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汽车资讯

猛烈撞击紧致的娇嫩:被下药系列辣文

  罗柴德为何如此夸赞华真行,他是真心的。

    罗柴德并非那种张扬的暴发户,许是由于经历的关系,哪怕发了财之后表现得也相当谦逊而低调。

    在罗柴德眼中十亿罗元是小钱吗?当然不是。但是相比华真行所能达到的目的,这笔支出可以说已经相当节省了!    猛烈撞击紧致的娇嫩:被下药系列辣文  

    创立一个规划设计领域的世界权威大奖?从目前来看已经成功了。但在罗柴德眼中,这只是附带的目的而已,这个大奖的真正作用,是给春容丹的功效提供了绝佳的宣传机会。

    2025年的发布会,2026年的颁奖典礼,往后该奖项的评选每两年一届,同时举办颁奖典礼以及下一届的发布会,它是一个持续的、由全世界共同见证的展示平台。

    罗柴德、洛福根、华真行几年前就各自挑选了十个人,计划是让她们连续三年、每年都服用三盒春容丹,这是春容丹理论上的最大服用量,然后持续保持曝光率。

    曝光率方面,罗柴德这边做得更好。他注册成立了一家明星经纪公司,挑选了一批形象不错、年龄适中独享签约,并按照打造偶像的模式对她们进行针对性的培训。

    罗柴德首批筛选出十个人,签了长约,然后安排她们出演影视节目、参加综艺、接拍广告、跑各种通告,制造各种话题吸引流量,总之打造出了持续的热度和知名度。

    她们还分别参与了罗柴德投资的一些大制作,通过各种宣传和人设包装,再涉足慈善等社会活动领域,俨然已显露出国际当红明星的潜质,并以此身份加入了生机俱乐部。

    她们至少已在公众面前混个脸熟,出场的字幕中加几句介绍,大部分人也都有印象。

    有意思的是,作为金主的罗柴德,为打造与包装这些人的投资不小,但到目前的总账算下来居然没赔钱!真是越有钱越能赚啊,因为掌控的资源多。

    这十个人,其中有两个咖位最高的被安排进首届评委的名单了,另外八个也成为了组委会工作人员,参加了这次发布会,干的都是诸如礼仪、接待、讲解这些抛头露脸的活。

    至于洛福根和华真行那边安排的二十个人,同样出现在了发布会和各种新闻现场,在不经意间保证了曝光度与醒目程度,比如罗绯玉就在其中。

    须知世界人居奖是长期举办的永久性大奖,每两年都会有一次受瞩目的盛大典礼,有各界名流参加,留下大量的记录。

    大奖组委会要设立专门网站,发布与保留历次颁奖信息,包括现场的各种影响资料,外加其他各大媒体乃至政府部门的宣传和记录,这些都可以成为“信史”。

    另一方面,每一届大奖都会发行各种纪念品,包括提供给嘉宾的拌手礼、各种工艺品和纪念宣传册,这些都是可以在线下保存的资料。

    设想一下,世界人居奖每两年评选一次,这三十人始终出席颁奖典礼及发布会,甚至负责相对固定的工作岗位,成为典礼的一种标志。

    它不经意间被媒体发掘出来当做趣闻传播,等到联合国人居奖办了十几届、持续几十年……这又是什么效果?

    想到这一点后,罗柴德已经准备给他培养的那十位明星配专门的安保队伍了。

    除了这三十人之外,还有一位宣传大使,就是首届大奖的评委会主席克蒂亚公主。她在将来也会成为人们持续关注的焦点,自然展示春容丹的灵效。

    首届大奖的总预算是十亿罗元,是创办期的特殊情况。以后每两年举行一届,每届预算也不过四罗元,年均不超过两亿罗元。

    相比春容丹及关联产业庞大的市场前景,这笔营销费用实在是太值了,更别提还搞成了一个国际权威大奖,拥有了某个专业领域的最高影响力。

    听罗柴德如此评价,华真行笑道:“我真的是想设立一个这样的大奖,其实还有更重要的目的。至于把它当成宣传春容丹的平台,只是附带的结果,这方面我还没有你看得清楚。”

    罗柴德:“昨晚我就想叫你一起私下聚聚,结果你和克蒂亚有约了,我就只能单独约了洛克,没好意思去打扰你……你和公主殿下都聊啥了?”

