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汽车资讯

强制兽婚(牝户高潮喷水)最新章节列表

    “回来了!”

    熟悉的实验室再度出现在眼前,苏摩面色只是稍一恍忽,便恢复常态。

    不得不说,游戏确实某种程度上拿捏了他的心思。

    所谓的世界情报奖励,也刚好给了他最想知道的东西。  强制兽婚(牝户高潮喷水)最新章节列表    

    只是

    “要能让我再多待五分钟就好了”

    “看看他们突然发现我出现在积分榜上,到底会是怎样的反应”

    贪心的想了想,苏摩站起身打开实验室大门,看向外面泛着被射灯高照的夜空。

    同一个世界,同一片星空下,人类个体的命运原来并不相同。

    在那烽火市里。

    社会环境安定,领民身家富足,就连夜里两点出头马路上也有飞驰的能车过往,犹如回到了现代社会一般。

    而在先前的青果领地内,却正好相反。

    在刺梨镇内,下有鱼肉百姓的管理者欺压,上又有蠢蠢欲动的异族随时准备袭击。

    明明大家都是从地球上过来的人类,身份,却将这片世界中的人分成了无数个细碎的部分。

    “烽火市,哪怕最低廉的身份,售价也要8000交易点起步”

    “更别提那里的生活成本,租房,工作,吃饭,没有点数完全是寸步难行”

    “这根本不是人类原先想要看到的未来!”

    苏摩没想过建立真正的大同社会,但他也不会将上升的道路隔绝的如此彻底。

    在之前的构想中。

    所有人类是应该以分散的态势,均匀的分布在新大陆四处,来均摊灾难带来的威胁。

    但领地与领地之间,人类与人类之间,绝不应该有如此严重的隔阂。

    说好听点,身份是这片遗迹世界唯一向上的通道,人人公平。

    说难听点,这明显是一种筛选,一种只保存精英人群的手段。

    “看来身份这东西绝对有我不知道的隐秘在其中,否则龙所长肯定不会答应这件事”

    “等到夏收完毕,这件事我也得好好查查”

    突然联想到身份居然是在游戏面板里出售,苏摩脑中微微产生一丝想法。

    但最后,他还是选择暂且将其搁置,继续查探游戏给出的第二重抽奖奖励。

    【记录】:玩家“苏摩”,点数身份奖励已经抽取成功,正在发放中

    【记录】:恭喜您,您已成功抽中:天元领地宝鱼县管理者身份(价值:3980000积分)

    【记录】:该身份奖励已经发放至您的账户,您可随时点击面板进行兑换

    “什么,居然抽中”

    “宝鱼县的县长身份?”

    震惊的看着面板弹出来的提示,苏摩连忙切换页面,进入到身份交易中查询。

    果然。

    宝鱼县之前确实是有一个空缺的管理者身份,正在对外招标出售。

    只是这个价格,太过于恐怖。

    不仅需要起步价足足四百万的交易点,还需要接下来每年两百万交易点的续期费用,导致长时间下来根本无人问津。

    但就在半分钟前,这个身份却被匿名者买走,目前处于待兑换状态。

    不出意外,这匿名者,正是游戏代为出手!

    “宝鱼县,上一任的管理者并非是时间到了难以支付后续费用而续期,而是在半年前选择主动辞职,将这个职位重新还给了自由市场”

    “原因则是,在他的管理下宝鱼县上下迟迟不能完成领地划定的各项指标,导致每年这里都要缴纳一笔巨额罚款,长久下来,哪怕这管理者先前财大气粗,也撑不住这样罚,只能捏着鼻子吃了个闷亏,暗然离场”

    “而因为他先前搞出来的烂摊子,外面也没人愿意花四百万贡献点来接手”

    “兜兜转转,到我手上了?”

    查看了一下游戏面板里这宝鱼县管理者身份领取,居然还要缴纳一笔昂贵的一百万交易点税费。

    苏摩想都不想便直接关掉了面板。

    现在逐日战甲的点数还没凑齐,他哪里能多匀出来一百万点用来继承这烂摊子。

    尽管一个县的管理者,身份听起来是挺诱人的。

    可至少要等到战甲做出来,好好摸清楚领地当前的形势,苏摩才会开始下一步行动。

    “蛰伏,我需要的不是出风头,而是尽可能的低调”

    “用不了多长时间,等到一切准备好时,便是我高调归来的日子!”

