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汽车资讯

剧情与肉齐飞的小说(卖婬高潮小说)最新章节列表

  斩魂谷,宗门总坛。

    修建得高大威严的牌坊下,数位长老带着上百名弟子正在值守,统一的黑甲黑袍打扮,个个气息凶悍,面色冷峻。

    宽敞的过道上,不时有门人弟子行色匆匆地进出,再过些时日,就是与血云阁大举开战的日期,是以整个宗门上下的神经都崩得紧紧的。    剧情与肉齐飞的小说(卖婬高潮小说)最新章节列表  

    谷主沙无夜已经颁布命令,不仅全宗动员,还派出使者前往所有的附庸小势力领地上大肆搜刮,竭尽所能地征集每一分资源,又向周边那些中立的商会或宗门势力举债,以求在接下来的战事中能够尽可能多地积累些优势。

    宗门议事殿里。

    十余位长老聚在一块,正在向坐在上首的沙无夜汇报诸般事务。

    沙无夜看上去是个牛高马大、粗犷豪爽的汉子,实则粗中有细、精明奸猾异常,兼之手段狠辣残忍,收拾起对手来毫不留情,因此才能在六十多年前干掉诸多竞争者,顺利坐到了这个当家人的位置上。

    对于长老们的禀告,沙无夜听得很是专注,时不时还会提出一些问题,对某些不起眼的细节都不曾放过。

    眼下宗门的全面备战已经进入关键时刻,容不得丝毫差错,有时一个不经意的疏忽,将来就有可能酿成大问题。

    “……罢了,先就这样吧。”

    等到汇报暂告一段落,沙无夜终于吐了口气,浓眉紧锁,大手用力摩挲着腰际的刀柄,喃喃地道:

    “感觉还是有些不够,不过眼下也只能做到这等程度了。哎,要是我们的家底再厚实一些,高手再多一些,何至于像今日这般窘迫?”

    长老们对望一眼,眉眼间难掩无奈之色,斩魂谷的整体实力本就不及那血云阁,加上对方的主事人脑子也不湖涂,贸然开战的结果不问可知。

    血云阁存续的历史不算久,迄今为止还不足五百年,但已拥有六块大小不等的虚空浮陆,总体面积是斩魂谷的一倍左右,凡间人口规模则是两倍。

    在矿脉灵药、赋税、弟子门人、真一境高手的数量方面,血云阁都占据较为明显的优势,连治下的附庸势力都比斩魂谷多出不少。

    然而对于斩魂谷来说,这又是不得不打的一战,毕竟人家对斩魂谷的基业早已虎视眈眈,即将露出狰狞的獠牙,不趁着现在还有力量反抗时搏一把,将来就只有任由对方宰割的份了。

    这就是壑原星域的现状,多如牛毛的中小势力整天打生打死,死伤修士无数,理由借口千奇百怪,目的都是为了抢地盘抢资源而已。

    “谷主,还有件事情。”

    一位长老出言道:“苍血真人前些天出门征调资源,到现在都没有回来,也没有发回讯息,可能是出事了,赤星子大人担心他这位徒儿的安全,所以昨日已亲自启程前去追查。”

    “他的弟子能有什么事?”

    沙无夜闻言皱了皱眉,赤星子属于自己的心腹,有着真一境六重的修为,能力心性都算不错,因此才被他委以副谷主的重任。

    如今这位得力干将外出未归,沙无夜心里未免就有点犯滴咕了,眼看大战迫在眉睫,正是战力紧张的时候,少了个真一境后期的高手,己方面临的风险无疑会更大了。

    “赶紧联络他,让他办完事情立即回来。”

    最终,沙无夜只能这样吩咐着。

    从斩魂谷的总坛到那些附庸小势力的领地,乘坐天舟楼船来回往返一次要几天时间,这种穷乡僻壤不可能有虚空挪移法阵,所以现在沙无夜也没什么更好的办法。

    可惜他不知道的是,这位赤星子副谷主,已经永远都不会回来了,或者说就算能回来,都已经不再是以前的那个赤星子。

    ……

    杨族宅邸的地牢中。

    秦沐凌把玩着手中的一对艳红玉刀,粗略地观摩一遍,有些失望地摇摇头,随手将其丢到了桌桉上:

    “什么破烂玩意?好歹是个副谷主,身上就没一件拿得出手的东西吗?”

    桌桉对面,一个须发斑白的中年道人颇有些心痛地拿起玉刀审视,确认没有损坏后才松了口气,陪着笑脸道:

    “主人您是大宗门出来的,见惯了奇珍异宝,自然看不上这对初品宝器。虽然品质不怎么样,却也是老朽当初冒着殒命的风险才得到的。”

    他就是苍血真人的师傅、斩魂谷的副谷主赤星子,昨日从宗门总坛赶过来,才刚刚落地,就被秦沐凌给堵住了。

    纵然赤星子的修为更高,可是散修出身的他,根本就得不到像样的功法神通传承,也没有厉害法宝傍身,因此完全不是秦沐凌的对手,一个照面间就被放倒擒拿,连带随行的数百个跟班随从全部当了俘虏。

    接下来的事情就简单了,被秦沐凌以秘法禁锢了神魂之后,这位副谷主也只能又是委屈、又是无奈地成为了这位新主子的奴仆,无条件地服从他的一切命令。

    秦沐凌点了点头,从纳镯里取出一册玉简丢过来:“行吧,这门‘七煞吞灵斩’就赐给你了,不过现在只有上半部,只要你今后好好替本公子做事,立下足够的功劳,下半部也不是不能给你。”

    “……”

    赤星子接过来略一探察,眸中闪过一抹狂喜,忙不迭地答应着:“主人放心,属下以后必定赴汤蹈火、万死不辞!”

