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汽车资讯

寡妇和大狼交(土匪小说h)最新章节列表

   长宁卫,新安镇,空港。

    一艘云鳐飞舟滑过蓝天,以优雅的姿势落到了空降平台上。

    很快,云鳐飞舟的后舱门打开,王宁晞虚扶着中年美妇玉符仙缓步走了出来。    寡妇和大狼交(土匪小说h)最新章节列表    

    而这时候,飞舟两侧早就已经站满了列队欢迎的人。

    他们都是王氏各部门的精英,其中既有王氏子弟,也有出身王氏族学的其他优秀人才。他们所有人的共同点,就是年轻,充满了阳光朝气。

    而站在队列最前面的,赫然是长宁王氏的当家人王守哲。

    在他身侧,王璃玥和王璃珏两个女儿一左一右相伴,再往后,则是嫡脉的王宁奕、王宁尧两兄弟。

    要知道,自从王氏越来越强之后,能有资格让王守哲亲自出来迎接的人已经越来越少了。

    如此豪华的迎接阵容,在王氏乃是极为罕见的。

    也唯有上次仙皇本尊驾临之时,王氏弄出过如此阵仗。

    “欢迎玉符前辈位临王氏考察指点,守哲有失远迎,恕罪恕罪。”王守哲按照晚辈礼规规矩矩行了一礼,伸手虚扶了一下。

    见状,璃玥和璃珏两女立刻上前,一左一右搀扶住了玉符仙。

    “你就是守哲家主?”玉符仙好奇万分地上下打量了王守哲一眼,也是不敢托大,还礼道,“老身竟累得家主亲来迎接,着实不胜惶恐。”

    王守哲这个名字,她可是如雷灌耳,尤其是在仙皇陛下那边,当真是屡屡被提及,她老人家每每说起王守哲时,总是不啻于溢美之词,甚至时常用圣尊下凡来形容他。

    如此人物亲来迎接,那是给足了面子,玉符仙自不好拿乔。

    “哪里哪里,玉符前辈乃是人族符箓之道第一人,晚辈也是敬仰不已。”王守哲诚恳微笑道,“守哲有机会聆听前辈之教诲,乃是三生之幸。”

    “岂敢岂敢~论符箓一道,我岂敢称第一?”玉符仙却是笑着摇了摇头,“天玑老人虽为炼器仙匠,但是在符箓一道上也是造诣颇深,比老身只高不低。而魔朝的天符魔君,老身虽然看不惯他的为人,却也不得不承认其符箓造诣之高。”

    不过,嘴上虽然这么说,玉符仙的口吻中却是透着股傲然之意。

    也是难怪,全天下已知的人物中,她觉得能与自己媲美,或是水平略高的有且仅有两人,这本身就已经是一种无比的骄傲。

    也唯有如此符箓造诣,方才当得上“玉符仙”三个字。

    如此人物能被弄来王氏指导,王守哲也是颇为满意。

    他不由得对王宁晞投去了赞赏的目光。

    他派王宁晞过去,本来也就是抱着试一试的想法,没想到这孩子挖人的本事还真是不小,居然还真被他挖来了。

    也不知道他是如何办到的?

    不过,只要她能来王氏,王氏就会竭力招待,想办法将她多留一阵。这对王氏比较薄弱的符箓一道会大有好处。

    而且前线要用的界域渡舟极为重要,坏了也没人能修,能多学一点就多学一点。

    然而,面对王守哲赞许的眼神,王宁晞却丝毫没觉得开心,反而觉得压力很大,有些躲躲闪闪,浑身不自在起来。

    老祖爷爷啊,您就别给我再委派这种稀奇古怪的任务了。再这样下去,他怕以后不小心碰到仙皇,会直接被暴揍一顿。

    “宁晞啊,听说最近天玑老人苏醒了,要去仙朝面见一次仙皇陛下,也顺便解决一下上次仙三号基地多宝阁的事故。”说话的间隙,王守哲给王宁晞传音说道,“到时候你有空再跑一趟仙朝,看看能不能请教一下天玑前辈,多学点炼器技术。”

