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汽车资讯

第章小嘴含箫:护士高干H

    飞机穿破云层,经过数小时飞行后,降落在平京国际机场。

    下了飞机后,张国忠、孙月荷、孙海萍惨白的脸色才好了些。  第章小嘴含箫:护士高干H  

    太吓人了!

    飞机遇到气流颠簸剧烈颤抖时,两人真的差点哭了出来。

    不是为他们自己,是担心自己两个孩子都在飞机上。

    看着自家儿子对着自己笑,张国忠深吸一口气道:“以后,能不坐飞机,就别坐飞机。”

    张青呵呵直乐,不过还是点点头道:“其实我不大爱出门,再忙两年就少出门,多读书做学问。”

    张国忠这才满意,孙月荷平时最向儿子,这会儿也后怕道:“太吓人了,再也不坐飞机了。儿子,你以后也要少坐,真要出点啥问题,没油了,漏风了,都了不得!”

    张蓝在一旁笑坏了,被孙月荷一巴掌差点没拍到地上去,抱着头哀怨的看着自家老妈。

    孙月荷骂道:“你笑个屁!我们过的桥比你走的路都多,才出来几天,你哥都点头听我们的,你还笑你爹妈?”

    张蓝耷拉着脑袋,被打败了。

    张青和周艳艳在一旁乐,等出了机场,李铁忽然腾出手,朝一位短发的中年女子招了招手,大声叫道:“高亚楠!”

    张青顺着方向看过去,人如其名,高亚楠身高一米七八左右,女人这个身高,都能形成压迫感了。

    表情也比较冷,虽然身上穿着朴素干净的衣服,但往那一站,就能看出军伍气质,周围没什么人。

    看到李铁招手后,高亚楠大步上前。

    老战友见面,看得出都比较激动,用力握手。

    张青上前,李铁介绍道:“这就是我们老板,是得到过李老、乔老等老人家夸赞过的,人才难得。”

    高亚楠一听他搬出这些大山来,下意识的就跟张青敬了个礼,引来不少关注。

    张青忙道:“不必不必,不是领导,民营企业。高姐,欢迎您,也感谢您的到来。”

    一旁李铁也笑道:“我都没想到你能来,我给你和朱芬、许洁、徐丽几个打电话,你们说要考虑,我还当没戏了呢。”又对张青解释道:“女兵入伍难,转业的少。大部分到了年龄,也会留在后勤或者文艺部工作。还有的,和军官成亲随军。只有少部分会转业,也是去国企……但,一般不会让她们下岗。”

    高亚楠笑了笑,道:“我优先下岗,把位置让给困难的工友了。”

    张青道:“家庭小孩呢?”

    高亚楠道:“在老家。”

    张青笑道:“我个人建议,都接到平京来吧,连爱人也一起。咱们公司规模不断扩大,现在比较缺人。用别人也是用,用自己人也是用。我个人不建议母亲和孩子长期分开。哪怕你经常会出差,但总会不时的回来,可以团圆团圆。总比放在老家,一年到头见不了两次的好。”

    李铁对高亚楠道:“你肯定也打听过老板,花蝴蝶这么红,老板都让她退隐,就是为了花蝴蝶的孩子。亚楠,把孩子也接来吧。”

    高亚楠这样意志早已锻炼的远超寻常男人的女强人,这会儿也不禁红了眼。

    不管什么时候什么人,孩子都是父母的软肋,尤其是,她的孩子才两岁。

    看出她情绪有些激动,张青微笑道:“先回家再说。以后就是一家人,什么都好商量。”

    巴特嘿嘿道:“亚楠姐,车在哪?”

    高亚楠很快控制好情绪,道:“在后面,朱芬、徐丽开了两辆车,沈欣经理借了一辆MPV。”

    张青道:“高姐,你们来几天了?”

    高亚楠道:“初三就来了,按着铁子给的地址找到的。现在一共到了二十二个,八个女兵,十四个男兵。”

    李铁笑道:“大部分都打发去江京市了,那边急着用人。”

    说着,又介绍了张青父母、姐妹和周艳艳。

    一一问好后,张青指了指周艳艳道:“以后你们女安保主要就是保护她和其他几位公司女成员,男成员不需要女安保,不方便。走吧,先回家。”

    ……

    “哎呀,回来了!”

