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汽车资讯

第一章,把你做松为止|共妻纯h文

    他再次向豚鼠确认了一遍:“寿喜镜子厂地下的镜子不是被人用暴力砸碎的?是被挤爆的?”

    “我去现场看过了,镜子是从里面炸开了,积攒了那么多年的死意全部消散,帮助你晋升的桥梁已经崩断,那些亡魂虚影不知道是逃走了,还是被他吸收了。”豚鼠眼神冰冷,他指着乌鸦“我早就说了一定要慎重那个家伙很不一般!”    第一章,把你做松为止|共妻纯h文    

    “炸碎了镜子,那岂不是说……他比我杀死的人还要多?”乌鸦和豚鼠的脑电波不在同一层面上,他摸着自己象征瘟疫的乌鸦面具,话语中竟然带着一丝兴奋。

    “豚鼠、乌鸦,你们两个不要吵,那个人可以让镜子破碎,说不定正好就是神明一直寻找的人。”戴着女皇面具的女人缓缓开口,她似乎一直身处高位,说话气场和其他几人完全不同:“蝴蝶消失后我们这里已经很久没有出过被警方认可的超级罪犯了,你们懂我的意思吗?”

    “超级罪犯?”乌鸦双手按着木桌边缘,他很清楚超级罪犯四个字意味着什么。

    在杀人俱乐部当中,核心成员拥有远超高级成员的能力,双方可以说完全不是一个级别的,而超级罪犯又是凌驾于核心成员之上的存在。

    新沪建城那么久,在逃的超级罪犯不超过十個,他们是这座城市的威胁和耻辱,警方每时每刻都想要把他们捉拿归案。

    “你觉得那个阳光男孩有资格成为超级罪犯?”豚鼠看向了女皇。

    “或许他已经是了,只不过住在他心底的怪物还没有完全被引出来。”女皇坐在椅子上看着手套上的奇怪图案:“当初连蝴蝶都没有弄碎那面镜子,他却做到了,我简直无法想象他到底杀过多少人?不过话说回来,为什么造下了如此杀孽,他还能活的好好的?”

    “那你觉得我们应该怎么做?积极接纳他?还是想办法干掉他?”豚鼠有些不安,他从阳光男孩身上感知到了一丝威胁。

    “现在已经可以确定,他不是警方的人。”

    “是的,神明的镜子不可能出错。警方绝对不会找一个满手鲜血,至少杀过几十人的屠夫来当卧底,这样一个完全按照自己喜好来做事的超级变态,也不可能去为警方办事。”

    “暂时先保持一定的距离吧,也可以给他核心成员的身份,但不能泄露我们最关键的秘密,比如神灵的存在,以及和黑夜的联系。”女皇思考片刻后说道。

    “你们是在玩火,如果他真是超级罪犯,那说不定我们也会是他的目标。”豚鼠看向长桌尽头的两个空位:“想想蝴蝶是怎么对我们的?在超级罪犯眼中,除了自己之外,所有人都可以去死。”

    “我们不聊这个了。”女皇看向了长桌另一边,那里坐着-个佩戴纯白色面具的男人:“白,星期日夜校那边的情况怎么样?新的蝴蝶已经被你们驯化了吗?”

    戴着空白面具的男人摇了摇头:“还差很远。”

    新沪市分局重案一组的某个办公室里,厉雪的领导站在桌子旁边,在本该属于他的座位上坐着一个白发苍苍的老人。

    “您怎么还亲自过来了?有什么事情让厉雪转达就好。”在下属面前十分严厉的领导,此时说话声音却很低,好像遇见了长辈一样。

    “厉雪是我所有学生中年龄最小的,不服管教,平时让你费心了。”坐在椅子上的老人正是厉雪的老师,他破获大小案件无数,从十年前就开始追捕蝴蝶,是警队活着的传奇。

    “哪里哪里,厉雪帮了我们很大的忙,虽说她有时候确实不服从命令。”领导小声嘀咕了一句。

    “服从是天职,她太感情用事了。”老人微微摇头,接着从怀中拿出了一份文件:“我收到了自己另外一位学生发送来的信息,你们也要多注意一点。”

    “另外一位学生?”领导好像突然想到了什么:“是他吗?”

    “对。”老人将文件放在了桌上。

    厉雪的领导将文件打开,里面是一张完全空白的纸:“这是什么意思?”