    王宁晞心中“咯噔”一下,脸色都僵住了。

    还真是怕什么来什么~

    不过,老祖爷爷的话他可不敢不听。

    即便心中不愿,他还是强撑着笑脸答应了一声:“是,老祖爷爷。”

    说话间,盛大的欢迎典礼便开始了。

    这一次,来的可不仅仅是玉符仙,还有不少来自符箓堂的年轻子弟,男男女女一大堆人,正好由王氏的精英子弟负责接待。

    欢迎宴会之时,玉符仙显得很高兴。毕竟王氏的确热情,且让她见识到了许多新鲜事物。

    可随着进程过半,玉符仙的情绪却不知怎么渐渐有些失落起来,仿佛受到了什么打击。

    王宁晞见状,凑上前去低声问道:“玉前辈,可是我们王氏有招待不周之处?”

    玉符仙摇了摇头,随即压低了声音,悄悄问王宁晞道:“宁晞,隆昌陛下呢?”

    话一出口,她似是意识到不对,连忙又找补了一句:“你别误会,我不是为了别的。只是隆昌陛下当年救过我,我一直没有机会当面感谢他。”

    “晚辈当然不会误会。”王宁晞一脸的义正辞严,仿佛自己真的信了她的鬼话,随即才解释道,“有件事情忘记告诉您了。这段时间我们大乾负责防守的域外战区,正在发生着战争,隆昌陛下已经亲自前往域外前线督战了。”

    “域外战争?”玉符仙微微皱眉,“需要我帮忙吗?”

    “多谢玉前辈了,不过我们大乾防区的主要敌人,乃是三座魔王堡,它们正是冥煞魔神麾下的魔王。如今冥煞魔神吃了大亏,其魔神殿麾下各路魔王堡人心惶惶,不甚团结,这场仗不是太难打。”

    “既如此,那就祝大乾旗开得胜了。”玉符仙略松一口气,语调又略微骄傲了起来,“那我就在东乾略待一阵子。若是隆昌陛下赶得及回来,我便见他一面表示感谢,若是等不及他,那也就罢了。”

    “是是是,晚辈会多催促陛下。”

    “不要催他,打仗可不是儿戏,不可分神。”

    “前辈教训的是,晚辈铭记于心。不过,写一封信提及一下前辈还是要的。”

    “你这孩子,真是乖巧懂事。”

    两人的窃窃私语声淹没在宴席觥筹交错的喧嚣之中,宴会上的大多数人都没有注意到。唯有王守哲似有察觉地瞥过来了一眼,眼神若有所思。

    ……

    域外魔域。

    和仙魔两朝的战役已经结束,域外魔域之中,却并没有彻底平静下来。因为妘夏阳这个【龙血魔神】的回归,域外由八大魔神变为【九大魔神】,势力格局也因此悄然发生了改变。

    此刻。

    血月横空,月色朦胧。

    原本的血色魔王堡中,正在举办一场别开生面的宴会。

    魔王堡中央的演武场上,十几个形象各异的魔族正围坐在一个巨大的圆桌边,津津有味地大快朵颐着。

    一盘盘色相俱全的魔族特色美食已经摆满了圆桌,阵阵香味飘散开来,惹得周围负责戍守的魔将都忍不住吸了吸鼻子。

    仔细看去,这围坐在圆桌边的魔族虽然形象各异,却都散发着强大的威压,一个个竟全部都是魔王级的魔族!

    圆桌的首座上,一个背负龙翼,头生龙角的魔族正大马金刀地坐着,散发着远比桌上其他魔族更加强盛,更加恐怖的气息。

    这魔族,自然便是化身为【龙血魔神】的妘夏阳。

    在揍完魔尊之后,冥煞魔神便信守承诺,将手里几座比较偏僻的魔王堡拨给了他。

    血色魔王堡便在其中。

    加上之前阴姹魔神“借”给他的几座魔王堡,如今妘夏阳手中的魔王堡数量已经足足【十一座】!

