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汽车资讯

荡女小茹…用力/无内衣凸点小说

    朱丽很生气,后果很严重。

    “苏明成,你把房子卖了我们住哪儿?明天一早你就给我去门店解除售房合同。”

    中午买小笼包和烫呢子大衣的事她忍了,没想到这个混蛋晚上又给她整出一个王炸,不声不响地把房子拿去卖了。  荡女小茹…用力/无内衣凸点小说      

    按照以往的剧本,她一发火,苏明成会第一时间说好话,哄老婆,但是今天并没有,男人依然坐在沙发上吸烟,不知道在想什么。

    苏明成以前不吸烟啊,怎么今天?

    朱丽看看赵美兰的遗像,又看看桌上的售房合同,心想难不成他是为这两件事烦心才吸烟的?看来他也挺难的。

    不对。

    看他这吸烟的姿势,哪里像才学会的样子?

    朱丽怒冲冲走过去,一把夺过他手里的烟卷丢在地上:“苏明成,你今天到底是怎么回事?”

    林跃无语极了,总有些女人影响他拔刀……不,影响他舒舒服服地吸烟。

    “什么怎么回事?”

    “房子。”

    朱丽把售房合同拿起来摔到他的面前:“你赶紧通知中介,把房子撤下来。”

    “不可能。”林跃回答的很坚决。

    “你说什么?”她以为自己听错了。

    “我说不可能。”

    “苏明成!你把房子卖了,我们住哪儿?”

    “租房不能住吗?我已经相中了一套房子,暂时搬过去住一段时间还能换换心情。”

    “租房?你让我租房住?”朱丽给他这个想法惊得下巴都快掉了:“苏明成,我嫁过来不是为了跟你吃苦受罪的,何况房子我也有还贷款,你不征求一下我的意见就把房子卖了,你还有脸了?”

    “这些年来,从妈那里拿来的钱,七成以上都给你买包包和衣服了,现在苏明玉回来复仇,不卖房子,你告诉我怎么偿还欠债,和苏家两清?”

    “反正我不管,就是不能租房住。”

    “租房住怎么了?租房住就活该被歧视?”林跃玩味一笑:“朱丽,你嫁的是我这个人呢?还是这套房子呢?”

    “我……”

    朱丽很想说我嫁的是你这个人,但是她对苏明成没有信心,在她看来,苏明成就是个在苏家甜言蜜语讨好赵美兰,在自己家甜言蜜语讨好她的小男人,挣大钱的事这辈子是甭想了,真要沦落到卖了房子租房住的地步,那一辈子都别想翻身了。

    “犹豫了?”林跃没有给她更多的思考空间:“犹豫说明你后悔了。”

    他起身走到门口,把朱丽的包往她怀里一丢:“回你爹妈家好好反思一下,如果还是不能接受租房住,我会在一个月内把你出的那部分房贷还清,然后去民政局办离婚。”

    “苏明成,你要跟我离婚?”朱丽一脸错愕,没有想到他会讲出这样的话来。

    林跃没有多说,走过去把门推开,一副请她走人的态度。

    “苏明成!”

    朱丽大怒,气呼呼地看了他几眼,提着手包转身离开。

    “走就走,你别后悔。”

    她这儿话音刚落,后面房门嘭的一声关上。

    “苏!明!成!”

    她气得眼睛都瞪圆了,心想离就离,谁怕谁,完了带着怒气走进电梯,唬的一个长相白净的中学生缩到角落,一脸戒备看着她。

    林跃听得见门外的喊声,不过完全没有放在心上,苏明成会变着法的哄老婆,连下跪的事都干得出来,到了他这儿怎么可能?能同甘不能共苦,这种女人他会稀罕?

    租房住怎么了?身为一个准大佬,租幢别墅很正常吧。

    ……

    第二天清晨,林跃睡得正香,一阵手机的嗡嗡震响将他惊醒,接起来一听,是苏明哲打电话提醒他带着朱丽过去殡仪馆集合。

    听筒那边隐约传来苏明玉嫌苏明哲给他打电话的声音。

    林跃随口答应一句,挂断电话从床上起来,先刷个牙,后洗个澡,再把胡子刮一刮,又到楼下的早点铺买了个大饼卷油条,却才坐上JEEP牧马人,驱车前往殡仪馆。

    他到的时候现场已经来了不少人,有赵美兰的弟弟赵正,他的媳妇儿石红花和两人的儿子赵众邦,也有赵美兰在医院的同事,老宅的邻居和一起打牌的牌友。

    苏明玉陪着苏大强,或许是得偿所愿,住到了行政套房的原因,老头子已经很努力地在伪装悲伤了,但是如果仔细观察,还是能够分辨出眼角飞着的一抹意气。

    “你怎么才来?朱丽呢?”

