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汽车资讯

内裤往一边扒就开始做|大学宿舍强奷系列短篇小说

    9月初,开学季。

    9月的第一天,对于莘莘学子来说,都是一件大事。

    因为这一天,他们要开学啦!    内裤往一边扒就开始做|大学宿舍强奷系列短篇小说    

    结束了愉快的暑假,从假期轻松欢乐的氛围中转变,回到校园内,感受着严肃律己的学习氛围。

    但开不开学,和张伟没多少的关系。

    相反,因为没有小孩子的干扰,他和新委托人的交谈还比较方便一点呢。

    张氏武馆的大堂内。

    张伟正在接待另一对委托人。

    “王先生,王夫人,感谢你们支持我的工作。对了,你们的儿子呢?”

    “他开学了,送学校去了。”

    王先生是一个中年秃顶的男人,嘴里虽然说着高兴的事情,可他却半点开心不起来。

    至于原因,自然是因为前段时间,他投资的股票被套牢了。

    当初天天涨停板,他就感觉炒股票也没那么难,就一激动之下没忍住,把自己买的房子做了抵押贷。

    不止如此,他还瞒着自己老婆,把这几年工作攒下来的钱,也拿了出来,贷款+存款,凑了整整1000万来加仓。

    结果,后面的事情大家都知道了。

    1000万被彻底套牢,不仅房贷快还不起了,抵押贷那边的公司也天天打催债电话,逼他还钱。

    所幸,他的工作单位是铁匠科技,他又是一个科技岗位的程序员,每个月的薪水还能够勉强还掉房贷和一部分抵押贷。

    可这样下去也不是个办法,主要是这笔钱的亏空,不仅让他心力交瘁,而且家庭也出现了矛盾。

    “放心,你的事情,赵叔都和我说清楚了。”

    张伟比了个“OK”的手势,看向了面前的王先生。

    “张律师,听说之前有人撤案了?”

    “是啊,而且还不是一家,不过撤案的后果,我也可以告诉你们。”

    张伟说着,直接打开手机,翻到了一片帖子。

    《我是原诉人,血泪控诉东星证券言而无信,答应我们的承诺翻脸就不认!》

    “这是昨天我代理的李先生他们家发的帖子,可惜这帖子被封锁了点击,除开我之外,估计没有人能找到这一条帖子吧。”

    张伟说着,将帖子点开,然后将手机递给了王先生夫妻二人。

    后者看到了帖子的内容,顿时一阵无语。

    “他们这是……”

    “人的一生会面临很多选择,他们只是碰巧做出了一个错误的选择而已。”

    张伟说着,拿回手机,随后看向面前人。

    “王先生,你应该懂我这句话吧?”

    “是啊,我非常懂,如果上天能再给我来一次机会,我一定不会去碰股票!”

    王先生说着,又叹了一口气。

    “哼,现在知道后悔了?”

    一旁的王夫人听后,冷哼一声。

    随后她又像是想到了什么一般,激动道:“当初你怎么就敢瞒着我,把我们的房子做了抵押,如果你告诉我,我绝对不会让你这么做。”

    “你当初怎么就不和我说一声,如果说了一声的话,我们又怎么会落得这样的地步,现在天天为了房贷和你那笔蠢贷款忙活,你……”

    “王夫人,我相信你先生这么做,也是为了你啊!”

    见王夫人要逼逼叨叨,张伟赶忙出言打断。

    “为了我?”

    “是啊,赚钱的目的是什么,当然是为了给别人花钱咯。”

    张伟说着,指了指王先生,笑道:“王先生既然是赵叔的同事,每个月肯定要辛辛苦苦熬夜加班,周末估计也要忙,他本人其实没什么花钱的地方。”

    “程序员,都是一套格子衬衫配牛仔裤,一穿就是一整年,赵叔也说过,他们的公司有食堂和夜宵提供,他每天加班都很累了,估计也没时间出去玩,这样钱多话少又老实的男人,拼死拼活赚钱是为了谁,还不是为了你和你们的儿子咯?”

    “我相信王先生当初一时激动炒股加仓,也是为了赚更多的钱,给你和你儿子,三人一起过上更好的日子不是?”

