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汽车资讯

附近人妇女(狐狸1v1)最新章节列表

    不多时,徐先图匆匆赶来,躬身施礼道:“微臣参见陛下!”

    “徐爱卿,今天的报纸看了吗?”赵构冷冷问道。

    “回禀陛下,微臣吃午饭时扫了几眼。”  附近人妇女(狐狸1v1)最新章节列表    

    “你应该知道朕要问什么,第三版的声明。”

    徐先图胸有成竹,不慌不忙道:“回禀陛下,第三版关于郑平的声明,微臣已经看见了,难道陛下没有看见微臣转交的信件?”

    赵构一怔,“什么信件?”

    “就是郑平给他父亲的正式回信,昨天下午微臣收到,陛下不在,微臣就放在陛下御案上。”

    赵构眉头皱了起来,他昨天身体有些不适,早早回宫休息了,他立刻翻了翻桌子,没有看见任何信件。

    “康顺!”

    赵构厉喝一声,康顺吓得连忙跑进来,“奴才在!”

    “昨天你给朕收拾御书房,桌案上的一封信呢?”

    “信?”

    康顺挠挠头,吞吞吐吐道:“昨天是有几封信,奴才也不太清楚,要不奴才找找备箱?”

    备箱其实就是废纸箱,赵构每天要处理很多奏折,但总有些奏折是他不愿过问之事,尤其涉及钱粮支出的奏折,他一般都是直接扔到备箱中,由康顺事后处理,烧掉或者退回去等等。

    但没有经过自己同意,就擅自把信件扔掉,这却是难以容忍之事。

    赵构恶狠狠盯着康顺满头大汗在备箱中翻找文书,最后他胆怯的把一封信递给赵构,“陛下,在这里!”

    赵构就恨不得一脚将他踢翻,只是碍于徐先图在一旁,他不得不维护帝王的形象。

    “不准再有下次了!”

    赵构咬牙说了一句,康顺遍体生寒,低下头答应一声,连忙退下去。

    徐先图现在才知道,为什么天子很多事情都不知情,他还以为是秦桧在刻意隐瞒,但现在看来,这个宦官也很大的问题啊!

    他为什么要把这些重要的文书扔掉,究竟是他无知,还是另有隐情?

    赵构坐下,打开郑平给父亲的回信,郑平在信中严厉批评他父亲唯利是图,目光短浅,当年和女真人做生意,从不考虑家仇国恨,自己忍无可忍才离家出走。

    而现在又为了所谓郡王虚衔,让自己选择背叛,同样让自己不能容忍,如果父亲非要逼自己背叛,那么他们父子只能各走一方,不用再考虑什么父子之情。

    心中没有明确表述要和父亲割裂父子关系,但意思到了。

    “徐爱卿觉得这是真吗?”赵构生性多疑,他对郑氏父子还是有点怀疑。

    “陛下,信中或许会含糊其词,但在报纸上公开声明脱离父子关系,微臣认为是真,更重要是,卑职得到消息,郑平很快会被调离四川路,他们父子再有什么纠葛,其实也没有意义了。”

    赵构呆呆地望着眼前的信件,已经无法掩饰脸上的失望之色,他原本抱有极大期待的郑平携四川路回归之梦,就这么彻底破灭了。

    郑平在《临安京报》上公开声明脱离父子关系,在临安引起了一阵不小的波澜,这年头父子反目的人很多,为财富、为亲情,也有不少是因为政治理念不同,郑家父子反目也不奇怪,但公开登报申明,却是头一遭,所以街头巷尾都在窃窃议论此事。

    但郑家却保持了沉默,知情人说,郑统全去明州督造海船去了,明显是为了回避此事。

    吕府内,吕颐浩的二弟吕大同前来拜访,几年前,吕大同因为幼子吕绞的胡作非为而被贬黜,挂一个团练使的虚职,赋闲在家,吕绞被流放去了岭南,原本是流放十年,但吕大同花不了不少钱,终于以病重为理由同意家属接回家治疗,相当于保外就医。

