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汽车资讯

高h肉文(周生辰肉车)最新章节列表

“宋嘉木,你丢不丢脸、丢不丢脸……”

    在宽阔的真沙沙滩上,有阳光、辣妹、躺椅、棕榈树,人造海浪一道道地冲刷到岸边,充满热带夏日风情,度假感十足。

    宋嘉木趴在椅子上,把脸埋进手臂里,穿着可爱泳衣的少女用手没好气地拍他、拍他。    高h肉文(周生辰肉车)最新章节列表    

    “这能怪我吗?”

    “不怪你难道怪我?”

    云疏浅又羞又恼,她只不过是帮他涂个防晒霜而已,他就这样了,满脑子整天想得都是什么啊。

    “羞死人了!你要是等会儿在外面也这样,可别说认识我!”

    “……”

    宋嘉木叹了口气,继续趴着缓和一下心情。

    云疏浅在他身边坐下,目光又羞又惊地偷偷打量他。

    “好了吗?”

    “还没……”

    “都、都那么久了!待会儿不用玩了!”

    “对不起……”

    云疏浅无语,难道宋嘉木有什么毛病?都那么久了还这样!

    看了看身旁也没别人,云疏浅红着脸问道:“你对别的女孩子也会这样吗?”

    “……只有你才能轻易让我这样。”

    “轻易是什么意思?”

    “就是你的手碰到我,然后我再脑子里随便一想,就这样了。”

    “你想的都是什么?”

    “也没什么……”

    “说!”

    宋嘉木依旧把脸埋在手臂里,他的喉结滚动了一下,老实道:

    “真没什么,就‘啊,是云疏浅,是云疏浅诶’然后就这样了……”

    “……”

    两人一时间沉默无言,除了不远处的海浪声和嬉笑声,但少女脸上的红晕却一点一点地蔓延到了脖子上。

    “所以你的意思是,因为我们两个从小一起长大,因此很戳你……”

    “我可没说!你自己说的!”

    宋嘉木依然闭着眼睛,但他很快发现闭着眼睛并不能完全转移注意力,只好又睁开眼睛,目光落在沙子上正在爬动的某只小蚂蚁,顺便想一想自行车为什么行走的时候不会倒的原理,想着想着,他又想到了自己电脑E盘那个文件夹,他决定回家之后,把那些标题幼驯染的作品全部删掉,绝对不能让云疏浅发现。

    坏了,本来想自行车的时候已经有所掌握主动,但一想到电脑,又有些蹭蹭地失控了。

    见云疏浅一直沉默着,宋嘉木终于抬起头来看了她一眼。

    少女小脸红红的,也不知道在想什么,目光倒是一直盯着他。

    “云疏浅,该不是你自己这样想吧?因为我们两个从小一起长大,因此很戳你……啊!别掐!疼疼!”

    “我没有!”

    云疏浅羞急,被他一语道破心思。

    那些‘啊,是宋嘉木,是宋嘉木诶’的幻想画面浮上心头,看来两人不愧是一起长大的,半斤八两谁也别埋汰谁了。

    “你给我好好冷静冷静吧!哼!”

    云疏浅拿起矿泉水,还冰冰凉的,拧开盖儿,往宋嘉木的后背倒了一点。

    “嘶!”

    宋嘉木顿感精神一震,那混乱的思绪一下子清空了不少。

    “有效吗?”

    “有。”

    又过了一小会儿,宋嘉木翻身坐起来了。

    云疏浅连忙捂住脸,在手指的缝隙中她睁开了眼睛,好奇地观察了一会儿,这才把手拿开,没好气地拍了他一下。

    “那你正面还要不要涂防晒霜?”她的声音忽然又变得甜甜软软的。

    宋嘉木一惊,斥声道:“云疏浅,你故意的是吧?!”

    “你别血口喷人!再见!”

    少女抱着泳圈,布林布林地跑了。

    宋嘉木也赶忙跟着跑了过去。

    两人一前一后地跑到了沙滩上,在午后阳台的照晒下,沙子变得很烫,表层颗粒微烫着脚心,但踩深一点的话,沙子又变得清凉起来,覆盖在脚背的肌肤上。

    云疏浅跑进了海浪里,从浅水区到深水区,当然了,深水区也没多深。

    她不会游泳,于是就套上了泳圈,泳圈是可爱的小海豚款式的。

    随着水面没过膝盖到了大腿,一股清凉惬意的感觉便悠然而生。

    “看你往哪儿跑。”

    宋嘉木追了上来,他跑动的时候,像是在赶海似的,哗啦啦地惊起好大片水花,他跑到云疏浅身边,双手捧着水,哈哈笑着就往她身上泼。

    “呀!讨厌!你弄到我脸上了!”

