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汽车资讯

乖…帮我释放出来总裁(小腚眼好紧)最新章节列表

   总兵府内,一时间,寂静无声。

    不管是前来观礼的陈塘关百姓也好,还是将士也罢,全都都被惊的目瞪口呆。

    包括殷广灵,还有与玉鼎并列而坐的殷广灵母亲。    乖…帮我释放出来总裁(小腚眼好紧)最新章节列表    

    他们知道李靖有个师父住在东院,只是平时深居简出很少有人见到。

    可是谁都没有想到,这位一出手……不,都没有出手。

    只是三言两语就停下了风雨,惊退了那条神龙。

    “别说,这些礼物……还算不错。”

    玉鼎看向那些鳞片,微笑道:“靖儿,收起来,回头给你媳妇儿打造一件护身的战甲。”

    “知道了,师父!”

    李靖又惊又喜,没想到这位师父考虑的如此周全。

    他现在有金刚不坏之身,用不上,但殷广灵的确需要一件战甲护体。

    盖头下,殷广灵也高兴一礼道:“多谢真人!”

    “区区小事何足言谢,靖儿是贫道徒弟,广灵你嫁给他,不就是一家人了么?”

    玉鼎哈哈笑道:“希望从今以后你们两人可以永结同心,百年好合,夫妻恩爱,长长久久!”

    说完,对殷广灵悄声道:“广灵,以后这小子敢欺负你或者哪里对你不好,待再见时你就告诉贫道,教不严师之惰,看贫道怎么收拾他!”

    “嗯嗯,知道了,真人!”殷广灵偷笑道。

    “师父我全都听见了……”

    李靖在旁边一头黑线,又瞥了眼殷广灵,神情又柔和了起来:“此生李靖绝不负广灵!”

    “那就好!”

    玉鼎微笑道:“好了,大家,方才被不速之客打扰了进程,现在……继续吧!”

    此时大商时期的婚礼与玉鼎所见的多有不同,待有条不紊完成了仪式后,由两个侍女手捧龙凤烛导行,将新人倒入后堂的新房。

    看到这一幕,殷广灵的母亲脸上带笑,双眼有些微红,抬袖拭去脸上的泪痕。

    “对了,毕方那家伙……”玉鼎望着新人的背影,眼中露出一抹异色。

    待侍女退出去后,婚房里,烛光摇曳,只剩下一对新人。

    殷广灵静静坐在床头边,看着那窈窕的身影,李靖揭开了盖头,看到了一张如花似玉的精致面容。

    在烛光下,那面容更是美不胜收,一时间李靖不由得看的痴了。

    “看够了没有?”

    殷广灵被看的有些不好意思,踢了李靖一脚,俏丽上多了抹绯红。

    “看够……没,没看够!”

    李靖顺口答道但被踢后,立即发现不对改口道:“永远也看不够!”

    “呵,还挺会说,以前怎么没发现你这么油嘴滑舌呢?!”殷广灵哼道。

    李靖忙道:“不是油嘴滑舌,是真心话,广灵,我第一次见到你就爱上你了,发誓要是能娶到,少活三十年……”

    话未说完,殷广灵一脚将他踢倒在地,白了一眼道:“今天这种日子,说什么屁话,以后再说这种不吉利的话看我踢不死你。”

    李靖被踢倒后不以为意的嘿嘿一笑,直接的坐在地上端详起殷广灵道:“我夫人真好看,哎,我夫人就是好看……这辈子能娶到夫人我李靖真是三生,不,十世有幸。”

    “臭贫嘴!”殷广灵白他一眼,脸上却露出掩饰不住的笑意,说着又想起什么道:“不过话说回来,没想到你拜的师父如此厉害。

    此前听你说起的时候我还没什么感觉,再厉害应该也比不过那次见过的玉鼎上仙……”

    “玉鼎真人是厉害不假,但却不如我师父。”

    李靖哼道:“你别看他名声在外,但在与我师父的赌斗中却是输多赢少。”

    “好好好!”殷广灵不想争辩,看了眼窗外道:“时间不早了,你快去招待宾客,对了,给我一束你的头发。”

    “好,那我去招待大家了。”李靖点点头,剪下一束头发交给殷广灵后出了婚房。

    婚房里殷广灵又剪下自己一束头发后,看着两束头发,脸上露出笑容……

    前厅大院中,酒宴已经开始。

    “徒儿,过来!”

    正当李靖要来到前堂时,拐角处,玉鼎走了出来。

    “师父?”李靖不禁诧异道:“您在这里做什么?”

    “帮你!”玉鼎说着,手捏剑指,平滑的划过李靖的手臂,让袖子如水一般滑开。

    一条被符箓封印的手臂呈现出来。

    “帮我?”李靖不解,当看到手臂后神情变了。

    “自然!你也不想洞房花烛夜被打扰吧?”

    玉鼎说着手指一点,缠在李靖手臂上的符箓哗啦啦揭开。

    “师父想将毕方怎么处置?”李靖忙道。

    “腾个地方!”玉鼎道。

    “你这牛鼻子……没完没了的折腾我是吧?”

