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汽车资讯

满级绿茶穿成小可怜(离婚的女人)最新章节列表

    昨夜里睡得晚,清早这会儿,两家人也都比平时起得更迟了一些。

    勤快的小猫咪早早就醒了,正趴在阳台上晒太阳呢。

    它抬起脑袋瓜看向二十三楼高层外的远方,浅蓝色的天空,有飞机云从南向北。  满级绿茶穿成小可怜(离婚的女人)最新章节列表    

    微风吹动它蒲公英一般的毛发,柔和而惬意的光洒在它身上,世界的声音响起了。

    年年闭上眼睛,换了个舒服的姿势躺下来,以便让阳光可以晒到肚皮,这有助于小猫咪的钙质吸收以及预防猫藓。

    不要问它昨晚不是在宋嘉木房间的吗,宋嘉木的房门都还关着呢,问就是每只小猫咪的体质不同,它会穿越到阳台也是很正常的事。

    小猫嫩嫩的耳朵尖动了动。

    屋里,老爸老妈的房间门打开了。

    李媛打着哈欠出来,看了看阳台外的天气,心情就变得很好。

    又看见宋嘉木那紧闭的房门,她略显好奇,在客厅里用稍大的音量喊了一声:

    “还没起床呢?都快九点了。”

    几乎于此同时,宋嘉木的房门打开了,他也打着哈欠从里面走了出来。

    李媛的那一丝好奇立刻烟消云散。

    “早啊妈。”

    “今天起这么晚啊,不跑步了?”

    “……先保障睡眠吧。”

    “你很晚才睡?”

    “没有,一回来我就睡了。”

    宋嘉木没有说一句假话,他确实一回来就睡了,只不过是凌晨五点多的时候回来的……

    昨天凌晨一点多偷偷溜到云疏浅家,两人没羞没臊地亲亲抱抱到两点多才睡下,他才睡了不到三个小时,到五点多的时候,又偷偷摸摸地回到了自己家里补觉。

    看似宁静祥和的夜晚,却发生了那么多惊天动地的事。

    宋嘉木有些理解为什么反对早恋了,因为恋爱这种事真的很伤身体。

    好在他还年轻,正处于精力最旺盛的年纪,这个时候不造作,难道等五六十岁后再造嘛。

    这个点的太阳太热辣了,宋嘉木没有去跑步,作为补偿,他把瑜伽垫在客厅空旷位置铺开来,做上下蹲、俯卧撑、仰卧起坐、平板支撑等力量训练。

    直到十点半的时候,他已经是大汗淋漓。

    简单吃个早餐填填肚子,宋嘉木回房间洗澡,顺便奖励了一下自己这坚忍不拔的意志力。

    一来是因为昨晚被云虫虫撩拨得不行,二来两人今天要去水上乐园玩儿,他可不想在大庭广众之下,穿着泳裤,因为过于旺盛的精力而惊吓到群众。

    在宋嘉木狼狈地拿着花洒,冲洗浴室墙壁的时候,隔壁的少女也终于是睡饱醒来了。

    即便拉着窗帘,但阳光还是照亮了她的房间。

    光线被镂空细花的纱窗帘筛成了斑驳的淡黄色,落在她床铺的一角,柔柔地铺在少女从被子里钻出来的一只小脚上。

    她搂着宋嘉木的被子打了个滚儿,眼睛还不舍得睁开呢,小猪似的哼哼唧唧着,夹着搂成他形状的被子磨磨蹭蹭。

    就这样懒洋洋地赖着床,把脸埋在他的被子里,回味宋嘉木的体温和味道。

    好喜欢被他压住的感觉!可惜胆小的宋猪头天还没亮就跑了,要是被子跟他一样重就好了,一百五十斤压在身上,她会感觉呼吸困难,但格外充实。

    女孩子的心思细腻,想象力很丰富,特别是刚起床的时候,任何微妙或微小的细节都可能让她浮想联翩。

    云疏浅回想昨晚的点滴,他亲着她的脖子,说要在上面种草莓,她不肯,然后他就亲她的锁骨,他的头发扎在她脖颈间,酥酥痒痒的,还有点刺刺的。

    耳边那带着滚烫气息的话,回想起来依旧清晰。

    即便当时他的手是被她摁住的,但在说‘这里那里’的时候,他的声音却几乎有了实质的重量,竟让少女感觉到了触感。

    “吻遍全部……呜!哪有这样的!”

    两人一块儿长大,宋猪头就是这么欺负她的吗?

    光是现在这么想一想,云疏浅就双颊粉红,翻了个身,把脸埋在被子里,双腿翘起来,对着空气使劲儿踢踢蹦蹦。

    ……

    两人再次见面的时候,是中午吃完饭后的十二点半。

    今天是云疏浅的生日,昨晚答应了云叔叔,现在宋嘉木要带她一起去水世界乐园玩儿。

    “哼。”

    这是少女见到宋嘉木时,发出的第一个声音。

    “宋嘉木,我越来越佩服你的脸皮了,你是怎么做到昨晚那样子对我,现在还能一副淡定的模样,把我从家里带出来的?”

    云疏浅对第一个声音做了解释。

    “喂喂,你别混淆视听啊,到底是谁昨晚说‘啊这样我好喜欢’,还不是你云大小姐!”