    吕颐浩原本比较看重吕大同,尤其他当年在陈庆态度上是支持陈庆和孙女吕绣的婚事,事实证明吕大同是对的,而当初吕青山却是坚决反对陈庆和吕氏联姻,他主张吕氏和沈家联姻。

    但最后陈庆却选择了吕青山,而不是支持他和吕绣婚事的吕大同,吕颐浩还特地为这个问题问了陈庆,陈庆的回答令他深思。

    陈庆告诉他,‘吕青山当年的态度是理智而正确,是真正为家族利益考虑,坚持了家族利益至上的原则,而吕大同虽然看似支持自己和吕绣的婚事,但实际上并不是因为他有眼光,而是缺乏原则,正是吕青山坚持原则才让陈庆放心,而吕大同的含糊让他不放心。’

    现在看来陈庆识人的眼光还是很准确,这次吕大同想方设法把儿子弄回来,就让吕颐浩十分不满,前两天他见到了吕绞,还是那一副惫懒模样,根本就没有得到任何教训。

    “大哥,我一直不太理解,陈庆有地盘、有军队、有臣僚,他直接建国登基就是了,为什么他还搞得那么复杂,弯弯绕绕的,还把先帝接回来,为一个亲王的头衔大费周折,不惜率十万大军跑临安一趟,这样有意思吗?”

    吕颐浩微微一笑,“那你说男人娶妻也不就是那回事吗?直接去把女人接回家上床过日子就行了,干嘛还要搞六礼,一套繁琐之极的礼仪,就连山寨强盗抢回女人,还要等晚上拜堂成亲,何必呢?

    其实两者是一回事,这天下还是大宋的天下,你直接出兵把它攻占了,宣布自己当皇帝,那岂不是连强盗都不如?又会有多少人愿意承认你?所谓名不正则言不顺,你连这个道理都不懂?”

    “道理我当然懂,只是我觉得宋朝像就破落户一般,不值得!”

    吕颐浩知道自己三弟郁郁不得志而对朝廷仇恨极深,就恨不得宋朝今天就灭亡,所以才说出这番话。

    他淡淡道:“你难得来看我一趟,不会就为了发个牢骚吧!”

    “倒不是!我听说青山去把巴蜀,居然成了四川路最高政务主官”

    吕颐浩摆摆手打断他的话,“这是陈庆的选择,他很器重青山的能力和资历。”

    “可当初陈庆想娶绣儿之时,青山是坚决反对的,我却是支持的,没有我的支持,绣儿不可能嫁给陈庆吧!怎么到了报恩的时候,却反过来了?我无法理解。”

    “你觉得陈庆用青山是在报恩?”

    “不然呢?这么重要的职务,难道他手下没有合适人选?周宽就很不错,他为何不用?非要用我们吕家的人。”

    吕大同的说法也不是没有道理,陈庆用吕家人,是因为吕家和自己的利益一致,但在吕大同看来就是在回报吕家,那也应该用当年支持他的自己,而不是当初反对他婚事的吕青山,让吕大同心中很不平衡。

    “你到底是什么意思?”吕颐浩有点生气了。

    “我也不要青山那样的高职,以我资历,出任一州主官总可以吧!”

    “你走了,你儿子吕绞怎么办?他现在还被刑部监控呢,我没记错的话,他每隔五天要去刑部签到一次吧!”

    “这个我之前问过刑部了,刑部说,如果我愿意捐给朝廷五万贯钱,那绞儿剩余的五年刑期可以特赦,事实上,绞儿已经被特赦了,随时可以离开临安。”

    “你哪来的五万贯钱?”

    “大哥,我那座宅子已经卖了,我现在在外面租房住。”

    吕颐浩顿时明白了,吕大同为了让儿子回来,把家财和细软都耗光,现在又把宅子卖了,可以说已经是山穷水尽,凭他一个月十贯钱的虚官收入,怎么养得了家?所以他现在就想去川陕任职,当一任知州,还有官宅可以住,他是在打这个主意。

    但毕竟是自己的胞弟,混得这么惨,吕颐浩心中也不忍,便点点头,“好吧!我写一封信给你,你去京兆找陈庆,记住要把你儿子约束好,他若在川陕犯事,没人救得了他。”

    吕大同大喜,连忙道:“大哥放心了,绞儿今年三十岁了,我打算给他娶妻成家,他已经收心了。”

    “既然你这样说,我就信你一回。”

    吕颐浩写了一封信,又吩咐长子拿一百两银子给二叔做盘缠,让他们一家西去。

本文链接:https://www.xuegeshuoche.com/qichezixun/160213.html,文章版权归属原作者:栀子花开 所有。更多精彩信息,可关注栀子花开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