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汽车资讯

白领人妻系列第26部分阅读|全是肉的npc

   呼!

    时光好似在这一瞬间定格。

    白水河翻涌激荡,水汽蒸腾如云……    白领人妻系列第26部分阅读|全是肉的npc    

    荒野上灰尘弥漫,裂痕层层扩散……

    城墙之上,杨狱持弓半张,而铁踏法等人神色大变……

    灰尘中、城头上、城门外,在无数人的注视之中,那一只手掌洞穿了云气与劲风而来,五指之间闪烁着阴白之光。

    快!

    太快了!

    来人的速度快到了绝巅,对于战局的把握,也妙绝毫厘。

    其出现之刹那,正是张玄霸橫击四大武圣,拳势将尽而未尽之时,以杨狱的通幽之能,竟也没有察觉到分毫,好似其本来就应该在那里。

    这不是武功,而是,

    “移形换影!”

    杨狱的脑海之中不由浮现了这一念头。

    锦绣榜上,此门神通赫然在列,而其主是,弥天教主,宁无求!

    五尊武圣之后,竟然还藏着第六人!

    轰隆!

    乾龙咆哮,电光交织的玄铁箭矢瞬间气化如闪电般划破虚空。

    杨狱的反应不可谓不快,这一刹那,除却张玄霸之外,在场所有人中,唯有他最早发现。

    “宁某何其有幸,今日能杀霸王!”

    幽沉冷冽的笑声随风传荡之刹那,宁无求酝酿多时的绝杀一击,就在众目睽睽之下,穿颅而过!

    这一击的威能堪称可怖,骤然迸发的劲气,直将方圆数十丈的风云都撕扯开来,好似一口神刀贯空!

    杨狱看得清楚,那是一个带着鬼脸面具,不知男女的神秘人,他轻斥一声,似早有准备一般。

    另一只手掌抬起,幽光吞吐间,将箭光淹没其中。

    “赵王爷!”

    铁踏法猛然踏前一步,心情波动剧烈,踩碎了脚下的城砖。

    其余人更无不色变骇然。

    唯有灰尘之中,咳血翻身而起的红日法王三人,没有任何犹豫,硬撑着伤势拔地而起,再催绝杀。

    要彻底断绝这尊大敌的生机。

    “怎么可能?!”

    突然,一声惊呼响彻天地。

    宁无求怒目圆睁,心中惊骇到了极点,这一击,他蓄势多日,自问乃是绝杀之招,而结果,也如他预料一般,穿颅而过。

    然而,这不是血肉被穿透的感觉,更像是,挥拳击天,空洞不着力的虚幻。

    就好似,眼前的张玄霸只是一个影子,又好似,他与自己根本不处于同一个空间、世界!

    “不好!”

    一击落空,宁无求瞬间催发神通,就要远遁十里之外,不愿也不敢面对这位当世第一人的暴怒反击。

    可他的手,被抓住了!

    这是足以令任何旁观者惊骇悚然的一幕。

    宁无求的‘无形刀手’洞穿了张玄霸的头颅,却不见有丝毫血迹,好似其人只是个影子,可他抬手,却实质般的抓住了宁无求的手腕!

    “你算个什么东西,也配杀我?”

    平静到波澜不惊的声音响起,宁无求双眸瞬间赤红一片,不假思索的发动神通。

    移形换影!

    咔嚓!

    血洒长空,一只带着小半肩膀的手臂,被生生撕扯下来,伴随着痛苦的低吼。

    长空之上,又有强光乍现。

    轰!

    张玄霸双臂张扬,一手扯下宁无求的手臂,拳势也未停顿一刹,在红日法王等人的怒吼声中,再度打爆了暗月法王。

    而这一次,再无木屑飞扬,只有粘稠滚烫的武圣之血,被狂风吹卷着四散而飞。

    轰!

    轰隆!

    似是一击,又似是数次碰撞,恐怖的涟漪冲天而起,似将弥漫天空的乌云都撕裂开来。

    残阳落下时,长河之上的碰撞也自停了下来,只有狂风吹卷间,僧衣、血肉洒落,染红了冰河!

    呼

    寒风吹散水雾。

    望着那立于长河之上,那如神魔般恐怖的身影,天地间好似陡然静了下来。

    一死一残三伤!

    五尊武圣的合围,似还未开始已然告破,而在所有人的眼中,张玄霸竟似连丝毫伤势也无。

    甚至于那一袭单衣都无任何破损。

    “天下无敌……”

    看着漫天血雨,残阳下神魔也似的身影,同样的念头在所有人的心头升起。

    红日法王、卓力格图、澹台灭、宁无求、暗月法王。

    这五尊武圣,皆非新近晋升,都是成名少则四五十年,多则百年的武林巨擘,任何一人都是可号令千万人的大人物。

    此刻五人围攻,竟然……

    “霸拳……”

    杨狱阖眸,将这一拳深深的烙印进心底。

    真传一句话,假传万卷书。

    再多的指点,也不如这一拳来的直观与清晰,不需消化,杨狱已然感觉到了拳法的精进。

    “啊!”

