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汽车资讯

巴厘岛做私人护理自述 广州|攻被反攻的高H

    虞翻整理好桌案,捧出装蓍草的竹篓,然后当作蓝田行大衍筮法。

    古代重视祭祀、敬天地鬼神,凡国之大事,先筮而后卜。

    大衍筮法并不复杂,周易系辞有曰:“大衍之数五十,其用四十有九。分而为二以象两,挂一以象三,揲之以四以象四时,归奇于扐以象闰,五岁再闰,故再扐而后挂”  巴厘岛做私人护理自述 广州|攻被反攻的高H    

    通过大衍法‘随意’分拨,根据剩下的蓍草数,得出少阳、少阴、老阳、老阴四种结果,每次行筮得出一爻,行六次大衍筮法,由下至上得六爻而成象。

    筮卜者通过卦象,结合经文进行解读,预测事件的走向。

    用统计学可看成概率问题,大衍筮法得出少阳、少阴、老阳、老阴的概率,分别为16分之5、7、3、1,所以天地万物皆在计算之中,只是未知的算法隐藏得太深,需要慢慢去揭秘解答。

    虞翻忙活了很久得出一个卦象,当他摆完蓍草后露出凝重的表情,蓝田见到这个表情心里一咯噔,心说别不是什么大凶之兆吧?虽然我不怎么相信鬼神,但这个时代的人深信不疑。

    突然间,虞翻把上面第二根长蓍草折断,变成了上面三根断开,下面三根连接的规则图案。

    虞翻不是喜欢直言劝谏吗?怎么当着我的面开始作弊?是欺我不懂易经的卦象,要说其它的卦象不认识,但这坤上乾下的泰卦蓝田还真认识,因为这是六十四卦中最吉的卦象。

    “仲翔,怎么样?”蓝田明知故问。

    虞翻拱手报喜曰:“此象甚吉,此次远征必定顺利。”

    蓝田一听果然是这样,他突然想起一句小品台词,‘没想到,你这浓眉大眼的家伙,也叛变了。’

    “我刚才看到仲翔在这里”蓝田指着那个被掐断蓍草欲言又止,心说你刚才的行为就像搞小动作的同学,老师可是在讲台上看得一清二楚。

    蓝田原以为虞翻会显得尴尬,岂料他微微笑道:“府君真是观察入微,您指出的这一爻为老阳,老阳老阴都属于动爻,意思是事态会发生变化,所以变动后就阳爻变阴爻。”

    “哦?之前是什么卦象?动爻之后两者有什么关联,请仲翔说得详细些。”蓝田心说看你怎么解释,既然涉及到了变卦,前后卦象之间总会有联系吧?

    虞翻一脸吃惊,“府君也会筮占么?从您的问题就可见一二。”

    “简单涉猎,未有深究。”蓝田打起了马虎眼。

    虞翻点头肯定,他知道易学博大精深,不经过长时间刻苦专研,就只可能学其中的皮毛,他又拿出几根蓍草,很快就摆成了之前的卦象,跟着解释:“本卦为水天需卦,之卦为地天泰卦,需为等待,泰为吉祥通达,府君要测战争吉凶,即准备充分后再出征,战争将无往而不利,两卦前后呼应,乃大吉之兆也。”

    蓝田一听好家伙,心说搞学问的玩起大忽悠,一般人还真难招架得住,他笃定虞翻捡好听的在说,遂追问:“泰卦我知道很好,但对那需卦不甚了解,仲翔可否说得清楚些,具体要等待准备什么?”

    一个人在自己专业领域受到请教,且对方还能不求甚解提出问题,解答方一般会强烈的自豪感,特别愿意对求知者产生好感,而且会很耐心的讲解答案。

    虞翻现在对蓝田就是这感觉,他微笑着解答:“需卦上水下天,水在天上而不落即云也,大地需要雨水润苗,就必须等待云聚而成雨,府君对农事甚为精通,亦知即将到来的春耕,必须要等到春雨降下,最后才能够播种。交州大军要远征日南,士卒的训练、装备的配置、粮草的储备不都要等么?”

    蓝田听得一怔,虞翻居然给圆了回来,心说果然是易学高手,他接着追问:“我知道泰卦六爻皆吉,这需卦的六爻怎么样?”

    “呃整体都不错,但地第三爻、四爻似有风险,不过大军出征在即,等待的时间或已结束,府君不用放在心上,最终结果必然是大吉的。”虞翻安慰道。

    “请仲翔将需卦经文写下,我打算好好参详参详。”蓝田掏出一个记事本递了出去。

    虞翻没想到蓝田如此‘好学’,他接下记事本伏案开始书写,经文非常简单:

    初九:需于郊,利用恒,无咎。

    九二:需于沙,小有言,终吉。

    九三:需于泥,致寇至。

    六四:需于血,出自穴。

    九五:需于酒食,贞吉。

    上六:入于穴,有不速之客三人来,敬之终吉。

    虞翻写完交还记事本,笑着说道:“九三和六四中的寇和血乃虚指,并不是预示着有凶险之事发生,可能是等待准备中遇到的困难,比如现在交州的府库仅能支持远征,而不能同时满足工曹提出的地方建设需求,府君可用作参考,不必拘泥于经文。”

    “这最后一句”蓝田欲言又止。

    “九五寓意准备充分后,事情发展到九六阶段,寓意出征前或有意外之事,府君只需敬而待之,终吉也。”虞翻继续开导。

    蓝田将信将疑点头称是,他将记事本贴身存放,然后作别虞翻与出了礼曹衙门。

    大军出征日期,根据虞翻的择日,最终定在二月初六。

    蓝田虽然不信鬼神,但依旧被虞翻的话所影响,接下来几天一直心事重重,夜里翻来覆去不能成眠。

    吕玲绮误以为蓝田政务繁忙,便找华佗开了两剂安神补气的药,她还亲自下厨为蓝田熬制,当作茶汤哄着蓝田喝下进补。

    二月初五,大军出征前一天,蓝田把高顺、蓝辕、沙摩柯、李异、蒋琬、虞翻叫到州府做最后嘱咐。

    考虑到日南郡收复,需要有人在那边坐镇治理,蓝田第一时间想到了虞翻,他是原日南太守虞歆之子,受其父影响对治理日南颇有心得,蓝田便有意让虞翻随军,在战后子继父业出任太守。

    “公琰,仲翔不在期间,礼曹的事不能停下来,仲翔向我举荐程德枢,你一会去找他谈谈,如果同意就明天带来见我。”蓝田吩咐道。

    “唯。”蒋琬拱手点头

    咚咚咚,蓝田正在说话期间,侍卫长高原敲开殿门,随后带进来一个熟悉的身影。

    蓝田见到来人一个激灵,他不可思议地看着虞翻,心说你这也太准了吧?说有意外还真有意外?

    “机伯,你怎么来了?”蓝田起身迎了过去。

    伊籍扫视殿内,见好几个都是陌生人,他迎着众人好奇的目光,径直向蓝田拱手行礼:“我奉大王之命,特地来请将军赶赴成都。”

本文链接:https://www.xuegeshuoche.com/qichezixun/159927.html,文章版权归属原作者:栀子花开 所有。更多精彩信息,可关注栀子花开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