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汽车资讯

女的下面同时放两根进去小说(猪和人做受)最新章节列表

    ‘老祖,那大劫之主背后的金轮十分凶恶,只要探查对方,或是由对方仙人主动引动,就可将金仙直接封禁。’

    封禁金仙?

    青毛狮戴着斗篷,注视着前方山林中穿行的二十余道身影,一双铜铃般的大眼流露出几分思索。  女的下面同时放两根进去小说(猪和人做受)最新章节列表    

    上一个劫主,可是手无缚鸡之力的白胖和尚;

    而今这个劫主,怎得还有这般手段?

    是了,天道已死,便是三清祖师也无法如当年大天尊那样,安排一切、掌控一切。

    青毛狮鼻孔透出淡淡白雾,这般白雾环绕在身周,遮掩了他的身形与容貌。

    它早已抵达蓝星。

    来的路上虽遭遇了几名复天盟的金仙,但青毛狮并未与他们厮杀,而是派了個机灵的子孙扮成自己,引着那些金仙离开。

    如此恰可一石二鸟。

    既吸引走了复天盟的援军,又能遮掩自己真正的行踪。

    ‘这些旧天庭的走狗,真当我妖族五大三粗、只知吞噬生灵?’

    吞噬此城生灵,与其说是目标,倒不如说是大战之后给这些家伙的奖励。

    现如今,有什么能比干掉这个大劫之主更重要?

    可笑!

    青毛狮微微眯眼,仔细观察着那几名大妖,以及十多名截天教教众。

    而今天道已死,就算三清道祖有通天彻地的本领,也无法借天道安排一切。

    当年的白胖和尚,它抓到了嘴边都咽不下去,就是因天道将一切算计到了分毫不差,安排的妥妥当当。

    但今日的大劫之主……三清祖师会在蓝星?

    不可能!

    绝对不可能!

    青毛狮舔了舔有些干裂的嘴唇,感受到了久违的快感。

    他们狮族最近这一二百年,何时受过这种屈辱?

    蓝星十八家妖王,其他家都不打,就专门偷袭他们狮族安排在此地的孩儿。

    这不是针对狮族是什么?

    青毛狮并不会避讳妖这个字眼。

    在青毛狮看来,妖就是妖,不受拘束、逍遥自在,何必用什么圣灵这样的虚伪字眼遮遮掩掩?

    给文殊菩萨当坐骑的那些年,它明白了一个道理。

    只要自己拳头够硬,实力够强,没有人会在意底色是黑是白。

    有个孙子禀告说,这颗星辰上停留了许久的各家后起之秀,必然有人私通复天盟,将青元大王的妖都暴露了出去。

    “哼。”

    青毛狮的目光停留在了一名妖族女子身上,仔细盯着对方那水蛇蛮腰,随后略微摇头。

    果然看不出异常。

    不过,料想就算有小妖王倒向了复天盟,他们如今也不敢造次。毕竟各自背后都有大批族人在。

    去吧。

    打吧!

    你们只需要冲到城外大阵前,逼出复天盟藏着的高手,最好是逼出那个大劫之主,让他用出那般金光……

    “啧啧啧,哈哈哈哈!”

    青毛狮咧嘴狞笑,浓浓的眉毛突然一挑。

    咻

    林间忽然传来急哨声,一束流光窜过林间,在两名向前突袭的截天教众身侧炸开,射出暴雨一般的光点。

    各处复天盟仙人立刻注意到了这群妖魔邪道的身影。

    城中当即飞出十多道流光。

    但无论这应急小队的成员数量,还是他们展露出的气势,都比这股向前掠侵的妖魔邪道弱了许多。

    青毛狮略微思忖,并未着急出手。

    它等得起。

    那个大劫之主,还能藏到什么时候?

    林间的斗法迅速爆发,这十多名实力较低的仙人也不傻,并未与这批妖魔邪道正面硬抗,而是试图将对方引向远离青山城防护大阵的方向。

    青毛狮嘴唇翕动,截天教众仙立刻追向这十多名仙人,剩余的六名妖族高手直扑青山城!

    这一刻,青毛狮背后,那静坐在莲台上的白梦仙微微挑眉。

    她不禁对眼前这个躲藏在斗篷下的妖族高手多了几分忌惮。

    还不出现吗?

