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汽车资讯

恶毒男配含泪做白月光(快穿)(女王踩踏)最新章节列表

    匈奴王是真的怕了。

    前脚四颗火石灭杀二十五万大军。

    现在又来四颗?    恶毒男配含泪做白月光(快穿)(女王踩踏)最新章节列表    

    不对,是五颗,已经有一颗坠下,又灭杀了五万大军。

    王庭内,匈奴王几乎是惊慌失措,发自本能大喊。

    “速去潼关城求和!”

    “速去潼关城求和!”

    匈奴王说完这话,而后更是哽咽无比啊。

    五万人马,白白牺牲,这就是白白牺牲。

    万幸的是,自己只派了五万人马出去,这要是又派了二十五万人马,估计就真的凉了。

    匈奴灭国了。

    “哈律木。”

    “这就是你说的折损五十年寿命?”

    匈奴王眼睛几乎要冒火,他望着哈律木,恨不得要把他杀了。

    如果不是哈律木这样说,自己本来的意思,就不想继续打了,差不多低个头认错算了。

    现在发生这事,他是真的接受不了。

    “陛下。”

    “臣万死不辞啊。”

    “臣也是听坊间传闻,臣,臣,臣真不知道该说什么。”

    “请陛下饶命。”

    哈律木跪在地上,他也六神无主了。

    顾锦年的手段,简直是如神一般,召唤天外火石,这真没得打。

    “这不可能啊,顾锦年怎可能有这样惊天动地的手段。”

    “折寿五十年应该是真的,不过他敢这样做,应当是大夏送来了续命仙药。”

    陈松与扶罗使臣分别开口。

    对于再出现的火石,他们也是头大如斗,可他们还是相信,顾锦年召唤火石,是需要折损寿命的。

    这样才公平。

    不然,想召唤火石就召唤火石,谁还敢跟顾锦年玩啊?

    “管他顾锦年折损不折损五十年寿命,再不制止下去,本王的匈奴国,当真要被灭了。”

    匈奴王心如刀割。

    他现在还顾得了这么多。

    投降!

    投降!

    我们投降。

    听到匈奴王的怒吼,两人也陷入沉默。

    顾锦年彻彻底底打乱了他们所有的计划。

    按照他们的剧本,现在应该是大夏小胜或者惨败,然后两大王朝再次干预议和,算是给大夏一个台阶。

    紧接着利益交换,这件事情也就结束了。

    却没想到,顾锦年的出现,彻彻底底改变了这场战局。

    与此同时。

    潼关城。

    随着消息传来,整个军营是彻底沸腾了。

    谁都没想到,顾锦年居然又召唤出火石,直接给对方当头棒喝,堵别人家门打。

    敢出来就用火石攻击。

    引得这帮将士们,激动无比。

    一来不用打仗了。

    二来见证奇迹。

    三来还能混功绩。

    这如何不让他们激动与兴奋。

    军营当中,镇国公都惊动了,老爷子一个腾飞,来到顾锦年身旁。

    “锦年,好小子,又唤来天外火石。”

    “再写两首,直接把匈奴国灭了,爷爷要能成就这马踏王庭的荣耀,这辈子爷爷就心满意足了。”

    老爷子无比激动和喜悦,说实话即便是他也认为,顾锦年很难召唤出天外火石。

    却没想到,又来一趟。

    这回他是真的激动了,带着自己这个孙儿,踏平匈奴国,简直是轻而易举啊。

    只是,城墙之上,顾锦年没有半点喜悦,而是皱紧眉头。

    哪怕是自己爷爷来了,顾锦年的眉头都紧皱着。

    因为他察觉到了,这召唤火石的代价。

    是以自己的气运为燃料,召唤出的天外火石。

    对的。

    个人气运。

    一开始他写了几首诗词,还没有感觉,可等到火石出现后,他彻底明白是怎么回事了。

    自己体内,有三道天命印记。

    一道是自己本身的,还有一道是大夏书院获得的,最后一道则是当初在孔府得到的。

    而这第二道天命印记,却浮现出一门神通。

    ‘天陨荧惑’

    这是一门天道神通,燃烧自身的气运,便可召唤出游历在天地之间的星辰碎石,也就是陨石。

    轰杀敌人。

    这种手段,超越仙人,可以说恐怖绝伦,但需要大量气运。

    而想要提升气运,却极其之难。

    是通过浩然正气,才气,民意,威望,以及天地加持,才能获取的东西。

    顾锦年刚刚感觉了一番,自己施展过两次天道神通,将自己在孔府所得到的所有才气,全部耗空。

    换句话来说,如果不是扭转战局成功,绝对是亏到姥姥家。

    仅仅只是为了杀几个人敌人,那就是血亏的。

    这种神通,只能在非常关键的时刻,才能使用,以自己目前的情况下,最多再使用两次,那自身气运将会全部被耗空。

    一个人的气运若是耗空,可不是变成普通人那么简单,而是所有好事都会跟你擦身而过。

    原本属于你的机缘,也会因为一些机缘巧合之下,被别人摘取果子。

    气运越浓厚的人,获得气运就越容易。

    而气运越少的人,获得气运就越难。

    这好在是自己写了几首诗词,如果不是写了几首诗词抵消部分气运,估计自己就真没了。

    万幸自己没有乱来。

    真乱来,那就得不偿失了。

    万幸万幸。

    “锦年,你怎么了?”

