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汽车资讯

萍萍的性荡生活第二部(小雪性日记)最新章节列表

   小陆晨就这样,日复一日的照顾着躺在床上,再也不会跟自己说话的母亲。

    可事事不如意,他因为闯了祸,只能带着母亲踏上逃亡的路。

    一路上吃了很多苦,最终遇到了一个叫林江的教官,将他带入了秘血武者军营。    萍萍的性荡生活第二部(小雪性日记)最新章节列表  

    他努力训练,在九岁时踏上战场,在血与火中厮杀。

    陆晨不知道的是,在他陷入幻境,进入心魔中时,他在外界的躯体正在不断的破败,就如同在降解一般,从苍老状态向风化转变。

    小陆晨一路努力,终于成长为了少年武神,在战场上厮杀,几乎战无不胜。

    可神武帝国还是败了,败的毫无悬念。

    他孤身踏上前往西联邦的路,被囚禁两年后脱困,茫茫不知前路如何。

    当他在大漠中央,仰头望天时,似乎有些明白了,这就是自己此生的终点了。

    少年陆晨慨叹,这一生有太多遗憾,亲人死去他无力,战友陨落他无力,连最终自傲的武力,也在科技面前毫无还手之力。

    光芒落下,一切终焉,陷入黑暗,连思绪都停滞了。

    哪有什么之后的绝世武神,纵横无敌的武帝,不过是一个少年,临死前看到的幻象罢了……

    一切都结束了,没有任何意外,陆晨,生于地球,神武帝国,未满十八岁,猝。

    不知过了多久,小陆晨再次醒来,这次是在大山中,被父亲抱着在池塘边垂钓。

    他的童年是很幸福的,起码在还未记事之前是这样。

    后来父亲老死,母亲带着他来到小村庄居住,没过两年也沉眠了。

    小陆晨孤苦伶仃,靠着邻里的救济,今天一口饭明天一口饭,摸爬滚打的活着。

    当他变卖了家中所有的东西后,终于也吃不上饭了。

    他在村子里闯了祸,带着母亲踏上了逃亡之路。

    之后再次进入军营,不知为何,他在心中暗示自己要更加努力,要强到能扭转一切。

    咦?

    小陆晨洗脸时望着水池,有些疑惑,我为什么会这么想?

    他想不通,但之后的时间更加努力训练,直到踏入战场。

    可无论他多么强大,在战场上如何所向披靡,他的战友们还是一个个陨落了。

    神武帝国还是败了,自己的母亲再也没有醒来,他终究还是踏向了西联邦,成为了阶下囚。

    这一次,他站在大漠中静静等待那至高科技武器的打击,怅然若失。

    光束降下,再次沉寂。

    黑暗中,陆晨再次醒来,仿佛是无止境的轮回,而本人浑然不觉。

    不知过了多少次重复的轮回,无论陆晨如何努力,强到能够击沉军舰,也无法改变落幕的结局,亲人,朋友,都离他而去了,最终死在西联邦的大漠中。

    终有一次,他站在大漠中抬首望天,“我不信,我不会是这个结局!”

    仿佛虚空被撕裂,他从黑暗中新生,走出这虚假的世界,来到真实的一面。

    他进入了一处奇异的空间,在其中冒险征战,结识新的朋友,与所爱之人成家,与朋友快意恩仇。

    可他们不知经历了多少个世界,去往多少神秘的地方冒险,最终在一处盛大的战场,还是落幕了。

    他所爱之人,最好的兄弟朋友,会跟他嬉笑打闹的损友,追随他的有趣小萝莉,旅途中结识的强者们,全都陨落了。

    他强到绝颠,却也无力回天,因为他的敌人太强了,最终只能回到家乡,将爱人与朋友葬下,望着坟墓长久叹息。

    最终于盛大的战场上,战死。

    陆晨再次于黑暗中苏醒,依旧天真无邪,躺在妈妈的怀抱中。

    他上路,他征战,看亲友死去而无力,他每一次都做的更好,可始终无法扭转任何一人的结局。

    对于他而言,每一次都是自己头一回为人,但他却潜意识中总想做的更好。

    在荒芜的大地上,陆晨盘坐在巨石上,望向远方的,这一世曾认为会是绝世大敌的存在。

    那是一个身穿黑色血衣的生灵,不知为何,看不真切其面容。

    “你还要继续这样多久?”

    陆晨沉默,“你在说什么?”

    “你在幻境中轮回,尚不自知吗?”

