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汽车资讯

总裁受夹震蛋H:下药用手按玉茎文

   罗素纤细的手指,无序的敲打着椅子扶手。

    他紧盯着花触,思索许久。

    “不对。”    总裁受夹震蛋H:下药用手按玉茎文    

    罗素突然开口道:“你不是在主动寻找恶魔……

    “你是在主动诱导他人成为恶魔,对吧。”

    闻言,花触睁大了眼睛。

    她以不可思议的目光看向罗素,空气一时沉默了一瞬。

    “……你为什么会突然这么想?”

    她忍不住好奇,开口轻声询问道:“是猜的吗?”

    “是,有一部分吧。”

    罗素承认道:“但现在的话,我差不多就可以肯定了……”

    “你是怎么猜的?”

    “很简单。我的蓝移应该比红移等级高出一级还多,可我刚刚在幻觉中却几乎失控。那不可能是生造的幻境,除非你比我还要了解我自己。那应该是我真的快要失控了……这要么是我的红移被强化到了接近失控的程度、要么就是蓝移强度被削弱了。

    “当时我就像是真正在做梦一样,仿佛大脑都没有怎么运转。甚至思维都因此而受限,所以才没有意识到不对。

    “但现在回头想一想的话……”

    罗素沉声道:“你之前说了很多。大致意思就是说,恶魔强行控制身体、会损伤人类的灵魂……但如果主动让恶魔控制身体就不会。所以你认为,有问题的不是恶魔、而是人类灵魂的强度。

    “我非常确定,自己当时接近失控了。我甚至有一段记忆凭空消失了……我虽然忘记了一部分的梦境,但我还记得我清醒那一瞬间的状态。

    “那是恐惧、迷茫、迫不及待、深深入迷那和我最后一幕看到的场景对不上。

    “前面的记忆如此清晰,但后面却突然消失。我只能认为这是恶魔、或者我身体的保护机制,让我忘掉了不该让我看到的东西。而我在这之前,若非是有部长给我的芯片、早在上个月月底的失控就失控变成恶魔了。

    “但你却言之凿凿的说,我是不会失控的。从那句话开始,我就意识到了不对。

    “你并不是想要欺骗我,而是你真的认为那并非失控……也就是说,你并不认为‘拥有相同记忆的另一个人格控制自己的身体’是什么错误的事,错误的是人类的脆弱、让恶魔逃逸之后无法再把对方压回去。因此,你也同样不认为恶魔想要控制宿主的身体是基于恶意的。

    “这倒是无所谓,每個人都有不同的认知。尤其你是专业人士……专业人士对事物的看法与大众不同,这是非常正常的情况。

    “但是,你不可能凭空提起这件事。如同你所说的‘巴特塔尔原则’一样,你的所知、你的思考,一定也会影响你的言语。

    “反推过来……你当时一定是想起了什么恶魔操控宿主的行为,想要下意识的为其辩驳,所以才会从莪的‘初代恶魔’那里微弱的偏移到了‘恶魔操控人类是基于什么动机’的话题上。

    “而我和坏日都成功与自己的恶魔达成了合作。你当然也知道这件事,不可能重提。也就是说,你下意识的认为,在我的道德观中,那件事比‘与恶魔达成合作’还要更无法接受。

    “所以,我判断这恶魔就是你制作的。或者你诱导的、亦或是手动培养的。”

    罗素缓缓说道。

    他的瞳底燃烧着微不可见的灰白色火光……如同一面发光的镜子,花触睁大眼睛、难以置信的表情正印在上面。

    很快,花触脸上的惊愕顿时破碎。

    如同盛放的百合花一般,清丽而纯澈的笑容在她脸上绽开。

    “真是了不起……如此牵强的推理逻辑、如此了不起的洞察力。”

    花触赞叹道,声线突然变得低沉了一些:“我知道为什么坏日和鹿首像这么看重你了,以你的学习能力、说不定真的能改变这个世界。”

    她脸上那种宛如少女般的纯真毫无预兆的消散。

    从她脸上浮现出来的,是属于精灵那种“微不可见的傲慢”,一种相当淑女而疏远的礼貌笑容。

    不管她如今再怎么怠惰,对那些同族如何厌恶……她也同样自认为是一位精灵。

    本质上,就是与短生种截然不同的存在。

    “只是听我说了一遍‘巴特塔尔原则’,立刻就能用于我的身上。我的发言逻辑绝对没有任何问题,每一句话都是正确的。可你竟然从我选择的话题,以及切换话题的时机、就能判断出我在想什么……

    “你让我想到了一个人。”

    花触的语气变得平静而肃穆。

    “谁?”