    华真行:“也没聊啥,去年在平京的时候她请过我,这次我算是礼节性的回请,也感谢她为大奖设立所做的贡献。”

    罗柴德:“那她有没有和你提生机俱乐部的计划?”

    华真行:“没有具体谈,只是提了一句,说你对生机俱乐部有新的想法,可能会找我聊,我还正想问你呢。”

    罗柴德:“不对呀,公主殿下应该和你谈过吧?她的意见和我是一致的,有些计划我提了之后,还是她补充完善的。”

    华真行笑了:“我们昨天聊的主要是哲学,她可能是打算把具体事务交给你来谈吧。她了解我们的关系,觉得我们之间应该更好沟通。”

    罗柴德的笑容意味深长:“俊男美女之间,不是更好沟通吗?”

    华真行给了他一拳:“别扯这些有的没的,有什么事就说。”

    罗柴德:“那就说正事,春容丹的功效虽然在外界还没传开,但是在生机俱乐部内部早就获得认可了。

    另外还有生机神术,这是个翻译问题,我一直坚持如果是东国语称呼就叫养元术,也在生机俱乐部的推广效果很不错,这是一批人的切身体会。

    有人成就高、有人成就低,只要入了门,就不必再需要外人向他证明什么。但还有很多没入门的,有人坚持习练有感觉,有的人则是体会不到感觉。

    对一种事物的评价,有时候不能全靠感性描述,还是需要具体标准的。而你们那边已经有标准,我听说建立了养元术中心,有考核体系。

    那么我们能不能在生机俱乐部也建立考核体系,让俱乐部的人也拿到各级养元师的证书?

    所以我想找你谈的是三件事,这三件事都需要相关授权,授权本身也是在尊重与保护你的利益。

    第一件事,能否与冈比斯庭那边沟通,通过圣约翰生物科技公司的确认,将生机俱乐部作为一个特别的分销代理合作机构,每年提供稳定的春容丹或生机药剂货源?

    我们在这个渠道上不赚钱,就是保证有特殊贡献的会员在有需求的情况下能买到。

    冈比斯庭那边克蒂亚公主可以去沟通,但想办成,还需要你这边提供一个保证,就是在有必要的情况下能加大供应规模,为此增产春容丹。

    未必需要真的增产,假如圣约翰科技公司认为现有的产量不足,不能单独满足生机俱乐部的需求,你可以给他们提供一个这样的保证。”

    华真行:“可以!”

    罗柴德早就了解华真行的办事风格,能办也愿意办的事情,不喜欢耍什么花样,直接就会给个答桉。他笑道:“我就知道你爽快!还有第二件事,与第一件事有关。

    生机俱乐部既然能给会员购买春容丹提供稳定的渠道,那么也可以提供配套的增值服务,以奥海姆医药集团的名义也行,生机俱乐部本身也可以,它其实就是个基金会。

    我们可以搞一些下设机构,提供保健美容服务、服用生机药剂的指导、修炼养元术的指导,还有其他方面的各种合作,这些市场都是可以开发的,重点是我们已经有了客户资源。”

    华真行点头道:“这件事,克蒂亚昨天没说,但去年在东国提过。我原则上是不反对的,就看你们打算怎么去运作了。”

    罗柴德:“大体的运作方式刚才已经讲了,不需要你花一分钱,但是需要你的技术授权,我们还会会给你交授权金,这样能保证双方的利益。”

