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汽车资讯

少妇饥渴偷公乱第400章一|涂了春药被一群人伦

    果然来了!

    张元清大喜过望,这次不再让阴尸打头阵,朝华光冲雪处狂奔。

    几秒后,他看见了笼罩在华光中的装备,那是一件厚厚的裙甲,红线串连着盾形的甲片,造工精巧。    少妇饥渴偷公乱第400章一|涂了春药被一群人伦    

    一套战甲就那么几个部件,臂甲、胸甲、武器已经有主,后续出现的,要么裙甲要么头盔。

    跑着跑着,张元清忽然意识到不对劲,因为他和裙甲的距离,一直维持不变,有种望山跑到死的感觉。

    他猛的停下来,明白自己遭遇了“袭击”。

    这种熟悉的感觉,是鬼打墙张元清环顾四周,高声道:

    “赵城隍还是孙淼淼?”

    鬼打墙是夜游神职业的魅术,而能对3级夜游神造成影响的,施术者只有可能是孙淼淼或赵城隍。

    还得是借助道具之类的东西。

    “嗨,元始天尊,没想到让我蹲到你了。”

    清脆俏皮的嗓音响起。

    张元清循声回眸,看到十几米外,一道曼妙的身影缓缓勾勒。

    黑色T恤,黑色小短裙,白花花的大腿,鼓胀的胸脯,圆圆的脸蛋,乌溜溜的双眸,整个人散发着甜美精致的气息。

    末梢微卷的精致发型,夜游神专属的尊贵气质,让她看起来像个小公主。

    “蹲我?”张元清望着气质甜美姑娘,道:

    “你怎么知道来的一定是我。”

    孙淼淼俏皮的“嘿嘿”两声,道:

    “我不知道呀,进副本后,我就一直待在这里,反正部件随机刷新,而每位选手只能配一件,那我只要

    守住一块区域,总归是能得到一件的。”

    很聪明的策略,与其到处乱逛,不如守株待兔,难怪一直没见到她张元清四下张望,语气随意道:

    “你这個鬼打墙好厉害,竟然能困住我。”

    孙淼淼龇起小白牙,得意道:

    “这是我借助灵仆制造的魅术,幻术师灵体炼成的灵仆哦。”

    张元清立刻懂了。

    这就难怪了,难怪孙淼淼的魅术能蒙蔽他,幻术师是炼制灵仆的最佳“材料”,以幻术师灵体炼出的灵仆,拥有不可思议的能力。

    “厉害!”

    张元清嘴上夸赞,偷偷开启“噬灵”技能,双眼涌出漆黑粘稠的能量,占满眼眶,他的气质变的邪异尊贵,如同冥界君王、血族公爵。

    目光扫过,四周没有任何异常,他找不到对方的灵仆。

    “你在找我的灵仆吗?”孙淼淼指了指自己的身后,笑道:

    “她在这儿。”

    在她身后,出现一道恐怖的幽影,那是一个穿着陈旧睡裙的女人,披散着头发,睡裙沾满黑色血迹。

    她死的极为凄惨,散发着强烈的怨念和恨意。

    “夜游神打夜游神,灵仆的正确使用方式是,以自身为媒介施展它们的力量。不能把它们当冲锋陷阵的工具,你懂了吗。”她谆谆教导。

    张元清不予理会,暗中联系阴尸,他明明能感应到阴尸就在附近,可怎么都看不见它。

    阴尸依旧受他操控,但张元清对它下达攻击孙淼淼命令时,阴尸给出的反馈是一一没有目标!

    亡者一号也被鬼打墙蒙蔽了?它虽然是死物,但有灵智,有灵智就会被幻术蒙蔽,如果阴尸找不到目标的话张元清想也没想,召唤出爆裂手枪,抬起枪口就朝孙淼淼射击。

    砰砰!

