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汽车资讯

一个b两个/穿越共妻高肉双腿打开H

    第二天,粥棚又来了五位客人。

    全都是江湖上响当当的人物,尤其中的两位元神境更是来头不小。

    庆国百胜堂总堂主韩四郎,武道第一人关正的师弟张勐。    一个b两个/穿越共妻高肉双腿打开H  

    老一辈的高手或是老去退隐或是改行挖墓,当今最具代表性的高手就是这两位。韩四郎和燕赤霞还有旧,据说燕赤霞还做捕头的时候,两人就是挚友。

    剩下三个也不是无名之辈。

    梁国四海帮帮主,魏国铁鹰门门主,楚国大风阁阁主。

    这三位境界都还只是先天境,可是江湖地位不一般。都是当年都十大宗门,瘦死的骆驼比马大。

    而且更为重要的是,茅山玄心正宗四大长老,都是出自他们三家,更是货真价实的创始人。

    昨天来的粥棚那四个人,胖子和瘦子是韩四郎的亲信手下,少年刀客师兄妹是张勐的徒弟。

    听说有个奇怪的粥棚,两人都生出些好奇。不过促使他们过来的原因,是少年刀客留下了自己的刀。

    对于江湖人来说,兵器就是第二条命。可为了一碗粥,竟然把兵器就留下。

    张勐很不能理解徒弟的选择,少年刀客自己也说不太清。不是粥真好吃到什么程度,单纯就是莫名觉得值。

    韩四郎和张勐相熟,听说后也想看看有什么古怪。至于那三位是凑巧碰上,就一起过来了。

    五个人进了粥棚没等说话,苏青就直接端上五碗白粥。

    三位先天境不约而同在指缝扣了一根银针,不动声色的在粥里搅了搅。确认没有变色,又嗅了嗅,才小心翼翼的喝了一小口。

    韩四郎和张勐则没有那么在意,直接端起来就喝。

    元神境基本百毒不侵,纵然有异也能尝出来。

    几人都没打算多喝,可白粥入口后就有点停不下来了。

    “这粥确有些玄妙。”张勐十分惊讶,“口感味道自不必说,关键是那种难以表述的清爽。这一口喝进腹中,比当初我初入元神时还舒适。”

    “难怪燕兄选在此处开山立派,山民做的白粥都这般不简单。”韩四郎显然想的更多一些,上上下下打量苏青,“敢问这位朋友,你真是这里的山民么?”

    苏青没有理会。

    “韩堂主无需多疑,他确实是寨子里的人,来之前我找寨子里的老人问过。”四海帮帮主接了句,又对苏青道,“老板,你这粥,真不能给第二碗吗?”

    苏青摇头。“每人一碗,各自付账。”

    几人相继试探,都没问出什么。

    韩四郎没有再问话,只瞅着苏青皱眉思索。

    他可以确定,自己没见过这个人。可不知道为什么,一看这个老板就心惊肉跳的。再看向旁边的那口锅,眼睛更是眯了起来。

    “这锅虽然不小,但粥的份量有限。刚刚老板盛了五碗粥,可似乎一点都不见少……”

    众人碗中粥逐渐喝完,纷纷起身各自付账。

    三位先天境各给了些银子,几钱到几两都有,典型江湖人的随意作风,不在意谁多谁少。

    张勐也给了银子,拿了二百两。

    现在他大概能理解徒弟赠刀的举动,但还是认为太过冲动。作为一个老江湖,肯定不能和徒弟一样。拿二百两点银子,已经相当大气了。

    可让他惊讶的是,韩四郎竟然给出了自己的兵器。而且似乎觉得不太够,又拿出了一块铁牌。

    苏青看了一眼韩四郎,道:“若真觉得粥值这些,上山后可请两柱香。”

    韩四郎沉默片刻,抱拳道:“多谢朋友,记下了。”

    “什么一柱香两柱香,韩兄你疯了?”张勐很吃惊,“给兵器就算了,怎么还把你的堂主信物拿出来了!你这件东西放到江湖上,那是要出大事的啊。”

    “你信我一次。”韩四郎对张勐道,“这碗粥的价值,比你想象的更高。多付一些,没有坏处。”