    苏明哲一看林跃到达,赶紧迎上来,语气里有着不加掩饰的责备。

    追悼会差不多开完了,接下来就是带着遗体去火化的环节,老二这时才到,很不应该,而且朱丽没来,朱父朱母也没来,叫外人看到,指不定背后怎么议论他们家的事呢。

    “昨晚赌气回娘家了,不用等她。”

    林跃不用打电话也知道昨晚朱家会上演怎样的一幕,两口子从小就娇惯朱丽,租房住?这么委屈女儿肯定不行,离婚吧……还不至于,但是今天赵美兰的葬礼,他们是不会来的,权当是给他的下马威了。

    “赌气回家?”

    苏明哲听说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知道八成是为房子的事。

    “你……你……明成,你这两天办的叫什么事?”

    林跃说道:“你要是为我还父母欠款搞砸夫妻关系而遗憾惋惜,我的回答是我是一个成年人了,做事有分寸,你大可放心,不必自责,你要是嫌朱丽和她的父母不出席葬礼给老苏家丢人……”

    他对苏明哲比了个中指。

    老大被他戳穿心事,有点下不来台。

    “大哥,工作人员叫你去选骨灰盒。”

    苏明玉的话帮苏明哲解了围,一脸焦躁走了。

    林跃走进殡仪馆,看着鲜花簇拥的亡母遗像。

    “……”

    感觉挺可乐的,在看守所里,一个因为想要的东西没给就和父母断绝关系的“女儿”,要求一个跟父母关系最好的儿子当众忏悔,讲自己不应该啃老,赵美兰如果泉下有知,会不会被气得再死一次?

    还有墓地。

    真要是一个孝顺、明事理的女儿,人在的时候怎么不放低姿态,说一声妈,当时我太幼稚了,人死了以后给买墓地算怎么回事?

    意思是赵美兰,你把我的房间卖了,但是我不计前嫌,帮你在地下买了一间房?

    这算孝顺呢?还是鞭尸呢?

    母女二人因为卖房间反目成仇,又因为买墓地有了交集,如果赵美兰泉下有知,在里面住着会舒服吗?编剧设计这个桥段……细思极恐啊。

    “听说没有,老苏家的小女儿给她妈在名流陵园买了一块40万的豪华墓地。”

    “是吗?明玉这么有钱啊?一出手就是40万,邻里们都说她妈对她不好,如果她妈对她不好她会花这么多钱给她妈买墓地?”

    “你们还不知道吧,明玉可是大公司的总经理,就她开的车,我上网查了一下,七八十万呢。”不用回头看林跃也听得出这话是谁讲的——赵美兰的弟弟,也是他的舅舅,三十年来没少占苏家便宜的赵正。

    “要说在咱们同德里,还是老苏家风光,大儿子清华毕业,又去美国名校斯坦福硕博连读,现在已经在洛杉矶安家,住着几百平有花园的大别墅,这小女儿也争气,大公司的老总,看这气度,存款得有八位数吧,倒是老二苏明成混得真不咋样。”

    “咦,你不说我还想不起来,老二媳妇儿呢?老二媳妇儿怎么没来?”

    “是叫朱丽吧?亲家母没了,女方父母总该来一个人吧?你们有看到吗?”

    “没有。”

    “没看到。”

    “也太不给苏家面子了。”

    “或许是家里临时有事耽搁了吧?”

    “啥事比这个还紧要啊?媳妇儿不来,岳父母也不来,啧啧……”

    后面的人已经尽可能地小声了,不过以林跃的身体素质,这些话自然是一字不落地钻进耳朵里。

    “别说了,快看,苏家老大抱着骨灰出来了。”

    林跃想起老家的一个传统……也不能说是传统,应该是约定成俗的规则吧,老人没了以后,像棺材、墓地这种应该儿女各掏一份钱购买,说出去有个好名声,如果谁家的条件不行,可以少出一部分,有钱的兄弟姐妹也能全拿,不过得事先征求亲人的意见,别因为这事儿挨埋怨,搞得好心办坏事。

    苏明玉跟苏明成和苏明哲商量了吗?

