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汽车资讯

互攻其中一个被lj (疯狂捣出白沫)最新章节列表

    这一次苏明玉没有忘记给苏大强打电话,问有没有好好吃饭,电话里的老头子挺开心的,她也就放心了,下班后先是跟蒙志远聊了一会儿最近公司里关于鎏金想挖她,柳青要做女婿入赘竞争对手的公司的传闻,完事又去食荤者吃了个饭,因为家里有个不省心的老头子,她也没能跟石老板完成昨晚没做完的事,结账后便开车回家了。

    然而当她打开房门,走进客厅,顿时被前方一幕惊呆了。  互攻其中一个被lj (疯狂捣出白沫)最新章节列表    

    餐桌周围散落着瓜子皮、花生壳、糖纸这类果皮纸屑,桌子上则是鸡骨头、鱼骨头、饭渣和油渍。一个不知道装什么菜的饭盒歪放着,菜汁淌得到处都是,拉成长长一串,由桌角跌落,在地面散成一圈污水,桌上桌下还有几个空酒瓶,有的倒放着,还在左右滚动。

    空气中飘着一股子令人作呕的恶臭。

    客厅里坐着七八个人,有的穿着袜子盘腿坐在沙发上,有的翘着二郎腿一手夹烟大谈特谈,任由烟灰跌落在地板上,还有人拿着她的专用杯喝茶水,而苏大强正背对她站着,跟他的那些老哥们儿显摆自己闺女多有钱,这里的装修多上档次,设施多么先进。

    “看到咱们刚才吃饭的餐桌没有,大理石的,还有那些橱柜,就棕色的那个,烤箱、冰柜和洗碗机都在里面,洗碗机你们知道吗?咱们苏州冬天没暖气,大伙儿冬天都洗过碗吧,那家伙简直就是掏冰窟窿,这个多好,用过的碗碟往里面一放,洗碗、烘干、消毒,一切就不用管了。对了,还有这电视……电视……”

    苏大强正说到兴头上,猛听门口传来一声大吼:“爸……”

    众人闻言转过头去,苏大强以前工作过的图书馆的馆长老贺喷着浓郁的酒气说道:“老苏,这就是你的女儿明玉吧,真好,长的漂亮,还有能耐,我那个女儿就知道回家吃我们的喝我们,还说什么我们两个退休金万数来块,攒着也是攒着,早晚也得留给她,还不如现在全家人一起开开心心花光呢,你看就这想法……啃老还啃出理来了,她但凡有你们家明玉一半聪明,我现在死了也值了。”

    苏明玉是被夸奖的那一个,可是现在的她不仅不高兴,不得意,心里反而荡漾着一万匹草泥马,不仅仅因为老贺说的话让她想起了苏明成,还因为上班已经够累了,寻思回家舒舒服服地洗个澡睡觉,明天还得处理洪氏集团的事,结果一进门发现家里成了猪窝,那心情能好受?

    人就是这样,穷的时候住在垃圾堆里都能呼呼大睡,可是一旦有了钱,生活质量和追求也就上去了,虽然平时也吃饭喝酒,但是带星的酒店和餐厅服务多好,客人素质多高,哪像他们……

    “明玉啊,来,我给你介绍一下,这是我以前的老领导、老同事们,这不,听说你妈走了,怕我一个人孤单寂寞,来这里看看我。”苏大强摆出一家之长的姿态得意洋洋地给他们做介绍。

    苏明玉强忍着恶心走过去,拼了命才挤出一丝笑容。

    这时斜对面的老宋说道:“要么说老苏命好呢,看人家三个子女,大儿子斯坦福博士,在美国安家,小女儿大公司领导,住别墅开豪车,二儿子虽然差点,可是孝顺细心,对老人好,就说这次,如果不是他告诉我们你不喜欢孤独,还提前点了你爱吃的菜和酒,让我们带过来陪陪你,大家也不能聊得这么开心。”

    “哈哈哈,那是,我这几个子女啊,那在同德里……都是公认的优秀。”苏大强觉得倍儿有面,小女儿给他长脸,二儿子帮他制造装X的机会,这种感觉太爽了。

    他这儿爽了,后面苏明玉心头怒火遏制不住了,噌噌地往上拱。

    “你说什么?是苏明成让你们来的?”