    青毛狮嘴角露出几分狞笑。

    那个大劫之主,当真能坐的住?

    六妖依旧是急速前冲,青山城护城大阵的一角已在他们眼前;而这六名大妖之中,包括风磬在内的四名蓝星本土妖王,已是将心神绷到了极端。

    听!

    “封!”

    一声似有若无的轻斥,一片在六妖前方飘过的雪花。

    冰柠身影一闪,似是从画外滑入,长发并裙摆齐舞,手中冰剑挽出道道剑芒,朝着六名大妖正面攒射!

    她此刻的气息直逼金仙,清冷的俏脸苍白如纸,显然是用了某种暂时提升实力的禁法。

    而如冰柠一般,此刻使用了禁法的仙人,在东南西北中的战局各处可见。

    但就算这般,冰柠不过天仙境二品,如何能抵挡眼前六名大妖!

    这六大妖几乎下意识朝着冰柠冲去,冰蓝色仙光如幕布般,被六道黑、红、深蓝的妖光冲开。

    有大妖已是祭出了自身的本命法宝,作势要将此前大放异彩的冰仙斩杀在此。

    风磬眉头紧皱,看着眼前这越来越近的倩影。

    周拯呢?周拯必然在附近,他在等什么?

    风磬是故意冲向冰柠的,这样最符合一个‘纯正’妖王的行径。

    此刻,风磬眼中的画面就如慢放。

    他能见冰仙子那飘扬的发梢,她简单束起的长发与额前的刘海都在随风飘荡;

    他也能见冰柠那张清美脸蛋上的神色,竟是那般镇定,那般自然,仿佛早已胜券在握,仿佛已是将自身生死置之度外……八壹中文網

    而接下来,冰柠的动作,让风磬元神狂跳。

    这个冰仙竟迎着他们六人冲了上来!

    她袖中飞出两张闪烁着金光的大网,但这两张大网只是拍向左右两侧,自身中门大开,只有一把万年玄冰剑向前疾扫。

    六妖之中,包括风磬在内的四名本地妖王顺势向后闪躲!

    但另两名随五头狮子而来的妖族高手,此刻双眼冒着毫不掩盖的杀意,对冰柠甩出法宝,砸出掌影。

    冰柠那清亮的眼眸中映出了一束金光!

    “封!”

    就在六妖此前路过的林间,那铺了一层枯枝败叶的树根旁,八只金轮停下旋转,其内竖眼迸出金光。

    好个金光!

    如开天斧刃劈砍出的寒芒,似凌霄宝殿绽出的神威。

    金光所过之处,空间仿佛瞬时被凝聚,那两名冲到冰柠前方的大妖,人形尽数被冰柠身形笼罩。

    冰柠嘴角露出淡淡的微笑,那白皙的肌肤突然被冰晶覆盖。

    在金光擦过那两名大妖的胳膊,砸在她胸口的前一瞬,她已全力发动了自己的保命术法,身形被玄冰层层包裹。

    砰!

    那一人多高的冰‘蛋’被金光打飞。

    而那两名袭向冰柠的大妖身形踉跄,直接朝着地面砸落,在地上滚出几圈,狼狈不堪、站立不能,开始自行恢复本体模样。

    树下,周拯紧紧抿嘴,猛地吸了口气,面露怒颜、手握圆盾,背后金轮再次涌起浓烈的金光,正反八道圆轮不断旋转。

    能禁锢两个妖王级大妖、阻住这六名大妖的冲势,已是超额完成了他们的预期目的。

    就是冰柠这般舍身阻拦,大城边缘已飞出数十道身影。

    他们气势有些松散,从气息判断,最强的不过元仙之境,最弱的不过归墟大修。

    他们注视着周拯,按刚得到的传言,看向周拯背后金轮。

    同归于禁!

    这已是这座大城最后的防线!

    没有半分犹豫;

    没有任何彷徨。

    哪怕向前冲,有可能遭受四名妖王打出的雷霆攻势。

    哪怕他们成功封了这些妖王,这些妖王单凭肉身之力也能将他们碾成粉碎!

    这数十道身影尽皆御空而起,有快有慢地扑向前方,用自身与周拯相连的直线,铺成了一张大网,锁定周拯背后金轮,探出自身仙识!

