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汽车资讯

禁忌沉沦,妈妈总是让我上她怎么办

    石天冬愣了一下,不知道这个喜欢的人极度厌恶的家伙叫住自己是何道理,难道是觉得他没照顾好苏老先生?

    “有什么事吗?”

    林跃看着他的侧脸说道:“我们以前是不是在哪里见过?”    禁忌沉沦,妈妈总是让我上她怎么办  

    “有吗?”他用有些蹩脚的普通话说道:“我不记得了。”

    “唔……多久了?是在网球馆吧……”

    “网球?”石天冬说道:“不好意思,我不打网球的,我的职业是餐厅的厨师。”

    林跃说道:“那是我记岔了吗?我分明记得用球把你的脸打肿的。”

    苏明玉满脸的不高兴:“苏明成,你什么意思?石天冬好心把爸送来医院,你不说感谢他,阴阳怪气的有意思吗?”

    “实话实说罢了,不爱听?那没招儿,姓石的是在补救你犯下的错误,该感谢他的人是你,不是我。”

    “苏大强是不是你爸?”

    “但是我没向老大承诺好好照顾他,而且用时间和精力还债是你们的义务,苏大强是在你家出的问题,你反过头来道德绑架我?能要点脸吗?苏明玉。”

    电视剧里有一段剧情是苏明玉找石天冬给苏大强送饭,第一,她没跟负责照顾老头儿起居的苏明成和朱丽通气,这是不尊重人的表现;第二,苏明成担心石天冬这个陌生人对苏大强不利,打电话报警属于正常操作,结果反而被苏明玉指责他做的不对,他没脑子,这娘们儿说理吗?这娘们儿一点不说理,还总是一副我能照顾好苏大强,可是爸不跟我走的牛掰像,现在他也让她经历一下照顾作妖老人的难处,也算是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了。

    “如果没事的话……”石天冬也看出来了,他们应该是兄妹关系,家庭矛盾外人不好掺合,便指指门口,意思是我先走了。

    苏明玉点点头:“路上注意安全。”

    林跃也跟着很好心地道:“找个时间一起打网球。”

    石天冬压着不耐说道:“我不会。”

    “不会我教你啊。”

    “好意心领,这就不必了。”

    石天冬拿着车钥匙走了。

    苏明玉当然知道林跃这么说没安好心:“帮忙还帮出错来了,他怎么惹你了?”

    “我好心约他打网球怎么了?你是他什么人?管这么宽?”

    “人渣。”

    “是是是,你什么都好,你什么都好怎么把苏大强送进医院了?”

    像苏明玉这种人,永远不反省自己的错,就拿去找洪素安谈判的事来讲,人家都说了就想安安稳稳吃个饭,不谈工作,结果呢,非要谈,到最后还端起一大杯酒干了,她想干什么?逼别人表态是吧。

    洪素安说这顿饭吃的不安逸不对吗?

    结果扭头她就骂了一句“他妈的”。

    真是好女人。

    苏明玉怒道:“他吃坏肚子那是因为他自己买了不干净的鸭脖子吃。”

    林跃说道:“这事儿你听谁说的?”

    “保姆说的?”

    “是吗?苏大强?”

    病床上躺的老头子看看他,又瞧瞧苏明玉,停顿两秒后把头乱摇:“她……她说谎。”

    这事儿当然不能承认,一旦承认,苏明玉肯定给他甩脸子看,所以本着死道友不死贫道的心思,直接给保姆头上扣屎盆子,反正他也不上那个中年女人,正好趁这个机会把人换了。

    林跃微微一笑:“苏明玉,你真行,你一天天在外面吃香的喝辣的,让苏大强吃不干净的食物,还说什么他爱吃家常菜,你就是这么做女儿的?”

    “苏大强,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在想什么?”

    苏明玉那个气啊,她十分了解苏大强的为人,知道上面的话十有八九是他为了推卸责任瞎编的,在这一点上,她更相信保姆的话,而不是这个自私自利的老家伙。

    苏大强直接背过身去,把头缩进毯子里不去看她。

    “你……”苏明玉气得想拿包抽他。

    “你什么你?”林跃说道:“退一万步讲,就算鸭脖是他自己买的,如果你请的保姆做饭好吃,他会去买那种重口味的东西吗?说到底不还是你照顾得不够细致,不够体贴吗?”

