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汽车资讯

受吞不下被攻按腰(又湿又大又圆)最新章节列表

    迎着她的眼神,张宣说:“可以。”

    接着他又鬼使神差地补充一句:“不过那封信被我老妈带走了,下次有机会给你看吧。”

    文慧盯着他的眼睛看了几秒,不再提这问题,安静地走在了前头。    受吞不下被攻按腰(又湿又大又圆)最新章节列表    

    瞧着她的背影,张宣问:“现在回去也没事,要不再走走?吃个夜宵?”

    想着晚上回去也不能练钢琴,文慧同意了。

    两人换个方向走,从小礼堂前面开始,沿着校园逛了一圈。

    一路无言…

    两人静悄悄地打量夜幕下的中大,静悄悄地观察那些来来回回、有说不完情话的情侣,真的感觉大学时光过得好快。

    阮秀琴来电话了。

    “老妈,到家了不?”张宣问。

    “刚到,在你艾青阿姨家里吃了晚饭才上来的。”阮秀琴说。

    张宣问:“双伶呢,在你身边没?”

    阮秀琴告诉他:“双伶在家里陪老镇长。”

    想起去年的那些术士传言,张宣关心问:“老镇长的身体怎么样?”

    阮秀琴说:“看起来还好。根据你艾青阿姨的说法,最近老镇长口齿比以往还清晰了些,还能多吃点饭了,有时候自己还要去外面晒晒太阳。”

    这是回光返照?

    他第一念头就是这个,但又赶紧把这大不敬的念头压了下去。

    只是说:“还好就好,您老有时间替我多去看看老镇长,我过一个月回来。”

    阮秀琴说:“妈晓得。”

    母子俩慢慢聊着天,不知不觉间就走到了中大南门。

    忽然,张宣看到了一个熟悉的人,当即就说:“老妈,我这边有点事,先挂了,您早点休息。”

    “行,满崽你也早点睡,不要熬夜。”

    说着,阮秀琴就准备挂电话,但接着又赶紧说叨了一句:“家里的老母鸡肥了,记得回来吃。”

    张宣:“”

    老母鸡哎

    其实他对老母鸡没兴趣。

    喜欢吃嫩鸡,放点姜丝、蒜和辣椒爆炒,不失一道美味佳肴。

    来不及多想,张宣把手机揣兜里就对左前方的一个人喊:

    “杜玉!”

    杜玉闻声望了过来,见到是他时,高兴地开腔:“张宣是你啊!”

    但当她看到张宣身后跟着的文慧时,尤其是看清文慧的长相气质时,心里勐地突突突,然后沉了。

    这不是晚会上那个弹钢琴的文慧吗?

    其名声杜玉在医学院都时不时有耳闻,实在是人太过漂亮了些。

    浓浓的夜色下,隔着10多米远,张宣没注意到杜玉的表情变化。

    迅速走过去问:“你怎么还没回去?”

    杜玉从文慧身上收回目光:“我还没考试完呢,我怎么回去呀?”

    张宣愣了愣:“还没考完?为什么你们医学院总是比别人慢几拍?”

    杜玉手指比划比划,对此甚是不满,临了道:“我们也特别讨厌,但又没办法,要不你去跟学校说说?”

    张宣笑了:“我去说能管用?”

    杜玉跟着笑:“试试吧,你这身份至少不会被扫地出门,还能混一杯茶喝。”

    张宣跟旁边的红衣服女生点点头,算是打了招呼。

    然后对杜玉说:“跟我来,我有几句问你。”

    说着,他往旁边走。

    杜玉似乎知道他要问什么一样,顿了顿跟了过去。把文慧和那个红衣服女生留在了原地。

    走到一个光线不是很明亮的角落,张宣冷不丁问:“希捷怀孕这么大的事情,为什么要瞒着我?”

    杜玉惊讶:“啊?!!希捷怀孕了?!!”

    张宣蹙眉:“你不知道?”

    “知道?”

    随后她一把抓住老男人的手臂,急急问:“是真的吗,是真的吗,你们发生关系了啊?什么时候发生的?我是不是该喊你姐夫?”

    面对一连串问题,张宣无语,貌似诈唬不成功,还被反套路了。

    认真地观察着杜玉脸上的神情,他一时也判断不清这姑娘是真情流露?还是演戏?

    但想起高中时这姑娘似乎并不擅长撒谎,心里落了地。

    接着就是头疼,该怎么回答自己和希捷的关系?

    沉吟半晌,他为了争取杜玉的帮助,决定还是实话实说:

    “老同学,我需要你的帮助。”

    听到这话,杜玉特别激动地问:“你们、你们真的发生关系了?”

    张宣默认。

    杜玉追问:“什么时候的事?”