    周拯突然不顾冰柠此前叮嘱,迈步向前疾奔。

    必须尽可能的缩小这一条条‘直线’之间的间隙!

    有名女妖王大声呼喝:“快躲!”

    四名妖王立刻冲天而起。

    逃了?

    他们竟然逃了!

    周拯心底暗道一声糟糕,这些妖王闪躲的速度,比这批仙人修士再次激活金轮的速度快出了太多!

    而他背后金轮只是在降缓速度,远没有停下的迹象!

    周拯肩扛圆盾,那双剑眉宛若利刃,目中迸出道道寒光。

    他一步冲天而起,施展浑身解数,让封禁给的灵力充斥全身,追向其中两名最近的妖王!

    咚!

    周拯耳中突然响起了钟鼓声,道心像是被人狠狠攥住。

    不只是周拯。

    那些前冲而来的元仙、大修,那些在各处斗法的仙魔高手;

    此刻尽是感受到了一股恐怖至极的气息,修为稍有不如者,呼吸都有些困难,眼前的天地宛若破开了两道伤口,流淌出了粘稠的鲜血。

    周拯的身影好似凝固在了半空。

    他耳中一阵嗡鸣,扭头看向身后,能隐隐见到一个披着斗篷的身影,以及斗篷下向自己探出的大手。

    死。

    周拯心底蓦然浮现出了这般字眼,胸口盘踞的那股怒气,仿佛再压不住要爆发而出。

    这是什么层次的高手?

    金仙之上?

    单单只是威压,就让如今归墟境且有‘封禁’灵力加持的周拯无法动弹!

    甚至,周拯此刻只能眼睁睁看着自己身周出现一道道青光,这些青光在凝成一只巨手,要将他直接攥成肉饼!

    周拯呼吸越发急促。

    双眼眼角竟沁出一滴滴鲜血,此刻保持扭头的姿势,死死盯着这道身影。

    他心底已经没了死的字样;

    他此刻只想爆发所有潜力,去跟这个藏头露尾的妖魔一战!

    忽然!

    “总算舍得出手了。”

    一声轻笑在周拯耳旁响起,周拯身周压力诡异消散,那只已经凝成的青色巨手反倒是僵在了原地。

    他僵在半空,有些扭曲的身形猛地转身,向前踉跄半步,低头喷出一口鲜血。

    周拯耳旁的一根发丝轻轻飘舞,发丝尖端飘出了一点火光。

    这火光离开周拯,如烛火大小,又如莲花灯盏般大小,最后化作三米多高,其内渐渐凝成了一道看着有些瘦弱的身影。

    一条红缨带随风飘舞,一双风火轮自他赤着的脚下飞速旋转。

    莲花宝衣荡漾着水波般的火焰,又映出了少年那唇红齿白的面容。

    火焰收敛、凝成了莲花状的枪托,被他随意扛在肩头;

    那头简单束起的乌黑长发如火焰般向上舞动,竟是那般柔顺。

    各处斗法的双方高手齐齐看呆。

    复天盟一方仙神修士士气大振!

    少年冷然道:“老狮子,你干爹没来吗?”

    林间,那魁梧身形一把拽下身上的斗篷,嘴角露出几分狞笑,满是疤痕的粗糙狮脸却在不断抽搐,粗声道:

    “不曾想,三坛海会大神竟在此地守护一个小修士。”

    青狮!

    狮驼岭青狮,对上了三坛海会大神!

    哪吒微微抬头:“你不服?”

    “哼!星外一战!”

    青狮一声大吼,却是扭头朝着天空撞去,遁速无比惊人。

    哪吒却是不急不忙,脚下那对风火轮自行前冲,化作两道流星紧追青狮,他自己却扛着火尖枪临空漫步,到了周拯面前。

    哪吒轻轻挑眉:“是个男人,我去弄他,你自己躲远点,别被这些阿猫阿狗杀了。”

    周拯挤了个自认为很开心的微笑。

    “多谢大神。”

    哪吒轻轻耸肩,身形一闪,原地留下了一簇小火苗,竟直接出现在了风火轮上,与青狮一前一后冲出了蓝星大气层。

    两股强悍之极的道韵完全展露;

    天空之外出现了一黑一红两颗大星!

