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汽车资讯

校园春色小说(好紧的玉蚌)最新章节列表

   方入正厅,侍女便按照位置将众人安置下来。

    和尚的请帖竟然还是很靠近王座的位置,比聂权九的距离还近。

    落座相隔数米远的聂权九起初是惊讶的。    校园春色小说(好紧的玉蚌)最新章节列表    

    后来就没有什么表现了,只是眼神中多了几分意味深长。

    跟着聂权九进来的马陆倒是没有什么想法,他以前就不参加这宴会,现在不过是跟着僧道两人到来。

    说到底本来这张请帖该是他出的,谁料到自己还要噌聂老的帖子才能进来。

    内堂妖魔不到五十位,除了沾亲带故被请帖带进来的之外,修为最低的都有筑基中期,并且还得是筑基中期里的厉害妖物恶鬼,方才能够踏入这方大门。

    十六根高耸的柱子撑起大殿。

    油灯如龙盘旋在柱子上,将本来有些昏暗的大殿照了个透亮,因此也能看清楚眼前这些妖魔的具体模样。

    虽然大概都有个人形,然而却都不是具体的,就算是筑基的妖魔鬼怪也保持着自己那些独特的形态。

    就像是最初想让聂权九带妖进来的黑熊,如同个熊人般身披厚实盔甲。

    爪子和绒毛都未褪去,也没有为自己施加什么具体的幻象掩盖自己的身形。

    要说最像人的,还是恶鬼厉鬼,因为这些大部分都是人死后形成,妖魔成鬼也没有完全化形成人。

    反倒是和尚那股子活人的气息让一众妖魔频频看过来。

    涂山君使用的本就是恶鬼身躯。就是幻化成赤发道人的模样来,自身的根基是不会变的,他们也只当道人是哪方新晋的厉害鬼物,并没有用灵官法眼探寻。

    觉法的定力确实不错,面对这么多的妖魔还能镇定自若的念经。

    眼前桌案上是鼎烹肉食,灵酒佳酿,山林瓜果……。

    涂山君对摆放着的肉食不感兴趣,端起酒杯,打量着大殿内的装饰,看似很奢华实际上是用料的关系,搭建出来的建筑本身就让人觉得华丽。

    角落里的巨大的编钟响起音乐。

    场中成群的阴姬翩翩起舞。

    香风袭来,紧绷的神经都不由得放松下来。

    “阵法还是术式?”赤发道人眼中的灵光闪烁,这才看出来。

    倒不是什么阵法,而是那些阴姬的术式,带着些魅惑的能力,倒不是大危害,反而能够调节气氛。

    这具身躯的修为实在太低,涂山君只能用点小手段。

    用手段就容易被人发现,场中领舞的阴姬那双眸子不由得瞧过来,虽然罩着面纱看不到她的神色,不过那双眼睛却没有从涂山君分身上挪开。

    这些都是小事,反倒是距离比较远的黑熊精看到僧道两人,不由得瞪大眼睛,张大了嘴巴,惊讶又狐疑道:“难道聂老鬼这么大方,连自己的请帖都让了出去?”

    转头一看,喝!

    聂老鬼也坐在那里。

    再看聂老鬼身旁的马陆,黑熊精嚯的一下站了起来。

    刚想寻那位龙儿姑娘理论,不过想了想还是算了。

    马陆虽然没有名额,好歹是升云原的大妖怪,加上两个位子也无碍,他要是去发难的话,一下子就得罪了三方,实在得不偿失,只能说这回人多。

    “马陆散漫的很,老鬼……”

    “奇怪的很。”

    嘟囔了两句,身旁小熊看他,黑熊精抓起酒杯一饮而尽,并没有再说话。

    喧闹声响。

    又是半个时辰过去,内堂八十个座位都已经满员。

    除了觉法之外,竟然还有其他的活人修士。

    涂山君眉目之间多了几分阴冷,杀意一闪而过:“血煞宗,还真是阴魂不散,本座在这里都能碰到你们的人。”

