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汽车资讯

不道德的故事/夏天 弯腰 奶头 偷窥

    周五,傍晚。

    法院门口。

    “师傅,我们下班啦~”      不道德的故事/夏天 弯腰 奶头 偷窥  

    “去吧,去吧,都下班去吧,今天辛苦了,周末好好休息一下。”

    张伟和小徒弟等人挥了挥手,随后叮嘱一句,祝他们周末愉快。

    双方各自回家。

    “现在,我应该算是得罪了那位虎爷吧?”

    一想到刚才自己做的事情,他内心就开始分析起来。

    有些敌人,终究是要面对的,就比如钱茉莉和章地虎。

    为什么选择发起民事诉讼,自然是因为方便。

    刑事诉讼中,必须要面对控方和调查科无时无刻制造的压力。

    检控有整个金融署调查科做后盾,而他只能靠自己,这简直就是强弱不等的对抗。

    而且在刑事诉讼中,张伟要保护詹青泽,要应对检控的一次次指证。

    但现在不同了。

    现在他不用去救詹青泽了,而是直接朝东星证券开炮。

    这一次不是守着自己的水晶了,而是去猛攻对方的水晶。

    守的话,可能会输,但永远不会赢。

    进攻的话,一旦攻破水晶,这一把也就胜利了。

    防守永远不是通往胜利的道路,进攻才是!

    这就是张伟的真正目的。

    将钱茉莉,甚至整个东星证券都拉下马来。

    如果有机会的话,甚至可以将章地虎也给拖下水。

    可是……

    张伟又想到了一点。

    章地虎,就是传说中的那位虎爷!

    东方都最强大的帮派猛虎堂的掌门人,东方都的地下“教父”。

    并且他还是章天龙的弟弟,章狼的二哥。

    拥有这样实力的人,会坐以待毙吗?

    他会不会联合大哥来对付自己?

    张伟觉得,章地虎可能会对自己动手,但是不是亲自出手就要打问号了。

    至于章天龙……

    “可能在章家人的眼中,自己就是一个喜欢嘚瑟的小混蛋吧……”

    虽然他搞定了章狼,但那也是章狼惹了自己,然后借助了赵家的力量反杀了对方。

    在章家眼中,张伟显然还不够格。

    一个金城律所的小律师,有资格和东方都最顶尖的家族扳手腕吗?

    显然是不够资格的。

    所以张伟觉得,自己只需要面对章地虎,甚至暂时是章地虎的手下人的威胁就行了。

    而要摆脱这些危险,只需要……

    “喂,憨憨,你到哪儿了啊?”

    “来了啊,就在十字路口的超市门口?”

    “哦,我看到你了!”

    看着前方地铁口的便利超市,超市门口站着的夏千月,张伟赶忙挥了挥手。

    二人会合。

    “憨憨,这几天你可得保护我了。”

    “放心吧,交给我了。”

    夏千月说着,将不算粗壮的手臂弯曲,露出了不太明显的肌肉轮廓。

    张伟内心嘀咕,这胳膊还是少女的胳膊,但力量估计比压路机还强吧。

    “话说张伟,你得罪了谁呀?”

    “我得罪了猛虎堂,你知道吧,那个虎爷?”

    “吴队说过,猛虎堂的虎爷是东方都黑道上传说中的人物欸,我还没接触过这些呢。”

    夏千月说着,将吴勇告知的一些信息都说了出来。

    不过猛虎堂是反黑组的业务范畴,重案组也只是道听途说。

    “你是说,猛虎堂除开虎爷之外,还有棘手人物?”

    “是的呀。”

    夏千月回忆着,举例道:“虎爷麾下,好像有什么四天王来着!”

    “四天王?”

    张伟回忆着当初在重案组套路的那位黑风虎,一脸的古怪。

    如果猛虎堂的四天王,都是这种实力,这种水平,那猛虎堂好像也不过如此啊。

    “哦,对了,吴队说过,反黑组以前对付过猛虎堂的人,但每次都被一位叫做汤师爷的人给破坏了行动。”

    “汤师爷?”

