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汽车资讯

学长一边撞我一边写作业\成熟妩媚的浪麻麻杂交

    “改完了。”

    陈舒拍了下手,对姜兄说:“发给你们老师检查吧,就算有遗漏,也是很小的方面了,你自己改就是。实在搞不懂的再找我也可以。”

    “谢谢陈哥。”    学长一边撞我一边写作业\成熟妩媚的浪麻麻杂交    

    “诶”

    陈舒发出抗拒的声音:“室友如父,无需多言。”

    “额……”

    “陈兄,前段时间在大礼堂开讲座的那位陈教授,是你父亲么?”孟春秋对陈舒问道。

    “是啊,怎么了?”

    “讲得很好啊!学者风范!”

    孟春秋敬佩又向往,心里五味杂陈他也一直很想成为那种知识渊博、笑谈历史风云的人,当然还要在全世界都有一定的知名度,每次开讲座,下边也要乌泱泱的坐满人那种。

    可惜修行之路扼杀了他的才华。

    “你也去看了?”

    “我后来在网上找的视频来看,完整的视频。啧啧,令尊彷佛将我带回了那个文明初始的时代。”孟春秋忍不住露出几分幻想之色,“征战四方,一统天下,创建文字,开拓疆域,建立文明……”

    “你怎么不去现场看?”

    “唉!说来都气!”

    孟春秋拍了下大腿:“那日我去玉安观练习法术,回来路上耽搁了,迟了一点。我估计要迟到,还特意在论坛上挑了个帖子询问陈教授的讲座开始了没有、有没有坐满。有个人告诉我没有,也没坐满,叫我快去,还给我说什么陈教授会揭露夏朝皇室血脉以及佛道二门创建的惊天隐秘,勾得我心那个痒啊……”

    “然后呢?”

    陈舒眨巴着眼睛看着他。

    旁边姜来也直直的盯着他,觉得孟哥说话时表情生动,像说书一样。

    “然后我就连忙赶过去啊!结果我到的时候,门口学生会的告诉我说,讲座已经开始十多分钟了,而且这次来的人比预计的还要多,里面早就坐满了,怕打扰到陈教授的讲座,已经不让人进去了。”

    “那人不是坑你吗?”陈舒义愤填膺,“我们学校竟然有这种人?”

    “谁说不是呢!”孟春秋顿了下,又叹了口气,“不过还是怪我,路上耽搁了,应该设个闹钟的。”

    “哎呀,过去就过去了。”

    陈舒拍拍孟兄的大腿,安慰道:“也不要太生气,犯不着。”

    “多谢陈兄。”孟春秋向陈舒郑重的施了一礼,“不过我已经不生气了,我已经暗地里诅咒过他了。”

    “诶!这也不至于!他也可能是无心之失,毕竟谁闲着没事骗你玩呢?说不定是他刚给你发完,就有一大堆人进来把位置占满了,同时演讲也马上开始了呢,是吧?”陈舒顿了下,“话又说回来,就算是骗你,也只是骗得你白跑了一趟而已,无论怎样,你既然回来迟了,都赶不上陈教授的讲座的。”

    “嗯,言之有理。”孟春秋连连点头,深以为然,不免感叹道,“陈兄之大度,超乎我之预料。”

    “对了你诅咒他什么来着?”

    “以后找个女朋友是性冷澹。”

    “……”

    “怎么了陈兄?”

    “无妨。”

    陈舒摆了摆手。

    三人一直聊到了晚上十点,每日修行阻止了他们,只好收场,各自回房。

    陈舒稍作洗漱,便开始收拾卧室。

    大半年没回来住,卧室十分空荡,好在床品什么的都还在,从柜子里拿出来铺好,略微有些灰尘味,抖一抖就好很多了,住一晚不是问题。

    陈舒躺上床,掏出手机,打开飞信,并找到置顶的清清。

    陈舒:/来调戏你啦

    清清几乎秒回。

    清清:……

    陈舒:想我没有?

