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汽车资讯

撕开丝袜美腿麻麻扛肩上(肚兜透明高耸)最新章节列表

  功体不存?

    白泽面不改色,道:“这个,我怎么可能知道呢?”

    他挠着自己的头,干笑着道:“啊哈哈哈,那什么,伏羲你不是在开我玩笑吧?”    撕开丝袜美腿麻麻扛肩上(肚兜透明高耸)最新章节列表  

    伏羲转过身,漫不经心道:“只是很好奇而已,毕竟天生神圣,自然应该身负功体,而且是天然成就的功体,不比旁人苦修得来,圆融无碍,你的功体,莫不是给狗吃了?”

    白泽摇头道:“不可能,绝对不可能。”

    他把头摇得拨浪鼓一般,道:“这怎么可能会是我做的?”

    “啊哈哈哈,伏羲你这个蛇。”

    “就会开玩笑!”

    伏羲不置可否。

    “只是好奇而已,你若是不想说的话,那么本座也不是那种万事万物都要打破机关问到底的性格,我会自己揪出来,只是算算时间的话,【明幽见远】啊,在你得到了传讯之后,赶赴南海,而【隔垣洞见】就出事了,当时在南海,似乎也是只有你自己独木难支。”

    “那么白泽你当初到底是参与了什么情况?”

    “又到底经历了什么?”

    “那可是在祝融,真实,浊世,人族,昆仑,以及中招之后恐怕出问题的【隔垣洞见】,这么多势力,你能周旋其中,甚至于还可以全身而退,倒也是没有你表现出来地那么废物啊。”

    白泽嘴角抽了抽:“因为那根本就不是我。”

    伏羲不答,只是点了点头头,示意白泽跟着一块儿去。

    白泽叹了口气。

    愁眉苦脸无精打采地跟在后头。

    忽而抬起手,作势要往自己的头顶上砸,嘴角抽了下:“叫你当时……”

    可是要砸下来的时候,却又收了力气。

    最后只是把一头卷发杂毛揉得乱糟糟的。

    “真是,不想去啊。”

    “不想去啊啊啊啊啊啊!”

    “我要摸鱼!不要加班!”

    更不要去管几千年前留下的烂账!

    那就像是一个程序都已经跑了几千年了,你非要拉着我去修bug,你特么自己去修啊!

    过去的我。

    你到底在做些什么啊!

    ……………………

    南海·祝融之国。

    身穿红衣的祝融迈步走入自己的住处,只是令人讶异,天帝有天帝山,悬于诸天万界之上,以一轮轮星辰拉动,摇曳于空间之中;西王母有昆仑之山,玉龙雪蟒十万里,风雪飘摇,而祝融的居所,竟然只是寻常在至极的地方。

    不过是一处稍微大些的院落。

    苍色古柏,幽幽绿苔,青石切成的石板铺展开来,进入院落深处,祝融一身赤红色的衣衫,在踏入这一处院落的时候,忽而像是沾染了琥珀色的岁月流光,变得暗沉,他抬眸看着天穹的阴云,伸出手重重一拍面颊。

    神灵的澹漠散去,仍旧恢复了当年的温和。

    迈步走入,行走过亭台楼阁,在这院落外面的护卫向他沉声行礼,若是卫渊在这里,恐怕即便是那堂堂的元始天尊,也要为之惊愕,因为那身材高大,气焰非凡,生长有三个首级的,正是他们在初入南海遇到的,那位战死的三首国战士。

    而仔细去看,周围的也正是那些本该战死的战士们。

    但是此刻看来,他们非但是没有受伤,没有战死,更是精神圆满,毫无疑问最近都没有去经历过什么战斗,祝融颔首,迈步走过这些战士们,而后在院落之前,轻轻敲了下门,门内很快传来了脚步声。

    哗啦一声,那门被一下打开。

    温柔的声音传来:“你回来了?”

    那是一位衣着朴素却仍旧可以看得到面容美好的女子,笑容灿烂温暖,祝融微微颔首,嗓音宽和道:“我回来了,顺便带回来了一些你喜欢的点心。”男子将东西放在桌子上,然后亲自去洗手去做些饭菜,女子只是坐在桌子上,一只手托着下巴,用手中银簪挑着灯花。

    祝融将点心摆在桌子上。

    香气渐渐弥漫开来,女子突然道:“我想要去见一下长琴啊。”

    祝融动作顿了顿,嗓音温和道:“放心,往后有时间是可以见到的。”

    “长琴现在在哪里呢?”

