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汽车资讯

abo成结顶腔车(宝贝我想进你)最新章节列表

    早在几天前宋茜跟乔卫东就知道了女儿的高考分数,698,完全超出了他们的意料,因为按照常理推断,乔英子跟他们划清界限,跑去和林跃同居,精力肯定会被分散,即便有小梦照顾两人,也绝不可能像宋茜一样无微不至,面面俱到,何况宋茜本身就是老师。

    他们已经做好了乔英子考不上重点大学的准备,结果打脸来得好快,这个分数不要说南大,北大和清华都随便挑。  abo成结顶腔车(宝贝我想进你)最新章节列表    

    乔卫东很开心,不过宋茜不是很高兴,因为这件事说明了她的失败,人生的失败,教育的失败,做妈的失败,在这一点上,他们产生了冲突,大吵了一架后乔卫东走了,走了以后就再没回来。

    昨天是填报志愿的时间,本来她是要去学校找乔英子的,是她的父亲打电话过来勒令她不要冒失,老老实实呆在家里,这才熄了去纠缠女儿的心思。

    另外,老头子告诉她乔卫东不会回书香雅苑了。

    什么意思,继女儿跟她划清界限后,乔卫东也跟她一刀两断了?

    她把乔卫东没有拿走的东西全砸了,骂了一个下午,像什么养不熟的狗,忘恩负义的人渣,没有担当的软骨头……后来就接到了宋茜打来诉苦的电话,再后来,造成当下局面的罪魁祸首出现在她家门外。

    “我再问你一遍,想不想挽回自己的女儿?”

    他要把乔英子还给她?

    是不是林跃玩够了乔英子想要把人甩了?

    还是乔英子认识到了他的渣男本质,俩人掰了?

    又或者是高三结束,乔英子良心发现,对她的态度软化,想要姓林的过来示好?

    她的脑海一瞬间转过许多念头。

    表现在实际行动上的是,她把林跃让进了房间,

    “你说这话什么意思?”

    林跃就站在玄关,没有进客厅,凑过去在宋茜耳边说了几句话。

    “……”

    “我只给你10秒钟考虑时间。”

    宋茜闻言,表情变了又变,总觉得这家伙是西门庆请武大郎,居心不良,然而要说哪里不对,又找不出问题所在。

    “好了,时间到,告诉我你的答案。”

    林跃盯着她的眼睛等了两秒,见她犹豫不决,索性把门一拉,面朝外走去:“不同意啊,那你就等着做外婆吧。”

    这话听起来是在威胁她,但是对宋茜来讲,威胁之外还有羞辱。

    她是无论如何接受不了乔英子给他生孩子的。

    如果不同意,就这小杂种的脾气,绝对是说得出做得到。

    “我只要按照你说的做,你就把英子还给我?”

    “当然。”

    她咬着牙齿说道:“好,我做。”

    林跃头也不回地道:“我等你的好消息。”

    说完走进电梯。

    轿厢抵达一楼,他没有着急离开单元楼,走到103室外面,用钥匙打开门走进去转了转。

    房间里没有人,电器的插头都拔了下来,窗帘拉得严严实实,角落里堆着几个空纸箱,不知道是拿来装什么东西的,似乎已经有一两个月没有住人。

    林跃还发现地板上有几个运动鞋印,空气中残留着些许体味。

    看来季杨杨中间回过家,但是没有见到季胜利和刘静,最终一无所获。

    在他看来这很正常,因为他联系了新加坡一家医疗机构,5月初季胜利就带着刘静出国就医了。

    叮~叮叮咚~

    手机铃声响起。

    是小梦打来的。

    他拿起来放到耳边。

    她说童文洁带着林磊儿去医院看望林文发,希望姐夫念及以往不要起诉方一凡。

    遗憾的是两个人碰了个硬钉子,最终悻悻而归。

    在林跃看来,林文发能同意他们才怪,多住院一天多拿3000块钱,谁会跟钱过不去?

