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汽车资讯

掀开人妻的裙子挺进去_被老汉H

    “四哥,皇阿玛还这儿回光返照呢,这可如何是好?”

    “四哥,皇阿玛要是就这么拉没了,我们怎么办?”

    “四哥,皇阿玛看着要不行了,您可得帮咱哥几个拿个主意啊!”      掀开人妻的裙子挺进去_被老汉H  

    “对啊,四哥二哥和六哥还在打吧?咱们该帮谁?”

    “哼!帮什么帮?他们两个都把皇阿玛气成这样了!”

    康熙拉肚子拉得快急死的时候,在另一处临时搭起了的帷帐当中,跟着他一起从避暑山庄过来的胤禌、胤祹、胤祥、胤禵这四个“小孝子”,正围着四阿哥胤禛这个“大孝子”在一块儿商量康麻子大帝回光返照完了以后该怎么办?

    他们当然不知道康麻子之前是在装绝症,还以为康麻子只是回光返照照得有点久主要是被二阿哥胤礽和六阿哥胤?气的。

    别人家的不孝子都是把阿玛气死,他们俩倒好,把皇阿玛气得回光返照,还照个没完了再这样下去,都要耽误皇阿玛投胎了,真是太不孝了!

    “四哥,”十三阿哥胤祥和胤禛的关系最好,这个时候就往四阿哥身边凑了凑,“这可是二虎相争啊”

    十四阿哥胤禵是胤禛的一母同胞,这个时候也表态道:“四哥,咱哥几个向来和你要好,你要是有意当杀虎的卞庄子,我们兄弟愿为前驱!”

    十一阿哥胤禌和十二阿哥胤祹也附和了起来。

    “对,四哥,我看在六大阿哥里面,就你最孝顺,也最有当哥哥的样子!”

    “是啊,四哥,您就说句话吧!”

    因为索非亚把年纪小于胤?的孩子都贬为了私生的孽子,所以这些“小阿哥”们的威望的地位都比较低。现在有资格染指皇位的阿哥就只剩下大阿哥胤禔、二阿哥胤礽、三阿哥胤衬、四阿哥胤禛、五阿哥胤祺、六阿哥胤?。这六个阿哥又被称为六大阿哥!

    而这六大阿哥又分成了四伙,大阿哥、四阿哥、六阿哥都是自成一体,二阿哥、三阿哥、五阿哥是一伙的。也就是说,如果胤礽和胤?来个二虎相争,一死一伤了。那么大阿哥、四阿哥也就有机会问一问大蒙古的鼎之轻重了。

    那些孽生的“小阿哥”,因为自己没什么指望,就只能依附那六大阿哥中的一个或两个去参与夺嫡了。

    而胤禌、胤祹、胤祥、胤禵这四位,因为现在都跟在四阿哥胤禛身边,自然就成为了四爷党。

    “可是长兄为父啊!”胤禛说话的声音很轻,但是这意思嘛,大家都懂了。

    现在有四爷党,那多半也会出现大爷党虽然那个大爷胤禔总不拿正眼瞧兄弟们一下。但是胤禔在北京开天府城坐镇多年,早就形成了势力。所以胤祐、胤禩、胤禩、胤?这四个“小阿哥”多半还是会以大阿哥马首是瞻。

    帷帐里面一片沉寂,四个“小阿哥”互相看了看,最后还是十三阿哥胤祥开口道:“四哥,我走一趟开天府城只是这个大蒙古的江山要怎么个分法?”

    四阿哥胤禛道:“既然长兄为父,那怎么分就由大哥说了算吧!胤祥,现在要紧的是一定要告诉大阿哥,皇阿玛拖着回光返照的病体,硬撑着来了北京开天府,而且还带来了三万铁骑!”

    “好,我知道了!”十三阿哥胤祥点点头,“我这就连夜赶去开天府城。”

    十三阿哥胤祥那是说走就走,带上所部五百骑兵,一人备上双马,趁着夜色就直奔北京开天府而去。而他前脚刚走,康熙汗后脚就大汗淋漓的从自己的“御厕”当中走出来了。

    守在外面的小桂子公公和隆科多赶紧叫人去把几位阿哥喊来他们也不知道康熙之前在装绝症,所以也觉得他这是“持久性回光返照”,随时照完上西天啊!