    北池子二条六号院门口站了不少人,沈欣、孙浩、张静还有岳婆婆,岳灵儿的奶奶,岳山岳水,以及张天茂、欧阳晚晴,还有不少人站在比较关键的位置上,站立迎接……

    李铁、巴特下车后,先飞速的观察了四周,然后高亚楠、朱芬、徐丽再下车,打开车门,请张青一家下车。

    张国忠、孙月荷、孙海萍等哪经历过这样的阵仗,一个个臊的脸都红了。

    张国忠差点没拱手道谢,一迭声道:“不用不用,闺女不用搀我,我们自己下车就行,又没七老八十。”

    张青也笑道:“我们和龙泉山的大人物不同,只要确保没有危险,其他的都随意。”

    下车后,他先和急忙上前的张天茂握手拥抱,笑道:“张大哥,你怎么接到这来了?每回都麻烦,自己人没必要。”

    张天茂哈哈笑道:“没去机场,是听了你的安保人员的意见,说以后你们尽量不要坐别人的车,安全没法保证。我寻思着,其他的事都能大意,就这个不能大意。咱帮不上大忙,也不能跟她们添麻烦不是?得嘞,就在这等着吧。这是张叔吧?您好您好!”

    张国忠看着相貌能自己相仿的张天茂喊自己张叔都懵了,一时间不知如何回应了,孙月荷在一旁笑道:“大兄弟,我们年岁差不多,你咋还能喊高一辈?这不成!”

    张天茂也头大,道:“我和青子一直兄弟论交,没法子啊!”

    欧阳晚晴在旁边笑开了花,道:“不如就各论各的。”

    张天茂苦笑道:“总不能我这边老张大哥,那边小张喊我张大哥吧?”

    张国忠回过神来,笑道:“不当紧,我在这住不长。”见面的时候不多。

    张天茂摸了摸光头,笑道:“那行罢!”然后就对张青笑道:“兄弟,今儿我可带来了份礼,你猜猜是啥?”

    张青笑道:“南池子大街上的四合院找着了?”

    张天茂一拍脑门,自嘲道:“我兄弟现在是圈内第一才子,我还在玩儿马虎!没错,托了不少朋友,终于打听到了一家。过去也算是大户人家,老头子没了,不到十年就破败下来了。现在后人想卖了出国,要价不低,一直也没人接手。现在谁还买四合院啊?我进去瞧了瞧,是真破败了,房子是经过七十年代地震后的老屋子,到处是裂缝,还不如你这个二号院,胡泉花不少钱修整过。兄弟,你再考虑考虑?”

    张青笑道:“不用考虑,接手后也不急着住,过几年改造开始后,全部推倒重建就是。”(现在去南池子、北池子看到的那些四合院大宅子,基本上都是两千年后重新盖的。)

    孙月荷又和岳婆婆、沈欣说了几句话,客人们就要散了,不耽搁张青一家回家修整。

    张天茂连连婉拒了张国忠的留客,道:“得了准信儿,我再去跑动一下,谈谈价钱。开口就是二百万,想钱想疯了!”

    欧阳晚晴也点头道:“地儿虽不小,三进的大院子,可房子都破败了,荒凉的很,没法住人。”

    张青道:“差不多就行,千金难买我喜欢。”

    南池子大街啊,距离承天门广场五百米,早上可以和升旗组的阿兵哥一起晨跑。

    再过个三年,改造开始通了水电气后,给座别墅也不换呐!

    住其他的地方还担心狗仔爬墙偷拍,未来还可能用无人机偷拍,在南池子谁敢升无人机?

    游客路过还行,狗仔聚集一个试试……

    等欢迎的人都散去后,张青对张蓝和周艳艳道:“你们送爸妈和海萍姐进去,我说点事。”

    张国忠也看到了街道里站着好些人,还客气的和大家一一点头,毫无穷人乍富后的嘚瑟,或是土财主的姿态,让人欣慰。

    等目送张家人进门后,沈欣对张青笑道:“街道来登记好几次了,不时来陌生人住,他们都担惊受怕。好在亚楠她们的身份特殊,我又专门以公司的名义写了信,街道报上去后,联系了有关部门,人家才给开了绿灯。不过,人数再多些,恐怕也不大好。”

    张青道:“等张大哥把南池子大街的院子号下来,分一批过去。也不会有太多人聚集在这,大多数时候都要出外勤。麻烦沈姐了,我们都不在,你一个人在京操持着。”

    沈欣笑道:“我辛苦什么?就在这应个卯,露个面。他们的自律性,让人惭愧。真正辛苦的是赵总、花蝴蝶她们,从元旦到了港岛那边,开完演唱会后,差不多一天没停。去了南洋各国商演,因为坚持要零片酬演出,说就当祖国同胞的新年贺礼,那边的华商都感动坏了,商会把酬劳汇总后,一次性打到港岛公司的账上。闹不清谁家多少,连退都没法退。这几天才会结束南洋之旅,又要去宝岛,还有日韩。”

    张青心里有些不是滋味,他知道赵蔷之所以这么玩儿命的挣钱,纯粹是在担心今年他的大动作,万一失败后,给他多攒一点东山再起的本钱。

    轻轻一叹后,张青对李铁道:“把人召集一下,开个会。”

本文链接:https://www.xuegeshuoche.com/qichezixun/160364.html,文章版权归属原作者:栀子花开 所有。更多精彩信息,可关注栀子花开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