    张宣说:“有几个月了。”

    杜玉好奇:“你们是怎么突然搞到一起的?”

    她说完就发现自己用词不对,连忙改口:“姐夫,你们是怎么恩爱上的。”

    张宣无视她的调侃,“你姐现在不理我了。”

    “啊?”

    杜玉再次惊讶,兴奋的情绪瞬间跌落好几个百分点。

    问:“为什么?她是傻子吗,都跟你发生关系了,还不理你了?”

    张宣没做声。

    杜玉蹙眉,“是因为杜双伶?”

    张宣嗯了一声。

    杜玉放开他的手臂,原地跺脚:“这是傻子希捷吗?天下有这么傻的人吗?”

    张宣再次说:“我需要的你帮助。”

    杜玉问:“怎么帮?给你们制造机会?”

    张宣点头。

    杜玉问了一个关键问题:“那杜双伶是大老婆,还是希捷是大老婆?”

    张宣:“”

    见他被呛住了,杜玉压低声音说:“你不会是想让我姐给你做情人吧?

    那样你想都别想,别说我不同意,我表姐家里也不会同意的。

    我姨就一个独生女,从小就悉心培养考,如今进了北大,怎么可能给你做情人?”

    这个问题,张宣还真不想跟她讨论,开口道:“先别情人不情人的,你不希望我和你姐就这样不再见面了吧?”

    “不见面?那怎么行?不行!”

    杜玉围着他转一圈:“凭你的身份和能力,就不能来个霸王硬上弓吗?”

    张宣听得好笑:“然后呢,你姐你还不了解?”

    杜玉停住步子,“一次不成,那就两次啊,多试几次,我就不信她招架得住,她是那么那么地喜欢你。”

    瞧瞧!瞧瞧!这是人话吗?

    这是做妹妹该说的话吗?

    张宣小声道:“就算按你的霸王硬上弓,我也需要内应。”

    杜玉沉默了,原地挣扎了好久才抬头看他:“事后你不会当陈世美吧?”

    张宣白一眼:“你小看人了。”

    听到这话,杜玉还是没爽快答应,只是说:“我考虑一下,你要是真的在乎我姐,就不要跟她断了联系。”

    听到断了联系,张宣连忙从背包里掏出给希捷准备的那个手机:“你想办法把手机给你姐。”

    杜玉接过:“要是成功了,你欠我一个人情。”

    “当然。”

    “要是哪一天我被我姨追杀,你得出来帮我挡刀啊。”

    “没问题,应该的。”

    杜玉瞄一眼远处的文慧:“杜双伶都回去了,文慧怎么还在学校?”

    张宣脸不红心不跳地说:“她明天的飞机。”

    对这个,杜玉倒是没有太大怀疑,因为她前段时间还在校园里看到过阮秀琴,也知道杜双伶不是那么好湖弄的主。

    当然了,为了希捷,她决定明天偷偷去教师公寓那边看看。

    两人交谈了小会,分开时,张宣发出邀请:“要不一起去吃个夜宵?”

    杜玉摇头:“不了,我们今晚聚餐,你自己去吃吧。”

    瞅瞅时间,还不到10点,确实是最热闹的时间段。

    “那行,别忘了我的嘱托。”

    “知道了,你要是哪天对不起希捷,我就跟你绝交。”

    “放心吧,老同学。”

    目送杜玉离去,张宣在原地呆了许久才向文慧走去。

    文慧此时正在草地上坐着,见他过来,也是起身。

    “抱歉,刚才有点事,让你久等了。”张宣如是说。

    文慧平静地问:“还出去吗?”

    张宣点头:“走,时间还早。”

    找了一家热闹的大排档,两人也没多点,就要了一个海鲜粥,一盘水煮肉,一碟青菜。

    见旁边有单独卖嗦螺的,张宣跃跃欲试问:“要不要弄一份过来?”

    文慧偏头打望了会,“没吃过,我不会吃。”

    张宣伸手抖抖桌上的牙签:“用这个。”

    说着,他走过去买了一份嗦螺过来。

    不便宜,竟然要1.5元一份。

    不过想想前镇的大碗馄饨都要1.5元,也就释然了。毕竟这是羊城,是中大,不贵一点才有鬼了。

    嗦螺来了,文慧没动快子,眼神放在他身上。

    张宣用快子夹一个放嘴边,嗦一下田螺肉到了嘴里。

    叮田螺壳丢到桌上。

    再夹一个,嗦,叮

    再再一个,嗦,叮

    吃到第五个,张宣示意她吃。

    文慧没动,还是静静地看他吃,感觉挺艺术。

    张宣吃到第10个时,再次示意她试试。

    这次文慧动了,有样学样,用快子夹一个,放嘴边吸,肉没出来。

    再吸,还是没出来。

    再再吸,螺肉纹丝不动

    连着五次,田螺硬是没反应,文慧抬头看他。

    张宣忍着笑,“可能是那个不好吸,你换一个田螺试试。”