    暗红色的弹道撕裂了孙淼淼的身体,她如泡影般破碎,又在不远处显现。

    见状,张元清心里一沉。

    “在幻境里,你是打不到我的。”孙淼淼双手背在身后,像个天真烂漫的少女,俏皮微笑。

    张元清反唇相讥:

    “幻术最大的弱点是脆弱的平衡,一切都是假的,你可以在幻术中迷惑我,引诱我,甚至让我自残,但你不能主动伤害我。

    “一旦有场外因素的干扰,你的幻术就不攻自破。”

    孙淼淼乌溜溜的大眼睛弯成月牙,道:

    “我只要困住你就好了,你积分最高嘛,等其他选手赶来,你又处于幻境里,多人联手袭击,你会被迅速淘汰。”

    “元始天尊,你害我爷爷名声尽毁,趁着这次擂台赛,我要狠狠羞辱你,让外面的官方行者看看,我爷

    爷不要你,纯粹是太一门人才济济。”

    角斗场,长老席位。

    孙长老老怀甚慰:

    “哎呀,淼淼这孩子,就爱自作主张,说要趁这次插台赛打压元始天尊,替老夫出口恶气。老夫岂会和一个晚辈后生计较?

    “罢了罢了,既然她心意已决,老夫也只能由她了,元始天尊还是很有天赋的,可惜遇到了我孙女呀!

    说完,孙长老昂起头,睥一下几个没子嗣,或子嗣很平庸的长老,炫耀尽在眼神中。

    “有个乖孙女就是了不起!”狗长老酸溜溜道。

    狗长老子然一身,自幼父母双亡,在福省的小渔村吃着百家饭长大,身边相伴的只有一条黄狗。

    如今人生走完大半,依旧孤身一人。

    被嘲讽到的长老们脸色都不怎么好看

    很可怕的魅术,果然能排前三的,都有几把刷子

    有阴阳法袍和红舞鞋在,我不用考虑被秒杀的

    危险,但两件道具没有破除幻术的能力可以尝试展开阴阳法袍的阵法,以阵破幻,以毒攻毒。

    张元清微感棘手,道:

    “害你爷爷名声尽毁的难道不是袁廷吗,关我屁事。”

    孙淼淼无视他的反驳,呐呐两声:

    “元始天尊,我可以给你一个机会,咱们做一笔交易吧。”

    “包夜2000,一次800,你付我。”

    张元清说完,就等孙淼淼勃然大怒,然后召唤阴阳法袍偷袭。

    孙淼淼一愣:“什么意思?”

    “你想怎么交易。”

    孙淼淼顿时露出兴奋之色:

    “把你的小灵仆送给我,我帮你打败赵城隍那家伙,助你夺冠怎么样。”

    张元清冷笑道:“拖延时间也请找个合理的理由。”

    “不,我是认真的,我现在就可以解开幻术。”孙淼淼道。

    不等张元清回应,她眼中涌现漆黑粘稠能量,气质变的冷艳尊贵,小嘴张开,轻轻一吸。

    身后那道恐怖幽影化作青烟,袅袅娜娜的扑入樱桃小嘴。

    张元清感受到一股无形的力量溃散,接着,他看到了另一个孙淼淼,站在不远处的废城中,手里抱着裙甲。

    真的解除幻术了张元清一愣,这女人到底在打什么算盘?

    这时,孙淼淼耳廓一动,望向远处,道:

    “有人来了,我们换个地方说话。”

    当即,两人默契的带上阴尸,各自施展夜游,离开了这里。

    俄顷,两道身影快速奔来,正是气质阳光开朗的暖男青松子,以及拎着一柄窄口长刀的天下归火,在两人身后,音痴穿着胸甲,努力的跟随。

    “被人捷足先登了。”天下归火跳上一堵墙,环顾四周,道:

    “周围没有战斗的痕迹,看来是有人恰好在附近,运气不错。”

    四周残垣断壁太多,破败萧条,天下归火又不是斥候,很难在混乱不堪的废墟里,找到张元清留下的弹孔。

    青松子一脸失望。

    三人小团队里,只有他没有得到装备

    某处废城中。

    张元清轻吐一口太阴之力,阴寒气息滚滚,不等落地,他先一步拢住太阴之力,放在肩膀。

    这么做是防止孙淼淼不讲武德,偷袭小逗比。

    这团太阴之力在他肩膀上凝结,化作一个胖嘟嘟,圆滚滚的婴儿。

    小逗比出现后,自然而然的爬到主人的脑袋上,小肚子压着主人的头,睁着乌溜溜的大眼睛,和他一起观察孙淼淼。

    “啊,就是他就是他”孙淼淼小小的跳起,同样乌黑灵动的眸子泛着兴奋、痴迷的光彩。

    “好萌啊~”她陶醉的说。

    这女人炼铜吗张元清皱了皱眉,试探道:

    “你喜欢灵仆?这不能说服相信你。”

    他得承认,鬼打墙解除后,没有夜游逃走,是孙淼淼那句“助你夺冠”成功诱惑了他。

    所以打算试探一番,看看孙淼淼到底是怎么回事,哪怕对方再来一次鬼打墙,也不会比刚才更糟糕。

    “我喜欢的是小灵仆,越小越喜欢,因为他们都很萌很可爱。我爷爷院子里的槐树里,养了好几个小灵仆,我每天都要去找他们玩。”孙淼淼说话的时候,目光没有离开过小逗比,道:

    “我帮你干掉赵城隍,助你夺冠,你把灵仆送给我,如何?你不用急着拒绝,如果担心我骗你,我可以

    用爷爷的名声起誓,绝不骗人。”

    你爷爷都名声狼藉了,还说不是骗人!张元清摇头:

    “不行!”

    “后土靴是圣者品质的道具,比不上一个灵仆?”

    “他不是灵仆,是我养的孩子。”

    “那就是没得谈咯?”孙淼淼眼眸转黑,一缕青烟自口中飘出。

    身为榜三,就算没人帮忙,她要打元始天尊,也毫不犹豫,毫不忌惮。

    张元清话锋一转:

    “如果你真有诚意,那我们可以换个交易方式,比如,等比赛结束后,我可以让这孩子在你那里寄宿一

    段时间。或许你可以调到松海来,这样他每天都能陪你玩。”孙淼淼美眸一亮,明显意动。

    她想了想,提议道:“我可以先抱抱他吗?”

    “可以,但你得把那个幻术师灵仆抵押给我,很抱歉,没有足够的信任之前,我不会让孩子去冒险。”张元清道。

    要论珍贵程度,孙淼淼身后那位幻术师不逊色小逗比。

    而论强大,则吊打没断奶的小逗比。

    孙淼淼要是毫不犹豫的同意,那张元清就相信她真的喜欢小灵仆,要是犹豫,或不同意,那他就立刻离开,这番谈话当没发生过。

    “好的!”孙淼淼立刻就同意了。

    她挥了挥手,操纵身后的恐怖幽影飘向张元清。

    小逗比吓的缩到主人脑后,不敢去看睡裙女鬼。

    张元清见状,一边吐出太阴之力裹住女鬼,一边拎起小逗比的后颈,丢向孙淼淼。

    孙淼淼疾步上前,张开双臂接住小逗比,抱在怀里就是一顿猛亲:

    “乖宝宝,乖宝宝~”

    小逗比本来想反抗的,但她身上浓郁的太阴之力实在太舒服,就顺从的靠着软枕,给她亲了。

    “宝宝乖,会说话了么,叫声姐姐。”

    “好可爱呀”

    几分钟后,孙淼淼终于舍得挪开目光,投向元始天尊:

    “我很满意这孩子,那就这么说定了,我助你拿到冠军,你让他寄宿在我这边一段时间。现在说说你有什么计划。”

    有点不真实啊,这就拉拢到孙淼淼了?张元清还是觉得不可思议,但觉得自己又不亏,道:“你一直徘徊在这片区域,没有遭遇其他选手,有些事你不太了解,我先向你说明情况。

    “八位选手里,天下归火积分最少,只剩三点,青松子、袁廷、赵城隍、音痴各自四点积分,土地公七点积分,你是十点,我还有三十几点。

    “由于我开发出的举报规则的缘故,我断定,接下来的战斗模式,是游击战。选手们不会再齐聚了。”

    如果人数齐聚的话,只要有两名臭不要脸的选手,趁大家不备脱裤子,那么除了土地公、孙淼淼和他,其他人都得淘汰。

    只要有脑子的,都会避免大乱斗的情况发生。

    正确的方法是利用广袤的地图打游击战,逐个击破。

    “你开发了什么举报规则?”孙淼淼好奇道。

    脱裤子规则张元清心里嘀咕一声,道:“比如这样”

    话音落下,他意识转移到小逗比身上,取而代之,然后抬起两只小手,用力按在孙淼淼饱满软绵的胸脯。

    “啊”孙淼淼惊呼一声,旋即大怒,抬手一记收刀砍在小逗比胎毛稀疏的脑袋,骂道:

    “你给我滚出去。”

    收刀落下,太阴之力霍然一震。

    张元清的意志被强行驱赶出小逗比体内。

    小逗比挨了揍,哇哇大哭起来。

    “宝宝乖,宝宝乖~”孙淼淼连忙安慰,一脸宠溺。

    张元清笑道:“就像刚才那样,你可以举报我猥亵你。”

    孙淼淼撇撇嘴:“好无耻的规则,我岂不是很亏。”

    为了举报,得牺牲色相给男人吃豆腐?