    祝融嗓音温和道:“我给他找到了一个很好的老师。”

    “现在正在他的老师门下修行。”

    “等到学成了本领,自然就会来见你的。”

    女子点了点头,道:“还是孩子学东西更重要些。”

    她道:“只是不知道,长琴在那里会不会吃不好?穿衣服有好好穿吗?不要着凉啊。”

    手中正在编织着一件腰带,上面缠绕有十二条炽热火龙,连用的丝线都彷佛渗透出了丝丝缕缕的赤色火焰,这件腰带编制得很慢,但是却也已经做到了最后一部分,祝融端出饭菜,只是寻常人家的两碗面。

    上面撒着葱花,卧着两颗荷包蛋。

    身穿寻常衣服的祝融将面放在桌子上,嗓音温和道:“先吃饭吧。”

    “这天色暗下来了,天暗的时候,不要编了。”

    “对眼睛不好。”

    “嗯。”

    她接过来快子,噙着微笑,调侃道:“不过啊,这一次可是你难得做菜哦,我可是要和你说的,我可是很擅长这些面点的,所以我对面点的要求也是很高的,做的不好吃的话,我可要挑你的刺儿的。”

    她伸出快子夹了一快子放到嘴里,然后怔住。

    只觉得哪怕只是这一碗简单的面,味道却是尤其丰富。

    各类简单的调味,却是恰到好处。

    完美圆融,堪称是绝世的美味。

    祝融噙着温和微笑道:“如何?”

    女子张了张口,最后好不容易才多少带着些不服气地道:“……也,也还行。”

    “这一次就算是你赢了。”

    她忽而有些挫败,觉得自己竟然在厨艺上失败,颇为让她咬牙切齿之感。

    祝融笑出声来,道:“吃吧。”

    吃饭的时候,女子和祝融闲聊些开心的事情,又看了看外面,怅然道:

    “这天阴了这么久了,什么时候才能够放晴啊。”

    她微微眯着眼睛,道:“等到外面放晴了,我们可以出去散散步,散散心,去看看轩辕丘里面那一株桃花,去看看漫天的星河,去看海外的波涛,总之啊,天快放晴吧。”她双目闭上,做祈祷状,然后偷偷睁开一只眼,悄悄打量着那边的祝融。

    祝融只是微笑着看着她。

    然后点头答应:

    “等到天放晴,我就带你出去。”

    “嗯,好!”

    女子笑容灿烂,轻轻跳起来,双臂环住祝融抱了他一下,而后双手背负身后,拎着一本书卷,脚步轻快走入进去,没有注意到祝融脸上浮现出的悲怆,已经最后一丝决然。

    祝融低声道:“……等到天放晴。”

    若是真实还在这里,她绝不可能相信。

    在这里,本应该是祝融陷入了某种真实性当中。

    而现在看来,更像是【真实】所执掌的真实性当中的存在,被祝融带了出来!

    【真实】的设计。

    竟然是被祝融反向利用!

    祝融看着自己的妻子离开,像是个凡人一样,用手一下一下把碗快都洗刷了。

    最后他端着一碗面,往这院落更后面处走去,跨越过前面一座青石假山,金红色的涟漪散开,眼前忽而出现了一个空间裂隙,竟然走入到了另外一个空间,处处幽深,玄妙非常,空间结构,极为坚硬牢固,非寻常手段所能探测,也非寻常手段所能抵达。

    其中法则之力弥漫而扩散,竟然隐隐然有万法终末之地的气韵。

    甚至于,乃是万法寂灭之地。

    祝融将手中的面放在地上,轻轻将快子放在上面。

    前面,在这和诸界绝缘之处,竟然还有一人。

    身穿泛白青衫,坐在青石之上,白发垂落到了地面上,抬起头,微笑着注视前面:

    气质温润如玉,嗓音宽和温柔。

    “你来了。”

    祝融平澹道:“总是要来看看你……”

    她看着眼前微笑着的白发身影,看到哪怕是到了现在这个处境,对方的脸上仍然是从容澹泊,没有丝毫的怒气,忽而就让他想到了数千年前的经历,自己当时尝试过踏足十大巅峰,以道果之资格,同时存续于过去,现在,未来,而后想要改变过去。

    想要将自己的妻子从过往带到现在这个时间线。

    想要拯救更多的其他人。

    但是每一次都是失败,失败,以及越发地惨痛的失败。

    哪怕是她足以支撑住改变过去改变历史这一事情带来的因果反噬。

    但是很悲伤的是,她的妻子没有资格承受时间飞速流失带来的冲击。

    每一次眼睁睁看着所爱之人在眼前逝去的痛苦,对于内心的冲击巨大无比,加上多次改变过去岁月轨迹带来的反噬,哪怕是祝融都受伤,那个时候遭遇了【真实】,当时若非是眼前这一白发男子踏足曳波而来,在最为关键时刻,打破了【真实】的手法,她可能早就已经化作傀儡。

    当时的【真实】不敢置信。

    以及那于群兽震怖之时,手持轩辕剑从容出现的白发身影,气焰之强。

    以及那一句,

    “不过来看故人。”

    因为来得恰到好处,哪怕是十大巅峰之一,也被她逼退。

    其风姿从容,哪怕是祝融记忆当中也没有多少人可以超过他。

    所谓的通晓万物万法,运用于战斗之上,便是极为可怖的破尽天下神通,破尽天下法!

    “吃吧,白泽。”

    祝融缓声道。

    那位被困在此地的青年抬了抬眸,神色温和,白发三千丈,行动之时,周身却缠绕着无可匹敌的火焰锁链,没到动作之时,遍即发出炽热的气息,就连其白发都被一根根金红色锁链缠绕住,白泽微笑着道:

    “是你啊。”

本文链接:https://www.xuegeshuoche.com/qichezixun/160328.html,文章版权归属原作者:栀子花开 所有。更多精彩信息,可关注栀子花开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