    “蝴蝶消失后留下的空白,会被一个新的怪物填满,我们可能又要回到同时对付几个超级罪犯的最糟糕局面了。”

    韩非骑着摩托车进入老城区后,便取下了自己的面具,坐在他后座的秃鹫紧闭着眼睛,生怕看到韩非的脸。

    大雨倾盆,秃鹫这辈子都没这么害怕过。

    “到了,下车。”韩非将摩托车停在后巷,催促秃鹫赶紧过来。

    “我们要去你的血肉工厂吗?你会不会把我做成肉泥喂狗?放过我吧,我以后来做你的狗可以吗?”秃鸯的声音在打颤,他看过镜子里那些死者后,根本无法想象韩非会用怎样残暴的手段去折磨自己。

    “闭嘴,说的跟我是变态一样,你别用自己航脏的想法去想别人。”韩非抓着秃莺,避开了监控,来到了金俊的家。

    提前收到通知的金俊早就做好了准备,开门将韩非和秃鹫接了进去。

    “这就是魔窟吗?”浑身湿透,双臂折断的秃鹫跪在地上:“表面正常,尸体可能被改造成了各种各样的工艺品,这黑色的地毯不会是用死人头发编织的吧?”

    韩非懒得搭理秃莺,他让金俊搞来了一个完美人生游戏账号然后逼着秃鹫去完成验证。

    在验证的过程中,韩非也知道了秃鹫的真实身份信息,他爸妈曾是智慧城区一家酒店的老板,后来家道中落,他们一家本来准备出国避难,但不知道为什么秃鹭自己留了下来,混迹在远郊。

    躺在游戏仓里的秃鹫,依旧十分的害怕,他完全猜不到韩非准备干什么。

    想象中的折磨并未出现,对方只是让他去玩游戏,而且还是个治愈类型的游戏。

    等秃鹫顺利登陆之后,韩非叮嘱金俊看好对方,他则立刻朝自己家赶去。

    午夜零点之前,韩非回到了家中,脱下雨衣就躺进了游戏仓。

    血色降临韩非在游戏登陆界面听到了一个熟悉的笑声,狂笑好像变得愈发活跃了。

    睁开双眼,韩非打开属性面板,他发现自己的血量仍旧只有一点,修建在乐园通道里的神龛还在源源不断吸食韩非的生命力。

    “傅生的神龛和我等级相差太大,我要尽快想个办法,给那座神龛提供充足的养料。”韩非自己无法供养那座神龛,他能想到的办法就是抓一个鬼来代替自己。

    在哭和应月的陪同下,韩非进入乐园区域。

    他从傅生神龛里带出的数万灵魂已经融入了深层世界,成为了怪谈城市的新市民,他们和深层世界原本的鬼怪不同,全部保留了理智和善良。

    当韩非从他们旁边走过时,那些灵魂都会和韩非打招呼,十分和谐。

    “真的难以想象,在深层世界里还能看到这样的场景。”鬼管理者得知韩非过来,第一时间赶到,他从畜牲巷带出来的屠刀已经分发给了一些有潜力的市民,现在他已经组建了新的鬼管理队伍,负责维护治安。

    一栋栋符合阴间审美的建筑被改造了出来,这座城市属于大家,也属于韩非。

    进入乐园通道,这里每天都有不怕死的玩家过来,人类对未知的好奇在他们身上展现的淋漓尽致,哪怕明知必死,也要死在探索的道路上。

    韩非很欣赏这些人,他现在也想要利用这些玩家的生命值来帮自己分担一下压力。

    走到乐园神龛面前,韩非让幸福小区的邻居们守住四周,确定无人过来后他打开了属性面板。

    手指触碰,韩非缓缓念出了两个字:“招魂!”

    血色鬼门在韩非面前打开,他脑海中浮现出秃鹫的长相和信息,伸手朝着血海抓去。

    片刻后,一条长相畸形、尾巴让锯断的小鱼被鬼脸咬住,跳出了血海。

    血门关闭,秃鹫出现在了韩非面前,他手里还拿着一个通信器,满脸的纠结。

    “你拿通讯器干什么?不会是想要联系现实里的警察,然后报警吧?”韩非掐住了秃莺的脖子,这熟悉的力道瞬间让秃鹭清醒了过来。

    “没有,没有!我怎么可能报警啊?!”秃鹫低着头不敢去看韩非的脸。

    “没关系的,你可以随便看,反正我会把你的记忆一点点处理掉。”韩非拖着秃鹫,把他按在乐园神龛前面,然后试着沟通神龛,让对方去蚕食秃鹫的生命值。

    几乎是在眨眼之间,秃鹫的生命值就瞬间被清空,如果不是韩非反应快,秃鹫的灵魂可能都被神龛吸走了。

    “看来不能让玩家来替代我,他们会被直接吸死。”韩非丢给秃鹫一块内脏,让他吃掉回血,这善意的举动又是让秃鹭一通胡思乱想,捧着肉的手都在不断打颤。

    “赶紧吃,等会还要去其他地方。”