    张伟说着,朝王先生使了个眼色。

    “老婆,是啊,我当初一时鬼迷心窍加仓,也是因为想到了你啊。你之前不是一直说,住得那套小三房不通透吗,我就想着赚到了足够的钱,给咱们家换一套大的房子啊。”

    “我还记得你说过,家里那套小三房住着憋屈,一个房间还要用来放杂物,咱们一家三口用剩下两个小房间,确实拥挤了点。所以我想着给咱们换一套改善住宅,这不是为了咱们这个家,我就……”

    王先生说着,眼睛湿润了。

    “老公~”王夫人的心中略有感动,就连语气都柔和了一些。

    “老婆~”

    夫妻二人,就打算没羞没臊起来。

    “咳咳,王先生,王夫人,咱们还是说回案子吧!”

    张伟赶忙咳嗽了一声,把准备你侬我侬的夫妻二人拉了回来。

    “张律师,这案子我们没有任何问题,一切就拜托你了!”

    王先生的眼中只有坚定,没有其他任何的杂念。

    对于这个案子,他能信任的自然是张伟。

    至于原因,自然是因为赵青岩这一层关系在。

    并且他也看到了刚才的帖子,明白了东星证券的手段。

    如果真撤案的话,可能只能够拿到一点钱,连燃眉之急都解决不了。

    “那好,我们今天继续上庭去吧,接下来你们夫妻就是本案的原诉人!”

    见时间差不多了,张伟带着王先生夫妻二人,直接赶忙市法院。

    ……

    市法院,民事庭。

    控辩双方已经入席。

    被告席上,汤师爷也没有想到,张伟这么快就找到了另一对原诉人。

    不仅如此,他也让徒弟们打探过了,这一对夫妻有些难搞。

    之前的李先生夫妻二人,为了钱就答应了撤诉,甚至他们还用同样的手段说服了另外几家人。

    可说服之后,他们并没有痛快给钱,而是都给了一点点钱打发对方。

    因为汤师爷料定,这帮人不敢举报己方,所以他有恃无恐。

    但他们付钱不爽快的事情,也让张伟知道了,并且告诉了王先生。

    所以这一次的原告方,是绝对不可能撤案的。

    王先生还指望着赔偿金来解决问题呢,他也只能信任张伟,怎么可能撤案。

    “这小王八蛋,还真是阴魂不散啊!”

    汤师爷也没有想到,张伟不到24小时,就又找到了一对原告代表,而且这一次找到的,比之前那对要靠谱很多。

    他看向原告席的眼神,充斥着阴霾。

    “汤师爷,你不是说能一劳永逸的解决这件事的吗,怎么他们还……”

    钱茉莉也不满了,一脸不爽的看着对面。

    “钱总,稍安勿躁,就算那小王八蛋又找到代表也没事,反正他们又拿不出关键性的证据来!”

    汤师爷安慰一句后,脸上又浮现出胜券在握的表情。

    找到新的原告又如何,我料定你奈何不得我们。

    这一把,优势在我们这边!

    “全体起立!”

    就在此时,法官倪秋萍入场。

    她淡定坐下后,看了一眼原告席上的张伟。

    二人眼神略有碰撞。

    倪秋萍的眼神仿佛再问,你个小混蛋这一次原告靠不靠谱?

    张伟则是给了一个肯定的眼神,表示老倪你放心,这一次的原告比之前靠谱多了。

    倪秋萍点了点头,希望如此。

    “本庭宣布,起诉东星证券案……第三次正式聆讯,现在开始!”

    随着法槌敲响,庭审开始。

    “辩方,你们需要传唤上一轮作证的王茹上庭吗?”

    “倪法官,我方选择不传唤证人王茹上庭作证!”

    孙空文站了起来,并且大有深意的看了原告席一眼:“我方反倒是认为,上一轮的原告方撤诉,可以说明本案的性质了,原告显然也认为这案子就是一场无理取闹的闹剧!”

    “咳咳,孙律师,你的发言带有很强的煽动性啊!”

