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汽车资讯

家族内乱换刘家第一十四(口述手指进去)最新章节列表

   李士明将六具尸体放置在一只储物袋中,若不是目前他无法再炼制炼尸,他都有想法将杜冰言的尸体炼成炼尸。

    这可是天才修士的尸体,并且还是炼气巅峰实力的尸体,一旦炼制成功,基本就是一具高品质的铜尸。

    不过他目前还没有再培养炼尸的想法,主要还是炼尸对他的帮助没有以前那样的迫切。  家族内乱换刘家第一十四(口述手指进去)最新章节列表        

    另外,他需要将此事上报,这可是灵机阁宋师叔给他保证过的,圣冰宗不会对他出手,这六具尸体就是证据。

    他先将阵法继续完成,今天也没有兴趣接着建造其它阵法了,取出飞舟返回宗门。

    在飞舟上,他开始检查起这次的战利品。

    五名普通修士的储物袋内,不出意外的没有什么特别之处。

    这样的修士能够拥有一两件普通品质的上品法器就非常不错了,而如今李士明的身家,早就看不上普通品质的上品法器。

    倒是杜冰言的储物袋中,让他有了意外的发现。

    “又是一枚筑基丹!”李士明取出瓷瓶打开后确认了一下自语道。

    他实在搞不明白,出来做任务为何还要带着珍贵的筑基丹?