    所以他们刚才听见康麻子因为肚子疼而哇哇大叫,就知道不好了,现在瞧见康熙脸色难看的出来了,还以为时候到了

    但康熙其实没什么事儿,他这个肠胃功能紊乱纯是作出来的,看着挺狼狈,但命一时半会是要不了的。现在虽然大汗淋漓,但是精气神都回来了,甚至还有点饿了。所以也不用人搀扶,自己摇摇晃晃的就进了另一处帐篷,在一张胡床上坐下,又下旨传来了俩淡包子和一瓶大蒜素,正那儿一口大蒜素一口包子的啃得挺香的时候,四个阿哥哭着就来了。

    “阿玛,阿玛”

    “呜呜”

    “皇阿玛,您可不能”

    “皇阿玛,您可真是为国为民操碎了心”

    四个人哭着进来,接着昏暗的灯笼光线往康熙那边一瞧,发现老爷子好好的,还在那儿拿着俩包子在啃不像是“瘤病”发作,马上要一命呜呼的样子啊!

    康熙汗看见四个儿子哭着来了,心里也挺感动这几个都是孝子啊!不对,怎么少了一个?

    “老十三呢?”康熙问。

    “回皇阿玛的话,”四阿哥胤禛赶紧说,“儿臣看见北方似乎大火燃起,估摸着是是二哥和老六的人在放火烧林子,所以就让十三弟带五百骑兵去看看,若是能救火,就救一救”

    “哧,”康熙一笑,“说什么呢?明明是他们两个在同室操戈,怎么到你嘴里就变成放火烧林子了?”

    “皇阿玛,那”四阿哥胤禛斟酌了一下,“儿臣要不走一趟,劝一劝他们俩?”

    “劝就不必劝了,”康熙倒是一点不生气,“他们要打就让他们打个痛快!朕倒是要看看他们俩谁比较厉害?”

    什么?看看谁比较厉害?

    四阿哥胤禛什么人呢?马上就知道不对了。听康熙的意思,他好像是支持二阿哥、六阿哥同室操戈的不,他是支持六阿哥打二阿哥的!

    胤禛心说:这阿玛心里只有老六啊!我们的孝顺,原来都是狗屁!

    康熙说着话,就把手里那个吃剩下的淡包子三两口的给灭了,接着又对眼前的四个阿哥道:“朕歇得差不多了传朕的旨意,连夜行军,明天天黑之前,一定要入北京开天府城!”

    “轰轰轰”

    那密水前线,当康熙四十二年四月十八日的凌晨的曙光还未到来的时候,安静了半个晚上的那密水前线再一次响起了火炮轰鸣的声音。

    正在自己的帐篷里面睡得迷迷糊糊的大清同治帝胤礽猛地就从自己的行军龙床上蹦了起来,然后在两个看着挺养眼的西域胡姬伺候下套上靴子、披上龙袍,三步并两步的就冲了出去。

    到了外头,还没来得及查看周围情况,耳边就又传来了两声轰鸣,接着就是预警的胡笳声音。声音是从南面传来的,显然是那些该死的哥萨克人歇够了,马上又要发起进攻了。

    胤礽正琢磨着要怎么排兵布阵的时候,就听见他最信任的堂兄弟满都护充满惊喜的声音传了来:“皇上,直亲王他们已经率兵出城了!”

    “大阿哥出城了?在哪里?”胤礽听到这消息,顿时就兴奋起来了。

    “在西南方向上,皇上,您站高点就能看见了。”

    “高一点?”胤礽左右看了看,发现了一辆望杆车在边上停着。他赶紧走过去,在满都护的搀扶下进了望斗,然后又让人把望斗升起来。

    胤礽这一“高升”,也不用望远镜,就已经看见西南方向上,大约在那密水南岸的位置上出现了一大片星星点点的火光!不用问也知道,那一准是从北京开天府城里面开出来的兵马那是开天府城内几位阿哥的人,他们肯定都是来帮自己的!

    “轰轰轰”

    胤礽正高兴的时候,耳边又传来一阵炮火轰鸣,明显比之前那轮密集了。他赶紧顺着轰鸣声往前看去,入眼的就是一团团腾起的火光。

    看来胤?也发现大阿哥他们出兵了,所以拼命了!

    胤礽也有点急了,大声问:“大阿哥他们怎么还不过来?”

    满都护回答道:“皇上,那密水上大部分的桥都被老六的人给毁了,大阿哥他们过不来,现在应该在搭浮桥,估摸着得明天上午才能过河。”

    “明天上午……”胤礽点点头,大声道:“好,咱们只有坚持到明天上午就能取胜了!