    倪秋萍咳嗽了一声,以示提醒。

    孙空文也只能坐下。

    “既然如此,那么控方,你们还要传唤证人吗?”

    张伟看了身边的王先生一眼。

    “张律师,虽然我答应出庭,但上证人席,这就有点……”

    王先生有些害怕,嘴巴和双手都止不住的哆嗦起来。

    “我懂,我懂。”

    张伟看得出来,让一个不善交际的人上法庭,本就是很勉强。

    这要是再让他上证人席,接受辩方的盘问,指不定要出乱子。

    而且王先生和他夫人本就有矛盾,汤师爷也不是傻子,有些事情一调查就能探出来。

    让王先生上庭,风险太大。

    他也不会去冒这个险。

    “倪法官,控方决定结束开庭陈述,并且结束举证!”

    “本庭明白了。”倪秋萍点了点头,随后看向被告席。

    “那么辩方呢?”

    汤师爷扫视了一圈陪审席,虽然他知道因为昨天原告撤案的影响,优势在自己这边。

    但陪审团的事情,谁能说得清楚。

    虽然陪审团可能会站在他们这一边,但陪审团也可能讨厌资本家,连带着讨厌东星证券。

    万一他们之中,有人脑子抽风呢,有人同情投资人呢?

    所以,汤师爷和钱茉莉使了个眼色,又朝着徒弟点了点头。

    “倪法官,辩方传唤第一位证人祝秘书上庭作证!”

    辩方的第一位证人,居然是钱茉莉的秘书。

    不过这倒是没有出乎张伟的意外。

    祝秘书走上法庭。

    “你好,祝秘书。”

    “你好,孙律师。”

    二人打过招呼后,问答开始。

    “祝秘书,虽然你已经不止上过一场法庭了,但我还是想请你告诉法庭上的所有人,东星证券的亏损案,到底是谁的原因?”

    “是詹青泽的原因!”祝秘书一脸肯定的回答道。

    “为什么?”

    “因为有证据啊!”

    祝秘书说着,看了原告席上的张伟一眼淡定说道:“之前的刑事诉讼中,我和我同事的证词,已经证明了詹青泽才是买通那些自媒体的人,他利用公司的报销款,报销了整整1120万的开销。这笔钱就是他用来贿赂那些自媒体人的贿赂金!”

    “我记得在那场庭审中,辩方律师就是坐在本案控方席上的张伟对不对?”

    “是的。”

    “那就是说,张律师其实对于那场庭审的内容全都知道了?”

    孙空文说到此,朝张伟露出冷笑,随后直接走回自己的席位。

    “辩方提交詹青泽公诉案中的庭审记录作为证据,这一份证据可以证明,詹青泽才是这一骑诈骗案中真正的行贿人,而东星证券遭到了他的欺骗,从公司账户中划走的1120万也都是在财务不知情的情况下提交的!”

    倪秋萍对那个案子也有所耳闻,所以拿到庭审记录后,看了几页也就心中有数。

    “祝秘书,虽然文件能告诉大家事实,但我知道大家不太喜欢看文件,所以我就直接问了。詹青泽找财务的季女士申请报销1120万时,他当天是去见了钱总对不对?”

    “是的。”

    “但他见钱总的时间是上午,对吧?”

    “是的,钱总的会议行程表上的都记录着,会面是在上午。”

    “那么财务那边的记录,报销的时间是?”

    “是下午4点!”

    “那也就是说,财务发送的邮件,是在报销通过后的下午时分,发送到了詹青泽的内部邮箱中?”

    “是的。”

    “你那个时候在做什么呢?”

    “我在安排钱总下午的会面,公司内部有会议室订阅记录表,这可以证明我下午一直都在忙。”

    “嗯,你一直都在忙,显然也不可能在詹青泽的工位上,删掉他邮箱内的邮件吧?”

    “这当然不可能了!”

    “那我们可以看清楚了,詹青泽是自己删掉的邮件!”

