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汽车资讯

半夜他用力挺进我的身体(第章香艳双飞)最新章节列表

    天穹之下,再不是水的世界。

    熔岩自海床的无数开口中涌出,重塑出大片流动地表。

    仅剩下的四位战士,孤悬于半空。    半夜他用力挺进我的身体(第章香艳双飞)最新章节列表    

    邪眼死了,军团脱离。

    六人只剩下四位,但敌人的力量却强了数倍不止。

    战斗获胜已不可能。

    逃跑偷生也没有意义。

    哪怕坚毅如大帝,沉着如天柱,也止不住心中蔓延的绝望。

    “你们又如何……”

    “又如何……”

    “如何……”

    苏利法的戏谑反问被热风载着,反复轰鸣于天涯海角。

    这一刻,黄怀玉仿佛又成为了那一位穿越而来、误入旧日集会的异界社畜。

    他本没有太多本钱借卡俄斯的位面摆渡改变命数,靠骨子里的血性狠劲吃住运势……

    但昨日种种,在苏利法面前不值一提。

    “唔……”

    黄怀玉深长吐气,终于承认技穷。

    “怎么办?”

    当绝望来敲门时,他竟自然而然地看向了金扶摇。

    大帝与天柱同样如此。

    这样的画面,在这个世界历史上发生不知多少次。

    每当人类陷入绝境,夫子总会有办法。

    金扶摇浅浅瞥过三人。

    “苏利法已经无敌于此界。”

    她低声说道。

    然后,嘴角浮起那抹熟悉的、不怀好意的笑。

    这一刻,不管是大帝、史安国,还是黄怀玉,心弦都骤然一松,重新燃起战意。

    夫子总有办法。

    这次,也不例外。

    金扶摇舒展手臂,自梦域中抽出备好的武器。

    这是一把自枪柄中段断开的古朴长矛,其矛头分为左右两翼,通体带有铂金色纹刻。

    “又一把噬神者保有的神兵,弑王之枪……”

    熔岩巨神从云端探下头颅,打量着神兵,神情轻蔑。

    “假借外物,何堪称强?月蚀,你觉得凭它就能胜我?”

    苏利法哈哈大笑,随手拍击在熔岩海面。

    数十米高的火浪漫卷而来,被拱卫在旁的大帝一拳击碎。

    “它本就不是用来刺你的。”

    金扶摇握持断枪,仰首直视业火之王。

    此时火海翻涌,染苍天为紫色。

    但翻天焰浪,竟压不住夫子目中两点金黄。

    长发褪去黑色,双眼瞳仁消解;金扶摇背上,一对洁白羽翼破衣招展。

    她现出了阿斯塔罗斯本相,神通气息更上层楼,在四人中居冠。

    但对比苏利法,依然相差甚远。

    “此枪名为卡西乌斯,人称弑王者。”

    金扶摇单手舞枪,发出的锐利光气斩断一道凑近的龙发。

    “以王者血饲此枪,可倍增神力。”

    她平淡说着,又反手以枪刃贯穿自己小腹。

    华美的衣裙、紧致的皮肉,都在一击之间被金属破开,发出骇人的裂帛声。

    血自血槽中涌出,替神明书写。

    依沿枪身,金扶摇之血好似被牵引着般一路淌过纹刻,将铂金覆盖染红。

    阿斯塔罗斯的气息譬如火上浇油,再攀新高。

    “上半场结束了。”

    金扶摇垂首轻声笑道,将一切表情隐藏在金发下。

    “苏利法,让我们换个场地吧……”

    此话一出,夫子便从现世夺走了色彩。

    起初是金扶摇身上的素色长裙,再是她脚下的橙红火海。

    无色之界在刹那间感染扩散,覆盖整片战场。

    很快,放眼望去数十里内的一切都化作黑白。

    黄怀玉眼中,唯有两色依然鲜活。

    其一是弑王之枪上流动不息的血红。

    其二是金扶摇四肢末端蔓延的苍白。

    “此术为阿斯塔罗斯权柄之终极,其名‘乌有乡’。”

    金扶摇缓缓将枪刃往腹中推进,握持枪身的五指越发惨白。

    随着她的动作,攀上苏利法身躯的黑白二色持续推进,越过后者的脖颈。

    战场内的一切好似都静止了。

    海水、火焰、天空都在远去,逐渐取代它们的是星光与虚无组成的梦魇。

    除了黑鳞巨神那一只由业火熔铸的独眸。

    “月蚀,你的梦太浅,装不下吾之滔天火!”

