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汽车资讯

深一点快一猛一点动态图(跟岳弄进去)最新章节列表

 “呼~呼~宋、宋嘉木你慢点!我电话响了,先停一下……”

    “别停,放扩音就好了,快动起来。”

    夏日夜,无风的夜晚,宋嘉木和云疏浅大汗淋漓,一起在安江路这边跑步。    深一点快一猛一点动态图(跟岳弄进去)最新章节列表  

    “谁的电话啊?”

    “我妈的!”

    云疏浅跟着宋嘉木的步伐节奏,接通了老妈的电话。

    “呼~喂?妈?”

    “浅浅啊,吃饭了没?”

    “吃啦,都十点钟了,呼~”

    “在干嘛呢,怎么气喘吁吁的?”

    “和宋嘉木在跑步呢。”

    电话开的是扩音,在一旁跑着的宋嘉木也插嘴道:“阿姨!我在督促云疏浅运动呢!她见你们不在,这两天又想偷懒不跑步了!”

    云疏浅没好气地掐了他一下。

    电话那头的许莹却笑了起来:“好啊,嘉木你就该多督促一下她,不然她整天在家里都不运动一下,对身体不好。”

    “妈,你别听他的!”

    “明天端午了喔,你们放假了吗?”

    “放三天,呼~”

    “那你有什么安排吗,想吃粽子的话,就去买几个尝尝,我们这边想吃粽子都吃不到。”

    “阿姨,我明天陪云疏浅一起裹粽子吃。”

    “那很好啊,嘉木什么时候也学会裹粽子啦?浅浅都还没裹过粽子呢,到时候做好记得给阿姨拍几张照片看看。”

    “妈,他哪里会裹粽子!你别听他的!”

    云疏浅都无语了,明明她才是老妈的亲闺女啊,可老妈一听到宋嘉木的声音在她身边响起的时候,那语气语调简直像是丈母娘见了女婿似的。

    云疏浅把手机关掉了扩音,自己跟老妈聊了几句,然后才挂断了电话。

    跑到代表一公里距离的小店这里,已经精疲力尽的少女怎么都不肯再跑了,宋嘉木只好背着她过去老地方那张石椅上休息。

    “像你这种体力,要是在乡下,连锄头都举不起来。”

    “我又不用犁地。”

    宋嘉木想了想也是,要犁地的人是他,他体力好也就够了。

    “叫你跟我妈乱说,咱们粽叶都还没买呢,拿菜叶裹吗。”

    趴在他的肩膀上,云疏浅把汗津津的小脸往他衣服上擦。

    “菜叶也不是不行啊,糯米鸡不是也用得菜叶。”

    “糯米鸡用的是荷叶,笨。”

    “荷叶也算是菜叶吧。”

    说实话,宋嘉木到现在也没太理解糯米鸡和粽子为啥是两种不同的食物,总之吃起来感觉也差不多。

    就跟凤梨和菠萝,车厘子和樱桃一样,他感觉明明就是同一种东西嘛。

    宋嘉木弯腰把她放在石椅上,帮她把鞋子和袜子都脱掉,搂着她的腿搭在自己的腿上,双手替她捏捏发酸的肌肉。

    “没事,我家应该有粽叶,等会儿回去我问问我妈。”

    “我也不会裹粽子,你也不会裹粽子,咱俩一起过家家。”

    刚跑完一公里,云疏浅小脸红红,脖子、后背、大腿都出了汗。

    也不知道是不是今年夏天特别热,这才六月刚开始呢,气温就已经达到三十二度了,一时半会儿热得很,她也没有往宋嘉木腿上坐了,听说经常坐热乎乎的坐垫,会长痔疮的。

    明天就是端午了,学校也放了三天的假,这也是六月里唯一的假期了,端午假后很快就要考四级,然后月底就要期末考,两人的大一学期就要结束了。

    宋嘉木握着她的小脚,她有些痒痒,脚趾蜷缩起来,在他的掌心抠抠。

    “阿姨和叔叔明天回乡下,你不一起回去吗?”

    云疏浅问他,眼睛看着自己的脚丫子在他掌心里,被他把玩。

    他等会儿要是用这只摸过她脚的手来摸她的脸,她就锤死他。

    “你跟我一起回去我就回去。”

    宋嘉木说着,坏心眼儿地用中指在她柔软的足心挠了挠。

    云疏浅顿时就觉得痒痒了,她想缩腿,但脚踝被他牢牢抓住,她全身都是敏感点,宋嘉木暂时知道的地方就包括她的耳朵、她的脚底、她的腋窝、她的腰窝。

    女孩子的神经末梢很发达,加上云疏浅不胖,那么脂肪少的位置,就格外的敏感了。

    “你自己想回去就回去呗,干嘛要拉上我,就算你三天不在,我也不会很想你的。”

    “你不跟我回去的话,那我就不回咯,这个月这么忙,有空咱俩再一起回去,我跟你说,我们乡下很好玩的,你见过会飞的鸭子吗?”