    没有,苏明哲一下飞机,她就说墓地买好了。

    有钱,任性,大气。

    然而在关乎苏家人整体颜面的事上你一个小女儿独断专行,造成的恶果就是外人夸奖她孝顺懂事,两个哥哥小气吧啦。

    不在日常的陪伴和体贴这些外人看不到的地方尽孝心,婚丧嫁娶这种受外人关注的事情大手笔,做给谁看?

    葬礼这种事,有多少钱就办多大事,儿女孝顺,死后住小格子九泉之下也瞑目,儿女不孝,就算再造一个秦始皇陵,该气得掀棺材板照样掀棺材板。

    有的人能每次扫墓亲力亲为,一年数次年年不辍,有的人坐在先人墓前翘着二郎腿,看小弟雇员一摞一摞的烧纸钱,哪个是孝?哪个是面儿?坟墓里的人比谁都清楚。

    站在苏明成的角度,埋怨几句,讲她有钱臭显摆不对吗?

    赵美兰再偏心,也养她18年,给她找师范大学,想把她培养成老师,日后有个安稳的生活,结果她的野心是考清华,和老大一样到国外留学,母亲不满足她就断绝母女关系,十几年不进家,讲她白眼狼不对吗?

    没把苏明成当哥,没把朱丽当嫂子,在别人家颐指气使,盛气凌人,讲她有钱了,牛,不对吗?

    在林跃看来,苏明玉这种人设,就是编剧拼命迎合豆X、微X上一些自认为家庭重男轻女心存不甘的女人的爽点炮制的剧版女频爽文,非常迎合当下儿女习惯向父母任意索取的那群人的心思,自身利益受损不行,兄弟姐妹得到的待遇不公平不行,感恩的心?你让我受委屈我凭什么感恩?总之自己没问题,都是别人的错。

    “苏明成!”

    来自身后的喊声将他惊醒,回头一看,是苏明哲抱着骨灰盒走出来。

    骨灰盒外面包着红布,旁边还有打着伞的工作人员,黑西服黑西裤白衬衣黑领带,看起来庄严肃穆。

    林跃知道苏明哲的意思,把鲜花里的亡母遗像拿起来抱在怀里,朝着那边的灵车走去。

    赵正、石红花等人停止议论朱丽和她父母没来这件事,怀着沉重的心情跟在他的身后前行——不管是真心疼还是假心疼,总之礼数很到位。

    苏明玉搀着苏大强走在苏明哲身后。

    就在工作人员招呼其他家属先上车的时候,苏明玉的手机响了,一看是老蒙打来的,便放开苏大强,跑到一边儿接电话。

    她在那一直说,其他家属都上车了,大家只能眼巴巴地等她。

    电视剧里的情节是苏明成一下子火了,说她搅和,不想来就不来,没人求她参加。

    有错吗?回家给父母送葬这么大的事不请假,搞得一车人坐着等她,老蒙问她在干什么,她还隐瞒实情不讲,婚丧嫁娶,放到全世界哪个国家都是人生大事,工作重要还是葬礼重要?这态度没有问题吗?何况有的地方下葬时间是有讲究的,错过了不吉利。

    他看看身后的灵车,忽然玩味一笑,效仿电视剧里苏明成的作为走过去。

    作为一个穿越者,不搞事情怎么对得起这个身份,更何况任务的主线就是“都不好”。

    “把电话挂了,苏明玉,你如果不想来可以不来,别在这里搅合。”

    苏明玉看了一眼车上的人:“我搅合?苏明成,你来的这么晚你还有理了?”

    “我来这么晚自然有我的道理。”

    “那我打电话也有我的道理。”

    “你的道理就是为了保住自己的职位,继续挣钱不是吗?”

    苏明玉摆出标志性的鄙夷表情:“苏明成,你也有脸谈钱,墓地是我买的,葬礼钱是我出的,我不挣钱,妈连入土为安都难。”

    林跃说道:“这钱是我让你出的吗?是苏大强找的你吧,谁求的你,这大爷的谱你找谁去摆。”

    “既然这样,那你的意思是让我当着大家的面叫爸赶你走人是吗?”