    文慧听他的,换一个。

    又试了几次,文慧再次抬头看他。

    张宣教她技巧,文慧认真学了一遍后,试用第三个田螺。

    结果就是肉没出来,倒是把里面的汤汁吸出来了,飚得领口衣襟到处都是。

    见他再也忍不住地望着自己笑,文慧小嘴儿微都,用纸巾擦擦衣襟,半晌后也跟着弯了弯嘴角。

    张宣建议:“还是用牙签吧。”

    文慧摇头,觉得油太多了,没上手。

    张宣也不勉强,毕竟对面这姑娘的言行举止一直都很讲究的,用手抓嗦螺确实有失文雅。

    而这年头这种小摊贩又没有一次性塑料手套,手弄脏了一时间都没地方洗干净。

    这顿夜宵吃的舒服。

    有赵蕾在,也不担心安全问题,两人慢慢悠悠到很晚才进校门。

    教师公寓,上到二楼。

    怕她面子薄,张宣默契地主动开口:“下来到双伶房间睡吧。”

    也不是第一次了,文慧没再矜持,“我要去楼上拿些东西。”

    张宣望望外面的夜色,说:“我陪你上去。”

    此时放假了,学校大部分老师都带着一家老小回了老家。

    这是一年难得的长假。

    结果就是三楼人去楼空,只剩下了文慧一个人。

    面对这空荡荡的走廊,别说文慧了,就是他这个大男人都有种说不出来的诡异感觉。

    宁静中似乎有些荒凉。

    这让他情不自禁地想起一句老话:小屋养人,大屋藏鬼。

    文慧口里的拿东西,是一些换洗衣物。

    下楼的实话,张宣问:“你小姨明天过来接你?”

    文慧说是。

    张宣又问:“在那边呆几天?”

    文慧回答:“呆两天。”

    张宣点点头,掏钥匙开门。

    进到屋子里,文慧先是去了次卧,然后去了淋浴间。

    张宣没去洗澡,吃了夜宵他一般不急着睡,会选择消消食。

    最好的消食方式莫过于运动,而他最爱的运动就是练习拳击。

    说到拳击,张宣打着打着,看到这些拳击器材就勐然想起了袁澜。

    这些器材都是袁澜赠送的。

    停下手里的动作,不顾全身是汗,他掏出手机就给陶歌打电话。

    开口就问:“你忙不忙?”

    陶歌说:“姐等下要开会,你有事就说。”

    张宣把袁澜曾嘱托自己去探望她妹妹的事情讲了一遍:“上次来伦敦太匆忙了些,忘记了,她妹妹如今怎么样了?”

    陶歌说:“她妹妹是我带到伦敦的,我一直有关注。

    昨天还跟她见了面,邀请她到我们的团队工作,怎么说也是哥伦比亚大学的高材生,开个小店铺浪费了。”

    张宣问:“我记得袁澜跟我讲过,她妹妹学的金融?”

    陶歌意会:“是金融,怎么?你需要这方面的人才?”

    张宣提到了老邓:“我在香江有一家投资公司,干的就是这行当,如果可以,到时候让她去老邓那里报道。”

    陶歌沉思一阵,道:“袁澜才出事,先缓一缓,等过段时间姐再跟她聊聊。”

    张宣表示:“不急,我和你的意思一样,等过了这个风头再说。”

    然后他又说:“你给她妹妹拍一组照片过来,我到时候让人带给袁澜。”

    陶歌夸赞:“不错,你还挺念旧。”

    张宣有些愧疚:“得了吧,上次我到了伦敦都把这事给忘记了,感觉挺不好意思的。”

    陶歌手头有事,这通电话时间不长。

    把手机放一边,张宣继续打拳。

    文慧出来了。

    她用干毛巾擦拭着头发,也没急着回卧室,而是坐到沙发上打开了电视。

    晚上虽然控制食量吃的不多,但她很自律,不会让多余的肉长到身上来。

    时间有些晚了,电视台这时候没什么正片。换了几个台都不如意后,她也就懒得换了,随便选个能入眼的就看了起来

    只是电视实在不好看,看着看着,文慧的注意力不知不觉间挪到了正在背身练拳击的张宣身上。

    这是她第二次近距离看他练拳击,上次还是央视录制纪录片的时候。

本文链接:https://www.xuegeshuoche.com/qichezixun/160408.html,文章版权归属原作者:栀子花开 所有。更多精彩信息,可关注栀子花开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