    “鸭子还会飞?”

    “嗯,长得又像鹅,又像鸭,很凶的,不过肉很好吃。”

    “那、那除了鸭子还有什么?”

    “还有鸡啊,鹅啊,牛啊,狗啊,猫啊,鸟啊,你见过牛没?”

    云疏浅摇了摇头,她只见过牛肉,没有见过牛,去市场买菜的时候,还见过牛根呢,当时她不知道这是啥,还去问摊主,摊主告诉她这是啥之后,可让她好一番羞。

    “就那种灰色的大水牛,很大一条的,夏天的时候喜欢泡在水里,别看它长得很凶,其实还挺可爱的。”

    “牛也能跟可爱沾上边?”

    “愚蠢的东西看起来都挺可爱的。”宋嘉木说。

    云疏浅不认同,她觉得可爱的定义应该是像大熊猫那种,或者是像年年那种。

    她以前也觉得海豚挺可爱的,但后来知道海豚喜欢做奇怪的事情之后,她就觉得海豚不可爱了。

    相比起来的话,河豚倒是挺可爱的,生气的时候会把自己鼓成一个气球,听起来就很可爱。

    宋嘉木捏着她的小脚丫,看着双手撑在石椅上发呆的少女,笑道:“云疏浅,你也挺可爱的。”

    云疏浅就有些不好意思,羞羞地移开目光,撅起小嘴儿。

    忽地又反应过来宋嘉木刚刚说的那句话,没好气地伸手过来掐他几下:“你就是想说我愚蠢对吧?”

    “我可没这么说!”

    “你刚刚就是这么给可爱下定义的!”

    作为土生土长的城里人,云疏浅也没去过乡下,宋嘉木倒是经常有回乡下,每当过年过节的时候,便是她见不着宋嘉木的时候。

    两人坐在石椅上乘凉,宋嘉木就像小时候那样,跟她说着乡下的事情,她对乡下的概念,大抵也就是宋嘉木老家的模样有个小镇,小镇旁边有个都姓宋的小村,村旁边是田地,田埂旁边有条小溪,水流清澈见底,有小小的鱼在逆流而上,一头水牛在旁边吃草,在一座门前堆着好高好高的柴木的房子里,住着他的爷爷奶奶。

    听他说,他爷爷和奶奶还是青梅竹马呢!

    真神奇啊,云疏浅想象着自己以后跟宋嘉木结了婚,然后生了孩子,再然后孩子又生了孩子,她和宋嘉木就变成老头老太太了,等到那时候的夏天夜晚,她还要像现在这样把腿搭在他腿上才行。

    这样一想,云疏浅就有些想吃西瓜了。

    虽然想吃西瓜这件事,跟刚刚的思绪并无什么联系,但女孩子的思维就是这么跳跃。

    “宋嘉木,我想吃西瓜,我今年都还没吃过西瓜。”云疏浅摁住宋嘉木已经越过她膝盖抚到她大腿的手。

    “……是给你买了西瓜,我就能继续摸腿的意思吗?”宋嘉木有些跟不上她的思路。

    “什么鬼!我想吃西瓜!”

    “好吧,那咱们买个西瓜回去吃。”

    宋嘉木帮她把鞋袜穿好,云疏浅把腿从他腿上拿下来,站起身蹦蹦几下。

    等宋嘉木也站起来之后,她就一个小跳跃,扑到了他的后背上,双手搂着他的脖子,双腿盘着他的腰。

    “你背我回去!”