    “我也不清楚啦,吴队就是这么提了一嘴。”

    夏千月说着,摆摆手,好似只是随口一提。

    但张伟却留了个心眼,将汤师爷这号人物记载心里。

    毕竟他接下来要对付的就是猛虎堂的掌门人,显然是要和汤师爷直接交手了。

    我在明,敌在暗,得小心提防啊。

    “走吧,咱们也回去。”

    张伟说着,拉起夏千月的手,就要返回张氏武馆。

    结果他们没有走一步,二人的眉头同时一皱。

    “有人跟踪我们。”

    “是的呀,不过不是什么问题,需要我去处理吗?”

    “你搞得定?”

    “小意思啦~”

    见夏千月一脸自信,张伟就觉得,这次出手的应该是小人物。

    不过他显然没考虑到,武道大会冠军的含金量,所谓的小意思,也可能是“厉害人物”。

    “既然如此,咱们就……”

    张伟说着,拉起夏千月的手,突然发足狂奔了出去。

    后方,原本跟踪的人,显然也没有想到这一手。

    “艹,小混蛋,带着妞跑了?”

    “追!”

    “决不能放他们离开!”

    “放心,他们跑不了!”

    就在张伟二人附近,数道人影开始移动。

    张伟带着夏千月,一路狂奔着,跑出了整整5km远。

    “呼呼”

    5km,而且还是依靠着爆发力连续狂奔,张伟已经有些气喘。

    这还是他一段时间,一直被张心舞操练过的成绩,如果换做是一般人,可能已经累趴下了吧。

    反倒是身边的夏千月,脸不红气不喘,完全不像是一路狂奔过后的样子。

    “行了,看看敌人的成色!”

    张伟说着,和夏千月转过头,看向身后的跟踪之人。

    就见数道人影从后方追了上来,人数虽然不多,但一个个显然都是好手。

    “围上去!”

    领头的有四人,其中一人大手一挥,身边的小弟们直接围住了张伟二人。

    “小子,选得地方好啊,这条街平日里人就少,这么大晚上,几乎不可能有人来,你这是给自己挑了一块风水宝地啊!”

    此人说着,带着小弟们来到张伟二人面前。

    “你们是?”张伟看着眼前凶神恶煞的几个人,一脸好奇。

    “小子,也不怕告诉你,你爷爷我是猛虎堂四天王之一奔雷虎!”大汉自报名号,语气牛逼轰轰。

    他隔壁一个大汉见了,也秀了秀身上的肌肉,狞笑道:“嘿嘿嘿,四天王之二金刚虎!”

    一个双手握着两把匕首的大汉听后,将手中的兵器舞了个刀花,也自报名号:“四天王之三剑齿虎!”

    随后三人同时转身,看向人群中的一个黑发大汉。

    “猛虎堂四天王之四黑风虎……”那人才不情不愿的喊了声。

    张伟听到第四任自报名号,直接楞了一下。

    好家伙!

    居然还能遇到熟人啊。

    可惜现在夜色太浓,视野受限,对方又缩在人群之中,估计没看清张伟二人的模样。

    “老四你怎么回事?”

    “没吃饭啊?”

    “说话大点声,不然我们听不见!”

    另外三人也听到了黑风虎的自报名号,当即就不淡定了。

    大家都是混帮派的,动手前讲究一个气势。

    结果呢,你丫的报名号都没力气,还说自己是道上混的?

    不过幸好今天的对手是两个弱鸡普通人,这要是遇上了强敌,是不是气势上就已经输了?

    “猛虎堂的人,来找我一个小律师做什么?”

    “嘿嘿,谁让你得罪了不该得罪的人?”

    “你个小瘪三,纳命来吧!”

    “明年的今天,就是你的忌日!”

    猛虎堂的人都是身经百战,或者说街头战的高手。

    他们深知一个道理,那就是动手要快,能动手就绝不逼逼。

    抛下一句狠话之后,以奔雷虎为首的猛虎堂一众人,直接出手了。

    “上,先给我卸掉那小子的两条胳膊!”

    一群人大喝一声,冲向张伟。

    “憨憨,待会下手轻点,留他们一条命!”