    修士对杀意是很敏感的,那身着黑袍的血煞宗修士猛地抬头寻找着。他分明感觉到了一股子针对他的杀意,但是对方隐藏的太好了,刹那间就消失了个干净。

    不过大致的方向他还是确定的。

    抬头的修士面如冠玉,目光缓缓扫过,最后定在灰袍僧人的身上。

    要说谁有杀意,堂中妖魔和他并无过节,那赤发道人又是个鬼,多半也就是灰袍僧。

    但是血煞宗的修士却怎么都想不起来,自己到底是什么时候与对方交恶。

    觉法发现了黑袍修士的敌意,不过他并没有表现出来,因为他知道是怎么回事儿。

    分明是身旁的赤发道人显露了杀意,那丝很细微甚至淡不可闻的杀意犹如赤发道人的意志一般坚实。

    “前辈与血煞宗有仇?”觉法刚想问,话到了嘴边又停了下来。因为他袖袍里的尊魂幡已经说明了很多的东西,这种法宝魔宗会炼制,但是最出名的还是血煞宗。

    “发生什么事了。”黑袍修士旁边的人传音过来。

    黑袍修士转头看向那人,那是个化形成人的恶鬼。

    那恶鬼神色淡然,一双略带猩红的眸子微微转动。

    “没什么。”血煞宗修士摇了摇头,虽然宗门说没有问题,但是这个人太危险,他不可能将自己感知到杀意的事情告诉他,这样可没有什么好处。

    舞榭歌台多风流。

    且看阴姬起舞,妖魔啖肉,俱做杯中酒。

    涂山君并不打算惹事,今日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

    便将杯中物举起,正要饮尽时,一具高大身影出现在他的面前。挡住了四周的灯光,使得赤发道人被笼罩在阴影中。

    “有事?”

    赤发道人淡漠的问道。

    “北行山城,螭虎,是我胞弟。”

    话音落下,涂山君微微抬头,看向眼前的高壮修士。

    竖耳,身上绒毛长出,那张圆脸也变作了虎面,虎目死死的盯着吃酒的道人,浑身法力已经蓄势待发。

    眼前这头白虎一口清气,不见半点腥臭,法力也带着清灵之气。

    赤发道人淡笑道:“你和你弟弟倒是很不同。”

    白虎妖许是听出了涂山君的调侃,他并没有盛怒,反而很认真的说道:“我不喜他吃人,要成大妖,吃人是下乘之法。”

    “这也怪我,我们兄弟幼年遭大变,后来我苦于修行,难免放纵他,导致他成了那般模样。”

    白虎妖又说道:“但是你不该杀他,他毕竟是我弟弟。”

    “子不教,父之过。”

    “长兄如父,你不教他,自然有别人帮你教育。”

    听到赤发道人如此说,白虎妖终于变了神色,张开血盆大口,面目狰狞的压低了自己的咆哮声音:“我料到他会死,你可料到你也会死?”

    “阿弥陀佛……。”

    和尚话都没有说完,那白虎妖便将之打断:“他有剑修阴神做伥,该是你这和尚出手了吧。”

    虽然是疑问,却说的十分肯定。

    他请黑山之主降下保命阴神,竟然还让螭虎死了,如此看来,也不怪螭虎,和尚的修为确实深厚。

    而且,赤发道人该是隐藏了自己的修为,那双眼睛里的平淡不是假的。更何况,这具肉身内里的壳子也不是赤发道人的模样,只是个很寻常的筑基初期鬼修。

    “虎君,今日之宴,非是寻仇时机。”

    聂权九看向站在赤发道人桌案前的白虎妖,他也跟着站了起来。

    这里的变故,同样吸引了其他妖魔的目光。

    场中阴姬的歌舞确实美丽,然而对于妖魔来说,却都实在少了点趣味,反倒是这样的寻仇戏码更让他们感兴趣。

    众目睽睽之下,白虎妖并未挪开,而是直接绽放了自身的气息,筑基后期的威压凝聚成一只虎爪直奔赤发道人的天灵,似乎想要凭借着浩荡气息将之镇压。

    只不过虎爪刚要落下就顿时消散干净。

    白虎妖怒视出手之人:“聂老鬼,你要阻我?”

    头顶长角,身披鳞甲的妖怪将目光聚集过来:“据说下辖出现了一僧一道,行侠仗义,破庙伐门,统领外廷的蜃妖已经统领率领数位筑基修士出手,没想到竟然在这里得见僧道。”

    “蜃妖他们已经死了吧!”

