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汽车资讯

三人行po/用手轻轻的按着并来回移动

  清浅望着顾锦年,摄人心魄的眼神当中,满是古怪。

    她怎么都想不到,被誉为后世圣人,当代儒道第一俊杰的顾锦年,竟然是这种人?

    太孟浪了吧?  三人行po/用手轻轻的按着并来回移动    

    上来就是各种关心,有点让人接受不了。

    “姑娘,我看你好像也没什么问题啊。”

    “你是不是内伤啊?”

    “姑娘,你看我这身装扮也知道,我是一名读书人。”

    “毫不炫耀的说,在下学过一点医术,专治内伤,人送外号妇科圣手。”

    “姑娘,你要是相信在下的话,在下帮你看看。”

    顾锦年一脸诚恳。

    “公子,不用,奴家其实也没有什么大碍。”

    清浅开口,令人窒息的面容上,挂着牵强笑容。

    “姑娘,你千万不要介意啊,你放心我是君子,姑娘听说过这句话吗?君子易防,小人难防。”

    顾锦年开口,认真解释着。

    “公子,奴家真的没事。”

    “奴家只是脚崴了。”

    “多谢公子。”

    对方再三阻绝,脸上的笑容更加牵强。

    听到这话,顾锦年不由开口。

    “脚崴了是吧?”

    “早说嘛。”

    “走,姑娘,我背你下山。”

    顾锦年也不等对方多说,直接抓住对方双手,想要背起对方。

    可刹那间,清浅倒退数步,浑然没有一点受伤的感觉。

    唉。

    有些失望。

    本以为还能发生点什么,没想到这么快就后退了?

    “未曾想到,能被孔圣誉为后世之圣的世子殿下,竟然如此孟浪。”

    “当真是令人失望啊。”

    清浅的声音响起,眼神当中流露出失望之色。

    听到这话。

    顾锦年不由出声。

    “姑娘,食色性也。”

    “再者,窈窕淑女,君子好逑,姑娘如此绝美,在下也是心生好感啊。”

    “可没想到姑娘居然用这种手段来测试在下。”

    “既然本性暴露,那在下也就无颜面对,告辞。”

    顾锦年开口,说完这话,直接转身离开。

    开玩笑,对方是个妖,自己怕倒是不怕,主要是长得这么漂亮,万一也是来色诱自己的怎么办?

    赶紧跑路才是王道。

    碰到这种人,肯定会倒霉的,要是被缠上了,那就更麻烦了。

    书院里面有瑶池仙子和云柔仙子,再来一个女的。

    用苏怀玉的话,等着封吧。

    顾锦年跑路了。

    清浅则是微微皱眉。

    她没有追赶上去。

    但过了一刻钟后,清浅逐渐反应过来了。

    “他早就看穿了我的身份?”

    “是故意装的?”

    此时此刻,清浅大概明白发生什么事情了。

    当下,她有些懊悔,觉得自己太笨了。

    能被孔圣看中的人,怎可能被美色吸引?

    即便真被吸引了,也不可能如此孟浪,这就是在故意吓唬自己的。

    很快,清浅不由露出笑容。

    “男人。”

    “你这是在玩火。”

    喃喃自语一声,清浅直接追赶了上去,她脚下生风,以最快速度追赶着顾锦年。

    十里外。

    顾锦年的速度很快,也不啰嗦什么,跑就丢了。

    有点难受的是,这里距离京都有千里之远,要是近点的话,那就好了。

    也就在顾锦年思索时。

    刹那间。

    一股香味弥漫而来,而背部更是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温柔。

    “公子。”

    “方才是奴家误会公子了。”

    “还请公子背一背奴家,奴家腿疼。”

    妖媚无比的声音响起。

    使得顾锦年浑身梆僵硬。

    他娘的。

    怎么又来了?

    顾锦年心头实在是郁闷,长得帅就要受这种罪吗?

    为什么这些绝世美女都要缠着自己?

    就不可以不缠吗?

    难道自己猛男的秘密被发现了?

    所有念头在内心闪过,明面上顾锦年却显得十分喜悦。

    “好啊,好啊。”

    顾锦年伪装着,还特意将手放在后者腿部,希望对方知男而退。

    结果没想到的,后者没有半点动静,反而在耳边吐气。

    这谁顶得住啊。

    走了没几步。

    顾锦年停下来了。

    随后蹲在地上,将对方放在地上。

    “姑娘。”

    “你到底想要做什么。”

    “咱不闹可不可以?”

    顾锦年深吸了一口气,蹲在地上没有起来。

    “公子,奴家腿疼,需要你帮忙背一背,你不是君子吗?难不成眼看着奴家在这荒山野岭受人欺负?”

    后者一脸委屈,楚楚可怜道。

    “姑娘,别装了,我一眼就看出你是妖怪。”

    “有什么事情可以直说。”

    “你要是再这样的话,在下可就不客气了。”

    顾锦年蹲在地上,认真说道。

    他是儒道修士,对方是妖族修士,浩然正气放出来,到底谁吃亏,可就说不准了。

    “公子误会了,奴家没有恶意。”

    后者依旧是楚楚可怜的样子还在装。

    得。

    顾锦年不啰嗦,瞬间凝聚浩然正气,想要逼退对方。

    只是,当浩然正气出现后,对方没有半点畏惧。

    “你为何不怕浩然正气?”

    这回轮到顾锦年好奇了。

    浩然正气乃是天地最强的阳刚之气,专克妖魔,却没想到对方一点都不怕?