    清清:还不至于

    陈舒:一个人睡感觉怎么样

    清清:还好

    陈舒:有没有不习惯

    清清:我一个人睡了二十四年

    陈舒:明白了,你现在内心痛苦,难以掩饰对我的思念之情,辗转反侧,睡不着觉,不过你放心,我只是一时兴起回宿舍住一天而已,我的心还是在你那里,我明天就回来继续宠幸你了

    清清:想多了

    清清:没有你,清闲多了

    陈舒:/不听不信

    清清:还多出了一个小时的看书时间

    陈舒:你没有感情!你没有心!

    陈舒:/伸手指着

    清清:/呵欠

    一个无情的女人。

    陈舒不由扯了扯嘴角。

    正在这时,沙凋群来了消息。

    “嗡嗡。”

    陈舒切换过去。

    严苛绫在抱怨改论文改得心累。

    陈舒还没来得及说话,便有一人跳了出来。

    奶奶总说:写论文不是那么容易的,第一次写,错误多点很正常

    奶奶总说:建议你找个比较熟的往届毕业生,最好是获得过优秀论文的师兄师姐,让他们指点你一下

    奶奶总说:我当时也费了很大精力,才成就了这篇震惊全社会的优秀论文

    “好家伙!”

    上来就是三条消息,先夸大写论文的不容易,一来增加自己优秀论文的含金量,为之后做铺垫,二来为自己以前用尺子比着改格式的行为做出解释。第二条建议看似中肯,但马上就变成了自己装逼的跳板。

    打字真快啊。

    青菜可可:那么哪里才能找到获得过优秀论文的师兄师姐呢?

    奶奶总说:远在天边,近在眼前

    浩然正气:没错,正是在下

    奶奶总说:???

    奶奶总说:哈哈别信他的,我才是正儿八经的优秀毕业论文获得者,还上过热搜,快请我来指点你们,不要998不要888,只要几句甜滋滋的好话,夸奖奶奶神功盖世千秋万代一桶浆湖即可

    奶奶总说:一统江湖

    青菜可可:图穷匕见了属于是

    奶奶总说:呔!沙凋青菜!你的论文写完了吗?改好了吗?要不要奶奶帮你?

    青菜可可:一遍过

    青菜可可:一点错误都没有

    照夜清:。

    青菜可可:你给我撤回

    青菜可可:/用剑指着

    奶奶总说:hhh大型吹牛被抓现场

    奶奶总说:清清大义灭亲

    奶奶总说:xswl

    青菜可可:反正一遍过,我都装订好了,按我导师说的,就算上面格式再有变动,也不鸟他们了

    奶奶总说:吹吧你

    奶奶总说:老子一个标点符号都不信

    青菜可可:我可以对着剑主发誓

    奶奶总说:理你我都掉份儿

    奶奶总说:其他人呢?还有要写论文的呢?快点出来求奶奶指点你们!给你们全部弄成优秀毕业论文!

    奶奶总说:@八块腹肌的美女@姜来

    姜来:谢谢,不用了,刚刚陈哥回来,已经顺便帮我把格式改好了,我发给导师,导师说暂时可以了,叫我明天打印出来再拿给他仔细挑错误

    八块腹肌的美女:哇!

    八块腹肌的美女:陈师兄这么好!

    姜来:嗯

    姜来:而且只用了半个小时

    八块腹肌的美女:好厉害!

    奶奶总说:/表情复杂

    浩然正气:@众妙之门

    众妙之门:来了

    众妙之门:肌八施主,你可以叫去年的优秀毕业生、奶奶师姐帮你改@八块腹肌的美女

    众妙之门:想来用不了半小时吧?