    华真行:“这世上的生意,我也不能一个人全做了,利益需要合作共享,所以我原则上不反对你的提议。

    但是技术授权这个说法不准确,应该是相关服务资质认证,这个可以由春容丹中心授权,如今的负责人就是连娜女士,我明天就可以通知她那边拟定一个流程。

    我还可以告诉你,我在农垦区的碧空湖专门划了一个岛,建了一个旅游度假区,也有养生服务机构,给春容丹的购买者提供现场服用等保健指导服务。

    圣约翰生物科技,在岛上就有销售办。

    你也可以把有资格购买的俱乐部会员,介绍到那里去,现场服用春容丹,享受最专业的指导,度过一个最舒适的疗养假期,且全程免费。

    至少我这边的服务,只要他们现场购买并服用春容丹,就是全免费的。至于你那边需要什么资格、收取什么费用,那是你的事。”

    罗柴德:“没问题,就这么办!我之所以有额外的想法,是因为你那个休闲岛将来接待能力有限,而且并不是谁都有时间专门去一趟的,就算去了也未必能待很久。”

    华真行:“你说的对,所以就需要生机俱乐部这样的机构在世界各地提供服务。

    但我给你一个建议,我可以说服圣约翰科技那边给你提供货源,但客户的取货地址还是要去碧空湖。”

    罗柴德:“这没问题,肯花这样一笔费用购买春容丹的人,派个人去几里国取货也没什么大不了的,这样还更方便!生机俱乐部都能提供提货服务,不需要他们自已专门派人。

    至于相关服务资质认证,我每年还能给你那边一笔认证授权费,反正东国有句俗话,羊毛出在羊身上。”

    为什么派人到几里国提货反而更方便?他们算的是另一笔账,假如春容丹的生产和销售地都在几里国,税收和各项监管政策都是华真行说了算,避开了很多麻烦。

    华真行:“第三件事呢,是不是想拿到相当于养元术中心的授权?这个授权我可以给你,通过国际养元术协会的名义,等于明确了养元术培训的管理主体。”

    罗柴德重重点头道:“对,这样一来,就明确了它不是冈比斯庭传出来的生机神术,而是你发起成立的养元术协会推广的养元术,生机神术只是一个翻译的称呼。”

    华真行:“那么剩下的问题,就是具体的授权方式和流程了。到了这一步就必须明确,负责养元术培训和推广的导师,必须拥有国际养元术协会认证的资质,你那边有吗?”

    罗柴德:“你不是给我派了四个人吗?潘采和王龙明、祝玉京、陈凤,我听说潘先生还是一位高级养元术大师呢!”

    华真行:“潘采是一名大成修士,但还不是养元术大师,这两者之间是有区别的。我正打算过段时间将这三个人都招回养元谷,让他们参加养元术考核呢,看看能拿几级证书。

    如果刚才说的事真的都落实了,我可以再派一批人过去做现场指导,这件事就让连娜或者洛福根负责,他们了解你那边的情况。

    这样一来,你们将来也可以培养出自已的养元术导师。

    养元师的资质与其他的身份并不排斥,哪怕是冈比斯庭的神术师,只要通过了相应的考核,国际养元术协会也可以给他颁发相应的资质证书。”

    说到这里华真行突然微微一怔,扭头问道:“你这次来芮湿,为何没将潘采带到身边?”

    华真行为何会突然提到潘采,因为元神中的“欢想国任务系统”突然又有了动静

    任务二十七:活着回到几里国。

    任务奖励:对自身的处境有更清醒的认识,能活下来就是奖励。

    任务二十八:在芮诗国期间,于公开场合尽量保护罗柴德与克蒂亚的安全。

    任务奖励:你也不希望他们出事吧?

    华真行早就明白,与其说所谓的“系统”在发布什么任务,不如说在每一个关键时期给他的提示。三位老人家中的一位或几位在提醒他要注意什么,或是某些事应该怎么办。

本文链接:https://www.xuegeshuoche.com/qichezixun/159924.html,文章版权归属原作者:栀子花开 所有。更多精彩信息,可关注栀子花开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