    某处阴影中,宁无求踉跄落地,声音沙哑如厉鬼:

    “张玄霸……”

    他的伤势极为严重,右臂连同小半个肩膀都被撕扯了下来,从一侧甚至可以看到他胸腔内蠕动的内脏。

    “移形换影,也算是不错的神通了,可惜,你用的不成……”

    甩落指尖的血珠,张玄霸神情自若。

    白水河畔百丈开外的三处废墟中,红日法王也无了之前的宝相庄严,嘴角带着血色,可他的眼神,却带着震怖与不解:

    “这,不是武功?!”

    以他今时今日的武功与修持,已然极少会遇到令他不解的事情了,可眼前这一幕,超乎了他的预料。

    宁无求,非常人。

    其人的神通虽无攻伐之类,可移形换影配合其人的强大刺杀术,早在多年前,就有着刺杀武圣的战绩。

    那一瞬间,自己三人全面牵制,张玄霸拳势将尽也绝然不假,可他竟然还是避开了这样的绝杀……

    “的确不是武功。”

    人随声至,山林之畔,一其貌不扬的少年不知何时已然出现。

    他的身量不高,面色还有几分稚嫩,可其人现身之刹那,大河两岸的风就越发的寒冷了。

    “黑山老妖!”

    杨狱眸光一凝。

    此刻所见之老妖,与他之前所见有七分相似,却又有三分不同,不是样貌的不同,而是气息的不同。

    若非其意志趋同,他只怕都要将其错认成另外一人。

    ‘八世搏仙,类似的化身,他还有六具?’

    杨狱捏紧乾龙神弓,城头之上一片躁动,汇聚的武者越发的多,在其中,他甚至感受到了数个神通主的气息。

    这一战,真个将附近诸道州的高手,全部吸引了过来。

    甚至于,若非张玄霸提前出关,只怕来的人会更多几倍,甚至十几倍……

    “暗月兄的修持,还是差了几分,可惜了……”

    老妖伸手接住了飘落的一滴血,看向了大河之上。

    准确说,是张玄霸的脚下:

    “难怪你要撼动气机,引动天象变化……”

    “什么?”

    不远处,澹台灭拄刀而起,闻言看去,不由得心头一惊:

    “你……”

    此刻,残阳西斜,可雪原开阔,阳光仍然明亮,可张玄霸立身之处,却不见有丝毫阴影。

    就好似其人根本不在此间,以至于阳光都可穿透其身,而不留下丝毫的影子。

    这一幕,像极了一门传说中的神通。

    “不在彼间、不在此间……这是,正立无影?!”

    卓力格图擦去眼角的血迹,甩动着神斧,粗犷的脸上尽是凝重。

    “正立无影?!”

    悲痛于师弟惨死,红日法王心神有些不稳,反而是最后才发现这一点。

    他心头震惊,却又不禁冷笑:

    “枉你口口声声说什么秉承武运,却还不是另觅了道果,学了神通?!”

    “你又懂个什么?”

    张玄霸哑然。

    他自幼学得百家兵书,走的从来是兼收并蓄,他能够于而立之年晋位武圣,推陈出新,自然是学尽百家武学。

    神通,他自不会排斥。

    之所以舍弃道果,原因繁多,究其根本,最大的原因,是那仪式违了他的心。

    而他这一生,从来不受任何人的威胁,遑论区区道果。

    排斥道果,不意味着他不学神通,当然,如果这是神通的话……

    “你提前出关,只怕是尝试过突破了?”

    黑山老妖缓步前行,抗下了来自大河之上的所有威慑与压力,眼底泛着幽沉光芒:

    “看来,你并未功成,也对,武圣之上,或许已然无路了,你又怎么会成功?只是,你似乎也不算完全失败,有意思,有意思……”

    “这天下,本不是天生就有路,无路,开之便是。若古往今来,人人如尔等般,遇山水而不敢前,又哪有你我今日?”

    张玄霸哂笑一声。

    “世间无路,开路那自然理所当然,可明明通天大道在前,却偏要去开山搭桥,走那崎未必存在的崎岖小路,却又何必?”

    老妖亦是哑然:

    “更何况,你连路都未曾真个开出来……”

    他的身后,澹台灭、红日法王等人神色冷然,再度蓄势。

    “老夫不成,自也有后来者。”

    张玄霸淡淡回答。

    “启道光?猷龙?还是说……”

    老妖眸光转过,落向城头,眼神变得讳莫如深:

    “他!”

    其目光所至,似有山岳之重,城头之上一片混乱,唯有杨狱不避不让,与之对视:

    “是我又如何?”

    “此路崎岖难行,又有大石阻路,就凭你,可走不下去……”

    老妖眯眼。

    “大石阻路?”

    冰河之上,大风扬起,张玄霸踏水而行,衣袍猎猎狂舞,嘴角勾勒出轻蔑的笑:

    “你也不要自视过高!”

本文链接:https://www.xuegeshuoche.com/qichezixun/160815.html,文章版权归属原作者:栀子花开 所有。更多精彩信息,可关注栀子花开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