    “公子,奴家虽是妖,可奴家从来没有做过伤天害理之事。”

    “儒道浩然正气,针对的是邪魔妖道,奴家可算不上是妖道。”

    清浅开口,同时也承认了自己是妖。

    得到这个回答后,顾锦年不由皱眉了。

    “姑娘到底有何意图?”

    顾锦年望着对方,直接询问。

    “奴家没有任何意图,奴家只是过来寻找如意郎君。”

    清浅出声,显得有些委屈。

    “如意郎君?”

    好家伙,又是看中自己美色的。

    “姑娘莫闹。”

    顾锦年面色认真。

    “世子殿下,奴家可没闹,自古以来,青丘山都有一个不成文的规定,青丘狐妖若是想完成最后的蜕变,就必须要找一位绝世才子为如意郎君。”

    “才可以蜕变为九尾天狐。”

    “世子殿下,奴家问你,难道世子殿下对奴家就没有半点心动?”

    清浅开口,眼神充满着魅感。

    听到这话,顾锦年不由微微皱眉。

    青丘?

    九尾?

    “你是青丘狐族?”

    顾锦年开口。

    青丘一族,是响当当的五大妖族之一,蛟龙族,青鸾族,麒兽族,青丘族,还有药王族,都是妖族顶尖的存在。

    至于这青丘一族,更是天下闻名,传闻青丘狐妖,化形之后,男子皆为美男,女子皆为绝美,尤其是青丘圣女,传闻当中曾经有一位帝王,统一山河,有不世之气概。

    却喜欢上了青丘圣女,为讨圣女欢心,开始胡作为非,成为暴君,被王侯起义,丢了江山。

    而且,孔圣曾经与青丘一脉有很大的渊源,当然具体是什么,就无人得知了。

    “这是自然。”

    “世子殿下应该听说过我青丘一族的故事吧?”

    “奴家不妨偷偷告诉世子,奴家生来特殊,是其他妖狐无法媲美的。”

    “若世子殿下愿意与我结为夫妻,奴家定好好伺候夫君。”

    后者开口,说话都是娇滴滴的。

    这让刚准备站起来的顾锦年,又不禁蹲下来了。

    唉。

    当真是害人啊。

    “姑娘,我还有要事,这样,在下好好想想,等想好以后再来告知姑娘如何?”

    顾锦年出声道。

    他现在就想赶紧回去。

    “这有何考虑的?”

    “敢问世子殿下,是否嫌弃奴家相貌?”

    对方问道,眼神当中满是幽怨。

    “那倒不是。”

    顾锦年实话实说。

    “那世子殿下为何拒绝?”

    清浅问道。

    “婚姻大事,自古以来都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怎可能私定终身。”

    “姑娘是青丘一族的,可以无视俗世规矩,可顾某身为读书人,怎可能不顾父母之命?”

    顾锦年出声,现在只能用这种方式来解释了。

    “那行,奴家跟世子殿下回京都,见一见未来的爹娘。”

    清浅开口,愣是一点都不见外啊。

    “唉。”

    顾锦年也不废话了,这家伙铁了心要跟着自己,想拒绝都没用。

    听着顾锦年叹息,后者脸上不由露出笑容,漂亮是漂亮,但就是有点腹黑啊。

    “世子殿下,您为何一直蹲着啊?要不要奴家帮您一把?”

    清浅向前走来。

    “不用。”

    “你帮不了。”

    顾锦年深吸一口气,而后运转浩然正气,定一定心神,紧接着起身。

    他没什么好说的。

    看这样子都知道对方肯定会对自己死缠烂打。

    没什么好说的。

    反正书院已经有两个了,再多一个也无所谓。

    “世子殿下。”

    “奴家第一次下山,有些不懂的地方,还请世子殿下多多教教奴家。”

    清浅娇滴滴的说道。

    顾锦年不说话,闷头朝着京都方向直行。

    如此,转眼之间便是三天过去。

    这三天时间,顾锦年想尽一切办法甩掉这个清浅。

    可问题就是甩不掉。

    没办法。

    只能带着她回京都了。

    但顾锦年也有一个要求,那就是带斗笠,不然这个相貌跟着自己进了京都,只怕会传一些流言蜚语出来。

    永盛十三年。

    二月十二日。

    今年的春元节是二月二十四,距离春元节还有十二天。

    京都内来往的人不少,大多数是回家的商人或者是在外谋生的夫妇。

    顾锦年的出现,引来了不少人惊讶。

    最近这大半个月,整个大夏京都几乎没有停过一刻,都是在谈论顾锦年。

    “世子殿下。”

    “见过世子殿下。”

    “见过圣子。”

    “我等拜见圣子。”

    “圣子万古。”

    随着顾锦年进京后,百姓们一个个喊着世子殿下,眼神当中满是敬佩。

    而一些读书人听闻顾锦年回京后,更是一个个结伴而来,恭贺一句圣子万古。

    面对众人的敬佩,顾锦年也是一一回礼。

    找来了一辆马车,从京都正门,顾锦年直奔顾家。

    回来第一件事肯定是要回家一趟,见一见家里人。

    进入马车内,顾锦年也与清浅再三嘱咐,让清浅在马车内待着,跟进去以后怕被误会什么。

    后者也再三答应。

    等快到国公府后,顾锦年从车内下来,让车夫在这里候着,便直奔府内。

    “见过世子殿下。”

    国公府门外的侍卫齐齐开口,见到顾锦年后,有些惊喜。

    “好。”

    顾锦年点了点头,随后加快步伐,赶紧找自己娘。

    进了国公府,管家也是第一时间赶来,望着顾锦年极其喜悦道。

本文链接:https://www.xuegeshuoche.com/qichezixun/159670.html,文章版权归属原作者:栀子花开 所有。更多精彩信息,可关注栀子花开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