    苏利法低沉的话语沿着海底陆架嗡鸣般传开。

    声闻处,朵朵业火窜跃燃烧,为物质再染色。

    乌有乡的侵蚀停滞。

    世界陷入两尊旧日的僵持之中。

    时间站在谁那一边,不言而喻。

    弑王者的枪身上,血在燃烧。

    金扶摇的肢端血很快就被抽干,嘴唇亦失去色彩。

    唯有其神通力轰鸣不竭,若无声之雷。

    黄怀玉看着逐渐枯萎的夫子,以及她嘴角依然不肯放下的笑容,蓦然想起了本生居边刺杀自己的噬神者刺客。

    他至今不知道那人的名字和代号,但依然清楚地记得那张脸。

    那张哪怕肢体在万木之芯掠夺下寸寸木化后,依然矢志不渝的脸。

    黄怀玉目中光芒骤然大盛。

    “夫子,解放我,我能帮你!”

    他低声说道。

    因为旅者的意识活跃,周围现实的部分更多,梦的部分更少。

    金扶摇受激下咳出一口血,但应声放松了对他的限制。

    天空中的星色骤然黯淡。

    自成天地发动。

    母亲庞大的身躯落于熔岩海上。

    高温刺激下,其表皮自动应激,分化为能抵御高热的厚实角质。

    “与母亲深度连接,它能够大幅增长你的神通输出!”

    黄怀玉吼道。

    西王母头颅凹陷分离,将金扶摇一体吞入。

    随后,神之遗蜕发动反向同化。

    其猩红色皮肤转为牙白,背后撑开羽翼。

    数倍于前的阿斯塔罗斯神通力放出。

    终于,黑白世界的分野再度开始推进,w 一点点抹去了熔岩巨神独眸中的亮色。

    黄怀玉感到思维瞬间一白。

    等到“我”之意识再次觉醒的时候,他已来到一个绝对静止的世界。

    脱去躯壳,黄怀玉如灵体般游转。

    他的视线铺展开来了。

    下方是失去红色的熔岩海,业火失去温度,只如冰般保留了形体。

    母亲挺立在其上,无声的仰天怒吼。

    黄怀玉的意识穿入母亲的头颅,见到了被众多神经束联结、绑缚在后脑位置的金扶摇。

    更上方,则是琥珀般被固定的三个人体大帝、天柱,以及黄怀玉自己。

    高山般巨大的苏利法正在远处。

    他的手按着海床,独目灼灼地凝视着这边。

    一切都很清晰。

    但一切都没有色彩。

    甚至于,烛九阴的使徒,在此亦感受不到时间的流逝。

    好在,很快就有声音在黄怀玉耳边响起。

    “我的战友们,欢迎来到乌有乡。”

    那是金扶摇的声音。

    P:好多年没有发烧,没有得肠胃炎了。

    都说病来如山倒,病去如抽丝,以前并不觉得。

    十几岁时候,发高烧、严重肠胃炎也不是一次两次,但是只要好好睡一觉,第二天一定就大好了。

    唯独这一次不一样。

    一直到昨晚,晚饭吃下去的东西还是在胃里装到今天天亮,一直到午后勉强消化。

    突然觉得自己开始走上身体的下坡路了。

    可能也是身体还未完全恢复,这章感觉写得不好。

本文链接:https://www.xuegeshuoche.com/qichezixun/159823.html,文章版权归属原作者:栀子花开 所有。更多精彩信息,可关注栀子花开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