    张伟则是小声叮嘱身边人。

    这帮人虽然看着挺凶恶的,但还要找他们问话呢,就别下死手了。

    “我尽力吧……”

    夏千月撇了撇嘴,一脸的无奈。

    这帮人实力强弱不等,她也不好控制力道欸。

    这样想着,跑得最快的人已经冲到了张伟面前。

    但他手中的家伙还没有挥起来呢,眼前一道人影闪过,他人就已经在意识还没有反应过来前,直接飞了起来。

    随后杀向张伟的小弟们,就见一道残影扫过自己面前,随后自己的身体就如断线的风筝一般飞了出去。

    砰砰砰砰!

    几乎是一边倒的碾压,夏千月下入人群之中,犹如猛虎入羊群……不对,猛虎入鸡窝。

    那是一阵鸡飞蛋打,鸡鸣狗跳,鸡……

    总而言之,战斗就在短短30秒内结束了。

    猛虎堂前来之人,全都趴在了地上,甚至包括所谓的四天王。

    “我想起来了,你是女侠!”

    黑风虎看到这霸气无比的出手速度,这骇然的武力值,他第一个就反应过来了。

    眼前那个妞,可不是一般人,而是能一拳打碎墙壁,徒手掰断实心铁栅栏的猛人。

    他后悔!

    就非常的后悔!

    这都第二次了,第二次栽在了眼前之人的手中。

    “女侠,我错了!”

    黑风虎又再一次悟了,连忙挣扎着起身,强撑着全身的疼痛,跪下了。

    看到他跪地求饶的姿态,奔雷虎三人是一阵无语。

    “呔,老四,你喊什么!”

    “站起来,不准跪!”

    “今日算是我们栽了,但我们输了,猛虎堂可没输!”

    听到三人不服气的叫喊,张伟二人都翻了翻白眼。

    什么叫你们输了,猛虎堂没输?

    你们四天王带着十几号小弟来收拾我们两个人,结果连夏千月的一个照面都撑不过去。

    刚才叫喊的那股气势呢?

    张伟也不得不佩服夏千月。

    这丫头的战斗力,当真是恐怖如斯!

    “几位,你们是不是没搞清楚状况啊,我家憨憨可是天下无敌的,你们猛虎堂四天王,显然不够看啊!”

    张伟说着,走到奔雷虎的面前,一脸讥讽。

    但就在此时,异变突生。

    奔雷虎朝身后一座建筑的上方大喊一声。

    “跳跳虎,动手!”

    “跳跳虎?”

    张伟愕然,这尼玛都是什么奇怪外号。

    但建筑上方,一道人影飞速落下,并且其手中闪烁寒芒,显然是带了家伙。

    “好家伙,不讲武德!”

    张伟喊了一声,但所幸夏千月的注意力始终集中在他的身上。

    上方之人落下的瞬间,夏千月就已经高高跃起,随后一脚狠狠踹向来人。

    砰!

    那人化作一枚炮弹,重重摔在在了路边的围墙上。

    轰!

    又是一声炸响,围墙崩塌,人影被倒下的碎石淹没。

    “偷袭张伟,找死!”夏千月落地之后,冷哼了一声。

    “憨憨好厉害,霸气外露!”

    张伟不得不给夏千月点了个赞,然后朝后者指了指前方废墟。

    夏千月立即会意,走过去从废墟中,捞起了一个口吐鲜血的男人,将其拖拽着丢在了奔雷虎的面前。

    “这货谁啊,你喊他跳跳虎?”

    “他是……他谁也不是……”奔雷虎看到对方如此,眼珠子转动,有些支支吾吾。

    “看来你不合作啊,那……”

    张伟说着,打了个手势,“憨憨,给他涨涨记性!”

    夏千月配合着准备动手,活动者手腕,装出一脸“狰狞”的走向奔雷虎。

    “我说,我说,他是我们猛虎堂四天王之一的跳跳虎,最擅长偷袭!”

    看到“大恐怖”准备动手,奔雷虎直接把队友卖了。

    “好家伙,来骗,来偷袭,欺负我们二十几岁的小同志是吧!”

    “还四天王,居然有五个人,你们还真是……”

    张伟指着奔雷虎等人,一脸愤怒。

    “四天王有五个人,不是常识吗?”后者等人面面相觑,好似说出了一个大众皆知的事情。

    “嗯?”