    八块腹肌的美女:/可怜/可怜/可怜

    奶奶总说:我有点事,先下了

    浩然正气:/嗑瓜子

    众妙之门:/嗑瓜子

    陈舒也忍不住,点了一个“+1”。

    每日修行。

    ……

    夜色渐深,明月悬于穹顶之上。

    宁清穿着浅色的真丝睡衣,背靠床头,手上捧着一本书,低头静静看着。

    一米八的床,她只占了左边的一半,另一边空空荡荡,而她在看书时,余光总忍不住往那边飞。

    说来奇怪。

    往常陈舒在的时候就像一只猴子,不是翻身抱着她,就是在床上动来动去,或者玩手机制造一点噪音,再或者故意来干扰她看书。哪怕睡着了他也很不老实,总是翻来覆去,总来抱她又松开,总把腿搭她身上,一会儿面朝她一会儿又背朝她,总之对她看书和休息都造成了一些困扰。

    而且还总是耽搁她一小时的看书时间。

    今天他不在,确实清闲了许多,可也不知怎么回事,竟然还真的有些不习惯。

    甚至今晚她都打算不睡了。

    本身修为高了之后,对睡眠的要求就会减少,很多高阶修行者睡觉都是为了享受。而她有夜人血脉,夜人本身就昼伏夜出且睡眠时间很少,两相结合,她对睡眠的要求就更低了。

    往常睡觉对她来说也是享受。

    至于今天嘛,还是看书好。

    “人心啊……”

    宁清如是想着,手指又翻一页。

    手机就搁在旁边,闪着消息,但既无铃声也不震动。

    直到叮冬一声。

    陈舒:晚安

    宁清:晚安

    陈舒:一个人也要好好睡

    宁清盯着手机看了一会儿,眸光闪烁,最终还是合上了书,关掉了床头灯。

    但愿今夜有个好梦吧。

    宁清躺了下去。

    ……

    张酸奶陡然坐起。

    刚又做了一个梦……

    不对!做了两个!

    特么的竟然又是连环梦!

    第一个梦是肌八妹子找到她,恳求她帮她修改论文,可她自己的论文都是小姐妹帮忙改的,她的文档软件水平还停留在用尺子改格式呢,怎么帮肌八妹子改?

    这可把她急得……

    冷汗都出来了。

    梦总往最坏的地方发展

    没想到梦中的她比现实中更脑残,为了不丢面子,竟然在网上找了一个帮人改论文的店家。

    毫无疑问,搞砸了。

    拿回来查重率直接100%。

    梦总往最坏的地方发展。

    肌八妹子半年心血毁于一旦,哭得撕心裂肺,而她也再无颜待在群里。偶尔和隔壁两个群友打声招呼,或者在玉京市里逛街遇到群友,大家都对她指指点点,说就是她,毁了肌八妹子的五年大学。

    若非这几年来她对这一类梦已经有了一定的抗性,恐怕当场就被惊醒了。

    第二个梦则到了三月份。

    不知怎的,肌八妹子的论文又能行了,她和陈舒的论文一样,都被评为了优秀论文,且震惊了全世界。

    校长看完后痛哭流涕,表示这是他有生以来看过的最好的论文,并直接给两人颁布了博士学位。网上有网友看了之后从童学肄业的学历水平直接通过了成人大考、考入了大学。

    这还不是最主要的。

    最主要的是,作为去年的震惊社会论文得主,她很快被人扒出连格式都不会改,还是朋友帮忙改的,写论文的过程中也参照了大量师兄师姐的意见。

    两相对比,真实伤害。

    张酸奶终于顶不住了,醒了过来。

    “呼!”

    原来是个梦啊。

    张酸奶结结实实的松了口气。

    手指一勾,刷的一声,用灵力拨开窗帘,透过窗只见东方已泛起了一丝鱼肚白,隔壁邻居家的院子安安静静,只有两只雀子在刚刚抽出嫩芽的柿子树上并排站着,也都闭着眼睛。

    “唉……”

    当年和师父说得没错

    那人果然是她的宿敌。

    张酸奶擦了把汗,掀开被子起床了。

    现在也睡不着了,不如洗漱一下,坐一会儿,去买早餐,给邻居与前室友带一份,然后就该去上班了。

本文链接:https://www.xuegeshuoche.com/qichezixun/160099.html,文章版权归属原作者:栀子花开 所有。更多精彩信息,可关注栀子花开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