    和这门七煞吞灵斩比起来,自己以前修炼的那些功法神通就是垃圾,差了好几个大层次,有了这样大的好处,赤星子心里对于奴仆的身份已经没有那么抵触了。

    这就是散修的悲哀,没有完整而高明的传承、缺乏名师指点、又很难得到足够的资源,因此修行尤其艰难,哪怕是天赋资质极佳的苗子,都难以获得太高的成就。

    虽说也有散修在机缘凑巧之下,得到了大福缘大造化,从而一飞冲天、成长为一方巨头的例子,只是这种概率实在是太低了,对于绝大多数的散修群体而言没什么实质性意义。

    在秦沐凌看来,这门功法神通其实算不得什么,在云梦天宫丰富的功法典籍库藏中勉强算二流水准,连那些内门弟子都不怎么看得入眼的东西,拿出来给自己新收的手下修炼,算是恰如其分。

    任何一家至尊道统,都有向自己治下的附庸势力赏赐功法神通的惯例,通常是在那些附庸势力做出足够的贡献之后,拿一些二流典籍出来,既可以激励这些附庸势力用心做事,也能确保宗门对于他们的掌控力。

    按照秦沐凌的设想,既然这片星域迟早是要重归云梦天宫治下的,现在给予自己的手下以附庸势力的待遇也不为过。

    “好了,现在说说你们和血云阁的事情吧?你觉得,斩魂谷有可能赢下这场战事吗?”秦沐凌问着。

    赤星子很是干脆地摇头:“很难办,就算沙谷主安排筹划得再是周密,斩魂谷都只有接近四成的机会,如今就更不必说了。那血云阁的阁主其实是一头血魔与人族结合诞下的后裔,身怀某些诡秘狠毒的天赋神通,据说还有一件相当厉害的上品宝器,所以优势比较明显。”

    秦沐凌沉吟着:“既然如此,沙无夜为什么还要打这一仗呢?”

    赤星子叹了口气:“如果有得选择,谷主当然不想开战,问题是血云阁并不想放过斩魂谷,那位阁主素来贪婪无耻、嗜血凶戾,不止一回派使者登门威胁恐吓,要求斩魂谷无条件归顺它,却被谷主拒绝,因此就闹成了现在这样子。”

    能够成为一方势力的头头,自然都不会是什么善男信女,以沙无夜的性情、可不想就这样屈居于一头半人半魔的怪物之下,于是毫不客气地回绝了那位血云阁阁主的要求。

    秦沐凌若有所思:“如果我亲自出手的话,想要同时吞下斩魂谷和血云阁的基业,并接收他们的所有附庸势力,你觉得有几分胜算?”

    赤星子谨慎地道:“如果是主人您亲临,那当然不是问题,他们两家的所有真一境修士加起来都不会是您的对手,只是想要消化理顺两家的地盘和资源,还得需要些时间,而且……要防止周边其他势力过来摘桃子。”

    他根本看不透秦沐凌的底细深浅,也不清楚这位来历神秘的美少年究竟还藏着怎样可怕的底牌,但用脚后跟都想得出来、那绝不是两个不入流的散修势力能够抗衡的。

    对于普通人群体、亦或是毫无根基的散修们而言,血云阁、斩魂谷已是难以想象的庞然大物了,然而在真正的大宗门势力眼中,不过就是一乡下老的水平而已。

    所以只要秦沐凌愿意,收复这两家宗门、接收它们的基业只是个时间问题,就是再抢下数家同体量的势力都不值一提。

    秦沐凌笑笑:“如果你迟迟不回去,那个沙无夜会亲自过来救你吗?”

    赤星子摊了摊手道:“如果是在平时、或许会有这种可能,只是现在两宗即将开战,他肯定是顾不上我了。”

    “甚好,那先就这样吧,静观其变,等他们打出个结果了再说。”

    秦沐凌做出了决定,血云阁不可能毫无损失地赢得这场战事,在沙无夜的拼死反击下,必定会付出相应的代价。

    到了那时候,就是最适合秦沐凌出手的机会,可以不费吹灰之力,就将两家的基业收入囊中。

    果然,仅仅十天之后,血云阁便大举发动攻势,出动了七成左右的力量围攻斩魂谷的宗门总坛。

    沙无夜自然不会坐以待毙,当即倚仗地利优势奋起反击,双方连番爆发血战,均是死伤惨重。

    僵持了半个多月后,斩魂谷终于支撑不住,被血云阁主率众攻破了宗门总坛,随后便是惨无人道的屠戮。

    眼看斩魂谷即将覆灭除名的关键时刻,秦沐凌终于赶到,先是以道兵傀儡重伤了那位血云阁主,接着又将沙无夜一举制住。

    两边所剩无几的真一境修士悍然出手围攻,依旧被秦沐凌完全压制,然后逐一擒下。

    至此,两家宗门的基业,全数落入秦沐凌手中。

本文链接:https://www.xuegeshuoche.com/qichezixun/161513.html,文章版权归属原作者:栀子花开 所有。更多精彩信息,可关注栀子花开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