    云疏浅咯咯笑着,双手捂着脸,眼睛被他用水泼得有些睁不开。

    不过可不要小瞧这女人的报复心,即便眼睛都被宋嘉木用泼水攻击到睁不开了,她还是闭着眼睛,也双手捧着水往宋嘉木的方向泼。

    看吧,果然自己的攻击猛烈奏效了!宋嘉木都被她泼得无法还击了!

    直到睁开眼睛看的时候,她才发现自己泼偏了,宋嘉木在一旁站着,而他身边飘着一个带着泳圈的小朋友,小男孩一脸迷茫地抹着脸上的水珠,一副要哭要哭就要喊家长的样子。

    “爱你孤身走暗巷”宋嘉木连忙对小男孩唱到。

    “……”小男孩愣了愣地看着他。

    “爱你不跪的模样”宋嘉木又赶紧对了一下暗号。

    “……”小男孩脸上开始泛起奇异的光芒。

    “爱你~对峙过~绝望”这一次,宋嘉木在唱的时候,小男孩也跟着唱了起来,“不肯哭一场!”

    “去吗?配吗!这褴褛的披风!!战吗?战啊!以最卑微的梦!!”

    这下小男孩再看宋嘉木的时候,眼神里都是同盟一般的兴奋了。

    宋嘉木和云疏浅连忙开溜,跑到别处去继续打水仗。

    这边就是水比较深的地方了,宋嘉木身材比较高大,水位到他胸口,云疏浅身材娇小,借着泳圈的浮力,她这个旱鸭子也有点漂浮起来了,足尖轻轻在海底垫一下,她就一沉一浮的。

    即便如此,她的双手也没闲着,继续咯咯笑着捧着水往宋嘉木身上泼。

    “海浪来了!”

    宋嘉木把双臂张开,圈起一大片的水浪朝她拨动过去。

    “这么小的浪!”

    “海浪真的来了!”

    “我才不信了!”

    她面向着宋嘉木,飘在泳圈上,双手朝他泼水。

    忽地,周围的惊呼声响起,她感觉自己猛地被抬高了一截,足底碰不到海底了,一股巨浪从她的背后推了过来,她呀地一声惊笑着,双腿在水中悬空,踢踢蹦蹦的稳不住身形,被海浪冲到了宋嘉木的怀中。

    宋嘉木把她抱住,双手搂着她纤细惊人的腰肢,她水下的腿也碰到他身上,这时更大的一股浪潮涌来,把抱在一起的两人浇成了落汤鸡。

    “我抓到好大一条鱼了!”

    “我又不是鱼!”

    “好玩不?”

    “好玩儿!”

    宋嘉木在她身后,她靠在他怀里,被这一道海浪拍过之后,两人的头发都在滴水,少女的秀发长,像是海藻似的黏在她白皙的脸蛋上,这还是宋嘉木除童年之外,第一次看她如此湿身呢。

    因为肌肤光滑,水珠顺着她的脖颈滑落,在她的锁骨处汇聚成一方浅浅的水洼。

    充满弹性的泳衣包裹着少女的娇躯,将那优美的线条勾勒出来,即便是那略显青涩的弧度,在这会儿也显得别样的可爱和魅惑。

    云疏浅像不会游泳的美人鱼似的,水中的双腿踢蹦着,往宋嘉木的怀里靠了靠。

    他的手臂抱着她和她的泳圈,她也把纤细白嫩的手臂抱在他的手臂上。

    “宋嘉木,你抱着我玩儿。”

    “当然,我可不想海浪把你冲到别人怀里去了!”

    “海浪又来了!”

    这次云疏浅学精了,赶紧闭上眼睛,屏住呼吸。

    海浪一道比一道猛,宋嘉木抱着她,在水中沉浮,任由这充满夏日风情的水浪冲刷着他们。

    在骤风海浪进入CD之后,宋嘉木和云疏浅在水中手牵着手,又走到了岸边,准备去下一个项目玩儿。

    从水中站起来,哗啦啦的水顺着泳衣流下,少女泳衣那可爱的纱裙都贴在大腿上了,浅草绿颜色的纱裙,在阳光下更衬托出她肌肤的白皙,真像豆腐似的。

    “云疏浅,为什么你这么白?”

    “很白么?”

    “我见过的女孩子里,就没有比你更白的!”

    亚洲人的白,跟欧美人的白是不一样的,欧美的白远看皮肤很薄,但近看其实挺粗糙的,而亚洲人审美里的白,是像云疏浅这样的瓷实光滑的白,有种肌肤的通透感,有光泽,而且细腻,这种白才是最令人移不开眼光的。

    “你还看!待会儿你羞死人的时候,可别说我认识你!丢人!”