    “啊。”老宋没有察觉苏明玉态度有变,还很欣慰地道:“你说这孩子心细到什么程度,不说酒菜,连烟和瓜果什么的都给备好了,又把这里的地址发到我微信上,告诉我只要给司机一看就知道在哪儿,我那儿子要是有他七分体贴……”

    或许是酒后情真,说到这里眼圈儿都红了。

    “老宋,老宋,你看你,怎么还难过上了呢。”苏大强的虚荣心得到了极大的满足,在家里被赵美兰压迫了半辈子,在学校窝窝囊囊工作了半辈子,老了老了,沾了儿女的光,在这些曾经瞧不起他的人面前硬气了一回。

    那边苏明玉已经游离在暴走边缘,大嘴轻轻抽动,眉头越蹙越紧,脸上的笑容迅速收敛,取而代之的是阴沉乖戾。

    老贺作为图书馆馆长,一向最懂察言观色,注意到苏明玉态度有变,虽然葬礼上发生的事还未传到苏大强工作过的学校的教职工圈,不知道苏家的情况是怎么了,但是这不妨碍他做出正确的判断。

    “哎呀,时间不早了,我得回去了,不然老伴儿又得冲我发火了。”他一面说一面使眼色。

    几位同事心领神会,纷纷找借口告辞。

    苏大强还乐呵呵地道:“过几天咱们再聚啊。”

    “一定一定。”

    几个人说着场面话,带着满身酒气和烟味走了。

    也不知道谁的脚沾上了菜汁,脚印从客厅直通前门。

    “哎呀,你说我这些老哥们儿,还挺重情义的,知道你妈死了,担心我受刺激,想着过来陪我说说话……”

    “苏大强,我告诉你,以后别再把这些人往我家里领!”

    苏明玉话说得很重,她不是苏明成,会委婉地劝说,用柔和的方式解决父母和子女在生活习惯上的冲突。

    是,别墅有保洁服务,但是以她的生活习惯,阿姨每周过来收拾一次就够了,想着苏大强过几天就去美国了,她也没有请保姆,第一天搞砸了她跟石天冬激情四射的好事,第二天又把家里弄得一片狼藉,她已经是忍无可忍。

    放在以前,苏大强是有点怕苏明玉的,但是今天喝了酒嘛,酒壮怂人胆。

    “明玉,你可是答应过明哲要照顾好我的,老贺他们这么做不应该吗?”

    “苏明成!”

    苏明玉没有正面回答他的问题,对于家里的情况越看越生气,最终气得拿起电话拨通了仇人的号码。

    “苏明成,你什么意思?”

    “什么什么意思?”

    “装什么装?你把老贺那群人弄过来安的什么心?”

    “苏明玉,你他妈有病吧,你一天到晚忙工作,住的地方又偏,我让苏大强的几个老哥们儿过去陪他说说话,解解闷不对吗?你莫不是认为照顾老人就是给口吃的饿不死就完了?”

    “……”

    苏明玉给这一句话顶了回来,不知道该怎么反击,可以肯定的是,苏明成是在故意恶心她,然而这件事让谁来评理都不能说他有错,还得竖起大拇指夸一句好儿子,孝顺。

    这种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的憋屈感,这种阴损手段,她比谁都更有心得体会,因为以往都是她用在别人身上,没想到有朝一日也会品尝同样的苦果。

    “行,苏明成,我记住了,咱们走着瞧。”

    嘟嘟嘟嘟~

    她这话音刚落,那边就把电话挂了。

    连做两个深呼吸,她强压心头仇恨,正准备去浴室洗澡睡觉,往前走了没两步,模糊听到苏大强的声音,似乎在给什么人打电话,侧耳倾听一阵,明白了。

    老头子在跟苏明哲诉苦呢,要他尽快把自己接走,说怕她,说她不让他和好朋友相聚,这座大别墅就跟大监狱似得,还说她发脾气的样子很像赵美兰。

    苏明玉那个气啊,明明是老家伙的错,把她家搞成了猪圈,竟然恶人先告状。

    便在这时,厕所的对话停了,没过多久,她的手机屏幕亮起,显示有电话接入,联系人不是别人,正是苏明哲。

    她犹豫一下,还是选择接电话。

    “喂,大哥。”

    “我说明玉,你怎么回事?我走的时候说了,要你这几天好好照顾爸,你也答应了,结果呢,又是让爸饿肚子,又是给他甩脸色,你说你是怎么做女儿的?”