    等秃鹫血量稍微恢复了一点后,韩非又领他来到了百货商场的灵魂交易神龛,咨询了一下镜神,一个普通变态的灵魂能换到什么东西。

    问完了价格后,有些失望的韩非带着秃鹫去了整形医院,让他躺在灵魂整形神龛前面,接受记忆修改手术。

    看到秃鹫的遭遇,幸福小区的邻居们都觉得他挺惨的,大型怨念都没有享受过连续去三个神龛的待遇。

    “魔鬼都没有你这么会精打细算,你是准备建立一条完整的生产贸易链?”李灾满是期待的跟着韩非:“灵魂流水线,听着就感觉很棒。”

    “你可别误会我,我只针对和利用坏人。”韩非开始修改秀鹭的记忆,把恐惧和服从种到他灵魂最深处。

    “那地狱里的魔鬼也都是这么说的。”

    修改完秃鹫的记忆后,韩非把秃鹫带到了黑雨区域,

    “怎么这里也在下雨?”雨水似乎成为了秃鹫一生的阴影,就算记忆被修改之后,他看见雨珠仍会本能的感到害怕。

    “你等会一句话都不要多说。”韩非领着秃鹫来到便利店二楼,他掀开了酱缸上的盖子:“过来。”

    “有事吗?”

    “让你看看我种的花。”

    韩非使用触摸灵魂深处的秘密,把布开心从碎裂的颅骨中抓出,他的另外一只手指向秃鹫:“我查过了你的资料,你应该认识他,他叫做秃鹫。”

    听到秃鹫这个名字,布开心括住了自己的头,他似乎只要回忆过去就会感到一种身体被撕裂的痛苦。

    “我有能力帮助你们这些混蛋离开,可以给你们一个全新的选择,也可以让你们感受到超出想象的痛苦,所以不要再骗我。”韩非算是把秃鹫身上的最后一丝价值都榨干了,用他做完了很多试验后,还不忘记拿他来杀鸡儆猴。

    “你是一朵特殊的花,但我一直不知道你的特殊能力到底是什么?花匠说养花需要付出感情,难道我们之间的情谊还不够深厚吗?”韩非打开属性面板,看着关于布开心的提示,特殊能力那一栏依旧全是问号。

    “在他身上发生过的所有事情,也会在你的身上发生,不管是好事,还是坏事。你已经和我站在了一起,无条件的相信我是你唯一的选择。”韩非让记忆被篡改的秃鹫和布开心打了招呼,接着他使用回魂天赋将秃鹫送回到浅层世界。

    也就在秃鹫被送走的时候,系统传来了一声提示。

    “编号0000玩家请注意!E级特殊花朵信息发生改变!”

    “布开心(E级特殊花朵):这朵花有一个人名,他从没笑过,大家都叫他不开心。”

    “特殊能力寄魂:他的种子可以在其他花朵的灵魂中发芽,侵吞别人的记忆让自己成长。”

    “你发现我掌握着另外一条通道,所以心动了吗?”韩非盯着布开心胸膛中那枚色彩斑斓的种子, 他已经知道该如何使用这朵花了。

    从益民便利店的分店离开,韩非撑着黑伞来到了俱乐部。

    瞎眼老人正坐在大厅里,摆弄着早已坏掉的收音机,他听到韩非的脚步声后,抬起头,露出了脸上那两个幽深的孔洞。

    “老爷子,我想要去舞蹈室一趟。”

    “你想要学习舞蹈?”

    “恩,学舞。”韩非的主要目的是看一看舞蹈室的镜子,他在车间地下的那面镜子上见到了之前从未见过的东西,比如那三十个被杀死的孩子。

    他从未那样观看过属于狂笑的记忆,他很想再见一见那三十个孩子,见一见被自己亲手杀死的人们。

本文链接:https://www.xuegeshuoche.com/qichezixun/160979.html,文章版权归属原作者:栀子花开 所有。更多精彩信息,可关注栀子花开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