    “你们天恩集团的董事长,赛纶女士。”

    花触慢悠悠的说道:“说到对人心的把控,就算在精灵之中、你也能算是佼佼者了。

    “我真的很好奇,为什么没有人邀请你成为精灵?难道现在成为精灵的规格已经如此之高了吗?那我们这种老东西可真是要感到惶恐了。”

    “不邀请我才是合理的。”

    罗素嘴角微微上扬:“我可没有表现出来超出‘合理’性能的才能……当然,我当时并不知道有精灵转化仪式这种东西。仅仅只是为了避免上位者的妒忌和猜忌。

    “我每次考试的分虽然都是年级第一或者第二,但始终没有超过大部队太远。我会尽力将平均分压到能让大部分人过线的程度,还有一些科目比其他人的分数要低。唱歌、绘画这种事更是我的短板和弱点,存在一个无关紧要的弱点、可以让我更接地气。

    “一个远远超出众人的天才,很难讨人喜欢。到了那种程度,就连妒忌都很难、而是变成了崇拜和尊敬。而尊敬就会带来疏远……所谓崇敬是距离理解最遥远的距离。而我想要做的事,就是让人们了解我。”

    “可那有什么意义?”

    花触质疑道:“得到庸人的认可与好感毫无意义。他们只要毕业就会很快忘了你,和你再亲密的关系也会很快变得疏远,就算对你再怀念也不可能破坏他们如今的生活。

    “他们和你从最开始就不是处于同一个世界的人……你不觉得你这样才是高傲的行为吗?”

    并非是演戏。

    花触显然是真的不明白罗素到底要做什么。

    因为她就是最为厌恶人群与大众,选择离群独居的那种孤高的天才。

    “你把‘爱’当做手段,但我把它当做目的。我要人们喜爱我,并不是一时的伪装、而是打算奉行一生的理念。我当然也可以让人们恨我、怕我、尊敬我……可我选择让人们爱我。因为我想要的就是爱,那就是我想要的东西。”

    罗素轻声说道:“你认为,恶魔的存在是无害的,被恶魔替换了的灵能者只是换了一种方式生存、并没有死去……我无意与你分辩专业定义。

    “但我知道的是,这些‘被恶魔附体者’却在杀害无辜的、与他们没有任何恩怨的人。

    “那并非是因为复仇、也不是因为怨恨……不是因为心中溢满了无法纾解的情绪。而是随手的杀人。

    “恶魔甚至会以为这是一种解脱,一种恩赐,一种游戏……而恶魔孵化完成之后,一定会让周围的大量无辜者被吞食。

    “从最开始,恶魔与人类就是不同的存在。

    “人类不是不可以死……我自己也杀过人。但我认为,任何死亡应该有其意义、有其结果。哪怕是忍无可忍者的杀人,至少也应有动机毫无动机也没有任何心理压力的杀人甚至是吃人,这种行为我就是无法接受。

    “对我来说,那就是异类。那不是人类、更不是同类,而是天灾、是灾祸……是所谓的‘恶魔’。

    “而你对恶魔的研究,所消耗的不仅是灵能者的意志、还有无辜者的生命……收手吧,花触小姐。”

    罗素认真的说道:“不然哪怕身为同僚、同道,我也会来阻止你。”

    “哪怕我的研究,最终的受益者可能是你们这些短生种吗?”

    花触饶有兴趣的问道:“我最多也就是用掉大约几百几千人来当材料,但我研究出来的东西能拯救几千万的人……甚至大概率能让你们一并迈入永生,这也算是有罪吗?”

    “你我都不是神,无权自顾自的处置一些人来恩赐另一些人。”

    罗素摇了摇头:“如果非要牺牲几千个无辜者,才能让其他人获得永生。那也是一种充满罪恶的永生哪怕只是必须牺牲一个无辜的孩子来拯救世界,我都会认为这样的世界没有被拯救的必要。

    “一旦接受了那样的永生,人类以后未必不会再接受牺牲几万人来换取力量的交易;在那之后,可能就会牺牲几十万人来换取和平,甚至可能掀起牺牲几百万人的内战……底线一旦打破,就只会不断滑落。”

    猫耳的少年轻声叹了口气。

    他的眼神复杂,声音变得有些低落:“就比如说我……在我杀过人之后,已然无法再正视起‘杀人’这种行径的危害了。我会下意识的认为‘那算不了什么’,属于我的那份底线已经被打破了。

    “我所能做的,就是让无辜者们还能理所当然的活在属于他们的那份道德之中如果没有人帮他们的话,这是无法做到的。就像是小琉璃,就像是摩根。

    “……做一名好人,是非常难的。真的很难。

    “我只是希望能帮帮他们。”

本文链接:https://www.xuegeshuoche.com/qichezixun/159951.html,文章版权归属原作者:栀子花开 所有。更多精彩信息,可关注栀子花开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