    有人嘀咕一句,但被张伟恶狠狠瞪了一眼,立马缩了缩脖子。

    “小子,今天算是我们栽了,但你别以为我们会就这样算了。”

    “要杀要剐,悉听尊便!”

    “我们要是喊一声疼,就是你孙子!”

    奔雷虎三人,哪怕是被击倒在地,也没有忘记放狠话。

    “是吗?”

    张伟却冷笑了一声,朝夏千月打了个手势。

    “既然你们是猛虎堂四天王,那今天咱就为民除害一回,反正你们这么多人袭击我们,打死了你们也算是正当防卫。”

    “别忘了,我可是刑事辩护律师,就算不是正当防卫,我也能说成是正当防卫!”

    张伟说着,再次朝夏千月打了个手势。

    这一次的手势,意思是:给他们一点永生难忘教训。

    “喂喂喂,小丫头,有话好说!”

    “你别过来啊喂!”

    “啊”

    猛虎堂四天王,除开已经认错的黑风虎之外,每个人都被夏千月又打了一顿。

    估计没有个十天半个月的修养,是恢复不了行动的。

    尤其是他们最后被打疼了,跪地求饶喊爷爷的那一幕,更是让见者伤心,让听者流泪。

    四天王……哦不对,是五天王。

    他们今天算是栽了。

    晚上。

    章地虎收到了四天王溃败的消息。

    “什么,五个人一齐出动,还带着小弟,带着家伙,全被收拾了?”

    “这……”

    章地虎是万万没想到,本以为十拿九稳的事情,居然会出现这么大的变故。

    那可是猛虎堂的精锐啊,跟着他出生入死的小弟,刀山火海之中一路闯出来的。

    结果居然……

    “这么说,那小子显然是早有准备了?”

    章地虎犹豫了一下,再次拨通了一个号码。

    “谁啊,不知道大晚上的要睡觉吗?”电话接通,那一头的语气颇为恼怒。

    “林胖子,让你律所的那个张伟,给我收敛一点!”

    “又是你啊,章地虎,你有没有公德心啊,这大晚上的不睡觉,还来麻烦我?”

    电话那头,林向天郁闷了。

    你丫的有完没完,不知道晚上要睡觉吗?

    他说着,一把推开枕边那个有36D的赤身裸体的女人,赶忙给自己身上披了一条毯子,走到下榻酒店的落地窗边。

    迎着月色,林向天叹气道:“章地虎,我最后和你说一遍啊,那小子我真的管不了,他接手的案子,我没办法阻止!”

    “而且啊,我和你说,那小子接手的案子,是代表受害者,无论是于情于理,我都没办法阻止啊。”

    “如果我打电话让那小子放弃,他隔天就敢把我的警告爆出来,到时候我律所名声受损,我爹那边也不高兴啊。”

    “所以,章地虎,你就当是帮帮忙,别以为那小子的事情找我了好不好,我很忙的……”

    林向天说着,身后的女人也醒了过来。

    “林老板,怎么不睡了呀?”

    “没看我正打电话呢?”

    章地虎:“这就是你说的很忙?”

    “喂,你说啥,这儿信号不好,喂喂……”

    啪嗒!

    通话结束,电话挂断了。

    章地虎的脸黑了下来。

    他自然听得出来,这林胖子显然是不想管自己的事,居然还用在忙这样的低级借口。

    整个东方都上层圈子,谁人不知你林向天是出了名的大闲人。

    你丫的不是在打高尔夫,就是在去打高尔夫的路上,要不然就是睡在不知道哪个情妇的床榻上。

    反正,你林向天和忙这个字,那是完全不搭边的。

    “好,林胖子,算你狠!”

    章地虎知道,林家应该不会插手,心中恼怒之下,但也没有办法。

    “算了,反正有汤师爷,料那小子一个人,也翻不起什么花浪来!”

    一想到自己身边的师爷拥有何等智谋,章地虎又放下心来。

    汤师爷可是当了他们猛虎堂的参谋几十年,无论是心机还是智谋,都绝对是一等一的。

    区区一个小混蛋,绝不可能赢得了汤师爷。

本文链接:https://www.xuegeshuoche.com/qichezixun/160417.html,文章版权归属原作者:栀子花开 所有。更多精彩信息,可关注栀子花开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