    而在此之前,妘夏阳趁着战役刚刚结束,还大肆收拢了一波残兵,狠狠扩大了一波手中的兵力。

    现如今,他手下的魔兵数量已然大涨,达到了五万之巨,跟当初的光杆司令比起来,简直可以说是鸟枪换炮了。

    现如今的他手中有地,有兵,总算能算得上是一个割据一方的正经魔神了。

    那些他收拢的残兵如今都被暂时安排在了血色魔王堡中。

    正好,之前血色魔王在战场上损失惨重,魔王堡中相当一部分领主府都空了出来,如今刚好拿来暂时屯兵。

    至于说妘夏阳如此行事,阴姹魔神和冥煞魔神会不会有意见?

    自然是有的。

    可惜,阴姹魔神虽然愤怒,却也拿妘夏阳没有办法。

    至于冥煞魔神那边……

    看在妘夏阳对付魔尊时的确卖了力气的份上,冥煞魔神虽然对于他大肆收拢残兵的行为颇有微词,却也没有多说什么。

    何况,经过这一波战役,它也是损兵折将,狠狠伤了元气,如今算是暂时偃旗息鼓了,短时间内应该不会再发起战役。

    不过,以它的性格,肯定是不会轻易放弃冥煞真魔种的,接下来多半还会继续对付魔尊,到时候,多半还有用到妘夏阳的地方。也是因此,对于妘夏阳,冥煞魔神还是以拉拢为主。

    这其中情况说来复杂,但总的来说,随着战事的结束,域外魔域算是渐渐平静了下来,妘夏阳也总算可以安顿下来,整理一下自己这段时间收拢的势力和资源了。

    今天这一场圆桌晚宴,勉强也算是一次“分赃会议”吧。

    “陛下,这是我烤的魔羊腿,您尝尝。”

    这时候,血色魔王捧着一条魔羊腿,态度异常谄媚。

    话说这血色魔王也是够倒霉的,受到了冥煞少主之死而被各种牵连,如今又是直接被划借给了龙血魔神,这让它的命运颠沛而多舛。

    妘夏阳接过来咬了一口,还没嚼两下呢,就被难吃得直接吐了出来。

    他一脸嫌弃地把那条似乎是魔兽腿的食物丢了回去,语气难以置信:“你们平时就吃这种东西?”

    要问他在域外这么久,最让他无法忍受的是什么?那肯定就是食物了。

    之前他一直颠沛流离,根本没机会好好吃一顿,基本都是实在饿得受不了了,才随便抓只魔兽烤了对付一顿。在阴姹魔神那边时则是忙着闭关冲级,也没心情享受。这样的日子虽然难熬,但为了大计,他倒也没什么不能忍的。

    如今好不容易安顿下来,有了自己的基本盘,他自然也不愿意再委屈自己。

    只是他万万没想到,这帮魔族平日里吃的所谓“珍馐美食”,居然就这水平。

    这肉虽说还挺嫩的,可肉里的腥味一点没去,一口咬下去还能咬出血水来,这是给人吃的吗?

    还不如他随便对付一顿的烤肉呢~

    “陛,陛下,您要是不喜欢吃烤魔羊腿,那边还有刚抓的比多兽,肉质肥嫩,鲜嫩多汁。”血色魔王被妘夏阳的反应吓了一跳,脸色发白地捧住了被丢回来的魔兽腿,语气战战兢兢,“我这就找堡中最擅长烹饪的厨子来……”