    “聂老鬼,你为什么要保这僧道二人?莫非是对大王有什么怨言。”

    “那今儿个倒是热闹,就连最近沸沸扬扬的正主都来到了正厅内堂,实在不虚此行。”

    “虎君,怕个囊球。”

    “要是我弟弟死了,我早已经给他找好陪葬的人选,虎君下不去手吗?”

    “……”

    也不知道内堂的妖魔是什么心理,多数都带着意味深长的目光。

    更有些还在言语拱火,加油助威,催促着白虎妖尽快动手。

    然而他们自己却不出手。

    就算那僧道真是最近传言的那两人,也只是静静的看热闹。

    白虎妖本来就打算杀了僧道,现在被妖魔的言语架住,更不可能退缩,原本还像人的手掌顿时化作虎掌,厉吼一声,如风般动了起来。

    ……

    “轰!”

    身躯倒飞出去,重重的撞在柱子上。

    却并不是赤发道人,也不是和尚,而是半个身躯虎化的白虎妖。

    猛的咳出一口鲜血,他猛地抬头看去,怒意顿消,赶忙拱手:“大王!”

    “大王!”

    其余妖魔的喧嚣戛然而止,均是起身行礼道:“大王!”

    那席高大的身影落在王座上,略微沙哑的声音响起:“白虎你就这么迫不及待吗,在本王的宴会上,你也敢如此放肆。”

    “小的不敢。”白虎妖赶紧伏地叩头。

    “回去。”

    涂山君抬头观察,那是只足有丈许高的青黑色身躯的恶鬼王,身着淡金色的羽袍,白玉装饰,亦如庙观内的模样。

    然而大黑山鬼王却有一双十分漂亮的眼睛。

    那双眼睛不该生在这样狰狞的恶鬼身躯上,如果真让他来评论的话,那该是一双生在绝色美人身上的凤眸。

    ……

    大黑山鬼王转头看向觉法,说道:“你来了。”

    此时的觉法放下了手中的青灰色一百零八颗佛珠,解下身上袈裟,平静的说道:“你早知道我会来。”

    “你不来,请帖该不会收。”

    说话的功夫,眼前青黑色的高大恶鬼慢慢消融,最后只剩下一张粗糙的老皮。

    鬼爪撕开面前的青黑色鬼皮,如瀑的黑发披散下去,露出绝美的容颜。

    ‘大黑山鬼王,是女鬼。’

    涂山君很是惊讶,再看看神色如常的觉法,一时间脑海之中转过许多的可能。

    涂山君不是个喜欢爆粗口的人,他总是保持着一份神秘,在外人的面前也多是冷傲孤僻人狠话不多的,但是现在他真想揪住和尚好好的问候一下他。

    “怪不得。”涂山君觉得自己陷入了一个误区,见到庙观内石像的时候就将其当成了大头一类,须知他都有自己的化身,大黑山鬼王伪装一下身躯又怎么了。

    而且,后来的苗头已经很明显。

    当然,这样的误区也无可厚非,因为修行界中的女修、女妖、女鬼虽然很多,成气候的和男修相比也顶多占十之一二而已。

    万法宗那么多座峰山主,又有几个女修士?

    大黑山鬼王真身一显,原本被压下去的香火愿力瞬间沸腾。

    不过她的神智并没有受到明显的影响,凤眸扫视过去,淡声说道:“开始吧。”

    ……

    “不对劲儿。”

    “前辈有什么发现?”

    “眼前这个根本就不是大黑山鬼王的真身。”

    他看到香火愿力的流动,虽然也有汇聚过来,但是更多的却并不是汇聚于这里,而是身后的那座庞大庙观。

    大黑山鬼王的真身应该在那里。

    “香火愿力对她还是有影响的,加上自身的问题,所以她的行动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方便。”

    涂山君蓦然看向身旁的和尚:“觉法,她为何会请你?”

本文链接:https://www.xuegeshuoche.com/qichezixun/161024.html,文章版权归属原作者:栀子花开 所有。更多精彩信息,可关注栀子花开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