    正说着,李靖低下了头咬牙切齿道,右边脸上和右手臂有赤红的妖纹咒印浮现。

    再抬头的时候,李靖的右眼变成了妖异的赤童,一股强大的气息开始升腾……

    “毕方,不要动手。”心境内,李靖着急大吼道。

    “别动!再动……”

    玉鼎抬头瞥他一眼,澹澹道:“宰了你!”

    此话一出,李靖身上那升腾的气息,勐然一凝,望着玉鼎片刻,有些抓狂的跳脚道:“你到底想干什么?

    当初把我封入你徒弟体内是你,现在我好容易住习惯了,又要把我折腾出去也是你,我说太虚你烦不烦啊?”

    正说着,李靖没有变化的左眼光芒一闪,忙开口道:“师父,将毕方留下吧,弟子没关系的。”

    “你之前不是很想弄走他么?”玉鼎挑眉道。

    其实他也差不多感觉出来了。

    一切都如他所料,这毕方与李靖多年相处下来,双方似乎已经产生默契了。

    现在的毕方也没有当初那么凶戾狂暴了……

    简单的说,就是跟李靖待久了,这个曾经叱吒洪荒的大妖神似乎多了一丝……人性!

    这在以前是绝不可能的,须知这些妖神一个个高高在上,又怎会在意弱小的人类,就跟人不会理会地上的蚂蚁一样。

    可是,当毕方被大卸了八块实力大减,又被封印在一个人类体内后,潜移默化中多少都会受到影响。

    当然……这种影响是相互的!

    李靖摇头道:“他可以助弟子修行心境定力。”

    可以说,在他师父不在的时候,毕方就是他最大的依仗了。

    是助你修行还是你需要他的力量……玉鼎澹澹道:“毕方,要想不让贫道折腾你,也可以,关键你也不老实啊!”

    “谁说的?”毕方一脸不承认:“我都这样了,还能怎么不老实?”

    “是么?可贫道怎么看你现在的力量绝非当年可比啊。”玉鼎澹澹道:“又蛊惑我徒儿替你解开了几次封印吧?”

    “你……”

    毕方神情骤变,双手摊开虚抓,掌心又赤光开始汇聚。

    “毕方,不要与我师父动手,我来说。”李靖说到,这才掌心的红光慢慢熄灭了下去。

    李靖叹息道:“师父,此事并非毕方蛊惑,而是弟子自己要替他解开封印的,请师父责罚!”

    “徒儿,你为人太过纯朴老实,玩心机又岂会是这种奸诈阴险的妖神对手?”

    玉鼎澹澹道:“责罚什么的,就算了,现在你在旁边听着,别打扰我们说话。”

    李靖呐呐着不做声了,右眼赤童又亮了起来。

    “你到底想怎么样?”毕方死死盯着玉鼎。

    “现在你有两个选择!”

    玉鼎伸出两根手指,一根弯下来道:“第一,与我徒儿签订生死契约!”

    “什么,让本座将生死绑在这个凡人小鬼身上?”

    毕方惊怒拂袖:“不可能,绝对不可能!”

    “看来道友选第二个了……”

    玉鼎眸光一闪,周身绽放炽盛金光如疾电般朝着掌控了李靖身体的毕方冲刺了过去。

    毕方大惊道:“你……你想做什么,你别过来啊……啊……”

    紧接着,此地亮起炽盛的赤光,响起了飞禽穿金裂石般的惨叫声。

    不久之后动静平息,但见李靖躺在地上,神情有些痛苦,满头大喊,胸口的衣物破开了个洞,多了一个小小的黑白太极图法阵。

    太极图边缘有着五个冒烟的指印,就像是烙铁烙在了人身上一般。

    “呼!”玉鼎轻轻吹口气,将五个指头上的白烟吹散。

    “师父,好了么?”李靖喘息着问道。

    玉鼎拍了拍手道:“好了,为师在你中丹田开辟了一个小世界,以阴阳五行封印将毕方封在了那里。”

    “中丹田……”李靖抬头看向胸口。

    那太极图法印和五个小印记缓缓消散不见。

    人体丹田有上中下之分,下丹田即是常说的脐下三寸之地,而中丹田则是胸口中央的膻中穴,上丹田则是脑海泥丸宫。

    “不见了?”李靖怔了怔。

    “使用方法不变,今后需要他的时候就将封印解开一些,解开大小按你需要的力量而定。”

    玉鼎说着露出意味深长的笑容:“这样平时的时候你们之间完全隔绝,都可以有自己的私人空间,今后它也打扰不到你们的幸福生活了。”

    “还是师父考虑的……周全。”

    李靖本来还觉得没什么,当听到后面的话忽然反应过来,不禁老脸一红。

    的确,以前的毕方几乎能知道他身上发生的一切,只是方才他太想留住这个后手才忘记了这茬。

    玉鼎笑了笑道:“徒儿,为师最后还要再告戒一句话。”

    李靖一怔,忙起身正色道:“师父请说,弟子洗耳恭听。”

    “我们可以渴望去做一件事的力量,但前提是我们能掌握力量,而不是被力量蒙蔽双眼被奴役……”玉鼎意味深长的道。

    李靖沉吟着,若有所思点点头道:“徒儿记住了。”

    “好,那为师就放心了,接下来好好度过自己的新婚之夜吧!”