    “我保证,即便如此,也绝对不会让你丢人的!”

    在这方面,宋嘉木可是很有自信的,别人只会羡慕她,哪里会丢人啊。

    “宋嘉木,我们去玩儿冲天大回旋!”

    “还是先玩彩虹滑道吧,一来就那么猛的项目,我怕你吐了,到时候我丢人。”

    “我可没那么容易吐!”

    两人一起往彩虹滑道的项目走去,排队的人很多,不过这边有绿色通道,加钱就可以走绿色通道。

    以前排队的时候,两人总是腹诽这该死的绿色通道,现在打不过就加入!

    “嘻嘻,排队的人好像想打我们。”云疏浅觉得这绿色通道简直太爽了,不用排队,过去就玩儿。

    “那你要不要朝他们吹你那小母鸡下蛋的口哨?”

    “肯定会被打的吧。”

    云疏浅才没这么傻。

    彩虹滑道其实就是滑滑梯,只不过里面有水流,而且是从二十多米高的塔端往下冲的,还是蛮刺激的。

    站在塔楼上,云疏浅看着这倾斜角度很大的水滑梯,水流哗啦啦的,又有点怂了。

    “宋嘉木,你先。”

    “刚刚不还胆子很大嘛,这就怕了?”

    “你先!”

    宋嘉木便先来了,他按照工作人员的指导躺好,双腿交叉,一只手捏住鼻子,随着开关摁下,一股强烈的失重感立刻将心脏顶到了嗓子眼里。

    滑梯里的水流冲刷着,从二十多米高的塔楼极速滑行,一路水花四溅,令他肾上腺素飙升!

    为了防止游客被冲出去,滑梯都是管道设计的,宋嘉木人生中第一次体会到了被冲马桶的感觉,虽然这个比喻不唯美,但真的是这样啊!

    到了底部之后,滑梯的角度变得平缓,他从滑梯口冲了出来,哗啦啦地掉在了下方的水池中。

    好玩儿!

    男人至死都是少年,虽然被水呛了一下,但宋嘉木玩得不亦乐乎。

    从水池里站起来,他发现旁边还有个戴眼镜的哥们在站着,看样子是工作人员?反正见到有漂亮女孩子往下冲的时候,他就张开手臂去接人家,一副服务贴心到位的样子。

    “兄弟,刚刚怎么没接我啊?”宋嘉木问。

    “……我也是游客。”眼镜哥说。

    宋嘉木在心里说了句草,赶紧牢牢地守住云疏浅要冲下来的滑梯口。

    在他下来之后,云疏浅也从滑梯下来了。

    因为有着外壳的缘故,宋嘉木看不到她,但能从滑梯的通道口里听见她的尖叫声。

    “啊啊!宋!嘉!木!”

    尖叫声由小变大,接着一个穿着浅绿色泳裙的可爱少女便被马桶冲了出来。

    宋嘉木眼疾手快,连忙伸出手臂接她。

    云疏浅精准无误地落到了他的怀抱当中,他将她公主抱着,接着冲劲的力道,还滴溜溜地转了半圈。

    少女白嫩的膝弯搂在他的左掌心中,纤细莹润的肩膀落在他的有掌心中,她双手捂着脸,感受到了熟悉的气息,咯咯笑着,清凉的水滴从她的裙摆和发丝往下滴落。

    “好玩不?”宋嘉木低头亲了她一口。

    “好玩儿!”云疏浅张开双手看着他,阳光在他背后,感觉像是做梦似的,她在通道里冲啊冲,都快吓死了,结果一睁开眼,就躺在了他怀中。

    从彩虹滑道项目里出来,两人又一块儿去了丛林龙卷风的项目。

    玩的项目越多,就越能体会到绿色通道的妙处,这要是排队等上个半小时一小时的,心情都没了。

    丛林龙卷风的塔楼比滑梯还要高,以六人一组的形式,乘坐着道具,从高空塔楼进入到滑道里面,借助水流的冲劲,道具来回摆动旋转,能产生巨大的失重落差感。

    跟宋嘉木和云疏浅一起乘坐的,同样也是两对情侣。

    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这要是自己一个人来玩儿,那伤害可就大了。

    按照工作人员的指导,宋嘉木和云疏浅坐好,系上安全带,抓牢扶杆,两人的表情满是兴奋和紧张。

    “怕不怕?”宋嘉木看向她。

    “不怕!”云疏浅信心十足。

    随着项目启动,这块圆形的滑具缓缓地移动到了塔楼旁边,六人围着圈坐着,宋嘉木和云疏浅坐在最里面,而最外面的那一对情侣,身子都已经跟随滑具悬空到滑道外了。

    看着对方那紧张的模样,云疏浅也有点小紧张。

    “有一丢丢怕了!宋嘉木,还好我们是坐里面!”