    “我没有说!”

    “但你的眼睛告诉我你是这么想的。”

    “那你说说,我现在眼睛在说什么。”

    电梯里,云疏浅靠在最里面的电梯墙上,她今天穿着可爱的小短裙,裙摆下那双秀美的白皙双腿并拢着,以三十度角的姿势把后背斜靠在电梯墙上,一双小白鞋的鞋尖,跟宋嘉木的鞋尖相抵,宋嘉木站在她面前,进电梯后没转身。

    听她这么一说,宋嘉木就一只手伸出来,撑在了她脑袋旁边的墙上,他把脸贴近看她的眼睛。

    云疏浅的眼睛又大又漂亮,大眼睛总会显得脸嫩一些的,毕竟婴儿的眼睛相对于脸的比例就是偏大的。

    她也不甘示弱,就这样挑起眼帘,用这双漂亮的大眼睛迎着他的目光。

    随着宋嘉木撑着墙,一点一点地朝她靠近,他的呼吸就吹到她脸上了,云疏浅也心跳加快了起来,双腿微微用力,身子就贴着电梯墙上滑了一些,从三十度角变成了二十五度角。

    “你是要在电梯里亲我吗。”云疏浅看着他的眼睛问道。

    “没有,我在读你的目光呢。”

    两人的鼻尖相抵了,宋嘉木的鼻息吹动了她唇边细微到不可查觉的绒毛,少女的唇型很诱人,娇嫩的像是从花蕾中剥开的花瓣,湿湿润润的透着雾气的样子。

    这番‘解读目光’的对视僵持中,云疏浅先败下阵来了,她的俏脸开始泛起微红,干咽了一下喉咙,慢慢把那双大眼睛闭上了,然后微微扬起了下巴,把唇迎了上去……

    她进一寸,宋嘉木就退一寸,她再进一寸,宋嘉木又再退一寸。

    始终吻不到他,感觉自己被调戏的少女,羞恼地睁开眼睛,狠狠地在他的鞋子上踩了一脚。

    “敬酒不吃吃罚酒。”

    “……电梯有监控的。”

    “那、那你还……”

    “我在读你的目光啊。”

    “那你读出什么了?”

    宋嘉木一副确信的样子,说道:“你那湿湿的大眼睛告诉我,你也要吻我身体的全部!”

    云疏浅想起了手机私密文件夹里,那几个被她翻来覆去看了好多次的视频,画面在她脑海里浮现,顿时有些面红耳赤。

    “……去死!我才没这么想过!”

    “难道我看错了?”

    电梯下到了负一层,门打开,云疏浅掐着宋嘉木走出来。

    水世界乐园比较远,老爸的车今天不用,宋嘉木便打算开车带她一起过去。

    云疏浅把包包丢到后座上,麻溜地坐在了副驾驶的位置。

    车门关上之后,这里便是属于他们的小空间了。

    宋嘉木坐在驾驶位上,把手机导航开好,又瞥了眼副驾驶位置上安全带也不系的云大小姐。

    她一副没坐过车的样子,短裙下白嫩嫩的双腿平伸开来,惬意的晃晃,小手压在裙摆上,眼睛看着玻璃外,丝毫没有自己系安全带的自觉。

    见到宋嘉木侧身过来的动作,她嘴角勾起难以察觉的弧度,乖乖的坐着,继续晃腿儿。

    宋嘉木的大手从她右侧把安全带拉了出来,帮她把安全带扣好,接着他的左手摁在了她晃动的白嫩大腿上。

    少女身子立刻绷紧。

    “你……唔!”

    她的腿被他摁着,身子被安全带系着,她的手想要动,却又被他另一只手牢牢地抓住了她的两只小手,就连她说话的声音,也被他用嘴巴给堵住了。

    又来了,又来了!

    比起刚刚在电梯里的调戏,这次宋嘉木就来真的了。

    云疏浅先是浑身绷紧,心跳加速,但很快四肢就变得绵软无力起来,大腿肌肤上有他掌心炙热的温度,她闭上了眼睛,整个人变得更软和,好像躺在云端,四肢百骸流淌着微小的电流,暖暖的,酥酥的。

    她不知道自己嘴里是什么滋味,但知道宋嘉木嘴里有种很棒的味道,不是牙膏的味道,也不是漱口水和口香糖的味道,是只有年轻男人身体上才有的味道,那种味道像酒,令她微醺,令她着迷。

    中途宋嘉木的手情不自禁地开始移动,但依旧被云疏浅强烈而又坚决的摁住了。

    “你、你想干嘛?”

    “我以为你晕了……”

    “所以这就是你的理由?”

    宋嘉木把手拿开,老实回到驾驶位上坐着,少女裙摆下那白嫩的大腿,被他摁出来一块绯红手印痕迹。

    云疏浅低头看着腿上的手印,凶凶地瞪了他一眼,两人躲在宋叔叔的车里这样子,可真是太刺激了……

    “才刚出发你就这样……”

    “对不起,云小姐的吻实在过于令人上头了……”

    “那、那回来的时候,你也要这样。”

本文链接:https://www.xuegeshuoche.com/qichezixun/160692.html,文章版权归属原作者:栀子花开 所有。更多精彩信息,可关注栀子花开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