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汽车资讯

为什么撞得越重越想要,来不及了我现在就想要你

    张好古啥也没干,就是把黄宗羲的文章在大明报上刊登了出去。

    《六十四代家奴,二十四朝贰臣》

    让历史回到它原本的面目。  为什么撞得越重越想要,来不及了我现在就想要你    

    如今《大明报》的销量,并不差,许许多多的地方官员,士绅阶层都会来购买《大明报》,虽然他们对张好古的理论,对张好古这个王八蛋嗤之以鼻。

    但是,有一点是他们绝对无法否认的。

    《大明报》政策的真实性那是母庸置疑的。

    就是冲着这一点,他们也要来购买《大明报》,没办法,其他的诸如《东林报》,《泰州报》虽然也是各种学术类的文章,但是,却没有办法直接说明朝廷的政策。

    这,《大明报》是张好古一手搞出来的。

    农庄要推广,百姓要看,商人要看,士绅要看,官员也要看。

    不看不行,因为你压根就不知道张好古这个王八蛋接下来会在朝廷当中搞出什么政策,你也不知道张好古饥的屠刀接下来会不会对准你。

    所以《大明报》的销量极大,其他报纸就算是加在一起都是不如《大明报》的销量。

    而很快。

    无论是北方人还是南方人都是看到了黄宗羲的文章。

    “逆子,逆子,逆子!”

    黄尊素整个人都是暴跳如雷,手掌狠狠的拍打着桌子,咬牙切齿的开口道:“这个逆子,真是混蛋,他跟张好古都做了一些什么,都做了一些什么?”

    看着报纸上的内容,黄尊素只感觉自己的胸口发闷,整个人都是摇摇晃晃的。

    万万没想到,自己这个儿子居然能做出如此大逆不道的事情。

    你跟着张好古混,说什么唯物论这也就算了,你怎么可以欺师灭祖,你怎么就可以叛经离道?

    你这个大傻子,难道,难道你就看不出来吗?

    张好古这个王八蛋,他根本就是诚心诚意的想要把你当枪使,就是要让你出来冒头,就是要让你出来吸引火力的?

    你倒好,还真是就蹦跶出来了?

    黄尊素捂着自己的胸口,整个人都是感觉到了一阵阵眩晕,差点没把一口老血狠狠的喷出来。

    “大逆不道,真是大逆不道!”

    一边的魏大中也是愤怒的开口道:“这个张好古,他到底要干什么?抄了孔家,分了孔家的地,现在还要让孔家遗臭万年不成?”

    黄尊素只感觉自己的心窝口实在是疼的厉害,他不停的呼吸着新鲜空气,希望自己可以冷静下来,但是,这个时候,他又发现自己根本冷静不下来。

    “张好古这个混蛋,他真的以为,他真的以为自己可以比肩圣贤吗?”黄尊素咬牙切齿的开口道:“这,这是要毁了我们儒家的根基!”

    魏大中忍不住道:“我们要上奏朝廷,无论如何,无论如何,都不能让张好古在这么继续下去了!”

    黄尊素却是开口道:“怕就怕,皇上,皇上根本就不会听我们的话!”

    此时此刻,黄尊素只感觉自己疲惫到了极点。

    要写文章,要反驳。

    我们要联手,不能一个一个来,要让东林党的力量集中到一起。

    这要是真的让张好古把孔家给霍霍了,那么,他们儒学的根基也要被动摇。

    魏大中忍不住道:“我们要不要安排一批学生去山东,去给孔家吊唁!”

    “好!”黄尊素一听到这里,飞快的点点头:“去给孔家吊唁,去的人多一些才好,我就不信,他张好古看到天下的读书人一起堵门,他能不害怕?他能不畏惧?”

    “江南的学子,福建的学子,两广的学子!”魏大中缓缓的开口道:“我们联合起来,就去山东,就去孔家,让张好古这个奸贼好好的见识见识我们读书人的力量!”

    ……

    ……

    福州府,福清

    叶向高也在看着报纸。

    如今的叶向高把自家的田产全都给捐了出去,也是乐得清闲,每天就是读读书,教教书。

    本来他在天启七年,叶向高就因为身体不适当场病逝,终年六十九岁。

    但是,在这个时空,叶向高的身体却是相当不错。

    一方面是早些年被张好古逼着去跑步健身,锻炼身体,这倒是让他养成了习惯,现在,日常锻炼身体,体魄强大。

    另一方面,叶向高现在是真的轻松,他知道,张好古这个家伙,狠毒的时候是真的狠毒,但是,以他的性格却也绝对不是那种赶尽杀绝的人,自己致仕之后,也是不必担心张好古的报复。

    看书,治学,教书。

    人反倒是轻松了起来。

    不过,即便是如此,叶向高看到了报纸的时候,还是忍不住发出了一个卧槽的声音。

    这个张好古总是能时不时的带给自己一点惊喜。

    即便是自己现在远离朝堂了,他也还是发现,张好古总是能给自己带来不一样的惊喜。

    孔家都敢抄?

    但是,一琢磨,这个世界上还真的就是没有什么事情是张好古不敢干的。

    叹息了一声,叶向高合上了报纸。

    如今,这朝堂他是越来越看不透了。

    “父亲!”这个时候,叶向高的儿子叶成学来到了叶向高的面前道:“这是余姚白安先生的书信!”

    白安这是黄尊素的号,而黄尊素的字也是颇有意思,叫真长。

    叶向高摊开了书信,仔细的看了几眼,而后缓缓的开口道:“你代我写一封书信,告诉黄尊素,就说我身体不适,恕难从命!”

    叶成学忍不住好奇:“父亲,这白安先生!”

    “他让我股东福建的学子前往山东,去吊唁孔府!”叶向高缓缓的开口道:“此事,我万难答应!”

    “父亲,这张好古无法无天,这天下学子都去山东,他张好古还能翻了天不成?”叶成学忍不住道。

    “我跟张好古打了这么多年的交道,我对他知之甚详,你真以为,张好古不敢动手?”叶向高摇了摇头:“你看看黄尊素鼓动学子去山东,你看看黄尊素自己敢不敢去?”

    叶成学不由得呆了呆。

    “张好古之前作了《唯物论》,如今又对孔府动手,他真的想要做圣贤么?“

    叶向高自言自语,又看了看报纸,不禁道:“六十四代家奴,二十四朝贰臣,吏笔如刀,骂的可真是够狠的!”

本文链接:https://www.xuegeshuoche.com/qichezixun/161747.html,文章版权归属原作者:栀子花开 所有。更多精彩信息,可关注栀子花开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