    血衣生灵澹澹道,“不,你早就知道了,但不愿意醒来。”

    “我就是我,这一世征战悠久岁月,何来幻境之说?”

    陆晨冷声道。

    “你早就死了,死在了西联邦的天基动能武器之下,一切不过是临死前的幻想而已,根本不存在什么强到诸天万界都畏惧的武帝。”

    血衣生灵站在陆晨面前,像是在冷漠的叙述一个事实。

    “安敢坏我道心!”

    陆晨怒声道,手持弑君,就要与对方大战。

    “怎么,不敢听我说完吗?”

    血衣生灵冷笑道。

    陆晨面带怒容,但没有继续动手。

    “你一直在寻找突破那一境界的方法,因为只有达到那一境界,你才可扭转一切,但你天赋自幼超绝,一路走来,大多时候都很顺利,但在成帝后却步履维艰,在这一步前,更是寸步难行,你就不想知道为什么吗?”

    血衣生灵开口道。

    陆晨沉默不语,血衣生灵就继续说。

    “因为,你根本不想突破那一境界!你需要人来阻止你,你需要更强大的对手来消灭你!总之绝对不容许你突破到那一境界,你周围认知的一切,全是你幻想出来的。”

    “因为,你知道,你根本无法突破那一境界,这只是你想象的世界,你从未到达过那一境界,别说那一境界,就连你此时的境界也都是空想,所以你潜意识知道自己根本不可能成功。”

    “因为,你更知道,就算你突破了,能够扭转乾坤,但你早就已经死了,你更没办法回去救任何人!”

    “所以,你不能突破,绝对无法突破,所以,你不惜一切代价微调世界,让敌人的实力飞速攀升,越来越强,让他们来阻止你,杀你。”

    血衣生灵的语速越来越快,神情也越来越狰狞。

    “你一边装作积极地想尽办法突破境界,一边利用各种手段来阻止自己突破!”

    他的声音似乎带着血的气息,“你只愿意在这里苦苦轮回,无尽地沉沦,一年又一年,一遍又一遍地欺骗你自己:我还在努力,还在为希望而奋战不息!”

    “当我明白你那种绝望之极的内心时,我便再也笑不出了,只有被你所震撼与感动。”

    “我不知道你当时是怀着什么样的心情,在那一霎进入永恒的幻境,在那凡人的境界中诞生真灵,在走马灯中构建如此宏大的世界观,给自己创造如此精彩的冒险,可看你那装模作样极为认真的样子,让人心酸到了极点。”

    “就为了再见你父母一面,体会下童年的温馨?就为了在与战友并肩作战,感受那曾经的热血?就为了完成父母的夙愿,联想出虚假的妻子?就为了败给科技的执念,幻想出什么所谓的空间,踏上诸天的冒险?”

    血衣生灵的声音起初带着些许嘲讽,“你虽生在神武帝国,但应该听说过希腊神话,风神之子西绪福斯,我原以为它只是一个神话,却想不到真的发生在我的眼前。”

    “西绪福斯和你一样,也是一个应该死去的人,当他感觉到死期将至的时候,他想尽了办法欺骗了死神,该死而不肯去死,最终被神灵惩罚在永无止境的轮回之中,他每天必须将大石推上陡峭的高山,然而每次他用尽全力,大石快要到顶时,石头就会从他手中滑脱,又得重新推回去,干着无止境的劳动……”

    “陆晨,你苦苦支撑着一股执念,可知已过多少轮回?可知已历经多少沧桑!?”

    “可你仍在坚持着,绝望地坚持着,残忍而悲怆、凄凉,我甚至都不忍心告诉你这一切,可是,你再这么坚持下去……”

    血衣生灵十分激动,好似有泪水留下:“……什么时候才是一个头啊!”

    而陆晨眼中亦闪烁着泪光,发出一声悠久地叹息。

    血衣生灵双眼湿润,声音低沉,“如果让你真的重返人间,看着你已死去的父母战友,看着故乡的血难沧桑,看着自己被神武帝国定位叛徒,你所有的怨念将冲天而起,爆发出来,才是真正的魔临!”

    他面色狰狞,似乎牙齿间透着血气,“连操纵命运的神灵都要被卷入这场腥风血雨的报复!”

    他赤红着眼睛,一字一句的,仿佛来自地狱般地刻苦仇恨,狰狞道:“陆晨,我只问你一句!你想回去吗!?”

    陆晨长久的沉默后,终于开口,“你谁啊?”

