪一直到打光了子弹才收手,而法罗林奇已经冲入了一个拐角小巷。

    “让他跑了?”

    “不用着急,赶紧带人追,他中了这么多枪肯定活不了多久的!”

    “走!”

    警局内很快响起哨声,大批警员和警探集合后全副武装地出动,街上的行人都惊慌失措,纷纷四散逃离,以为有什么凶恶之徒在犯罪。

    虽然中了很多枪,但法罗林奇强撑着快速移动还是不成问题,最大的影响或许是子弹撕裂身体时造成的影响。

    大批警员第一时间当然是顺着法罗林奇逃跑的方向追,但血迹在拐角的弄堂口就消失了。

    “他一定进入附近的房子里,给我搜!”

    “分队前进,这种危险的犯罪分子不能让他乱跑。”

    “快快!他枪伤严重,是很容易到手的功绩。”

    警员们三到四人一组,纷纷冲向附近的民居和楼房,不论对方合作与否都不能阻挡他们的脚步。

    附近的居民区一阵鸡飞狗跳,夹杂着居民和警员警探的骂声。

    一名警探站在巷口弯下腰去,皱眉看着地上的血,不是小一滩一小滩那种,而是一小坨,他伸手抹了一把地上的血,触感非常粘稠。

    警探微微有些头皮发麻,作为有经验的人,他知道这不是活人的血该有的状态。

    果然,一上午时间,警局的大队人马没有人找到那个罪犯,于是乎下午时分,城里各处开始张贴通缉海报。

    海报虽然是素描,但把法罗林奇那张被欠了很多钱要不回来的死人脸刻画得惟妙惟肖,并将法罗林奇描绘成一个无恶不作,制造了多起杀人和害人案件的凶恶罪犯,最近的一些案件也全都算到了他的头上,包括昨晚的一起凶杀案。

    黄昏时刻,城东磨坊的谷仓外,法罗林奇躲在靠河的一个烂草垛中,地上有不少血迹,一颗颗或完整或变形的子弹头被法罗林奇用手指头生生从身体内抠出来,有一颗甚至已经扎到了心脏,但因为法罗林奇的身体强度较高,所以并没有穿进去。

    而此刻,原本枪伤的伤口已经开始愈合,不少地方只剩下了一个浅坑,法罗林奇的行动能力也恢复得差不多了。

    身旁的水流略显湍急,一张通缉海报顺着河边漂流下来,被法罗林奇伸手抓住,上面的画像正是自己,后面有一堆罪名。

    纵然法罗林奇涵养再好,这时候也忍不住骂出了声。

    “这群烂蛆!”

    法罗林奇平复了一下心情,现在的处境实在是不妙,有人在搜查他的同时天上的大太阳也大大限制了他的移动。

    一片阴云笼罩了遮住了天上的太阳,法罗林奇跳下了河,用身上脱下来的破衣服罩在头顶潜向上游,冬天刺骨的河水至多让法罗林奇手脚僵硬却不会让他冻得受不了。

    傍晚,西斜的阳光被很多建筑挡住,法罗林奇也找到了目标,一座沿河建立的圣堂。

    “咣当~”一声,圣堂的一扇彩色大玻璃被人从外面砸碎,正在搞卫生教士愣了一下,然后瞬间大怒。

    “圣光一定会惩罚你”

    教士放下拖把,气鼓鼓地走向碎玻璃的地方,这城里的人太不像话了,来祷告的信徒少也就算了,居然已经有人砸圣堂的玻璃了,哪怕涵养再好也火冒三丈。

    但砸碎玻璃的不是单纯的石块,是一块绑着一张纸张的鹅卵石。

    教士蹲下来捡起石头,走到大厅后边侧门处,打开门望向外面,除了荒草地外就是平静的河流。

    教士关上了门,解除绑绳后展开那张纸,是一张有些破也有些湿的通缉海报,因为具有一定的防水性,所以泡了河水也还没烂。

    “这人犯了这么多罪吗?”

    教士看完之后正想丢进垃圾桶,但也翻过反面来看了看,结果发现反面还有字,十几秒钟后他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

    “邪教?警察局也勾结其中?”