    “大哥,你不了解情况,能别一上来就指责我吗?”

    “那照你这么说,是爸冤枉你了?”

    “大哥,你是没在现场,你要是在的话,就会明白今天的事是苏明成在报复我。”

    “明成报复你?你工作忙,他也要上班,我现在国外,大家都顾不上爸,可是妈刚死,老人觉得孤单很正常,叫几个老同事过去陪陪他怎么了,明成甚至帮忙买好了酒菜瓜果,他做的还不够好吗?一片好心,到你嘴里反而成了报复你,明玉,不是大哥说你,你看看你这几年变成什么样了。”

    “大哥……”

    苏明玉那个恨呀,心说果然是怕什么来什么,这些人把她的家祸祸成这样,到头来却成了她的错。

    “你看要不这样,我尽快帮爸弄签证,你呢,能不能跟老板请两天假,在家里陪爸散散心,好好地玩一玩。”

    “大哥,我单位事情很忙……”

    她当然不能答应,现在孙副总正对她和柳青发起凌厉的攻势,这时候要是请假陪老爸,搞不好整个众诚都会完蛋。

    “明玉,这个节骨眼儿上,是工作重要,还是爸重要?我不知道你有没有听说丧偶效应这个词。”

    丧偶效应?

    她没听说过,但是能够猜到苏明哲想表达的意思。

    “大哥……”

    “明玉啊,妈的事你已经错过一次了,不要一错再错。”

    赵美兰的事她错了?

    她并不认为自己错了,苏明成学习成绩差,从小欺负她,完全就是一个电视/电影里的小人角色,就因为他会哄父母,赵美兰就偏心维护,还不断地出钱给力,她呢,努力、自强、上进,刚正,完全是电视/电影里的主角形象,哪怕被母亲嫌弃,有钱后也没有不管家里的事,现在不是把苏大强接到自己身边照顾了吗?怎么到了苏明哲嘴里,做错事的反而是她?

    是苏明成,都怪苏明成,都是他那套歪理邪说的错。

    “明玉……”

    一气之下她直接挂断了苏明哲的电话。

    赶巧苏大强从厕所出来,对上她的眼神,酒醒了七分,打个激灵又缩回去。

    “苏明成,你给我等着……”

    苏明玉咬牙切齿地站了一会儿,澡也不洗了,直接进房间睡觉。

    老头子在马桶上坐了一阵,听不到外面的声音,才把门打开一条缝,发现苏明玉进屋睡觉了,便蹑手蹑脚回自己房间,把衣服一脱上床睡觉,至于乱糟糟的客厅……反正女儿有钱,明天请个保洁打扫一下就好。

    翌日,苏明玉起床看到客厅里的乱象,进洗手间又看到苏大强等人将马桶搞得那么脏,心里的火把脸皮都烤红了,话不多讲,还跟之前一样往桌上拍下二百块钱就走了。

    助理小新见她气色不好,问她是不是昨晚没睡好,结果碰了个硬钉子。柳青过来跟她通气,也给她赶了出去,到了下午,集团孙副总和张副总让她去汇报江南公司在西南地区的业务开展情况,她又阴阳怪气地把那几个人给怼了。

    回到办公室,她越想越难受,越想越不甘心,便叫小新帮忙订了一张去成都的机票,又给家政公司打电话,请了个临时保姆到玉龙湾4001号,之后回家一趟,给苏大强留了一千块钱,然后去机场做飞机赶往成都找洪氏集团的洪总,以求能够继续之前的商业洽谈。

    ……

    与此同时,美国旧金山,

    一天前,苏明哲因为母亲葬礼的事放了上司的鸽子,才到班上就被叫去人事部谈话,之后就是辞退流程。

    没错,这位斯坦福毕业的高材生就这么被裁掉了。

    苏明哲的老婆一进门就看到了放在桌子上的纸箱,里面的个人物品和贴着三口合影的相框说明一件事,老公失业了。

    念着公公就要来美国了,还有婆婆在她坐月子的时候没来伺候她,以致她妈损失了不少退休金的旧怨,再想到当下财政吃紧的家庭条件,她都快崩溃了。

    “菲菲,我得尽快把我爸接过来,他在国内这么呆着不行,我不放心。”

    “爸怎么就不行了?他在国内生活了60年,现在妈一走就不行了?”