    詹青泽说着,将手中的一部分文件,展现在投影仪器之内。

    文件在投影屏幕上放大,让法庭上所有人都可以看到。

    这些文件是刑事庭的记录,自然也有祝秘书等人的发言证词。

    这些证词很能说明问题了,陪审团看过之后,全都忍不住点了点头。

    “倪法官,对祝秘书,我方没有要问的了。”

    孙空文见目的达到,也就结束了提问。

    张伟起身,淡定走到证人席前。

    “祝秘书,你好。”

    “你好,张律师。”祝秘书看着张伟,眼中带有一抹讥讽。

    “祝秘书,我能问一句,你们公司的办公系统是什么时候更新的吗?”

    “大概5年前吧。”

    “听说你们用了国外的定制系统,非常的专业,等闲黑客要破解你们公司的系统,几乎是不可能的对吧?”

    “我们这么做都是为了对投资人的信息和他们的交易安全负责!”

    “嗯嗯嗯,说得对,毕竟你们之前也出现过不少投资大额亏损,内部员工利用职务欺诈的事情。”

    “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

    “听不懂?”

    张伟意外了一下,故作惊讶道:“戴先生,你认识吗?”

    张伟说着,掏出一张照片,递给了祝秘书。

    “这个人,有些眼熟……”

    “祝秘书,你跟了钱总也有十年了吧,我记得当时那件案子闹得挺大的,你那时候应该已经入职了吧?”

    “我好像对这个人,有些印象……”

    “他就是戴先生,10年前利用自己股票交易员的身份,贪了投资人4000万,10年前的4000万,不得不说这可是一大笔钱哦。”

    祝秘书没有接话。

    “反对,与本案无关!”

    被告席上,孙空文站了起来,要打断张伟。

    “倪法官,我认为我说的案子和本案有莫大关联。”

    “不错,我也这么认为!”

    倪秋萍点了点头,朝被告席冷声道:“反对无效!”

    “祝秘书,我想请问,你们公司明明在10年前就发生过类似的案子,那时候被员工黑了4000万。可你们为什么没有引以为戒呢?”

    “甚至5年前,你们还美其名曰为了投资人的利益,更换了新的办公系统,照理说办公流程应该更加正规,更加不可能被自己人钻了漏洞才对?”

    “可你们东星证券从10年前开始,出现了几次内部员工侵吞巨大资金的事件?”

    张伟拿出一份文件,放在了投影仪器上。

    “10年前戴先生的案子,法院判他全责,涉案金额是4000万。”

    “然后是6年前,交易员雷某的案子,涉案金额高达2亿,法院也判他全责。”

    “再然后是3年前,操盘手吴某的案子,这一次的涉案金额更是高达15亿,法院当然也判他全责。”

    “最后就是今年詹青泽的案子,这一次的涉案金额更是夸张的200亿,如果公诉案中他败诉的话,法院是不是也要判他全责?”

    祝秘书没有说话,而张伟将这四起案子的资料都展现在了投影屏幕上。

    “各位,你们看到了案件的资料,虽然所谓的‘罪魁祸首’都被找到了,但最后涉案的金额被追回来了多少?”

    “是0,也就是一分钱都没有被追回来。”

    “这代表着什么,代表着真正拿到这笔钱的人,是不是还逍遥法外呢,而这四位有罪之人,他们明明吃下了这么多钱,却一毛钱都没拿到,这是不是有些不合理啊?”

    张伟紧接着竖起一根手指,强调道:“当然,我拿出这些例子,最想说明的是一件事!”

    他抬手指向钱茉莉,指向被告席,质问道:“钱总,我想请问一句,你们东星证券的怎么回事,怎么连续有三起案子,这第四起案子却一点防备都没有,任凭一个小交易员吞了整整200亿资金?”

    “难道说之前的三起案子,还没有让你们引以为戒吗?”

    此言一出,法庭上不少人都意外了。

    不过随后,他们也都想到了张伟所说的一点。

    照理说都发生过三次了,你们应该有经验了才对啊。

    不是说事不过三吗?

    怎么你们不仅过了三,这第四次也这么容易就让人得手了?

本文链接:https://www.xuegeshuoche.com/qichezixun/161206.html,文章版权归属原作者:栀子花开 所有。更多精彩信息,可关注栀子花开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