    回到实验室内,重新拿出头盔和图纸。

    苏摩的心思再度沉淀了下来,将注意力全部倾注在了后续部件的制造细节上。

    而外界,一夜收割时间,很快便匆匆而过。

    当下,整个天元领地看起来依旧风平浪静,但只要明眼人都能发现,街上巡逻的人已然骤增了几倍。

    苏神突然出现在积分榜上的消息,在朝阳升起之后,瞬间传遍了整个废土。

    天元领地也再度被冲上风口浪尖。

    一些早就知道苏摩和天元领地之间关系的势力倒还好,只是发来了紧张的问询,焦急的询问着苏摩是否已经归来。

    但那些后起之秀这才明白,天元领地的背后竟然真是曾经大名鼎鼎的人类苏神。

    生怕被这些外来寻找苏神的人给盯上,徒增不必要的麻烦。

    大清早,苏摩第一时间便决定接下来的数日,直接住在良坊的实验室内,尽量避开外来人的视线。

    等到冰雹灾难过去,这场突然乍起的轰动平息一点后,再做打算。

    然而。

    让他稍稍有些没想到的是。

    刚过中午,那乾坤粮行的老板便亲自到访,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哭诉了半天的苦衷。

    对此,苏摩也没客气,只开出了市价七成的价格便收购了乾坤粮行足足70%麦地份额。

    这一个举措,也直接给良坊带来了难以想象的收入。

    哪怕等到冰雹过后粮食不涨价,这个夏收自在良坊的收益也绝对在五百万上下,可谓恐怖如斯。

    一切尘埃落定,和张达表述清楚良坊接下来的计划日程后。

    苏摩便全身心的投入到了战甲的制备工作中。

    每日研究图纸,和裴邵说说闲话,在院子里锻炼锻炼身体,品一品张达送过来的好茶。

    这般平和生活下,除了被“禁足”在院子内,苏摩的生活没有受到半点外部纷乱的打扰。

    时间也恍如云烟,一晃即逝。

    转眼间,便是三天后

    自在良坊,地下二层避难所。

    这里是张家之前斥百万巨资,融安全,生活,起居为一体,建设起来的豪华避难所。

    里面不仅设置了三十多个房间,还有健身房,客厅,餐厅,娱乐室等等公共区域。

    坐在二层的沙发上。

    苏摩借着灯光依旧在细致的看着手上的设计图,一直等到孙权过来时,他才将其放下抬起头来。

    “都准备好了?”

    “搞好了,上面的通风口和遮挡位置我都带人检查过来,我们存放粮食的地窖也都确保没有问题,每过一个小时,我都会派人过去检查一次,争取有疏漏及时发现!”

    “那就好!”

    拍派孙权肩膀,示意其坐在自己对面后。

    苏摩端起茶几上的茶壶,倒出来两大杯黄橙色的微凉液体。

    “这是?”

    闻到那股奇异的香味,孙权的眼睛马上亮了几分,忙不迭的拿起茶杯一饮而尽。

    嘶。

    入喉,一股澹澹的薄荷味夹杂着百香果的微酸冲入鼻腔,瞬间便带走了这几日的疲惫。

    下一瞬,等到那液体顺着喉咙流入胃部后,更是有一股暖暖的感觉升起,好似整个人泡在温泉中一样。

    “慢点喝,这东西可贵着呢,我好不容易才搞到一些”

    看着孙权依旧垂涎的表情,苏摩笑了笑,继续拿起茶壶续了一杯。

    “这杯,我等下带给小娟喝!”强行忍住心中的欲望,孙权连忙将视线从茶水上移开,说起正事来:“苏哥,你这两天让我调查的信息,我基本汇总的差不多了”

    “一些资料,我都整理好上传到了平板里,你点开那个综述就能看到,还有外面的摄像头我们也架设好了,等下你点那个眼睛的图标,也能看到外面”

    “辛苦了!”接过孙权从怀里掏出来的平板,苏摩点击两下,脸上不由露出一丝满意。

    “行了,我这边不用你管了,你去忙吧”

    摆摆手,苏摩顺势躺在了沙发上,慵懒的将平板放在胸前翻动着:“对了,那壶茶都带走吧,里面应该还有三四杯,省着点喝”

    “我靠,苏哥,你真懂我!”

    几乎是一瞬间,孙权便将那茶壶抢来拿在手里,发出嘿嘿的傻笑。

    下一秒,发觉苏摩已经将注意力放在了平板上的资料后,他也不多留,连忙将那杯又重新倒回茶壶里,小跑着离开。

    不多时,这片位于二层的小客厅,再度恢复了安静。

    “宝鱼县,领地划分的指标,竟然要比其他领地高这么多?”