    “算了算了~指望你们还不如我自己来呢~”妘夏阳不耐烦地摆了摆手,随手掏出一大桶从王富贵那薅来的【王守哲十八香】,吩咐血色魔王去弄一批赤色魔鳌虾回来。

    然而,他这一发话,却是把一种魔王给整懵了。

    这,这东西也能吃?这可是魔族最底层劳工,都不愿意吃的垃圾食物。

    一众魔王们面面相觑,十分怀疑龙血魔神陛下是不是故意想惩戒它们,才让它们吃如此垃圾的食物。

    然而,这份怀疑在香味飘散而出的那一刻便戛然而止。

    在演武场上架了口锅,把赤色魔螯虾按照妘夏阳的说法撒上【王守哲十八香】,简单烹调了一下之后,赤色魔螯虾便爆发出了一股辛辣无比的鲜香味。

    那香味实在太霸道,惹得所有魔王都忍不住咽起了口水。

    妘夏阳上一次吃这玩意还是在王富贵那,如今都已经过去了好长时间,一闻到这香味,当即也是食指大动,忍不住伸手从锅里拽了一只手臂长的赤色魔螯虾出来,熟练地剥开壳尝了尝味道。

    “嗯不错不错就是这味道!”

    妘夏阳眼前一亮,当即便把椅子拖过来,坐在锅边就大快朵颐了起来,同时还招呼其他魔王一起来尝一尝。

    这玩意,岂不比它们那些垃圾“美食”强多了?

    一众魔王们早就快被馋哭了,见状当即便围了过来,学着妘夏阳的样子剥起了虾壳。

    它们这些魔王生在魔域,长在魔域,哪里吃到过这么刺激的美食?一时间,一个个魔王都吃得是头都舍不得不抬,恨不得连手指缝都给舔干净。

    有个别不讲究的魔王嫌剥虾壳麻烦,干脆连壳都不剥,直接整只魔螯虾丢进了嘴里,“咯吱咯吱”咬得脆响,照样吃得津津有味。

    一时间,这些魔王就像是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吃得是酣畅淋漓,痛快无比。

    妘夏阳又拿出了些好酒分享给众魔王。

    这一顿魔螯虾宴下来,一众魔王吃得是个个心满意足,感觉不枉魔生,连带着忠诚度都开始蹭蹭蹭地往上飙。

    随后,妘夏阳又是拿出了一大批战利品和领地出来,根据功勋大小给所有魔王分了分。至于领主,那不是他应该插手的事宜,各魔王自己会去分给麾下立功的领主。

    以往战役结束,其他魔神虽然也会论功行赏,但还真鲜少有像妘夏阳这样一次性拿出这么多战利品来分给手下的,更别提还分得如此干脆利落,毫不拖泥带水,更难得的是还公平公正,毫不徇私。

    这让魔王们的忠诚度又是蹭蹭蹭直往上飙,一个个都嗷嗷叫着对妘夏阳表达起了忠心。

    “哈哈哈~放心,跟着本魔神,将来好处大大的有。”妘夏阳豪气冲天地拍着胸口,打起了包票,随即转口又道,“不过,现在,考验你们的时候到了。”

    “陛下您说,我们赴汤蹈火在所不惜。”魔王们热血激昂。

    “本魔神要收集人族俘虏,收集越多越好。”妘夏阳吩咐说。

    “陛下,您要人族俘虏做什么?吃么?”一只凶相毕露的魔王疑惑问道。

    “滚!”妘夏阳一脚把它给踹飞,怒道,“一群愚蠢的家伙!咱们现在龙血魔王殿刚刚建立,正是缺乏魔手的时候。而如今人族那边肯定有大批我们魔族的俘虏。我们收集人族俘虏,是可以向人族去换魔族族人的。”

    “你们有谁不想要更多的手下,可以吱一声!”

    “陛下英明!”

    “都给本魔神快去干活!还有,不准吃人族,那可都是我们的资源!谁敢违反禁令,本魔神就吃了它!”