    “怕就喊出来……啊!!”

    正说着坐在里面安全呢,可随着滑具往外面越过了重心的位置,水平的道具忽地就变得倾斜起来,宋嘉木和云疏浅被高高翘起,有种差点飞出去的感觉,面朝着倾斜而下的滑道,心脏也一下子提到了嗓子眼。

    这让宋嘉木想起了泰坦尼克号最后沉船的画面,船尾高高翘起,他和云疏浅就惊得死死地抓住了扶手,刚刚还在说话的少女也惊呼了起来。

    没等他们反应过来,滑具便顺着滑梯的水流径直往下冲,身边的大浪溅起了水花,弹在他们的脸上。

    “呀!宋!嘉!木!啊啊啊……!”

    刚刚说话还柔声柔气的少女,顿时成了六人当中喊得最大声的那一位,偏偏她尖叫的时候又喜欢喊宋嘉木的名字,这下那两对陌生的情侣也知道宋嘉木叫宋嘉木了。

    高度的落差伴随着尖叫声,少女的肾上腺素飙升,声音也变成了:“慢点!慢点!哇哇哇!”

    “爽!!”

    宋嘉木也跟着喊了,他觉得喊这个字会让人感觉他胆子很大。

    滑具迎来一个又一个的急弯、旋转、摆动,经过一段俯冲至滑道最低点,再由最低点升至高处,最后再经过一段俯冲,滑具飞到了水池内,并溅起大量水花……

    宋嘉木和云疏浅喘着气,短短的时间里,感觉却像是过了好久一样,坐在滑具上,像是漂浮在水面的小船,荡起的涟漪是彼此内心的心情。

    他看向一旁的云疏浅,云疏浅也看向他。

    少女显得有些呆呆的,脸上不知是水还是汗,小脸红扑扑的,大眼睛里却露出劫后余生般的兴奋。

    “好玩不?”

    “好玩儿!!”

    “走了,下来啦。”

    “我、我腿软……”

    宋嘉木又好气又好笑,其他两对情侣都离开了,她还坐着不起来呢。

    只好过来帮她把安全带解开,他爬了下来,站在水里,水的深度到他的肚子,他伸出手,云疏浅懂事地把手臂揽到他脖子上,然后他便将她公主抱起来。

    “嘻嘻……”

    少女偷笑着,扬起下巴,在他的唇上亲了一口。

    “哎呀,好多人呢。”

    “反正又没人认识我……”

    “袁采衣怎么在这儿!”

    宋嘉木忽地有些吃惊地看向前方,云疏浅一惊,刚刚还说腿软的她,立刻一个鲤鱼打挺从他怀里跳了下来,跳进了水池里面。

    才到宋嘉木肚子的水,对云疏浅这个旱鸭子来说就有些深了,浮力导致身体失衡,一下子没站稳,整个人都掉进了水里去。

    宋嘉木就把她捞了出来。

    她狼狈地抹了抹脸上的水,探头探脑地看袁采衣在哪儿。

    “采衣呢?”

    “……你知道吗,笑容不会凭空消失,它只会从你的脸上,跑到我的脸上,哈哈哈!”

    宋嘉木哈哈大笑了起来,云疏浅没好气地掐他掐他。

    “先生,要拍照吗?”

    一位扛着单反相机的工作人员走了过来,在几个大型项目下面,都会有专门的照相服务,当然这可不是免费的,拍完之后会用防水相纸打印出来。

    “拍就拍吧!”

    宋嘉木再次将云疏浅以公主抱的姿势抱起来,两人站在水池边,少女咯咯笑着,一只手臂搂着他的脖子,另一只手臂朝着相机的方向伸出,比划一个小剪刀,她的小脚丫也抬起来,水珠顺着她的足跟像滴落的珍珠般滑下。

    身后是刚玩过的丛林龙卷风项目,另一台天蓝色的滑具在他们身后冲进了水中,溅起好大一片浪花。

    照片就在这浪花飞溅的一瞬间定格,充满了浓浓的夏日风情。

    拿到照片,云疏浅很满意,拉着宋嘉木又跑向了下一个项目。

   

本文链接:https://www.xuegeshuoche.com/qichezixun/160861.html,文章版权归属原作者:栀子花开 所有。更多精彩信息,可关注栀子花开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