    下滑孙权收集的资料,苏摩只看了一个开头,便不由皱起了眉头。

    三天前,对待着宝鱼县的管理者身份,他还只觉得可有可无。

    但三天时间过来,发觉在这桑田镇里无论干啥,都要束手手脚之后,苏摩的心思不由活络了起来。

    宝鱼县,距离希望市直线距离两百九十公里,有着一段不近的距离。

    顺着这县城,再往西约莫一百公里,便会出了领地范围,到达隔壁的兰芝领地。

    县城周围,共有三个小镇,六个村子,常住人口加起来在六万人左右。

    其中,宝鱼县占据四万人,其他两万人三镇六村平分。

    按照地理条件来说,这里想要发展,很快便能联通周边的领地,极大刺激经济和劳力。

    但实际情况却是,宝鱼县,所有产业都极其落后。

    工业,只有一个中型的罐头加工厂和一些上不了台面的汽配厂,税收勉强能够支撑市政建设。

    农业,尽管有一条大河穿越而过不缺水源,但高低起伏的山岭地貌却决定了大面积的种植很难展开。

    商业,县内根本没有一家外来企业扎根,只有宽峰能机在这里投产了一个下游业务部,业务量基本可以忽略不计。

    这三点,就像是放在脖子上的屠刀,牢牢扼制宝鱼县的发展,导致根本完不成所谓的指标。

    “唯一能拿得出手的,也只有农副产品加工业”

    “养殖这肉鱼,再靠着出口罐头和提供肉食来获得收益,满足城市的建设和发展”

    每个月,领地给宝鱼县的指标中最基本的一项,便是至少要出产三十万个罐头提供外贸。

    按照一个罐头350g计算,大概得捕捞十万斤到二十万斤,才能满足目标。

    “怪不得完成不了,这两年灾难频繁,大多都对肉鱼不友好”

    “频频减产,能完成就怪了”

    不去看剩下的那些繁琐指标,只看了第一项,苏摩便对形势有了完整了解。

    之前那宝鱼县管理者,他购买身份的时候,肉鱼的产量估计还很健康,想要完成指标不要太简单。

    可后来情况恶化以后,他不熟悉这肉鱼养殖,自然是顶不住减产的压力,只能跑路。

    因此,只要能解决肉鱼减产的为题,便能化解宝鱼县目前最大的困境。

    “等到灾难过去,买两条肉鱼回来研究一下”

    “先不着急”

    成为了自在良坊的法人,理所当然的,这座避难所的归属权也成为了他这个法人所有。

    瞅着距离灾难仅剩最后几分钟,苏摩切回了桌面,顺势点开摄像头观察外界。

    自穿越到废土以来,这一次的灾难,当属他操心最少的一次。

    从公布到现在,有着领地的调控,他只需要只需要全程按部就班的躲在这避难所里,等待灾难过去就行。

    而良坊内目前正在忙碌的孙权等人,也完全不需要他指导半分。

    在末世废土里混了八年时间,成功渡过了接近两百次的灾难。

    生死之间的经验,已经让他们在看到灾难时,犹如吃饭喝水一般,难以产生任何心理波动。

    包括现在,确定躲在这里安全后,所有人还能说说笑笑,一点也看不出紧张。

    “嗯,那神秘的半透明力场保护罩果然已经被人类摸透,并且大范围的应用了起来”

    “我本以为天元领地没有这罩子,现在看来,应该是耗费能源太多不舍得一直开着”

    摄像头中,桑田镇里几个重要的官方建筑外面,正在血红色的夜色中泛着澹澹的光芒。

    看其形状和样式,苏摩一眼便推断出和之前在烽火市看到的应该是同一个东西。

    当然,除了这几个外,其他的民居就没有如此待遇了。

    裸露在外,不用想也能知道,冰雹过后这桑田镇估计又该大规模的重建了。

    “坏了就建,建造时正好促进劳动和消费”

    “只要人没事,这样反反复复的重建,倒还真挺促进经济发展的”

    天空中的血色,在临近转钟之时已经要临近滴落下来。

    但在转钟之后,第一个冰雹落下时,却勐然恢复正常,重新变得漆黑而神秘。

本文链接:https://www.xuegeshuoche.com/qichezixun/160433.html,文章版权归属原作者:栀子花开 所有。更多精彩信息,可关注栀子花开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