    孙淼淼揉着小逗比的脑瓜,略过这个话题,沉吟道:

    “如果是打游击战,我们最大的敌人是赵城隍,他有一具4级阴尸,还能‘尸化’爆发,除此之外,我听说他有一个非常特殊的灵仆,但从未用过。

    “至于道具,超凡品质的道具,他有四五件。再加上袁廷的帮助,如果我们遇上赵城隍,胜负难料,必须再想办法邀一位盟友。”

    嘶,赵城隍底牌这么多吗,不愧是灵二代,不像我,只是个草根!

    张元清暗暗龇牙。

    他想了想,道:“如果找盟友的话,我可以尝试拉拢土地公。”

    袁廷是秘密武器,不出手则已,出手就要一击毙命那种,要用在关键时刻。

    孙淼淼搂着小逗比,颔首道:

    “那便尝试拉拢土地公,然后清理掉天下归火他们,掠夺他们的积分和战甲,接着携优势淘汰袁廷和赵城隍。最后我再帮你干掉土地公。”

    张元清看着被揉捏爱抚的小婴儿,心里默默道:

    小逗比啊,你就牺牲一下色相,成全主人我吧

    “没有找到淼淼,她不知道跑什么地方去了。”

    袁廷站在一堵墙上,左顾右盼。

    从进入副本开始,他们就没见过孙淼淼,不久前第四件装备出现,他和赵城隍立刻赶去,结果也只见到青松子等人的背影。

    见到他俩,青松子三天迅速撤退,毫不停留。

    “慢慢找吧。”赵城隍回了一句,罕见的提问道:

    “袁廷,你觉得接下来的战斗会是什么走向。”

    袁廷回想起三人撤退的背影,分析道:

    “刚才那三个家伙显然结盟了,他们接下来的行动,无非是收集更多的战甲,积蓄力量,然后给我们致命一击,或给元始天尊致命一击。”

    “为什么不是给元始天尊致命一击!”赵城隍问道。

    袁廷给出自己的解释:

    “元始天尊积分太高了,而我们大部分人的积分只有四点,要淘汰他,一定会付出惨痛代价,白白让我们捡了便宜。

    “而如果他们选择和元始天尊结盟,让他用积分消耗我们,便能以最小的代价淘汰掉我们太一门的选手。除了积分之外,最关键的一个点,元始天尊只有一个人,而这一关的任务是战至最后两人。”

    “也就是说,只要淘汰掉我们三人,最后一个名额就会由天下归火几人分配,谈好场外补偿,就不会有问题。

    “而我们太一门有三个人,名额只有两个,他们需要额外担心被过河拆桥的可能性。”

    赵城隍微微颔首:“有道理!”

    这时,一道幽影飘飘荡荡的返回,趴在赵城隍肩膀。

    那幽影嘴唇乌黑,一双白瞳,赫然是当日攫取姜精卫精气的灵仆。

    袁廷一愣:“你把灵仆派出去了?”

    他都没察觉到。

    赵城隍随口解释:“查看了一下周围的情况。”

    正说着,遥远处一道华光冲天而起。

    袁廷和赵城隍结束谈话,眯着眼望去。

    那道光华维持了几分钟,继而缓缓消散,紧接着,两人耳边传来副本提示音:

    【叮!寒铁头盔已装备一一土地公】

    【所有战甲已出世!】

    “可惜了,离我们太远。”袁廷惋惜道。

    同时,他知道了战甲的结构组成,共五件,分别是胸甲、臂甲、头盔、武器,以及那件至今还没佩戴的裙甲。

    赵城隍冷淡的脸庞,露出一丝异样的笑容:

    “过去吧!该结束这一关了。”

本文链接:https://www.xuegeshuoche.com/qichezixun/160231.html,文章版权归属原作者:栀子花开 所有。更多精彩信息,可关注栀子花开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