    传朕的旨意,各参领,都给朕坚守到底谁敢后退一步,统统杀无赦!再告诉各参领,大阿哥的十万大军就在那密水以南,最快明天清晨就可以渡河,到时候咱们就赢了!”

    “嗻!”

    底下守着的一群黄马褂全都大声领命,然后分出一小半去给下面的各个参领传旨,余下的人团团护卫着从望杆车上下来的胤礽,一块儿向南面即将遭到哥萨克兵猛攻的前沿而去

    就在胤礽亲自顶到前沿阵地后方百余步外督战的同时,他的手足兄弟胤?已经在夜色的掩护下,悄悄的抵达了胤礽大营的北面。

    这位大蒙古的喀布尔亲王,印度帝国的皇太子,罗刹国的第三顺位继承人,这个时候正脸色铁青地看着远处那密水南岸的一边星星点点的火光他当然也知道那些火光意味着什么?八阿哥胤禩的使命已经失败了,没有能说服大阿哥、七阿哥、九阿哥、十阿哥站在自己这一边!

    胤?知道,留给自己的时间不多了不过没有关系,他依旧相信今天晚上他将是那密水之战的胜利者!

    因为二阿哥胤礽就是个只会挨打的蠢货!

    胤?将目光转了过来,望着几百步开外,灯火通明,炮声阵阵,好不喧闹的清军大营!

    胤礽下了一座明营,大晚上的是很好的挨炮轰的目标!而去他的营寨搭建的非常潦草,根本抵挡不住强敌的猛攻,而去加加林指挥的哥萨克的进攻打得很不错,显然已经将敌人大部分的注意力都吸过去了。

    所以胜利是完全可期的只要赢了,那密水南面的那几位阿哥就一定会倒戈投靠,即便大阿哥胤禔还有什么痴心妄想,其他四个阿哥也会倒戈的。

    “禀太子爷,火箭炮准备完毕!”

    “骑兵第一参领准备完毕!”

    “亲兵参领准备完毕!”

    一连串的通报声打断了胤?的思绪,他亲领的两个参领和一个火箭炮佐领已经准备就绪了。

    “火箭炮,三轮齐射!”

    “骑兵第参领负责右翼,火箭炮击结束后立即发起冲击!亲兵参领跟着孤王去杀了胤礽那个逆贼!”

    “嗻!”

    当胤?所部的火箭炮开始点火发射的时候, w;胤礽已经知道情况不对了。因为那些哥萨克兵的攻势突然加剧了,他们的炮轰一停,不等硝烟散尽,那些端着上了刺刀的燧发枪的哥萨克兵就冲上来了。和白天时候他们的表现完全不同,现在冲上来的哥萨克兵全都顶着清军的子弹蒙头向上攻来的,根本不还一枪。这摆明了是要抵近开火啊!

    另外,还有一些敢死的哥萨克掷弹兵更加勇猛,居然趁着刚才炮击的时候,带着糖药手榴弹爬到了清军阵前,然后再清军前沿的火枪手手忙脚乱射击的时候,突起发难,把手榴弹直接投到清军火枪手阵中,炸得他们死伤一片。

    看到自己的前沿阵地已经有一大段被一团团火球给淹没了,胤礽知道不好,赶紧投入了后备队,同时还命令手下的骑兵马上从大营左右两侧绕出去,去袭扰敌人的侧翼,还命令原本布署在北面的炮队悉数南调,准备用猛烈的火力反击哥萨克的攻击。

    可就在底下的兵将们照着他的命令忙着调整布署的时候,不知道是谁,忽然在他耳边大喊一声:“火箭炮!皇上,六王爷的火箭炮!”

    什么?火箭炮?

    胤礽倒不是很怕火箭炮,这玩意儿他也有!不过黑灯瞎火的不知道往哪儿打?所以他准备在明儿天亮后打反攻的时候再用。所以听见有人报告胤?的手下在打火箭炮的时候,他还是很镇定的。但接下去那人又来了一句,却让胤礽一下慌乱了起来。

    “皇上,火箭炮从咱们背后打过来了咱们好像被包围了!”  

本文链接:https://www.xuegeshuoche.com/qichezixun/159652.html,文章版权归属原作者:栀子花开 所有。更多精彩信息,可关注栀子花开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