    阿猫阿狗。

    周拯握着盾牌,目光扫过空中悬停的四名大妖,以及那两头已慢慢站起,适应了元神被封禁的巨妖……

    虽然这个传闻中的狮驼岭大哥,已经被哪吒给挡下了;

    可现在的局势,就是己方实力不如妖魔啊。

    与其说哪吒接下了青狮,倒不如说是双方顶尖强者互相困住了对方。

    这个时候;

    这有点可怕的战局寂静时刻。

    冰柠已自玄冰之中挣脱,白皙的肌肤再次多了一层淡金色的纹路,但她这次早有准备,手中多了一把玄冰剑,脚上的白靴已成了过膝的样式,其上散发着莹莹仙光。

    非仙力催发就可自行发挥威能的仙宝!

    周拯双眼一眯,突然高声大喊:“困住他们!不要让他们逃了!哪吒三太子马上就能杀回来!”

    众仙精神大阵。

    那断了一头,此刻已如疯魔般的五头狮子,却在愤声怒吼:

    “杀劫主!破青城!狮族重宝相赠!劫主不死,我妖族必败!”

    周拯感觉到了,此地妖族高手那跌落的士气,再次有了复苏的迹象。

    甚至,那些躲藏在远处、高空中的散修,此刻也在考量着什么。

    “万灵当共存!”

    周拯愤声高呼,一咬牙,抬手将几颗丹药塞入口中吞服了下去,身形再次朝着高空急冲,拼尽全力对着天空大声呼喊:

    “今日护持苍生者,复天盟必有重谢!

    “妖魔乱世,三界不安!魔火肆虐,生灵涂炭!

    “我辈修士岂能看凡人惨死而无动于衷!今日出手除妖者,复天盟定隐其姓名,赠以妙法!

    “诸位袍泽看我!”

    周拯猛地吸气,身形已悬于高空之上,背后金轮飞速旋转。

    他临空盘腿,双手掐‘临’字印,身上的风衣猎猎作响!

    诵经声!

    吟唱声!

    战鼓声!

    周拯此刻面容威严,眉心金光涌动,胸口涌动的怒火近乎炸裂;四面八方与妖魔争斗的仙人修士尽数看来。

    “擅长肉身搏杀者出列!各锁妖魔,探我真名!”

    “沈兄!”

    “嗯!”

    沈长青走在路上,有遇到相熟的人,彼此都会打个招呼,或是点头。

    但不管是谁。

    每个人脸上都没有多余的表情,仿佛对什么都很是淡漠。

    对此。

    沈长青已是习以为常。

    因为这里是镇魔司,乃是维护大秦稳定的一个机构,主要的职责就是斩杀妖魔诡怪,当然也有一些别的副业。

    可以说。

    镇魔司中,每一个人手上都沾染了许多的鲜血。

    当一个人见惯了生死,那么对很多事情,都会变得淡漠。

    刚开始来到这个世界的时候,沈长青有些不适应,可久而久之也就习惯了。

    镇魔司很大。

    能够留在镇魔司的人,都是实力强横的高手,或者是有成为高手潜质的人。

    沈长青属于后者。

    其中镇魔司一共分为两个职业,一为镇守使,一为除魔使。

    任何一人进入镇魔司,都是从最低层次的除魔使开始,

    然后一步步晋升,最终有望成为镇守使。

    沈长青的前身,就是镇魔司中的一个见习除魔使,也是除魔使中最低级的那种。

    拥有前身的记忆。

    他对于镇魔司的环境,也是非常的熟悉。

    没有用太长时间,沈长青就在一处阁楼面前停下。

    跟镇魔司其他充满肃杀的地方不同,此处阁楼好像是鹤立鸡群一般,在满是血腥的镇魔司中,呈现出不一样的宁静。

    此时阁楼大门敞开,偶尔有人进出。

    沈长青仅仅是迟疑了一下,就跨步走了进去。

    进入阁楼。

    环境便是徒然一变。

    一阵墨香夹杂着微弱的血腥味道扑面而来,让他眉头本能的一皱,但又很快舒展。

    镇魔司每个人身上那种血腥的味道,几乎是没有办法清洗干净。

本文链接:https://www.xuegeshuoche.com/qichezixun/159468.html,文章版权归属原作者:栀子花开 所有。更多精彩信息,可关注栀子花开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