    她现在可谓有恃无恐,葬礼钱和墓地钱都是她出的,自认为比谁都有资格参加,苏明成呢,昨天才把房子挂到网上,根本不可能这么快就卖出去,何况昨晚他骂苏大强贱人、垃圾、窝囊废,把亲爹亲哥赶出家门住酒店,现在两人发生冲突,闹到苏大强跟前,老头子会向着谁说话?答案显而易见。

    林跃呵呵一笑:“请便。”

    “这可是你自找不痛快。”苏明玉一甩大衣,带着自认强人的气场往灵车走去。

    “明玉,别冲动。”苏明哲不知道他们两个说了什么,不过看苏明玉的架势,很清楚接下来十有八九会生事端,那自然是能劝就劝,能拦就拦的。

    苏明玉把他推到一边,望灵车门叫道:“爸,爸……”

    “怎么了明玉?”

    苏大强扒着窗户往外看。

    “爸,你下来一下。”

    见她一脸严肃,老头子还以为出了什么事,从灵车上下来,赵正和石红花等人也走到前面。

    “明玉,有什么话不能等到妈的葬礼结束后再说。”

    苏明玉并没有买苏明哲的账,指着身后走来的林跃说道:“爸,我问你,葬礼钱和买墓地的钱是谁出的?”

    这个没啥好隐瞒的,苏大强说道:“你啊。”

    苏明玉又问:“那我跟他,谁更没有资格参加葬礼?”

    她才不管赵正、石红花那些人是惊叹还是愕然,在她的思维里,是苏家对不起她,她是以德报怨的那一个,当初苏大强窝窝囊囊的,她被赵美兰欺负的时候一句话都不敢说,现在赵美兰死了,非逼着他腰杆硬一回不可,何况求她出面办个体面葬礼,要在街坊邻居面前扬眉吐气一回的也是他。

    “爸……”

    苏明哲冲苏大强摇头。

    然而苏大强并没有保持沉默,在苏明玉的目光逼迫下缓缓举手,指向林跃。

    后面的人窃窃私语,说什么的都有,连殡仪馆的工作人员都一脸精神,葬礼上闹幺蛾子这种事可不多见。

    林跃指着赵美兰的遗像说道:“苏大强,你可要想清楚再说话。”

    不知道被什么晃了下眼,苏大强感觉遗像里的女人似乎活了过来,伸出去的手赶紧抽回来,缩着脖子不敢说话,他比谁都清楚,赵美兰最稀罕二儿子和朱丽,嫌大儿媳不好相处,找借口没去伺候月子,但是二儿子这边,三天两头过去帮忙打扫卫生、洗洗涮涮、做做饭什么的,说老二没资格参加葬礼,赵美兰要是还活着,搞不好又会让他下跪认错了。

    “也不怕大伙儿笑话,我是不同意把妈葬在苏明玉买的墓地里的,至于原因,还请大家评评理,八九年前吧,苏明玉读大二,已经整整一年没有回家,当时正赶上我跟朱丽订婚,钱不够付首付,妈就效仿当年支援大哥去美国读书的法子,卖了一间房帮我凑足房款,苏大强把这事儿跟苏明玉说了,那她跟我的关系,你们都知道,我也就不赘述了,反正她心里就是生气吧,跑到家里质问妈为什么把房子卖了,妈说男孩子娶老婆压力大,父母不帮衬很难,女孩子就没那么困难了,再说她也小。她不理解,就闹啊,反正说来说去,说到最后把苏大强骂了一通,说他窝囊废,软骨头,没有一家之主的担当,管不了老婆,妈很生气,要打她,她觉得自己大了,翅膀硬了,一怒之下就跟妈说从今往后断绝母女关系,我妈答应了,让她永远别回这个家。我想请问大家,既然断绝了母女关系,没有得到原谅之前,她有什么资格来参加葬礼?”

    这番话不仅把后面的亲戚说懵了,苏大强和苏明玉两人也是目瞪口呆。

    作为家庭丑闻,夫妻二人对外守口如瓶,连老大都没说,那么这事儿他是怎么知道的。

本文链接:https://www.xuegeshuoche.com/qichezixun/160809.html,文章版权归属原作者:栀子花开 所有。更多精彩信息,可关注栀子花开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