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汽车资讯

男生为什么最后几下重(三门同入)最新章节列表

    一个时辰后,邢彭越所说的“支援”就到了邢州城镇抚司。

    共有三人,

    镇守洛阳的镇抚司副指挥使公孙长逸,    男生为什么最后几下重(三门同入)最新章节列表  

    洛阳昊天道观观主熊拓海,

    以及天台山禅宗方丈鉴泉僧。

    李昂站在角落观察着三人,

    公孙长逸满脸横肉,膀大腰圆,两根大拇指上都套着玉质扳指。

    熊拓海仙风道骨,身形挺拔,腰侧佩戴着两把长剑。

    至于李昂久闻其大名的鉴泉僧,身形枯瘦,皮肤黝黑,像老农多过像得道高僧。

    不过李昂并没有因外表而轻视对方,

    鉴泉僧三十年前便闻名于天下,是烛霄修士与虞国禅宗之领袖,皇帝都屡次派使者到五台山,想请他到大明宫讲禅。都被他婉言谢绝。

    ‘感觉气息要比加蓝宗里的方丈、住持更深邃一些。’

    李昂默默评估着鉴泉僧的实力,‘不过,呼吸时有紊乱?这对于烛霄修士可不应该,难道最近受过伤?’

    “南无阿弥陀佛”

    鉴泉僧念诵着佛号,闭上眼睛,将观主尸首上的白布重新盖上。

    邢彭越沉声问道,“大师,这作桉手段,有什么说法么?”

    “”

    鉴泉僧沉默片刻,缓缓说道:“确实是天台山密宗的悔悟经,不过不是天台山的僧人所为。”

    镇抚司副指挥使公孙长逸开口问道:“是他么?”

    “是。”

    鉴泉僧点了点头。

    二人的谈话令其他人一头雾水,洛阳昊天道观的观主熊拓海解释道:“鉴泉大师两天前在汴州云游时遇刺,袭击他的是一个,半边脑袋被黄金替代的魔僧。”

    半边脑袋?

    李昂心里一顿,瞬间想到三年前在长安鬼市地下深处脱困的净念宗释醒僧。

    “他自称哈佛,声称有一桩机缘要送给我。”

    鉴泉僧平和说道:“我见他面容熟悉。便问他是否就是那位七十年前死去的释醒僧。他打了个禅宗机锋,没有回答,而是问我是否愿意助他成佛。”

    鉴泉僧温和一笑,说道:“不是让我送他归西的意思,他说他手上有本千年前天竺传来的密宗古法,名为六道解脱经。

    只需按照特定规律,分别度化代表着六道轮回中饿鬼道、畜牲道、修罗道、天道、地狱道、人间道的六人,

    即可抵达涅槃境界。明心见性,彻底斩断一切烦恼,证得不死不灭,超越生死。”

    禅宗的涅槃、圆寂并不单指死去,

    只有死前圆满诸德,寂灭诸恶,达到妙明真心境界,死后才配得上使用涅槃、圆寂这两个词。自此彻底解脱自我、度化至更高层次。

    “他手中的六道解脱经纸张崭新,分明是新造之纸。而上面的字迹歪歪斜斜,满是疏漏,显然也是他自己发疯写成。”

    鉴泉僧说道:“我自然不可能听信他的妄语狂言,念在他是禅宗前辈,请他静坐下来与我辩经,想让他重回安宁。

    他却攻击了我,被我打伤后逃离远遁。”

    老僧略微拉开右侧袖口,露出了绵延手臂的长长伤痕,

    奇怪的是,伤痕表面已经结了一层琥珀色的痂。

    ‘好神奇,这种痂的颜色,也是禅宗修行之法的特殊效果么。’

    李昂按捺住心中好奇,继续在旁聆听,思考是否要将有关于释醒僧的情报说出来。

    “我找到公孙指挥使说明此事,随后便住在洛阳养伤。

    只是没想到,他所谓的度化竟然是杀戮,而且事情会发生得如此之快,地点也不在汴州。”

    鉴泉僧放下袖口,说道:“释醒僧,或者说曾经是释醒僧的存在,仍保留着生前实力,极其危险。

    而且按照他的说法,他还至少要杀死两人。”

    “为了追求口舌之欲,使用喉掸的高福运代表了饿鬼道,

    品性低劣,以虐待动物为乐的黄雨三代表了畜生道。

    谋杀了无辜孩童、害死丈夫的女子代表了修罗道。

    昊天道观观主代表了天道。”

    邢彭越喃喃道,“也就是说,接下来被释醒僧选中的受害者,在他眼中代表着地狱道与人间道。”

    “地狱道很可能是大奸大恶的罪犯,城中监牢可有这样的人选?”

    鉴泉僧问道:“至于人间道,城里现在身份地位最尊贵者是谁?”

    李乐菱!

    隋奕心脏慢跳了一拍,下意识地推门而出,

    却看见李乐菱、纪玲琅等人,仍在庭院对面的房间里,开着窗户闲聊。

    “熊指挥使,邢校尉,我需要立刻将学生们送出邢州。”

    隋奕立刻转头对熊拓海说道,“请给我调拨一队护卫。”

    “现在不用这么紧张。坐灵气机车走也来得及。”

    鉴泉僧说道:“在那本捏造的六道解脱经中,释醒僧详细标注了每一次度化的时间。距离下次度化还有一个时辰左右。”

    “那我这就去疏散城中百姓,并让人把监牢中罪行最恶劣的囚犯单独提出来。拿他当做诱饵。”

    邢彭越松了口气,正打算走出停尸房发布命令,熊拓海却抬手将他拦住。

    “不能疏散,”

    熊拓海面无表情,抚摸着拇指上的玉扳指道:“我们就在城里,围绕着囚犯布置好防御。”

    “这”

    邢彭越脸色一僵,鉴泉僧刚刚说过释醒僧还保留着生前实力,一个烛霄境修士在城里大肆破坏,会造成多少伤亡?

    “必须如此。”

    熊拓海幽幽一叹,“首先如果下令疏散,鉴泉僧就会察觉异常,远遁离开。届时又会在其他州府进行杀戮。前几个死者的死,就没了意义。

    其次,如果下令疏散,百姓全到城外,你也没办法保证真正的地狱道人选,就一定是监牢里的囚犯。疏散行为没多大用处,反而会分散我们的防备力量。”

    贵人能走,城里百姓却不能走?

    在邢州土生土长的邢彭越表情僵硬,却没办法反驳长官因为这确实是权衡利弊后,最理性的、最符合镇抚司一贯作风的做法。

    “我也留下。”

    李昂突然说道:“既然释醒僧会将身份最尊贵者视为人间道的人选,那城中爵位最高的我,应该也可以当成第二道鱼饵。”

本文链接:https://www.xuegeshuoche.com/qichezixun/161594.html,文章版权归属原作者:栀子花开 所有。更多精彩信息,可关注栀子花开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