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汽车资讯

厕所里狠狠揉捏着她的奶,做完之后不拔出来总裁

    下午时分,陈庆来到进贤馆看望前来投奔自己的官员们,这种看望也是要分场合,掌握分寸,虽然文人都有尊严,别人千里迢迢来投奔自己,如果面都不见,待遇恶劣、态度冰冷,确实有点过份。

    但如果热情过头,给予高官厚禄,又殷勤探望,非但不会感恩,反而会让对方生出轻视之心。

    所以捏拿分寸极为重要,陈庆之所以来探望,是因为这些官员都先要去教书,而且是教小学堂,所以他才需要安抚一下求职官员们的情绪。    厕所里狠狠揉捏着她的奶,做完之后不拔出来总裁  

    听说雍王殿下到来,没有出门的官员们纷纷前来拜见,大家都是混官场的,深知给领导留下一个印象的重要性,出现一个重要官职时,没准雍王就会想起自己。

    事实上,陈庆只有任命通判或者副署令以上官员的权力,往下的官员,他只有推荐权,任命权是在蒋彦先和吏部司的手中,这是官场的规则,既不能向上越权,也不能向下越权。

    作为最高统治者,陈庆也可以强行任命一名县官,但这个官员如果没有经过吏部司的考核、提名、审核、讨论、任命等一系列流程,在官场中往往会被其他官员瞧不起,这就和唐朝的斜封官是同一个意思。

    当然,中国人做事情讲究变通,凡事没有绝对,做任何事都要守规则也是不可能的,所以词语中既有越权任命这样的贬义词,也有破格提拔这样的正面语言,吏部司也不会和陈庆对着干,偶然破格提拔一名官员,吏部司也会在后面把手续补全。

    关键就是‘偶然’两个字,要把握一个度,偶然破坏一下规矩大家都能容忍,但次数太多谁也受不了。

    所以上午陈庆任命了吕大同、沈该、赵文信、吴芾四人也是有区别的,这里面他任命吕大同、沈该和赵文信三人是他的权力,而任命吴芾为监察官只是建议,监察司主官张妙如果不接受,陈庆也没有办法。

    可就算任命吕大同、沈该和赵文信三人,也是有规则的,吕大同三次出任过州主官,资历和官阶都到了,赵文信在军器监做了十年,资历够了,官阶也符合。

    唯有沈该是破格提拔,所以陈庆要接见一下,表示重视,然后还要给蒋彦先和周宽一个解释,为什么要破格提拔沈该,因为他是江南名门沈家的嫡长子,江南名门互相联姻,互相影响,比如沈该的母亲是苏州太仓名门陆家之女,妻子是会稽名门虞氏长女,所以拉拢了一个沈该,等于拉拢了江南三大名门。

    这种破格提拔绝不是时时刻刻都有,就连晁清虽然陈庆很欣赏,他同时也是吕绣的表弟,但陈庆依旧没有破格提拔他,依旧按部就班,现在才是正七品。

    这么多年,陈庆破格提拔的实际上也只有三个人,妻兄吕纬,凤翔知府徐宁,还有就是沈该。

    当然,军队不能和文官系统相提并论,军队只要立下军功,破格提拔很正常,种桓之所以能两年升为指挥使,就是因为内卫属于军队系统。

    有点扯远了,转回来。

    进贤馆的官员不多,天气秋高气爽,陈庆又给了每人十两银子补助,囊中丰裕,很多人都结伴出去游玩逛街了。

    陈庆和十几名官员打了招呼,这时,他忽然听见一阵怒吼声,有人大吼,“黄有功,你欺人太甚!”

    陈庆离一座小院还有十几步,就见两名官员在院子里厮打,帽子掉了,衣服也破了,着实很狼狈,旁边有几人在劝架也没用。

    陈庆心中不悦,哼了一声,转身离去了,打架这种事情,不应该由他来管。

    陈庆下午还要接见折彦质,他没有时间在进贤馆多呆,很快便回到了官房,陈庆坐下喝了口茶,心中还是很不爽,没想到探望官员居然遇到了打架,难道是自己给的待遇太高,这帮人闲得没事干了吗?