    苏明玉都快被这老东西气死了:“那你想怎样?”

    “很简单。”

    林跃拿出手机,打开摄像功能对准二人:“跟他道歉,说你错了,没有照顾好他,你愧对苏明哲,也愧对自己女儿的身份。”

    苏明玉面带嘲讽:“你做梦。”

    林跃也不生气,把手机揣回兜里:“所以由此可见,你这种人连啃老都不配。”

    丢下这句话,他头也不回地走了。

    苏明玉又骂了一句人渣,完事转过头去,怒视病床上躺的苏大强。

    “苏大强,说假话是要折寿的。”

    苏大强闭上眼睛,只当没有听见。

    她正要再说点什么的时候,发现手机响了,拿起来一看,是老大打来的。

    接吧,肯定挨埋怨,不接吧,不对……

    “喂,大哥。”

    “明玉啊,你到苏州没有?看到爸了吗?他怎么样了?”

    苏明玉就在病床边,听筒音量调的也有点大,听到老大的声音,刚刚还闭着双眼装聋作哑的苏大强一下子来了精神,吊着嗓喊道:“老大,你什么时候带我去美国,他们虐待我,我在这里一刻也待不下去了。”

    “明玉,这是爸的声音吧?他说什么?你虐待他?”

    苏明玉狠狠地瞪了苏大强一眼,拿着电话走到外面一点的地方:“大哥,你听听他的声音,像是被虐待的样子吗?”

    “明玉啊,你能不能在爸的生活方面多上点心,算大哥我求你了行吗?”

    “大哥,我知道了。”

    “我会尽快把签证的材料给你发过去,爸的事……这几天你就多费点心,多担待一点。”

    “我会的,大哥,现在你那边是凌晨了吧,你明天还要上班,早点休息吧。”

    苏明玉不知道老大失业的事,说完这句话就把电话挂了,完事怒冲冲看着将后背卖给她的苏大强,又气又恨还委屈。

    便在这时,手机又响了,这次不是老大打来的,是她的师父,也是众诚集团的董事长蒙志远打来的,问她回来没有,回来了立刻去他家里一趟。

    苏明玉只能放弃跟苏大强算账的想法,到护士站央求护士多照看一下苏大强,之后到楼下开车,赶往蒙志远位于金鸡湖畔的别墅。

    ……

    一个小时后,她在飘着浓郁檀香味的客厅里见到了蒙志远。

    “苏明玉啊,苏明玉……你让我说你什么好呢,你怎么这么糊涂呀。”

    苏明玉说道:“师父,我去成都也是想挽回洪氏集团的单子,毕竟会谈是因为我的关系出了问题。”

    “你也知道因为你的关系出了问题?那你去成都前怎么不跟我商量一下?本来我想晾洪素安一晾,你这么一去,不就是示弱的表现吗?示弱也就罢了,最多让他几个点,为了开拓西南市场值了,但是你倒好,吃饭的时候给人家晾在包厢里处理私事去了,洪素安打电话来说我们的态度有问题,不愿意继续往下谈了,我今天早晨刚刚得到消息,他已经跟鎏金那边开始接触,你说你……干了十年销售,怎么能犯这种低级错误呢?你最近变蠢了你知道吗?”

    看得出来,蒙志远很失望,也很生气,说话的语气都带上了力道。

    “是,师父,这件事是我错了。”苏明玉低着头,脚微微踮起,像一个因为没交作业被老师训斥的学生。

    是,她干了十年销售,但是以前的处境是一个人吃饱全家不饿,可以放心大胆地往前冲,现在不一样,现在家里有一个拖后腿的苏大强,像昨天晚上那种情况,这些年来她根本没有经历过。

    关键是这事儿又不能说,一说肯定会影响工作。

    “不对啊?”脚后跟着地的一瞬间,她想到一个细节。

    “什么不对?”

    “我查过了,以鎏金的体量,根本吃不下洪氏集团的单子,师父,洪素安是在放烟幕弹吧?”

本文链接:https://www.xuegeshuoche.com/qichezixun/161597.html,文章版权归属原作者:栀子花开 所有。更多精彩信息,可关注栀子花开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