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汽车资讯

不要在车上;抽搐一进一出gif日本

    “你最近忙啥呢,也不见你人,手术室里也不见踪影。谈对象了?”

    张凡给马逸晨打电话,骨科第一个非要让自己当老师的是王亚男,也是第一个徒弟,不过这个徒弟怎么说呢,当初张凡有点被强迫。

    就像是某些人的网恋一样,见面后害羞的男生被网友骑到身上,各种的折腾,回到家或者过了这么一两年,男生某一天忽然想起这个事情,脑海里只有一个声音,当初不是自己去泡人,而是被人泡了。  不要在车上;抽搐一进一出gif日本      

    王亚男和张凡就有这么点味道,当初的张凡当老师还是给同年进医院的王亚男当老师,还是很羞涩的。可王亚男二皮脸,或者说对于医学的执着强于张凡,反正就要张凡给她当老师。

    后来既成事实后,张凡给王亚男教的也不较少,主要还是水潭子的老赵帮着张凡调教王亚男。

    王亚男在骨科一上手,有点水准的医生就能看出,姑娘一手水潭子的技术。

    而马逸晨则不一样,马逸晨是张凡正儿八经仔细调教的学生,而且不光自己调教,忙的时候还托付给卢老头或者路宁,虽然马逸晨没有王亚男那样在骨科的地位,可水平也是相当不错了。

    而且,主要是茶素普外大神太多,马逸晨还没资格端着大玻璃杯子喝茶,其他不说,光张凡师叔就好几个在普外呢。

    因为邵华怀孕后,张凡也如同有了孩子的少妇一样,好像一层纸破开了,一下变的通透了,他寻思着是不是让王亚男和马逸晨联系一下?

    所以这才想起普外的小徒弟,结果普外转了一圈没找到,手术室转了一圈又没碰到,张凡就纳闷了,这个兔崽子去哪了,难道有对象了?

    一打电话,才知道,人家跟着卢老头在肝胆中心的实验室呢。

    对于张凡的科研,卢老头已经失去信心了,他也知道,张凡的科研是野路子出身,有他自己的特色,盯着张凡还不如盯着下一代。

    这不,卢老头对张凡没辙,就带着张凡的一群徒弟在实验室搞肝胆,茶素原本的马逸晨,还有博士李广海,杨伟东全都被卢老头收揽进了肝胆中心。

    虽然老头上了年纪,但眼光还在。他管不住张凡,可他能管住这群人,只要这群人的路走不歪,张凡迟早会让这群人给推着走阳关大道。

    张凡一听马逸晨在肝胆中心,就好奇了。放下电话,就熘达着去了肝胆中心。

    最近一段时间,张凡主要把精力放在心胸外科和妇产科。

    一个医院,特别是综合性的医院,不能就挺着一个芽儿叫唤,这地方是面对基层百姓最后的医疗中心了,不是什么单纯的科研院所,不能单纯的一个科室牛逼的五彩缤纷,其他科室拉胯的看不成。

    一进肝胆中心,张凡心里嚯了一下,“这老爷子要干什么,要独立门户吗?”其实张凡现在已经不太想让老头来医院忙碌,老爷子现在精神已经大不如前了,虽然来茶素休息了一年多,看着好像恢复了不少。

    可这都是表面的现象,老爷子现在就是如同有个小针眼的轮胎,不充满气不重负荷使用,还能跑几年,一旦重负荷充足了气的跑,估计早早就得报废。

    别看不做手术,可是搞科研也相当的废人,大脑的劳累程度甚至比做手术都还要累。

    肝胆中心里,师父师叔,带着赵京津他们全都在会议的圆桌上,吵的不亦乐乎,倒也不是卢老头带着徒子徒孙欺负师叔他们。

    不过两方泾渭也是相当分明的。

    张凡进入会议室,他们也只是略微收敛了一点声音而已,停止是不可能停止的。

    张凡听了一会,原来是乙肝治疗方式的分歧。

    卢老头一派意思是和乙肝病毒共存,说白了就是想办法用药脱毒。

    而师叔带着一群人的意思是杀灭。

    产生不同意见的原因是因为乙型肝炎的发病机制极为复杂,到目前尚未完全明了,所以对于乙肝的治疗其实主要是防御为主。

    这玩意的传播方式比艾滋强大,他能通过血液,日常密切接触及性传播。这个日常密切接触就可怕了,所以平常一些经常外有活动的人,一定要注意,别觉得含着别人的舌头就算是占便宜了。