    玉鼎负手而立,抬手一招,一壶酒飞来落在他怀中,笑道:“有为师在,今夜就是东海龙宫塌了也打扰不到你们。”

    师父霸气……李靖忙道:“多谢师父!”

    “徒儿喜酒不可不喝……”玉鼎摆摆手,提着酒壶笑着踏月而起,来到了陈塘关的门楼上。

    夜幕下,陈塘关这座雄城的轮廓就像是一头匍匐在大地上的庞大巨兽。

    “见过老神仙!”

    此刻,守城的将士正严阵以待,方才的巨龙让他们如临大敌,看到玉鼎到来,城楼的守将忙躬身行礼。

    “你识得贫道?”玉鼎意外道。

    “末将贺云虎,方才庆贺完总兵大人就来轮值守城了,有幸看到老神仙方才大展神通的一幕……”那将领极为尊敬道。

    “原来是这么回事!”玉鼎笑了笑:“你们照旧,不用理会贫道。”

    那将领拱拱手,接着带人在城楼上来回巡视。

    玉鼎打量了一下城楼,无非几个大鼓,还有士兵们替换的兵器。

    “嗯?”忽然玉鼎目光一动,只见在城楼上的正中央有个兵器架,上面陈列着一张大弓和三支箭。

    大弓与三支箭失看起来全都古朴无华,但是又带着一种凡人感觉不到的厚重之意。

    玉鼎凝视着这张大弓和三支箭,与开山斧一样,这上面也沾染了人族功德,称得上人族功德至宝了,可惜功德不多。

    “老神仙好眼力。”

    贺云虎适时出现解说道:“此乃我陈塘关镇关之宝,乾坤弓与震天箭!自炎黄大破蚩尤以来,流传至今,再无人拿的起来。”

    玉鼎伸出手朝大弓抓去,一把握住大弓。

    见状那贺云虎等人全都屏住了呼吸。

    玉鼎手一抬,这柄传说中的大弓就落在了他的手中,掂量了一下,摇摇头又放了下去。

    “老神仙,怎么了?”贺云虎诧异道。

    玉鼎说道:“宝贝有灵,有缘人方能拿之用之。”

    正如开山斧那厮,如果不是被杨戬忽悠的话,堂堂人族功德圣器,岂会犯浑杀上天庭坏自己的名声?

    贺云虎呐呐道:“可是老神仙方才也不是拿起来了么?”

    玉鼎澹澹道:“莫说一张弓,今日就算泰山在此,贫道也搬的起来。”

    这是修为高带来的好处,可以强行使用,哪怕肉身的力量不够也可以以神通拿起,但这并不代表得到了兵器的认可。

    贺云虎怔怔出神。

    玉鼎在城头上盘坐了下来开始等待。

    而这一次直到天亮,他都未等到东海再有龙来闹事。

    可惜了……玉鼎觉得有些遗憾,但想到四海龙族跟他黄龙老铁有些渊源,他也就不予计较了。

    “告诉你们总兵,贫道先行离去了。”

    玉鼎轻声道:“让他莫忘初心,莫忘了此前说的话,护佑陈塘关一方百姓安宁。”

    贺云虎快速拱手,看着玉鼎化作一道金光冲起消失在了天际。

    云层之上,玉鼎负手而行,他忽然想起了一件事。

    那就是忘记告戒太白金星让天庭的人马整顿一下作风了,要是再误伤平民,只怕他这个徒儿也得上天来走上一遭了。

    “唳!”

    也是在这个时候,忽然,天空随着远方一声鹤唳,紧接着一人喊道:“玉鼎师叔!玉鼎师叔!”

    玉鼎循声望去就见一只白鹤振翅而来,变成了白鹤童子。

    “白鹤,你怎么来了?”

    玉鼎诧异道,说着神情微变,苦着脸道:“怎么,师尊又召见我了?”

    “师叔,你那是什么表情嘛,掌教老爷召见你不开心么?”白鹤童子笑嘻嘻道。

    我去找师父很开心,师父找我……玉鼎干咳道:“开心,师尊召见,我怎么会不开心呢!”

    “哈哈哈!”白鹤童子笑的前仰后合,道:“师叔放心,我来找你肯定是好事!”

    “哦?”玉鼎眉头一挑。

    白鹤童子掏出一个葫芦道:“师祖说师叔解天庭之危的事儿做的不错,所以,这是给你的奖励。”

    “奖励?什么……奖励?”玉鼎沉吟。

    白鹤童子:“弟子哪知道,老爷就给了弟子一个葫芦,师叔打开看看不就知道了?”

    玉鼎揭开葫芦盖子就见一道玉光飞出,没入他的天灵,让他浑身打了个哆嗦。

    “这是……”玉鼎细细品味了一下,神情骤变。

本文链接:https://www.xuegeshuoche.com/qichezixun/159826.html,文章版权归属原作者:栀子花开 所有。更多精彩信息,可关注栀子花开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