    “你没明白我的意思,我是说爸跟着明玉我不放心,这次回家听明成说起我才知道,原来明玉上了大学后就再没回过家,还跟妈断绝了母女关系,甚至动了手,就她那倔脾气,你想爸跟着她,会有好日子过吗?就说早上吧,爸的几个老哥们儿听说妈走了,担心爸的精神状态,想着过去陪他说说话喝几杯,这是人之常情吧,好心好意吧,但是明玉怎么做的?进门就给人甩脸子,这么一搞,爸的面子还有吗?以后该怎么面对那帮老哥们儿?”

    都是女人,都是爱干净的女人,吴菲觉得自己能够理解苏明玉的心情:“那可以出去吃喝吧,她应该是嫌爸和他的那帮老哥们儿把家里弄乱了。”

    “弄乱了叫保洁打扫一下不行吗?非要让爸下不来台?我看那,她就是还在生爸妈的气,怪不得之前爸说怕她,还说她像妈。”

    “不是说明成和爸妈关系很好吗,那让明成管他啊。”

    “合着我那天给你讲的你一个字没听进去?明成为什么宁愿卖房也要还钱?就是因为明玉挑理,讲父母太偏心,把他给说恼了。爸也是,就向着明玉说话,坐视明成卖房,那现在俩人相同了,你觉得明成会不拿照顾爸妈这十几年花费的时间和精力算一笔金钱之外的账吗?这也是我为什么要尽快把爸接回来的原因。”

    “这个明成,也太不懂事了,明玉被那样对待,闹情绪不是应该的吗?他呢,作为哥哥没有一点包容之心,为这个赌气有什么好处,现在可好,一家人都被他搞得鸡飞狗跳。”吴菲稍作沉吟,眉毛轻撇两下:“不行,你没有找到新工作前,我不准你把你爸接来美国。”

    “你这是……”

    “现在咱们家就我一个人工作,这时候把你爸接来,那点工资养三个大人一个孩子,你觉得够吗?你爸在这边有没保险,万一有个头疼脑热什么的,以美国的医疗费用……你再看老二的做法,爸真要出点事儿,他能善罢甘休吗?”

    “菲菲,你怎么能这么想呢?现在是考虑后果的时候吗?我作为苏家长子……”

    “苏明哲!我说了,没有找到新工作前不准把你爸接来美国。”

    吴菲丢下这句话,拉着小咪的手上楼了,留下一脸郁闷为难的苏明哲。

    他答应接苏大强来美国养老,又向苏明玉许诺尽快准备好签证资料,如今老婆情绪这么大,那到底该怎么做?这真是……两头为难。

    ……

    苏明玉来到了成都,下飞机后直奔洪氏集团,然而洪素安不想见她,一直让助理找借口拖时间,苏明玉是从底层销售做起来的,脸皮自然厚的很,她也不急,也不气,居然把洪氏集团的休息区当成了办公室,一边跟洪素安耗,一边处理众诚集团旗下江南公司的业务,这一呆就是两天。

    另一边,苏大强接到林跃的电话,在同德里左街相熟的福彩中心斜对面的卤味店见到了他。

    “你把我叫这儿来干什么?”

    林跃把之前升级过的小米手机递给他:“我上次看你用的是老年机,那个现在过时了,给,用这个吧。”

    苏大强接过盒子打开,翻来覆去打量几眼,挺喜欢,但是……

    “这个我用不习惯啊。”

    “多练习一下就好了。”林跃说道:“前两天被苏明玉欺负了吧,如果她下次再这么对你,就拍下照片发给我跟大哥,有了证据我们才好帮你出气,不然那个女人老捡对她有利的话说,我们没在跟前儿,远水难解近渴的。”

    “对,明成,你想的真周到。”苏大强一听是这么个理,便把智能机收下,揣进兜里。

    “那行,我还得去上班,走了。”

    话罢,他发动街边的JEEP,开车走人。

    苏大强目送那一抹红汇入前方车流,先到彩票店里买了一百块钱的刮刮乐,搞了半天全是“谢谢惠顾”,他一赌气不玩了,一面说着晦气离开店面,往前走了两步,又看到卤味店展柜里的鸭脖子,想着好多天没吃这个了,腹内馋虫大作,便花三十块钱买了一盒,准备拿回家当零食啃。

本文链接:https://www.xuegeshuoche.com/qichezixun/161411.html,文章版权归属原作者:栀子花开 所有。更多精彩信息,可关注栀子花开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