    血衣生灵神情一滞,似乎没想到陆晨居然会在这个时候问这种事。

    陆晨手持弑君,看着漫天星空,“不必说了,我好像已经懂了。”

    他悠然长叹,经过这一番强烈的刺激,他心中明悟许多事。

    他不知血衣生灵为何来跟自己说这些,对分明是自己心中的一个绝世大敌,但对方说的话语有道理。

    他仔细推想,却发现自己根本不了解自己身处是何境界,却妄想达到那至高的领域。

    不对劲,一切都不对劲。

    而血衣生灵也未必是怀着什么好意,来唤醒自己,他说的话有很多都不可信。

    就比如说,陆晨自信是个文盲,年轻时根本就不知道希腊神话中那些事,关于希腊神话的知识,还是在进入空间后才知道的。

    如果血衣生灵也是自己幻想出来的,那怎么可能知道希腊神话?

    所以有一点他是坚信的,那就是空间真的存在,他绝对没有死在西联邦的天基动能武器之下。

    竖子,想坏我道心?

    就算楚子航不在,我也不是那么好湖弄的啊。

    “我想回去,但不是进入下一重幻境,本就是我在空想,你可以散了。”

    陆晨澹澹道,说罢,周身的场景开始崩碎,星河在磨灭,宇宙在归于源点。

    他再次睁眼,发现自己正站在起源空间内,冷哼一声,幻境继续破灭。

    他已然觉悟,就不会再被遮掩目光,没有什么能阻止他离开这一幻境,真实的记忆在不断上浮,他的真灵在重新点亮光芒。

    一重重幻境被击碎,不知过了多久,在石洞深处,那具干尸的手指动了下。

    在陆晨躯体的上方,一枚石符悬挂,氤氲的雾气被那逐渐波动起来的魂意给顶了回去。

    苍老到起身都困难的陆晨,躺在那里,睁开眸子,看到上方的石符,一切都了然了。

    这是乱古大帝的帝兵,是其留下的传承遗迹,此地帝纹特殊,加之乱古大帝的帝兵镇压,可勾动人的心魔,好巧不巧,陆晨还学了前字秘,尽管还未参透,但也引起了共鸣。

    乱古大帝的帝兵并非是在主导幻境,而是在引导他的心魔,他的执念,才会有之前的那些场景。

    本身这帝兵是看不到自己正经历什么的,否则有帝兵气息直接接触自己的真灵,他早就被惊醒了。

    自始至终,最大的敌人,都只有他自己。

    陆晨长叹一声,“我终究是还惦记着啊……”

    尽管他已经自认想开了,也很朋友们说自己不再执念了,但他还是想有一个完美的结局。

    在葬神历,回到故乡时他失败了,且有了更多的悲,他不甘心,而且看到了一角可怖的未来,终究被印入了他心中深处。

    幻境中失败多次,他仍旧百折不挠,可错误的路,虚假的路,是没有头的。

    “你醒了,能从心魔幻境中走出的人不少,但越强的人越难走出,你这样的人,理应是走不出的。”

    乱古大帝的帝兵开口,似乎有些感慨。

    “为何对我动手?”

    陆晨皱眉道,若不是自己当时状态差到极点,这种程度的心魔幻境是无法侵入的,乱古大帝的帝兵本可阻止这一切。

    “没什么,只是想看看多次战败大帝道痕的人究竟如何,是否真的有千锤百炼之心。”

    乱古帝兵开口道,“毕竟在心魔中,都会一直失败。”

    陆晨有些沉默,且不说他此时的状态也没法怎么着乱古帝兵,而他也觉得对方还有后话。

    “大帝说了,失败不可怕,可怕的是无法从失败中走出来,放下了,未必拿不起来,失败过的路,也未必在将来还会失败。”

    乱古帝兵悠悠道,“我不知到你的执念为何,最终又是如何抉择的,但既然你醒了,想必已经放下了,至于你何时再拿起,就不是我该关心的事了。”

    它飘然而去,“你就快老死了,但似乎还有着未来,此地无人会打搅,古代至尊也不会找到,你可安心闭关。”

    陆晨想起身行礼,但根本无法动弹,只能神念道:“多谢。”

    放下?从我逆天斩道时的那一刻起,就不需要放下任何事。

本文链接:https://www.xuegeshuoche.com/qichezixun/161816.html,文章版权归属原作者:栀子花开 所有。更多精彩信息,可关注栀子花开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