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汽车资讯

被cao的合不拢腿的皇后(来嘛用力一些)最新章节列表

 热烈的掌声好像不会停下来了一样。

    啪啪啪的。

    李泽几次伸手虚压开口都没能打断。  被cao的合不拢腿的皇后(来嘛用力一些)最新章节列表  

    好片刻后,李泽才终于插上话:“大家都猜到了……没错,32G版本中国区起售价为3699元。”

    “64G版本起售价4499元。”

    “128G版本售价是5399元。”

    32G版本只比iPad 16G版本贵了11元,64G版本比iPad 32G版本也是贵11元,128G版本才比iPad 64版本贵111元。

    多多少少是有那么点性价比的。

    事实上,博浪终端对星海系列产品的定价其实采用了一些比较特殊的策略,比如通过提高基础版本储存空间的方式来拔高门槛,又能保持向国内市场释放足量优惠。

    又比如通过海外市场与国内市场的定价对比来突出国内售价的‘亲民’,同时也能尽可能减少逼格的降低,确保高端的品性。

    国内版本售价的公布,让才有停歇的掌声再次热烈起来。

    经过了刚才的激动,李泽选择在掌声中继续往下说:“需要特别说明的是……”

    “我们考量了博浪工厂目前的产能、重要元器件的实际可供应情况,以及其它多方因素,星海平板1预计将只生产999万台。”

    “这也是星海平板1最终砍掉了移动网络版,弱化了可选余地的原因……”

    “同时,同时为了让应用生态先行,星海平板1要到六一儿童节才能上市销售……”

    “十分抱歉,我们最终采用这样一种限量制商业策略,以及一个有所间隔的上市时间,希望大家能多多谅解。”

    这样的声明,让会场直接沸腾起来,一些人傻了,一些人愣了,一些人纯起哄玩。

    谁都没想到产品发布的高潮没出现在产品介绍环节,甚至没出现在公布售价环节,出现在了最后的商业策略声明环节。

    现场依稀能听到一些特别的喊声。

    “限量版有没有编号???”

    “是不是嫌卖得太多了?”

    “抗议抗议抗议。”

    通过多个渠道对外的发布会直播间也是炸了。

    “卧槽?如果是别的牌子在电子产品上搞这个,我直接hetui,星海这个……我只能说,我得守在电脑前抢购了,指不定具有收藏价值。”

    “产能不够?核心元器件供应不求?有点吓人吧!”

    “楼上是不是忘了博浪年初宣布在全国建设10个工厂的事情了,漯河那边的工厂一期已经完工开始进驻生产线设备了,别的地方也在陆陆续续完工一期,这个阶段博浪产能肯定是不够的,所以没什么毛病啊。”

    “卧槽,我还真忘了,博浪现在是下游制造都能自己搞定了,挺好的,这样售后有极高的保证。”

    “反正如果是别的品牌我嗤之以鼻,星海这么搞,我觉得可能会很快无货。”

    “有没有可能,博浪拿不出货来?”

    “……”

    事实上,博浪终端选择这样的商业策略,有非常多的原因。

    产能只是非常微不足道的一方面。

    毕竟除了建设用于智能手机的生产线外,博浪工厂也有建设专用于生产平板的生产线,因为实验工厂两条线都有,对于相应调试等方面经验都是一样丰富。

    只是目前建设的数量很少,如果算上实验工厂的5条,999万的总量大概还需要生产100天左右。

    眼下的库存也不是很充足,不到30万台。

    真正开放产能还得到六月底,整体算下来大概是在8月底完成这个总量的生产,然后产线正好调整生产其它设备……不是手机。

    事实上,平板的购买热情并不会很高,所以哪怕是这样一种供货情况,也可能不会出现抢购的现象。

    除了产能这个不太重要的原因外,更多的原因是:

    星海平板1是一款绝对的过渡产品。

    一是星辰应用商店生态从手机端向平板端的过渡。

    二是产品供应链的一种过渡。

    星海平板1采用的部分重要元器件还是外购,这种情况或许会在不久的将来迎来罕见的革新。

    再比如星海平板1并未采用指纹解锁,这在之后星海1系列必然迭代指纹解锁功能后,位置会显得比较尴尬,而且间隔时间也就三个来月。

    如此之外,还有一个非常非常重要的过渡。

    星海平板1是博浪终端星海系列产品从ARM生态正式转向星河生态的真正开始。

    凡此种种,总结起来是:博浪既想要更多的摊薄在芯片、系统、材料等方面投入的研发成本,且想通过限量制模式销售更快,还想维护品牌商誉,让消费者对这种小坑不太讨厌。

    按照销售规划,大致上获得的营收是国内市场249.2亿,海外市场183.4亿,合计432.6亿人民币。

    这样,在合理摊薄应有的研究成本后等之后,净利润大概能有100亿出头。

    要知道如果抛开研究成本,单算物料成本,这玩意的税前毛利能到230亿。

    …………

    …………

    在会场观众和在线观众的意犹未尽中,李泽就这样结束了星海平板1的发布。

    然后,李泽望向会场观众:“接下来,由我们的联合创始人兼技术总工孙宝银先生来为大家介绍星光语言与Sode新插件。”

    说完,李泽率先边鼓掌边离开了发布台,而孙宝银并未出现在讲台,他出现在了大荧幕上。

    “上午好。”

    孙宝银面带微笑出现在镜头中,背景是一间普普通通的工作室,只有一张大荧幕,显然这是提前录制好的视频。

    “非常高兴能为大家介绍日趋完善的星光语言以及Sode。”

    面对镜头,孙宝银姿态轻松的侃侃而谈:“事实上星光的诞生只是因为一个简单的需求:为了更好的解决专用于星辰系统的一些关键编程问题,需要一门新语言。”

    “这个任务被交到了我的手上。”

    “我很清楚以我在学校、在博浪担任技术总工的积累很难完成,好在博浪是个宽容的平台,为了解决一些难题,我带领团队游访了国内外多所高校,最后花了大约7天时间完成了语言的主要设计工作。”

    “随后在数百博浪工程师、数千博浪兼职工程师的共同努力下,在数万博浪工程师的内部试用下,星光语言得以与大家见面。”

    “我们相信,日趋完善的星光语言会成为广大开发者更好的伙伴。”

    “为了解决一些枯燥的编程问题,今天我为开发者朋友带来了Sode的一项新的试验性插件,它的名称叫‘辅助伙伴’,团队为它取了个有意思的外文名:Copilot。”

    “它是基于博浪实验室深度学习算法引擎,开发出来的AI编程工具,能够帮助开发者在Sode开发环境中用星光语言写代码时自动提供建议,能根据上下文自动写代码……

    包括文档字符串、注释、函数名称、代码,只要用户给出提示,就可以写出完整的函数……”

    “比如这样……”

    说着,孙宝银来到了一台显示器前,打开了Sode的编写窗口:“比如……我忘记了一个函数应该怎么写,通俗做法是查阅文档或通过搜索引擎解决,现在并不需要这样麻烦……我们可以输入‘函数’的注释,大家可以看到……它会提供一个建议选项……”

    “我们相信这有助于节约大家解决一些枯燥问题的精力,提高编写效率。”

    “当然,辅助伙伴现在还不够完善,它能提供的建议还不够丰富全面,我们希望各位开发者朋友能与我们一起完善它。”

    “谢谢大家。”

    孙宝银的发布过程相对来说更简略,也很枯燥,语调也比较平平无奇,但是……但是却让会场很多人直接站了起来,而且惊呼声连连。

    李泽适时走到了台上:“是不是有点开发者大会的味道了。”

    “大家不用太激动,这个插件不会让程序员失业的,可以放心,它只是一个工具,一个提高大家使用星光语言频次的优秀辅助工具。”

    “一个减少大家使用CV按键改用Tab按键的……小工具。”

    会场的激动才稍微平复。

    这个小工具,与温良一点关系没有,纯粹是团队的功劳,他也不知道这会让后世的微软大呼内行。

    因为好巧不巧的,这个软件的特性等方面都撞了2022微软大力推广的同名AI工具软件,还是收费699人民币一年的工具。

    也不知道是不是这个工具软件过于……超前。

    让会场观众都忽略了孙宝银仅用7天时间完成了星光语言主要设计工作的事情,这可是比JavaSript的10天还要快3天。

    也是特地安排的吹牛环节。

    因为形容词十分精准的描述了主要设计工作,只字未提从主要设计工作到推出花费了多大的人力物力。

    这门还不够完善的语言加上那个Sode,可是踏马花了2.1亿费用来着。

    跟JavaSript那个真10天单人写完就能用的语言完全没法比。

    开发一门编程语言吧其实也不难,难的是广大开发者乐意使用。

    平白开发新语言,一般情况下不会有开发者使用,因为有学习成本,要不是有星辰系统,星光语言很难被这么快广泛使用起来。

    而且实际上更被广泛使用起来的是Sode这个友好的开发环境,而非内置的星光。

    要不然团队也不会想尽办法搞出一个AI辅助工具来……

    再次上台的李泽一点也没耽误,在稍微安抚了会场观众情绪之后,他很快按流程走到了另一个话题:“相信大家一定有过疑惑,为什么最早围绕这星辰系统开展的开发者大会要叫博浪研究,因为……”