    看到皱着眉头的顾锦年,顾老爷子不由上前关心问道。

    “没什么。”

    “爷爷,这召唤火石的手段,不能再用了,再用孙儿就得倒霉了。”

    顾锦年出声,满脸苦笑道。

    “当真会折寿?”

    听到这话,老爷子不由显得有些紧张,生怕顾锦年真会折寿。

    “那倒不是。”

    “只是要付出一定代价。”

    顾锦年也不知道该怎么解释,只是大致说了一下,也免得老爷子担心。

    “那还是要少用。”

    “尽可能也别用。”

    “除非极其关键时刻,当然若是会害了你的话,宁死不用,顾家为大夏做的事情已经很多了。”

    老爷子满脸认真,他不开玩笑,毕竟顾锦年是自己的孙子。

    真要有什么伤筋动骨,他是真的怕。

    “爷爷放心,锦年有分寸。”

    顾锦年也不傻,这又没到国破山河的时候,怎可能为了打几场胜仗把自己给牺牲掉了?

    “好。”

    “你有分寸就好。”

    听到顾锦年所言,老爷子也算是放下心来了。

    当下,顾锦年也在继续研究自己的天命印记。

    一道天命印记,代表着一种天道神通。

    那剩下两道神通是什么?

    他很好奇。

    只不过,现在无法察觉到,想来应该是与自己的境界有关系。

    无论是儒道境界还是武道境界,其实都很低。

    等回过头,还是要夯实一下根基。

    “爷爷,宁王的丹药送来了吗?”

    城上,顾锦年有些好奇。

    “送来了。”

    “而且爷爷让府内也送来一些丹药,包括让陛下也送来了一些丹药。”

    “不出意外,这两天都会到。”

    老爷子点了点头。

    听到这话,顾锦年不由赞叹老爷子做事还是全面啊,知道自己缺丹药,都喊了一遍。

    也就在此时。

    一队身影出现在潼关城外,是大夏的将士,不过人群当中,有几个匈奴将士。

    “国公。”

    “匈奴国派来将士,愿意主动求和。”

    大夏将士们开口,在城下高呼,说明来意。

    听到这话,无论是顾锦年还是老爷子,没有半点惊讶。

    都到了这个时候,不求和做什么?

    “国公大人,我王说了,愿意不惜一切代价求和,还望世子殿下,不要再降火石了。”

    匈奴将士开口,他懂得大夏语,虽然蹩脚,但还算能听懂。

    城上。

    老爷子没有回答,而是看了看自己的孙儿。

    “让匈奴使臣,今日午时带着大金,扶罗使臣来潼关城议和。”

    “晚到一刻钟,就准备好给匈奴百姓收尸吧。”

    顾锦年淡淡开口。

    给予回应。

    议和?

    他答应。

    只不过,自己过来吧,在军营等待着他们。

    “是。”

    匈奴将士不敢有半点反驳,立刻答应下来。

    随后,在大夏将士的紧盯下,回到了十二城内,而后再以其他方式,传递消息过去。

    如此。

    半个时辰后。

    匈奴王庭。

    当得知顾锦年要让匈奴国以及两大王朝的使臣前往潼关城议和。

    众人没有太大的波澜,毕竟现在优势在人家大夏王朝,委屈一点也没有太大问题。

    眼下,要讨论的事情,就是赔偿问题了。

    “王上。”

    “此番议和,该如何是好?”

    哈律木开口,他跪在地上,一直没有起身,此时此刻出声,望着匈奴王眼神当中还是有些害怕。

    毕竟是他信誓旦旦说顾锦年不可能再召唤火石,现在啪啪被打脸,也怕匈奴王一怒之下,让他倒霉。

    “只要不让本王下罪己诏,其余都可以答应。”

    匈奴王深吸一口气,他心里清楚,自己没有什么资格谈条件了。

    前前后后三十万大军死于非命。

    这三十万大军,倘若与大夏正式宣战,至少能诛杀大夏五十万将士。

    可问题是,白白牺牲了三十万将士。

    匈奴国现在剩下的兵力,只剩下自保了。

    尤其是,顾锦年召唤出来的天外火石,还悬挂在匈奴国上空,随时可能给匈奴国带来巨大的威胁。

    所以,他没有资格谈条件,唯一的要求就是,自己不下罪己诏。

    “臣明白。”

    哈律木点了点头,牢牢记住此事。

    但过了片刻,匈奴王又不禁深吸一口气,脸色不太好看道。

    “这次议和,你自己看着办吧,看看顾锦年是什么态度。”

    匈奴王很憋屈,憋屈的想哭。

    他唯一的条件就是不下罪己诏,可想了想,又怕顾锦年故意刁难,非要自己下罪己诏,毕竟顾锦年是什么人,大家也都看到了。

本文链接:https://www.xuegeshuoche.com/qichezixun/161744.html,文章版权归属原作者:栀子花开 所有。更多精彩信息,可关注栀子花开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