    “云疏浅,你这一公里白跑了。”

    宋嘉木无语,每次带她出来跑完一公里,她就要挂在他身上不走路,把这一公里的运动量给补偿回来。

    可宋嘉木有什么办法呢,还不是得乖乖地挽住她的大腿,背着她慢悠悠地沿着江边路散步回去。

    次数多了,经过一些小店、报刊亭的时候,人家也都认出他们俩了,纷纷在心里夸赞‘这小伙子可以啊,每隔两天就背着瘫痪的女友出来散步’

    走到小区附近的水果店这边,挂在他背上的云疏浅终于是舍得下来了。

    夏季里,西瓜就是水果中的王者。

    宋嘉木和云疏浅每年都吃西瓜,但在怎么挑选西瓜上面,还是不太会。

    “看瓜蔓、看瓜蔓,越弯曲的越甜!”云疏浅查着手机,对宋嘉木说。

    “这个怎么样?”宋嘉木根据她的要求,选了个瓜蔓弯弯曲曲的瓜。

    “那你再拍拍声音。”

    “嘭嘭”

    “听出来好瓜还是坏瓜了吗?”宋嘉木问。

    “额……”

    虽然攻略上说拍西瓜的时候,声音听起来响的就甜,但云疏浅也没听出个所以然来,看了看又问道:“你觉得这瓜底部算黄吗?”

    “比我还黄。”宋嘉木说。

    “那就这个了!”

    云疏浅下了决定,两人便把这只西瓜买了下来。

    “现在吃还是等明天再吃?”

    “……早知道买冷冻的好了,那就放着明天码完字的时候吃吧。”云疏浅才想起这茬,西瓜不冰的话,吃起来感觉就差了好多了。

    “云疏浅,你什么时候不能吃冰的?”宋嘉木好奇道。

    “我吃冰啊,为什么不吃……”云疏浅愣了愣。

    “我说你大姨妈。”

    “……你问这个做什么?!”云疏浅瞪了他一眼,一副防范的模样,双手捂紧衣领口,总感觉他不怀好意。

    “别一副我要糟蹋你的模样啊,我就怕你吃冰坏肚子而已。”宋嘉木连忙解释道。

    “我身体健康,规律得很,这个就不用你操心了,宋嘉木,你是怎么能这么厚脸皮问一个女孩子这个的?”

    “咱俩什么关系,你以前都会自己告诉我的……哎哎!”

    云疏浅打他打他,宋嘉木就不敢再问了。

    “宋嘉木,那你今晚还要不要再来睡我?”

    “……我已经两天没有好好睡过觉了!”

    “明明一起睡觉睡得更好啊,还不是你整天想奇怪的东西,你不要去想不就好了。”

    “反正今晚不去了,我要好好补个觉。”

    见云疏浅有些幽怨地盯着他,宋嘉木大呼难顶,连忙又哄道:“我爸我妈明天就回乡下了,到时候我爸我妈不在家,你爸你妈也不在家,这加起来两百多平方的地方还不都是我们的?”

    云疏浅的大眼睛骨碌骨碌地转了转,那眉间的小幽怨这才一点一点地散去,红着脸拍了他一下:“你在想什么?我们只是单纯睡个觉,两张被子的那种!跟他们都不在家有什么关系?”

    “云疏浅,要不这样吧,你来包养我,把你每个月的稿费都给我,我就每天都陪你睡觉,你想怎么睡我就怎么睡我,荤的素的都由你,我也是很新的。”

    “我不要。”

    云疏浅才没那么傻,能用几双袜子搞定的事,傻瓜才花一个月的稿费。

    回到家。

    宋嘉木把西瓜放进冰箱里,问老妈拿了之前没用完的粽叶,都是干的,要用水泡一整夜才行,红豆也得提前泡好。

    “嘉木,你明天不回去乡下了?”李媛问道。

    “这个月好忙,过些天就要考四级,月底又要考试,新书又刚上架,这三天假我还是自己呆在家里复习好了。”

    “那由你咯,煮粽子用这个大锅,煮两个小时就行了,记得看火。”

    “知道啦。”

    宋嘉木回房间洗澡去了。

    李媛继续吃苹果看电视,对于宋嘉木不跟他们一起回去,老母亲哪里不明白他想跟谁呆在一起。

    作为过来人,李媛也清楚,在热恋期间的男女们,那可都像是上了猛药似的,光是亲个嘴,都能亲一个下午不腻的,更别提更好玩的事情了,当年她跟老宋那可是……不说了。

    不过还好,这段时间观察他俩,至少在她面前的时候,还是比较老实的,想来应该是浅浅比较矜持,一看就知道了嘛,这每天晚上,这臭小子都死皮赖脸往隔壁家跑的,难不成还是浅浅邀请他去的不成?

    正想着的时候,门铃声响起,李媛起来去开门。

    “诶,浅浅来啦?”

    “阿姨,我家吹风机坏了,我去宋嘉木房间吹个头发……”

    “这样啊,那赶紧去吧,不要感冒了。”

本文链接:https://www.xuegeshuoche.com/qichezixun/161798.html,文章版权归属原作者:栀子花开 所有。更多精彩信息,可关注栀子花开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