    其实直到现在为止,韩四郎并不能确定什么。但是那种说不出的异样感,让他甘愿赌这一把。

    堂主信物当然很重要,但送出去不至于翻天覆地。可如果今天就这样走了,韩四郎总觉得会失去什么。

    “韩兄啊,你让我说什么好。”张勐显然不想赌,只无奈的摇头。

    “当年你们孙老堂主就是,非要进那个惠王的活人墓。江湖人做事随心所欲,但也要有些边界。要是学我师兄专注武道,修为绝不止现在的程度。”

    其他三位先天境深以为然的点头。

    自家的创始人也是如此,名门正派不当,非改行去挖坟盗洞。现在给燕赤霞做四大长老似乎光荣,但哪有自己当家做主来得逍遥。燕赤霞的大腿固然要抱,但也当有点底线才行。

    ……

    粥棚里的故事每天都在发生,渐渐在来客当中有了流传。

    毕竟这个村寨很小,山民又很排外。哪怕租住了房屋,也不太和外人说话。这么一个奇怪的粥棚,算是难得的消遣。有人甚至会因为那奇怪的规矩,故意给一些银钱之外的事物。

    觉得老板不给面子,心中生出不满的人也有。但不管在外面如何霸道,都没有哪个出手用强。

    来观礼的多有不俗背景,走南闯北见多识广。再奇怪的事情都瞧见过,不至于和一个死心眼的山民过不去。况且玄心正宗开山在即,稍微有点脑子都知道不能在这个节点闹事。

    直到这一天,来了非江湖背景的客人。

    “这就是那个好多人提过的粥棚吧?”

    “一碗粥……应该是这里了。来来,咱们也尝尝?”

    “以您这种身份,在外面用吃食没关系么?”

    “此处为茅山脚下,民风又这般淳朴,难道还有人害本宫不成?”

    “算了吧,之前我可是看你的人和寨中族老打听了,半个时辰前甚至还派人来喝过。如果不是确定万全,太子殿下又哪敢者这么随意……”

    一行六人走进粥棚,大批护卫留在外面。看似零散的站立,实则已经将所有方位封锁。

    这些人全部都是普通衣衫,乍看似是富贵商人。可但凡有点眼力,都不难看出绝非普通人。

    青洲六国,官方使团。要么是皇族,要么是重臣,没有一个来历普通。

    不过在苏青眼里自然没什么区别,端来六碗粥放到桌子上。

    “白粥啊,很普通嘛。”一个十七八的小姑娘伸脖子看了看,咋咋唬唬道,“店家小哥,你这粥真那么好吃吗?”

    苏青没有理会,转身到锅前继续成粥。

    “真和别人说的一样诶,闷葫芦一个不说话。”小姑娘冲苏青吐了下舌头,又转身骚扰起一个大汉。

    “孟大统领,来来来,坐我旁边……上次魏齐动过刀兵的时候,我可是还没出生呢,您总不至于迁怒到我头上吧……对对对,就该笑一笑……虽然笑起来不怎么好看……”

    嘻嘻哈哈的小姑娘是魏国的文竹郡主,一脸纠结的是齐国的孟大统领。

    作为齐国的禁军大统领,往日里威风八面。哪怕之前和齐公公交手重伤,也未曾弱了气势。可是现在,要多郁闷有多郁闷。

    不是因为面前这位小郡主,而是暗自埋怨自家的那位皇帝陛下。

    茅山处在梁燕交界处,不在齐国的领地上。作为齐国的禁军大统领,贸然过境肯定得打招呼。

    孟统领找的是梁国,委婉的表示去茅山拜会朋友。对方一听很热情,说正好我们也要去,等你过来咱们一起。等稀里湖涂的到了集合地,孟大统领顿时傻了眼。

    庆国,齐国,楚国,魏国,梁国,燕国。

    六国全数到齐,一个都没少。

    ……

    武者四郎,仗义疏财,喜交友。一日,遇一贩卒,甚投契,不以其卑,屈尊平交。临别以宝刀付之,悉赠身家。世闻之,皆叹四郎义矣,真豪杰也。

本文链接:https://www.xuegeshuoche.com/qichezixun/160508.html,文章版权归属原作者:栀子花开 所有。更多精彩信息,可关注栀子花开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