    ……

    两天后,方一凡这边还在看守所关着,看不到放出来的希望,林磊儿非法高考移民的事进入了教育系统相关领导的视线,有人给童文洁打来电话,确认了信息的真伪,然后很遗憾地通知她,既然事情已经闹到网上,林磊儿肯定会被清华大学拒收。

    一个儿子一个外甥,一个没考上本科一个大学无望,她搬来书香雅苑是为什么?还不是为了俩孩子有一个好的前程,这下好,都被那个小杂种毁了。

    方圆那边也是,领导非要他完成手头工作才能回家,婆婆那边一听方一凡被关进看守所,人一激动,因为高血压住院了,整个方家已经乱成一团。

    咚咚咚~

    咚咚咚~

    “来了。”

    听到敲门声,她刚要去开门,那边林磊儿已经走过来把门打开:“小姨,是宋茜阿姨。”

    童文洁赶紧把手里的菜放下,解开围裙迎上去。

    宋茜左手提着一箱啤酒,右手提着一个塑料袋,里面是打包好的小龙虾、鸭脖、翅中等卤肉制品。

    “还没吃饭吧?别做了,我买了些吃的,晚上你陪我喝点。”

    “怎么不早说?我都买好菜了。”

    “知道你心情不好,我也一样,多少喝点,那句话怎么说的,一醉解千愁嘛。”

    “英子的事?”

    童文洁这两天一直在忙自己这边的烂摊子,并不知道宋茜那边发生了什么。

    “乔卫东走了。”

    “走了?他能走哪儿去?”

    在童文洁看来,一个破产的中年男人,没钱没房,打工也没人要,除了守着宋茜混吃等死,能去哪里?

    “我怎么知道他发什么疯。”说起这事儿宋茜一脸气愤:“都是喂不熟的白眼狼。”

    乔英子、乔卫东,父女二人都走了,在她看来可不就是喂不熟的白眼狼吗。

    “好了,好了,别生气了。”童文洁抚摸着她的肩膀说道。

    “不说他们了,来喝酒。”

    宋茜把保鲜盒的盖子拆下,咔的一声打开一听啤酒递给童文洁,完事又拿出一罐递给林磊儿:“事情都发生了,只是气愤难过也没用,来,陪你小姨和我喝一杯,把那些糟心事都放到明天在说。”

    眼见童文洁没有阻止,林磊儿伸手接过易拉罐,仰头就是一大口。

    “磊儿,你慢点喝,慢点喝。”

    “来,文洁,咱们俩干一个。”

    ……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宋茜带着五分醉意离开203,而童文洁和林磊儿都已经是晕头转向,站立不稳。

    她回头看了那两个人一眼,轻轻带上房门,乘电梯回到403,先喝了点蜂蜜水,进卧室倒头便睡。

    第二天很平静,什么事情都没发生。

    第三天也很平静,直到第四天。

    七月初,天气闷热,蝉声聒噪。

    宋茜由电梯出来,拎着一提卷纸往家里走,经过楼梯口的时候一个女人冲出来,扬手一巴掌扇在她的脸上,接着又抓住她的头发往旁边用力一拽,宋茜重心不稳,高跟鞋一歪,俩人同时倒地。

    “我拿你当姐妹,十几年了,你就这么对我?怪不得乔卫东和乔英子选择离开你,你活该,都是你应得的。”

    童文洁抓住宋茜的头发,不断地往地上按,换来一声声尖叫。

    “忘恩负义,翻脸无情的嘴贱婊子,你这种人就应该孤老终生。”

    宋茜被骂恼了,也被打恼了,反手揪住童文洁的短发拿肩膀一拱,两人调了个个儿,她爬到曾经的好闺蜜的身上,一面用手拨挡想要抓她脸的手,一方面猛掐眼前人的脖子,试图缓解头皮传来的疼痛:“你更嘴贱,你不仅嘴贱,人也贱,你不搬过来,能出这么多事吗?我做的怎么了?我提醒方圆,让他把林磊儿送走不应该吗?你那么护着外甥,你跟方圆离婚,带着他一个人过啊。”

    啪~

    童文洁一巴掌抽在宋茜脸上。

    宋茜手下死命加力,勒得童文洁嗬嗬粗喘,面皮涨成紫色,手臂青筋条条,五指不断伸展收缩,似乎想抓住什么,两只脚也在那头乱蹬,把厮打中掉落的红色高跟鞋踹到墙角。

    “该死的,去死……你去死……”

    宋茜已经失去理智,嘴里含混不清嘟哝道。

    眼看童文洁就要被她勒死了,斜对面房门打开,一个穿短裤光膀子的中年男子跑出来,一边大叫“宋老师,别打了,再打就出人命了”,一边过去握住宋茜的手腕,一点一点拉开。

    这时他的妻子也闻讯赶来,从后面抱住倒在地上不断咳嗽的童文洁的胳膊,把人拖到一边。

    夫妻二人合力,总算是把她们分开,在松了一口气的同时,不禁心生疑惑,这好得能穿一条裤子的好姐妹好闺蜜怎么就突然反目成仇,打成这样了呢?

本文链接:https://www.xuegeshuoche.com/qichezixun/159631.html,文章版权归属原作者:栀子花开 所有。更多精彩信息,可关注栀子花开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