    如果是恶作剧,那恶作剧的人太无底线,一定会受到惩罚,但如果是真的,那

    教士有些不敢想了,说不定城里来圣堂的人这么少就与邪教有关。

    借着黄昏的掩护,法罗林奇已经躲远了,他是不愿意接近圣堂的,因为他严格上属于不死生物,是圣堂定义中的邪恶存在,但这份举报信他必须投出去,他就不信圣堂也和邪教同流合污。

    是的,哪怕是复苏者,除非是认识的,否则寻常圣堂神职人员是很难分清法罗林奇这种存在是否邪恶。

    而做完这些的法罗林奇选择先出城,他自问实力不足,况且如今圣堂应该是会介入了,他留着搞不好被一起当邪教不死生灵给灭了。

    至于圣堂信不信,法罗林奇一点不担心,他连密道和地下大厅的位置都写得很具体,这种痕迹可不好消除,随便一查就知道了。

    这次顺流而下,在夜幕中,法罗林奇犹如一具泡在冰冷河水中的尸体,很快就逃出了城外,一直到距离城市挺远了才爬上岸,进入了边上的树林中。

    法罗林奇讨厌自己现在的样子,连像个人都做不到了,从贴身口袋中取出两本书,曙光之书和穆兰的笔记都没有受到河水的侵蚀,让他微微松了口气。

    法罗林奇需要他快点找个地方休整一下,最好能换上一身干净整洁的衣服,否则连做人的仪式感都没了,活脱脱一具僵尸。

    一片背风的林地凹坑处,法罗林奇脱下身上的衣物,小心地挂在树枝上风干,自己则爬上了附近的树,坐在树枝上展开了穆兰送给他的笔记本。

    中心位置作为书签的是几张大面额迪尔迦钱币,这种似乎是生前就有的习惯让法罗林奇这会不至于身无分文。

    拿开钱币,看到了穆兰写的一句话:

    作为复苏者,不论你愿不愿意,首先得接受自己并不是人类了,这不是简单的事实层面的理解,而是从心灵上认可,很难,不是么?

    这仿佛就是法罗林奇此刻心灵的写照,法罗林奇甚至想不起来穆兰什么时候写下的这句话,明明笔记本上的字应该是当着他的面记录的。

    法罗林奇翻过一页,后面的好似依然是穆兰对他此刻的忠告:

    法罗林奇,我的朋友,你要相信,复苏者道路是能打破生与死界限的道路,自己总有一天能够重新拥抱光明,总有一天能够重新进化为人,但你必须正视自己,逃避并不是勇者所为。

    “只有拥抱死亡才能重获新生”

    法罗林奇喃喃自语着,他低头看向胸口,现在只有心脏位置的伤口还有血迹,即便用手捏着伤口,也只有触感没有痛觉,只要不被打爆脑袋,估计自己都不会死。

    法罗林奇放下笔记本,不知道第几次将曙光之书摆到膝前,他伸手触摸书封,却没有打开,只是呆呆地望着。

    只是捧着这本书,法罗林奇都能隐隐有种感觉,这本书中隐藏着天大的秘密,寻常之人难以承受的,正如穆兰曾对他说过的一样,阅读这本书需要莫大的勇气。

    “或许我又一次辜负你的期待了,穆兰,我连正视自己都做不到”

    法罗林奇不知不觉间睡着了,他开始做梦,梦见了生前的一些事,全都是碎片般的场面。

    梦中画面有儿时的,也有成长和爱情,都是一些很幸福的回忆,睡梦中的法罗林奇的死人脸上都流露出笑容。

    穆兰不是复苏者,更不可能了解天然复苏者内心,他的笔记写得太细致,分析得太到位,写得太残酷了,复苏者需要接受现在的自己,需要接受原本的灵魂已经磨灭,现在的自己理论上是新生的死灵。

    或许身躯的记忆能很大程度影响复苏者,但那毕竟是对方的记忆,再幸福再美好也只是能看到,不属于自己

    那份美好的记忆既是属于法罗林奇心中甜蜜的礼物,也是一种难以打破的桎梏,他一直把自己当成那个同名同躯的人,那他就一直徘徊在现在这种状态,这种活死人的状态。

本文链接:https://www.xuegeshuoche.com/qichezixun/162140.html,文章版权归属原作者:栀子花开 所有。更多精彩信息,可关注栀子花开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