    “是,陛下。”

    随着妘夏阳一声令下,十一大魔王当即便各展手段,搜集人族俘虏去了。

    很快,源源不断的人族俘虏就被送到了龙血魔神部,又由龙血魔神本部亲自押送,统一送到仙三号基地附近,从人族手中源源不断地换回魔兵魔将。

    随着时间的流逝,妘夏阳的综合实力与日俱增。

    他的心也是越来越膨胀,已经按捺不住要立大功的心情了。

    淼淼啊~等我!等我立下盖世奇功,便踏着七彩祥云回来迎娶你。

    ……

    同时。

    赤月魔朝,魔庭。

    如今整个魔朝,最风光的人物自然要数三皇子申屠景明了。

    而魔皇的威望也是蹭蹭蹭地往上飙,算是一下子将魔尊的威望打压了下去。这让魔皇在整个魔朝的话语权都达到了一个高峰,几乎到了“一言堂”的地步。

    这也让魔皇对申屠景明颇为满意。

    在魔皇的大力支持下,魔朝皇室的宗族会通过程序做出决议,决定由三皇子申屠景明享用老祖宗留下来的【赤红仙莲】。

    理由有两点,一来,是恰逢赤红仙莲成熟期,结出了一枚仙莲子。二来,则是申屠景明在三个皇子中表现最为出色,且魔皇也已经到了传承期。

    不管如何,终究得有一个人出来继承。

    综合考虑下,也唯有申屠景明最为合适了。

    决议“一致通过”后,三皇子便被送入了家族的秘境【赤红仙池】。

    这仙池位于地底千丈深处,周围地脉熔浆汹涌,唯有那一小块地方风平浪静,熔浆静静流淌,散发着极致的高温。

    这仙池所在之地,同样也是一处顶尖的极品火系灵脉,乃是由数条极品火系灵脉汇聚而成,极为难得。

    赤红仙莲便是养在这仙池之中。

    赤红仙莲莲茎翠绿,莲叶浓翠如墨,远远看去,亭亭荷叶微微摇曳,通身灵韵流淌,宛如琅嬛仙葩一般,自有一股高洁不染俗尘的韵味。

    只是赤红仙莲品级极高,哪怕是用极品火系灵脉蕴养,成长起来也极为缓慢。从申屠氏得到它开始一直养到现在,结出的那枚仙莲莲蓬才算是真正成熟。

    虽然因为能量不够的关系,最终成功孕育出的莲子只有这一颗,剩下的都是空壳,但也已经不枉申屠氏多年辛苦了。

    这就是所谓的“前人栽树后人乘凉”,一代代申屠氏照顾赤红仙莲迄今,到了三皇子申屠景明这一代,便可以享用成果了。

    便是连魔皇都忍不住暗暗羡慕申屠景明这臭小子的运道。

    想当初,魔皇年轻时也不是没有惦记过赤红仙莲,只可惜那时候那枚仙莲还远远不到成熟的时候,勉强使用便是暴殄天物,魔皇在研究过后也只能无奈放弃。

    如今,倒是便宜了申屠景明这臭小子。

    此次三皇子申屠景明被遣入赤红仙池闭关,一是可以享用成熟的赤红仙莲,二是借着这里充沛的火系能量,顺便继承家族宝典【红莲宝典】。

    这门中级宝典是从【红莲真魔经】中衍化而来的,既可以为三皇子提升一波血脉资质,又能给他未来继承真魔经打下夯实的基础。

    一段时日之后。

    地底深处,【赤红仙池】附近,传出了申屠景明惊喜的狂笑声:“我三皇子终于神功大成,炼化了一枚赤红仙莲子,成功地继承了【红莲宝典】!哈哈哈,我的血脉,哈哈哈,我已经是天子丁等了!”

    在继承真魔经或真仙经之前,若是能将血脉提升到天子丁等,无论是对对他本人,还是魔朝来说,都有着十分重要的意义。

    因为这意味着一旦再继承真魔经后,申屠景明的血脉大概率能达到天子丙等。如此资质,未来只要好好修炼,修为达到真魔境中期几乎是板上钉钉的事情。

    仙皇和魔尊,为何卡在初期那么久?还不是因为他们的血脉资质不达标,少了那么一点点最关键的感悟和蜕变?

