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汽车资讯

自己扣自己叫:很黄的故事很细节的过程

    高阳想在今天这样的场合,为老爸高应学唱一首《父亲》,前些天,家里商量安排两个孩子的满月酒,高阳冒出了这个念头,便一发不可收拾。

    跟着,搜遍全网,高阳也没找到这首歌,跳出来的,都是其它的同名歌。

    高阳没办法,在网上搜索到筷子兄弟组合目前的情况后,决定借用这首《父亲》一唱,然后扶持这两人,作为回报。    自己扣自己叫:很黄的故事很细节的过程  

    重生8年了,高阳一直想对老爸高应学说出今天这样一段话。

    高应学是一个不擅交流的人,高阳跟他单独在一起相处时,也没法像今天这样诉说衷肠。

    高阳刚才突然抱着一把吉它唱出这首歌,家里人也是非常惊讶的。

    除了林昀娇,再无一人知道高阳今天会唱歌。

    刚才,坐在台下听高阳唱歌,古雅雯和吴若涵也非常震撼。

    姐妹俩都知道,高阳一直都是一个不愿轻易表达感情的男人,完全想象不到,他今天会这样煽情。

    高阳刚才讲述自己早年上高中,高应学骑车30里路送粮食和学费这些事,此前,也从没跟她们讲过。

    两人都感受到,内心从未有过的亲情冲击。

    吴若涵一时情不自禁,贴在古雅雯耳边道:“姐,老公他,真好……”

    古雅雯点点头,将快满5岁的儿子天天抱在怀里:“天天,爸爸刚才讲的话,你都记住了吗?”

    天天道:“妈妈,我记住了。”

    古雅雯又道:“那你要学爸爸那样,孝敬父母和长辈,长大后,也要像爸爸一样有本事。你是大哥,要给四个弟弟和妹妹做榜样,知道吗……”

    吴晓月今天也受到了很大的情感冲击,高阳刚才的一番话,一首歌,让她又想起了,7年前那个春节,改变自己命运的那一次相遇。

    林昀娇找到刘丽,转达了高阳刚才吩咐的事,刘丽虽然有些诧异,也赶紧记住了。

    主演《士兵突击》的宝强,刘丽自然是知道的,只是什么筷子兄弟组合,她是真不清楚。

    林昀娇坐下来后,回想起高阳刚才弹吉它唱歌的样子,胸口又砰砰跳起来,心里哀叹道:“要死了,收不住了啊……”

    酒宴正式开席了,高阳和吴若涵,叫上高应学和李秀珍,开始一桌桌向客人敬酒。

    吴晓月和刘宜霏,一人端着一个托盘跟着身后。

    50多桌客人,高阳从吴老爷子这一桌贵宾席开始敬酒,结果又被一帮老人夸赞了一番。

    前面几桌贵宾席,高阳喝了满杯酒,后面的都只能表示一下了。50多桌,每桌干一杯酒,也扛不住的。

    高应学、李秀珍和吴若涵,都是以饮料代酒。

    每到一桌,大家都会齐声祝高应学生日快乐,高应学也是笑呵呵的,道声感谢。

    今天这样的场面,要是搁在几年前,高应学必然是手足无措,不知如何应对。

    今时不同往日,这几年来,生活圈子变化之大,也让高应学和李秀珍做人做事,变得从容起来。

    杨溟和父母,被安排跟刘丽、张晾影等人坐一桌,高阳一行过来敬酒时,杨溟大方跟高阳和吴若涵介绍了自己父母。

    然后,还单独敬了高阳父母一杯酒。

    杨溟今天带父母来参加酒宴的事,高阳是知道的,只是现在这样正式介绍给自己和家人,感觉还是欠了一分成熟。

    不过,高阳也无所谓,执后辈礼,叫声叔叔阿姨。

    敬完这桌客人,吴若涵贴在高阳耳边道:“溟溟还是急切了些。”

    高阳微微一笑:“没事儿,她还是个学生。”

    除了今天这样的场合,杨溟也没机会和理由,介绍自己父母跟高阳认识。

    高阳明白这姑娘的心思,也能理解。

    这样一圈酒敬下来,已经是一个半小时过去了,51集团的不少人,这时候也开始离席,赶回公司上班去了。

    高阳等人坐下来,匆匆吃完饭,已经是中午两点过了,这时候,一些重要的客人,开始前来道别。

    送走大部分客人之后,古雅雯看着高阳有些疲惫的样子,惜疼道:“以后,咱们还是不要这样大摆宴席了,看你给累的。”

    高阳笑道:“对,以后再有什么事儿,家里人聚一下就行了。”

    今天,高阳是借着两个孩子满月的机会,为老爸高应学办一次生日宴会,纪念这个特殊的日子,满足一下自己的心愿。

    再过几年,高应学七十大寿了,高阳也不会这样大办酒宴了。

    迎来送往的,也是真麻烦。

    高阳在酒店里睡醒的时候,看看时间,已经是下午4点半过了。

    起床准备洗漱,见套房客厅里,坐着的是吴晓月。

    高阳问道:“晓月,你在这里干嘛?”

    吴晓月道:“我姐说你喝多酒了,让我来看看。”

    高阳点点头道:“我没事儿,睡一觉就好了。”

    高阳洗漱过后,吴晓月已经准备好了茶水,高阳接过茶杯,一饮而尽,而后点根烟,问道:“秦教授呢?”

    吴晓月道:“秦教授回魔都了,这时候,应该上飞机了吧。”

    高阳道:“今年下半年,交大高金学院就成立了,秦教授到时候要任副院长,招的研究生不多,你有信心吗?”

    吴晓月胸脯一挺:“姐夫,我有信心,这学期一直在认真准备。”

    高阳点点头:“我们集团虽然给高金学院捐资了5个亿,但是,秦教授不会因为这个为你多加一分,你只能在同等条件之下,有优先录取的资格,明白吗?”

    吴晓月忙道:“我明白的,二姐也跟我讲过,我要凭本事考过才行。”

    高阳道:“晓月,你现在长大了,也很成熟了,我和雅雯,还有若涵,都很看好你。

    秦教授在金融量化方面,是全球最顶级的专家,你要是能成为他的弟子,这一生都会受益无穷。

    我们家里早已经不缺钱了,但这不是我们不努力的理由,只是让们有条件,可以全心去追求自己的人生目标。”

    吴晓月道:“我明白的,姐夫,你的人生目标是什么呢?”

    高阳看着吴晓月一双好奇的大眼睛,想想道:

    “我只是努力让自己在老去的那一天,能少留一些遗憾。你姐她们在哪?”

    吴晓月道:“在温泉那边玩。”

    高阳起身道:“走吧,我们也去看看。”

    吴晓月跟着高阳走去温泉泳池,回想起高阳今天唱歌的样子,胸口如有一只小鹿在乱撞,心里一片迷茫……

本文链接:https://www.xuegeshuoche.com/qichezixun/161702.html,文章版权归属原作者:栀子花开 所有。更多精彩信息,可关注栀子花开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