    这时,张轩在门口道:“殿下,折公来了。”

    “请他到参谋房稍候,我马上就来!”

    是折彦质来了,这次折彦质是带着妻儿来投奔自己,彻底背叛了朝廷,着实让陈庆感动。

    陈庆和折彦质有很不错的交情,当年在荆湖北路抗击完颜昌的入侵,折彦质便是李纲的副将,和陈庆配合默契,最终击败完颜昌大举的入侵。

    折家将在西军乃至整个北宋军队都具有崇高的威望,演义上是杨家将很牛,但实际上真正厉害的是折家将和种家将,比如杨家将中的佘老太君,实际上应该是折老太君,杨业之妻。

    陈庆十分看重折彦质,他需要这种稳重而极具威望的老将替自己坐镇河东路北部,可以说,在陈庆即将对河东路北部发动攻势的关口,折彦质的回归正逢其时。

    参谋房内,折彦质震惊地望着桌上沙盘,他认出来了,桌上的沙盘正是太原府以北,包括西夏故地在内的整个河东路北部,整个沙盘长宽各一丈,沙盘上山峦起伏,城池轮廓清晰,官道纵横,河水滔滔,重要的战略位置都插上红旗,哪里可以埋伏,哪里可以宿营,都用三角小旗标注得清清楚楚。

    折彦质还是第一次见到这样的沙盘地图,他才知道为什么陈庆打仗都能取胜,实在是把知己知彼,百战不殆做到的极致,有这样一座沙盘地图,加上对敌军的了解,想失败都难。

    这时,身后传来脚步声,折彦质一回头,只见陈庆就站在自己身后,他连忙躬身施礼,“参见雍王殿下!”

    陈庆走上前,指着地图笑了笑道:“这座沙盘制作还算精准吧!”

    “非常精准!”折彦质由衷赞许道。

    陈庆微微一笑,“何以见得?”

    折彦质指着沙盘道:“从岚州通往麟州和府州一共有三条官道,这上面都标注出来了,但我知道还有一条可以走骑兵和辎重的密道,知道的人很少,但这座沙盘上居然也标注出来,太令人惊叹了。”

    “就是这里!”

    折彦质指着一条细细的黑线道:“需要沿着山脊八十余里,连这条密道都能标注出来,看得出斥候是用心了。”

    陈庆点点头,“确实很用心,去年夺取太原后就开始着手,三百名斥候整整耗用的一年时间,才做成了这座沙盘。”

    “殿下准备何时出兵?”

    陈庆笑道:“我已布下十万大军,其中七万大军从太原北上,另外三万大军准备从夏州东进,攻打丰州、府州、麟州、岚州以及火山军、保德军、岢岚军等四州三军,七万大军我派牛皋为主将,但夏州的三万军,我想让折公统领,不知折公是否愿意?”

    “我?”

    折彦质愣住了,半晌道:“让我统领,恐怕恐怕三军不服!”

    陈庆淡淡道:“折公曾任荆湖军都统制,又出任朝廷枢密同知,若论官位之高,整个川陕也只在我和吕青山之下,我却让折公统兵出征,实属对折公不敬,我只是记得曾答应过折公,有若机会,一定会让折公亲自率军杀回府州,告慰折氏先祖,我就担心官职卑微,辱没了折公的身份。”

    折彦质鼻子一酸,泪水差点滚落下来,率军杀回府州,这是他这辈子最大的夙愿,他现在已经五十余岁,原以为不可能再实现了,万万没想到雍王还是把这个机会给了自己,居然让他统兵三万,这份信任让他感动万分。

    他单膝跪下抱拳道:“我已被朝廷贬为庶民,过往皆为烟云,从现在开始,折彦质就是雍王帐下一小兵!”

    陈庆大喜,连忙扶起折彦质,“从现在开始,我正式任命老将军为西军都统制,封明威将军,率三万军从夏州攻占四州三军,统制李慕清为将军副将,你们负责配合牛皋攻下整个河东路北部。”

本文链接:https://www.xuegeshuoche.com/qichezixun/160584.html,文章版权归属原作者:栀子花开 所有。更多精彩信息,可关注栀子花开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