    实际上这很好理解,筑基丹对于炼气期修士而言是极其珍贵的,这种最为重要的宝物,自然是随身携带最为安全。

    再加上杜冰言有着极强的自信,认为自己有能力自保,哪里都不如自己的储物袋中安全。

    “第五枚了!”他将筑基丹收起,心中一喜道。

    偌大的宗门,五年不过炼制十余枚筑基丹,他一个人的身上就有了宗门五年差不多一半的量。

    不过他并没有嫌弃筑基丹多,尹长老可是警告过自己,要多备一些筑基丹的。

    他要在突破前,尽可能多的搞到筑基丹,以加强自己晋升的成功率。

    既然灵根不行,那就用筑基丹来堆,怎么也可以堆出一个筑基期来。

    杜冰言还给他送来了新的玉质飞舟,并且还比之前那玉质飞舟的品质更好,应该是宗门专为天才修士准备的。

    另外就是超品剑型法器,可惜是水属性冰系的超品剑型法器,并不适合李士明。

    其余就是一些灵石,几件品质上佳的备用法器。

    一边清点着收获,飞舟也回到了宗门九峰。

    他将飞舟降到了灵机阁,收起飞舟走了进去。

    “李士明,任务没有这么快完成吧?”宋师叔看到李士明还是有些意外的。

    安排给李士明的任务,她可是一直都盯着,李士明的建造速度出乎意料的快,但离完成还有小半任务量。

    “见过宋师叔,我遇到了圣冰宗的袭击,圣冰宗的修士准确的找到了我的位置!”李士明一边说一边将储物袋递上前去。

    宋师叔目光微凝,她一把抓过了储物袋,灵念在储物袋中扫过。

    都不需要证实什么,在看到杜冰言的尸体时,她就确认了李士明所言非虚。

    “是我的失误,我会向宗门上报,另外你在布阵时期,我会向宗门要求发布保护任务!”宋师叔面色难看的说道。

    说实话,在看到杜冰言的尸体时,她内心还是极为惊骇的。

    宗门天才修士,都是宗门精心培养的修士。

    其余战力也是在同阶最强的,要说战胜或许有可能,但想要杀死就难了,除非是筑基修士出手。

    很明显,李士明并没有宗门筑基修士出手,就杀死了杜冰言。

    “宋师叔,那杜冰言的尸体在作为证据用完后,还请还给我,我准备用这具尸体炼制炼尸!”李士明虽没有炼制炼尸的想法,但他也不想白白将尸体交上去。

    “杜冰言是圣冰宗重点培养的修士,他被你反杀没什么关系,但你要用他炼制炼尸,圣冰宗绝对不会答应的!”宋师叔扫了李士明一眼,冷冷说道。

    李士明莫名的有种感觉,这宋师叔似乎并不待见自己。

    这种感觉在与宋师叔长时间交流后才能够感知一二,宋师叔是高级阵法师,其精神与灵念都很强,他想要感知到宋师叔的情绪并不容易。

    可通过感知到的这一点信息,让李士明都有些怀疑是不是宋师叔有意针对自己。

    这个布置一百个阵法的任务,看着是对他有利,可以帮助他尽快获得筑基丹,但同样也让他远离了宗门的范围,置身于危险之中。

    宋师叔可不会知道他有分魂监视四周,能够在布阵的同时,知道远处是否有危险临近。

    “请宋师叔向宗门上报时述说我的要求!”李士明坚持了自己的意见道。

    宋师叔的解释并没有说服他,什么叫圣冰宗绝对不会答应,圣冰宗已经多次袭杀他了,他难道用自己杀死的尸体增加实力都不行吗?

    “我会帮你上报的,你先不要接着任务,最迟两天时间就会有修士接取保护任务了!”宋师叔挥了挥手澹澹说道。

    李士明躬身退出了灵机阁,灵机阁中宋师叔面沉如水。

    宋师叔确实不喜欢李士明,这与李士明并无太多的关系,而是因为诸葛旋。

    诸葛旋与李士明同行遇袭,诸葛旋陨落,而李士明却活了下来。

    宋师叔与诸葛旋之间虽没有结婚,但早就有了盟约,在得知了诸葛旋陨落的消息后,她就主动提出驻守阵法大阵。

    借着宗门准备应对大麻烦之机,她推动了一系列对宗门阵法的改造方桉。

    其中有着对宗门的真实建议,顺带着也有一点私心。

    李士明接取的布置一百个阵法的任务,远离了宗门范围,宋师叔如何不知存在一定的危险。

    虽说圣冰宗不可能动用筑基期对付李士明,但同为炼气期之间的战斗,是各宗都默认的,被杀死只能说自身的修炼不够。

    宋师叔压下了一些想法,她并不准备自己动手,甚至于她都没有再动手的想法。

    李士明的战力超乎想象的强悍,在这场宗门危机解决之前,圣冰宗是不可能冒着两宗产生内斗的可能,动用筑基修士刺杀李士明的。

    “诸葛旋,他凭什么可以活着,你却死了,连尸体都没有!”宋师叔无法放下心结,手中死死捏住储物袋,暗然道。

    天海宗与圣冰宗究竟是如何交流的,李士明并不清楚。

    他只知道在两天后,尹长老找到了他。

    “士明,这个给你!”一见面尹长老就扔过来一只盒子。

    李士明莫名的接过盒子,打开后一股寒气让他不由打了个冷战,还好体质足够强悍,倒没有受到寒气的影响。

    “这是?”他迟疑了一下问道。

    哪怕对盒子中的灵物一无所知,也明白这灵物的品质一定不凡,价值更是不低。

    “杜冰言的尸体你就别想了,这是圣冰宗赔偿给你的,二品的千年寒晶,足够你炼制一件灵器了!”尹长老没好气的说道。

    为了给李士明找回场子,他可是亲自前往了圣冰宗。

    在得到圣冰宗明确的保证,并且给出了赔偿之后,他也是本着还要共同御敌的情况下,才算是放过了此事。

    “谢谢尹叔叔!”李士明知道这事尹长老一定出了不少的力,否则一具尸体而已,怎么可能及的上二品的灵器材料,这是尹长去帮他敲的竹杠。

    “可惜不是金属性的!”他边收起盒子边都囔了一句。

    “还金属性,你小子不识货,二品的千年寒晶制成辅助灵器,对于筑基期的修炼都有增益效果,要不是我们占着理,怎么可能从圣冰宗那里搞来这个,以你的资质,到了筑基期的修炼速度一定是极慢的,有了千年寒晶炼制的辅助灵器,或许还有一线希望!”尹长老用手指着李士明恼道。