    能让你占便宜含舌头的,说不定也能让别人占便宜含舌头。乙肝在华国的流行趋势是农村多于城市,南方多于北方,男性多于女性。

    疫苗的防御覆盖几率约为90%到95%,可一旦患有乙肝后,就比较麻烦了。

    乙肝得不到控制,将会变成肝硬化,紧接着就是肝癌,脂肪肝在乙肝面前就是弟中弟,虽然脂肪肝的发展途径也是一样,变成肝硬化变成肝癌,可只要能控制甚至不用控制,只要不过与严重,按照正常的人寿命,一般都不会见到肝癌的。

    可乙肝不一样,不控制,解决都不用猜。

    当然了,医学的发展并不是一加一就是等于二,这玩意发展路径还是不一样的,比如现在的人看丸子国早年给孩子做阑尾一样,觉得这群货脑子秀逗了。

    可当时的华国看丸子国是羡慕的,因为华国想干都没那个条件。

    而乙肝的发展,张凡在系统中也看过。

    杀灭和共存,在未来仍旧争斗不休。只能说一句,具体情况具体对待。

    当在目前的努力方向来说,张凡不能和稀泥。

    茶素医院没资格和稀泥,这玩意是真金白银的要付出的。

    相对来说,张凡更偏向于共存。杀灭感觉很威武,但能杀灭的完吗?

    不说其他,一个杀灭导致肠道菌群的紊乱就是一个无解的命题。

    随着科技的发展,对于肠道菌群的认识有越来越多的认识。

    比如人类的饮食习惯,有的人喜欢吃肉,有的人喜欢吃菜,这个是天生的吗?其实影响口味的,并不是人,而是肠道的菌群。

    张凡听完两方的吵架,轻轻咳嗽了一声。

    “有话说,你就说,咳嗽什么,笑话我们老了吗。”卢老头不乐意的看了一眼张凡。

    老爷子对于张凡,相对于其他徒弟来说,是一种特殊感情的。

    对张凡,他用的心更多,操的心也更多,可结果却是让老头无可奈何。

    不光在医疗上,张凡更趋于自己的师哥不说,科研上更像是随心所欲,没有自己一点点的影子。

    这也让老头生气最生气的原因之一。

    “我的意思是咱们要看大环境,首先说杀灭,目前全国有多少个院校医院多少个主任在研究杀灭,抗病毒的联合用药,估计已经到分子层面了吧,咱们除非另辟蹊径。可我看了你们的方向,仍旧是原来的老一套。

    还是想研究脱毒吧,这里不是我的师父就是我的师叔,这里也是茶素医院最能拿的出手的实验室,这样先拨十个亿,上马脱毒科研。我有预感,如果脱毒方面我们能走出路来,或许医院还能多个院士。”

    说完张凡看了眼赵京津。

    这个事情,张凡肯定不会放手,但也不会全力钉在这里。

    目前的张凡,已经不能顶着一城一地的得失,那样的话格局就小了,就算他张凡一身本事,又能干多少事情呢。

    所以方向他来选,但实施人还是要靠其他人的。

    张凡一锤定音,张嘴十个亿,就这钱已经让所有人没了声音了。

    就算去申请个国家羡慕,也没这么多钱啊。

    “王亚男?让我请她看电影?”安排完公事后,张凡觉得自己的操心徒弟们的生活了。

    可尼玛这个兔崽子不领情,一听要请王亚男看电影,马逸晨惊讶的感觉头发都竖起来了。

    “人家不漂亮吗?”

    “师父,说真的,人家漂亮,可我的脑海里,就是一副王大爷的形象啊,端着大茶杯,坐在办公室里,我还是算了,我降不住的。师爷让我去培养,我先走了啊。”

    张凡无奈的撇了撇嘴,看来自己在这个牵线搭桥方面还是没天赋啊。

    三月份的茶素,天气明显开始变的舒服起来了。

    微风吹过,冰凉的小雨落在皮肤上,就像是润滑油一样,远远望去,大树好像慢慢变绿了,因为今年张凡喊出了口号,一定要让茶素医院进入TOP前十。

    当然了,张凡私底下说进前三,可真要干的时候就不能这样说了,毕竟如果进不了前三,这个脸还往哪里放啊。

    而且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开年后,止吐药的黄金版在国内好像爆炸了一样,销量疯狂的上涨,甚至已经超过了普通版止吐药的数量了。

    第一个季度都还没结束,全球销量已经超过了去年整年的销量了,按照这个趋势,今年怎么也会分个几百亿刀了吧。

    有钱,张凡就大放水,只要能看的过去的科研项目,都尽可能的审批过关。

    而且,有追加了对茶素国际医科大的投资,一时间茶素地区依托茶素医院,竟然成了一个经济中心。

    甚至一些实验室,都不用张凡去邀请,自己就跑到茶素来搞实验了。

本文链接:https://www.xuegeshuoche.com/qichezixun/161759.html,文章版权归属原作者:栀子花开 所有。更多精彩信息,可关注栀子花开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