    即便仙皇靠着自身机缘,以及王守哲的帮助勉强达到了中期,那也是经历了太多困难和磨难,且年龄已经一大把了。

    若是不出意外,并且保证资源较为充沛的情况下,申屠景明极有可能在四五千岁左右,就能顺利成章地晋升真魔境中期了。

    而在此之前,他的修为也会一直领先其他真仙真魔的传承人。

    “恭喜三殿下。”

    世代镇守【赤红仙池】的申屠氏族人也是极为激动,热泪盈眶地恭贺起了申屠景明。

    他们这一脉申屠氏经历了数万载的看守,总算等来了开花结果。

    “哈哈,多谢多谢。”申屠景明十分开心,忽而他想到了一件事情问道,“对了,我先前看到赤红仙莲第二节莲藕已经成熟了,那东西能吃么?”

    申屠氏长老当即脸色大喜道:“那太好了,今天可真是咱们申屠氏双喜临门啊~三殿下,赤红仙莲的莲藕吃当然可以吃,但是效用是远远不如赤红仙莲子的。那仙莲子中的本源能量乃是它在孕育过程中汇聚来的天地精华,乃是接近于本源的能量,十分难得。而赤红仙莲藕则不然,它最大的作用,就是能用来分株,咱们申屠氏未来可就有两株赤红仙莲了,哈哈哈~”

    “卡察!”

    在申屠长老的哈哈大笑声中,申屠景明已经回到了赤红仙池中,随手将第二节赤红仙莲藕掰了下来。

    滚烫的岩浆对他丝毫不生作用,完全没能阻碍到他的行动。

    “呃……三殿下如此心急要分一株赤红仙莲出来么?”申屠长老看得是纳闷不已。

    三皇子没搭理他,小心翼翼地收好莲藕便潇洒翩然离去。

    略后些时间。

    魔皇殿中,传出魔皇的哈哈大笑声:“好好好,赤红仙莲又长出了一节莲藕。果然是双喜临门,好事,好事啊~”

    “这昭示着,我申屠氏当兴,当大兴。虽然多培养一株赤红仙莲,需要花费太多资源,但是能给后人多争取一点底蕴也是好的。正所谓,前人栽树后人乘凉嘛。”

    “陛下。”师老面色凝重地凑他耳边,提醒他道,“看守赤红仙池的申屠长老说,三皇子掰走了那节仙莲藕。”

    “老三那小子要做什么?”魔皇顿时一阵紧张地站了起来,“他不会想要尝尝鲜吧?”

    这还真是申屠景明那小子有可能干的事情。那个混不吝东西,干出点什么出格事儿都不新鲜。

    “应该不至于。”师老劝说道,“三殿下血脉刚晋升,吃赤红仙莲藕作用着实不大,他虽然混不吝,可并不是傻子。”

    “那,老三那狗东西拿着仙莲藕去哪了?不会是……”魔皇说到这里,忽然“虎躯一震”,想到了一个最大的可能性。

    师老苦笑不已:“陛下猜对了。侍卫传回消息,三殿下去见若冰小姐了。按照他献宝的惯例,眼下这个点儿,东西多半已经到了若冰小姐手中。”

    “噗通!”

    魔皇跌回皇座,一副被抽空了精气神的虚脱模样。

    过了好半晌,他才有气无力地开口,语气怨念深重:“师平安,要不,咱们这皇太子就不要了吧?”

    师老急忙敲背捶肩,帮魔皇捋顺心气儿:“陛下啊,眼下不要怕是晚了。堂堂一个天子丙等不封皇太子,您还能封谁?”

    “您老先消消气,三殿下除了跪舔若冰小姐外,其实也没太大毛病。陛下,您将就一下,将就一下。”

本文链接:https://www.xuegeshuoche.com/qichezixun/161357.html,文章版权归属原作者:栀子花开 所有。更多精彩信息,可关注栀子花开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