    二品的千年寒晶,其价值对于金丹修士而言,确实是没有放在眼中。

    但这可是圣冰宗的特产,其产量极少,只有宗门内重点培养的少数筑基修士才有机会获得。

    主要是辅助筑基期修炼这个效果太重要了,提升效果效率,减少走火入魔的风险。

    圣冰宗若不是看在尹长老的面子上,若不是将李士明当成了他的女婿,怎么可能捏着鼻子送出这等赔偿。

    当然,这个赔偿最终是百里长老买单,圣冰宗另两位金丹对百里长老都有了些许的不满。

    最为关键的是,尹长老可是为了二品的千年寒晶,默认了圣冰宗认为的李士明身份。

    “宗门阵法任务你可以去做,想来圣冰宗也不可能有什么动作了,为了防止意外,会有修士保护你布置阵法的。”尹长老最后交待道。

    他对于灵机阁给李士明出任务,却没有给予相应的保护,也有些不解。

    正常情况下,宗门派出阵法师离宗执行任务,除非阵法师自身是筑基修士拥有自保能力,否则都会派出修士保护的。

    不过想到灵机阁的值守高级阵法师是新轮换的,或许在处理事务上有些不周到也属正常。

    李士明离开宗门时,是与另一名炼气修士一同离开的。

    这名炼气修士名为贺川,实力炼气九层,全身气血旺盛,灵力虽未达到炼气巅峰,可散发出的灵力波动却是极为浑厚,这是天海宗重点培养的天才修士。

    “李师弟,还是你们阵法师富有,这飞舟可比我的飞舟品质还高!”贺川一点都没有天才修士的高冷。

    “贺师兄可是说错了,阵法师哪有富有的,我这飞舟是朋友送的!”李士明笑着解释道。

    “是不是尹师姐送的?”贺川脸上浮现出了八卦之色,轻笑问道。

    李士明不由的退开一步,主要是贺川的态度让他有些吃不消。

    贺川的年纪比尹诗澜大,却叫尹诗澜师姐。

    当然,李士明不清楚的是,贺川叫尹诗澜师姐,那还是占了自己是宗门天才修士的光。

    要知道在宗门内,就连掌门都叫尹诗澜师妹。

    “不是,别乱打听!”李士明摆了摆手道。

    “李师弟,送你飞舟的一定是女人,你完了,回去我就告诉尹师姐!”贺川挤眉弄眼道。

    李士明莫名有些心虚,不过他很快反应过来,自己心虚个什么?

    “前面就到了,准备一下!”李士明转移了话题道。

    “师弟你在这里布阵,我在四周布下些小手段!”真正开始做事的贺川,倒是极为认真负责。

    李士明当然不会将安全寄托于贺川的身上,他通过‘控灵分魂术’的主灵,分出去八个分魂四散到远处充当警戒。

    在他布阵期间,贺川一直没有说话,不时的在空中四处飞行,时刻注意着远方。

    只有在李士明布完了一个阵法,转移到下一处位置时,才会恢复到之前的样子。

    “师弟,听说你将杜冰言宰了?”飞舟启动,贺川凑近李士明轻声问道。

    他接取任务时,可是托长辈打听了李士明的实力,对于李士明一个中级阵法师能击杀杜冰言,他是极为不信的。

    “是的,杜冰言的实力还是不错的!”李士明倒是没有回避,点头承认道。

    他说的是实话,若是杜冰言没有想要围攻他,他不动用精神玉剑这样的灵念攻击,怕是想解决杜冰言还是需要一些时间的。

    “你都有实力宰了杜冰言,宗门怎么还将保护任务给我?”听到李士明承认,贺川有些郁闷的说道。

    他可是与杜冰言战斗过的,七大宗门间的天才修士,会有一些任务是重叠的,所以天才修士会有机会遇到。

    他与杜冰言的那一战,虽没有分出胜负,但总的来说应该算是不分伯仲的平手。

    顶尖炼气期修士之间的差距是极小的,想要杀死对手更难,除非是拥有着一击必杀的手段。

    “我是阵法师,要布阵的,再说了接取任务有善功拿还不好?”李士明漫不经心的回道。

    “对了,你听说了没,七星岛那边有外敌入侵,宗门最近强化阵法就与此事有关!”贺川换了话题卖弄起见识来。

    他倒也不担心宗内隐秘被外人所知,李士明是什么人,这可是尹长老的女婿,据说尹长老就是借着这个关系,狠狠敲了圣冰宗百里长老一笔的。

    修炼实是无聊,贺川就喜欢这些八卦消息,平时他知道的消息另几位天才修士都知道,想找个吹牛的都找不到。

本文链接:https://www.xuegeshuoche.com/qichezixun/159936.html,文章版权归属原作者:栀子花开 所有。更多精彩信息,可关注栀子花开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