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汽车资讯

蕾丝穿越np文,为什么不告诉我你是第一次

 魏大中愣住了。

    这,这跟自己预想中的剧本好像是完全不一样的感觉。

    他在山东过的好极了?  蕾丝穿越np文,为什么不告诉我你是第一次    

    你不是要抨击张好古么?

    你不是要抨击山东的暴政吗?

    魏大中简直要怀疑自己的耳朵,而后,他大声的开口道:“周炳章,你说什么?你在山东过的好极了?”

    “对!”

    周炳章大声的开口道:“好极了,张好古在山东行的是仁政,是善政,山东百姓生活富裕,山东百姓人人安居乐业,整个山东就只有一个毒瘤,那便是孔府!”

    顷刻间,整个东林书院的学生都是你看看那我,我看看你。

    这个周炳章到底是被人灌了迷魂汤,竟然说出了这种混账话?

    魏大中愤怒,他死死的盯着周炳章:“谁让你说这番话!”

    “是我的良知,是我的良心!”

    周炳章大声的开口道:“这是东林书院教给我的,做人要有良知,我去了山东,所见所闻,所思所想,都要如实的说出来,如此,才不违圣人之道!”

    魏大中只感觉到窒息。

    骂了隔壁的,这算不算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有一说一,尽管张好古跟东林党极为不对付,甚至整死了东林党的几个高层,但是,最容易接受张好古这一套唯物论的,恰恰就是东林党的这群学生。

    东林党所传授的是实学,不是心学,不是理学。

    心学和理学属于唯心论,天然的就跟唯物论相冲。

    而实学还真有点跟唯物论接近的意思,从实学调到唯物论简直就是丝滑,这群纵横官场的老狐狸他们自然是不会在乎你什么实学,心学,理学,只要能为我所用就是好的学问。

    但是,学生不一样,他们年轻,他们有朝气,他们有冲劲儿,学了实学,就要好好的贯彻到底。

    “你在山东有何见闻?”一边的黄尊素也是狠狠的吸了一口气,自己的儿子跑到了北方,跟着张好古厮混起来,这让他这个当爹的十分失望。

    尤其是,黄宗羲这个王八蛋怼起亲爹来,那是真的一点点的都不客气。

    黄尊素是真的想要知道,张好古到底是给自己这个儿子灌了什么迷魂汤,如此才会出言发问。

    周炳章缓缓的开口道:“山东各地组建农庄,各地百姓,人人分田,安居乐业,山东的百姓可以一日三餐!”

    “什么?”

    一群东林党的学生都是微微的愣了一下:“一日三餐?”

    他们这群人未必都是出身富贵,固然是有些人家境殷实,但是,更多的也就是跟周炳章一般,家里头最多也就是让你读书识字,光是如此就是消耗了大量的心血。

    去一趟山东,那是真的不知道要消耗多少的路费,去一趟容易,想要回来,那可就是真的没有那么容易了。

    一日三餐就算是他们这群读书人都未必能做到。

    “除此之外,山东百姓穿的衣服布料结实,这穿衣比起我们这些读书人穿的还要好,每年除了朝廷的税收之外,他们至少可以收成的一半作为自己的口粮,此外,除了他们分配的土地,还会拿出额外的土地来种植棉花,自然会有商人前来采购!”

    周炳章的声音很大:“如此,我如何能说张好古在山东行的是暴政,如此,我又如何能说张好古乃是国朝第一大奸臣?我看,张好古实乃是我大明第一贤臣!”

    “住口!”

    魏大中急了,大声的开口道:“周炳章,谁让你说这番话的,你这狗一般的东西,也敢在此大放厥词?”

    周炳章大声的开口道:“魏大中,你莫非是不让我说话?哼,适才,让我在这里说话的是你,现在不让我说话的也是你,莫非,你就是只愿意听我诋毁张好古的话?如此行径,便是双标,倒是黄宗羲说得对,你们所支持的不是实学,也不是理学,更不是心学,而是我学!”

    “自私自利,只要有利于我的学说!”

    魏大中张了张嘴,竟是说不出话来,倒是一边的黄尊素冷冷的开口道:“张好古在山东废黜孔孟,废衍圣公,就算是让百姓富足又如何?没有礼仪教化,纵然是大治,也不过是暂时的,人的心中没有了礼仪,没有了道德,也不过是昙花一现!”

    “非也,非也!”

    周炳章大声的开口道:“唯物论,乃是万物之根本,百姓要吃饭,百姓要穿衣,不谈粮食,不贪温饱,只谈道德和礼仪便是虚伪,我在山东与百姓一起耕作劳动,他们也知道孝敬父母,他们也知道节俭,他们也知道互相帮助,这如何能说他们心中没有礼仪,没有道德?”

    “此外!”

    周炳章的声音更大:“张好古在山东建立大同学院,教书育人,百姓的子嗣都可以免费入学,无须任何学费,可以享受九年的免费教育,所有的适龄孩童都必须要入学!”

    “什么?”一群人却是全都傻眼了,尤其是这群东林党的学生,更是感觉不可思议:“居然不收钱?免费读书?”

    平心而论,东林书院收钱并不多的。

    这东林书院主要是培养东林党的代言人,要让人入学,广撒网多捞鱼,自然是要大量的学子入学,可是即便如此,却也比不上张好古。

    直接给你把学费免了,除此之外,还有就是一日三餐都是免费。

    “此外,学生在学校也有一日三餐,他们也读书,也学习,如何能说没有教化?无非就是不用孔孟之道教化的罢了!”

    周炳章缓缓的开口道:“我在山东,看到的是大治,从前山东还是有水患,如今水患消失,从前山东还有豪强压迫百姓,如今豪强不在,如今孔府被彻底扫除,扫的好,扫的妙,类似孔府这般,早就该消失在历史的尘埃当中!”

    魏大中只感觉一阵阵眩晕:“住嘴,周炳章,你安敢在此放肆?”

    周炳章大声的开口道:“这是你让我在这里说说在山东的见闻,今日,我便是敢断言,今日山东之富裕,百姓沐浴教化,纵然是历朝历代,盛极之世,也不能及也!”

本文链接:https://www.xuegeshuoche.com/qichezixun/162026.html,文章版权归属原作者:栀子花开 所有。更多精彩信息,可关注栀子花开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