    “接下来将由我们的云平台团队总工谭健博士为大家介绍星辰云系统!”

    同样在李泽带头鼓掌下,大荧幕上出现了这个在博浪内部都不太知名的谭健博士的身影。

    谭健博士最早负责Xyun的构建,在经历了对XEN和KVM两种开源虚拟化技术的海量尝试之后,最终推倒一切,围绕星辰内核展开了星辰云系统的研究工作。

    他做出这样选择的考虑是……博浪的商业策略、必须重复造轮子的现状等。

    参照KVM这个基于Linux内核的开源虚拟化技术路线,谭健博士利用星辰内核的某些优质特性进行深度裁剪打造了一套新的虚拟化技术,并据此形成了星辰云系统。

    而在这个发布会上出现,同样也是为了博浪的商业战略。

    谭健博士是个比较‘没趣味’的人,而录制视频的现场选在了博浪·南沙·数据中心群机房。

    所以大荧幕上的背景是海量的机柜。

    “星辰云是一套比较有意思的架构,它现在已经被部署在了这些机器上,为我们博浪的热卖商城、小橙书、橙子系应用、以及为星海系列产品的Xyun服务提供底层支撑。”

    “……”

    “我们创造性的重构了虚拟化技术的底层架构……”

    谭健博士的发布更加枯燥。

    虽然时间不长,但也是让会场不少开发者听得面露深思,颇感兴趣。

    毕竟,云计算早已到来。

    而公有云平台的海量出现,也能为不少开发者提供低廉的在线服务器资源,用以进行更多的个人尝试。

    毕竟开发者们大多只是用个人电脑为媒介编写代码,程序的试运行大多会提交到相应服务器上进行。

    个人电脑那点配置,拉满也属实带不动很多后台程序,而且还得考虑环境变量。

    接着,李泽再次简单介绍:“现在,由我们的联合创始人兼操作系统总工张郁林先生为大家介绍星辰系统2.0。”

    同样是一段简短的视频,张郁林简要的介绍了星辰系统2.0的一些新特性。

    不仅面向开发者,也面向普通消费者。

    拿出来了一部分期待,也留下了不少悬念,毕竟大家都清楚会有新的星海手机。

    而部分新特性是提前给开发者们开放,以便他们利用这些新特性开发出更有意思的应用。

    同时也提到了会有海量的工程师来到会场,为开发人员深入理解开发技术,为他们在应用中充分利用星辰系统提供支持。

    这与苹果的做法差不多。

    同样也意味着真正面向消费者的星辰系统2.0会比现在见到的更加成熟,会在之后的几个月里更加完善。

    ……

    李泽再次现身台上,笑眯眯的说:“大家可能会好奇,星辰除了手机系统以外,为什么还要衍生出平板系统、云系统?”

    “国际网络上对星辰系统有不少评价与疑惑,同样是系统,星辰凭什么?”

    “事实上,我们从未好好介绍过星辰系统,对于围绕它的指责、质疑、疑惑等等也没有正式做出过回应。”

    “这里面是有一些原因的。”

    “大约4个月前,我们曾经做过一个小小的举措,与大约十天前某实验室在京挂牌成立并试运行有一定关系。”

    “这个举措是我们将星辰系统的内核源代码、迭代历程打包无偿捐赠给了军科为代表的多个单位。”

    “今天,现在,我们终于可以告诉大家,星辰系统是完全自主研发、独立可控的操作系统!!”

    “没有用Linux内核,也没有用Unix内核,更不是什么安卓,它的内核就叫星辰!”

    “中国没有高可用、高商业化自研操作系统的历史,早已结束!”

本文链接:https://www.xuegeshuoche.com/qichezixun/160439.html,文章版权归属原作者:栀子花开 所有。更多精彩信息,可关注栀子花开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