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汽车资讯

一女多夫限h,一松一紧一张一弛

    蓝田算了算时间,曹丕差不多要篡位代汉,九品中正制也很快会掏出来,他在荆南、交州布局多年,就是要给黔首、寒门一分希望,不让世家大族把路给堵死,有了上升通道会爆发强大的能力。

    蓝田这些年兴办学堂,培养出来的人才最终是为了送入官场,但现有的官场制度相对落后,他就打算从后世挑一套制度来用。

    后世那些先进的制度,不一定适合现在这个社会,蓝田最终选了封建时代成熟的,即三省六部制。    一女多夫限h,一松一紧一张一弛    

    刘备即便将来登基称帝,推广新制度的阻力会相当的大,所以蓝田打算先在交州试点,将来一统华夏后再慢慢移过去。

    “先生打算怎么改?”蒋琬好奇地问。

    蓝田在最前面六个框内,依次填上吏、户、礼、兵、刑、工六個字,他准备先把六个职能部门先推出来。

    “我打算在州府下设六个曹,把各郡的权利往上面收回,让州府可以直接管理到地方,不能让权利停留在郡守、郡长史几个人手中。”

    蒋琬根据蓝田写下的几个字,大概猜到了对应郡级的衙门,他皱眉追问:“先生的意思是,通过州府这六个曹署,直接插手功曹、户曹、仓曹等郡级衙门事务?但这样会多出不少实缺,一方面会增加俸饷的压力,另一方面会不会有职能重复之嫌?”

    “贸易区的税收越来越可观,咱们多出的俸饷不会白花,吏曹负责交州官吏任免、考课、升降、调动等事务,现有官吏有贪赃者、渎职者、人浮于事者,考核不过关,轻则降级、调离,重则免官罢用,各级衙门办事效率会大幅提升,如果真有重复的衙署,发现不对再裁撤就行。”蓝田捋须解释。

    “吏、户、礼、兵、刑、工,卑职大概能猜出其职能,只是如此大规模的革新,几乎颠覆了朝廷的制度,府君要不要向大王汇报?另外新的曹署管着各郡对应的衙门,那原有的郡守、郡长史做什么?新衙门的人员应该不少,您到哪里去补充这么多官员?”蒋琬连续发问。

    蓝田微微一笑:“汉中王给我的权限很大,只在交州施行绝对没问题,原有郡守、郡长史该做什么做什么,新衙门大属于交叉管理,目的是让州府精准掌握地方,公琰最后的那个问题,才是今天找你来的主要目的。”

    蒋琬好奇道:“府君请说”

    “广州书院办学已三年有余,学院里上千的学子就是我的候选人。”蓝田回答。

    “州级衙门权利甚大,书院的学子虽多读了几年书,但大部分都十分年轻,要不要还是像往常那样,先送到基层当吏做力量,政绩突出再酌情向上升迁?”蒋琬提出建议。

    蓝田摇摇头,“我看不用那么麻烦,除开六个州曹署的主事们,普通官员一律从各学院选拔,新衙门用新人相得益彰。”

    蒋琬见蓝田言之凿凿,也没有争辩反驳,而是追问曰:“不知先生打算如何选拔?是让书院教习们推荐,还是采用别的方法?”这候章汜

    “由学院教习来推荐,不就跟举孝廉没什么两样了?选拔官员我有更好的办法,下午你把刘成国(刘熙)、赵君卿(赵爽)、薛敬文(薛综)、程德枢(程秉)等人都请来,我们一起商议如何出题。”

    蓝田微笑着胸有成竹,他以前做过公务员试卷,随便选几个经典题型,结合现阶段实际情况,弄几套试卷不在话下。

    到了下午,群贤毕至,少长咸集。

    除了蓝田叫到的几个人,刘熙额外带上了被‘掳回’的虞翻,此人在交州被冷处理几天后,果然去了书院去求生计。

    是金子总会发光,刘熙发现虞翻才学过人,便请他担任书院的主讲教习。

    虞翻经过一段时间的了解,完全颠覆了此前对蓝田的看法,在交州一年时间他慢慢适应,发现这边的官场氛围远好于江东,他如同职场新人般勤勤恳恳从头做起,由于知识渊博、治学严谨,深得祭酒刘熙的器重。

    蓝田拿出几张空白的纸,把自己考试的想法边说边写,刘熙、薛综等人皆顺着蓝田的意思在展开,唯独虞翻提出了不少新颖观点,比如客观题的预设答案要更灵活,在甲乙丙丁四个选项外增加空白戊,让考生对题目灵活自主作答。

    虞翻高亮不屈的个性为蓝田欣赏,这性格在寻常官场容易碰壁,但是在唯才是举的交州,他算是来对了地方,蓝田默默看在眼里没有表露好恶。

    几人讨论了一下午,记录了上百道问题,蓝田最终会从这些题目中,抽选十题为主、客观题型,最后选两个时政作为论述。

    考卷考题讨论结束,蓝田出乎意料地留下了蒋琬和虞翻。

    蓝田当着两人的面,在那些稿纸上圈点出了十个题,然后说道:“公琰,你和仲翔把时政题定下来,然后立即送去印制坊印制,为防止徇私舞弊试题泄露,我会派陷阵军对印制坊管制,待选拔考试开始后再解除。”

    蒋琬若有所思地点头,旁边的虞翻瞬间迷茫,心说我只是书院的教习,把我留下来想干什么?试卷印制都有陷阵军把守,说明蓝田对此次选拔考试的重视,时政题为何还要让我知道?

    “仲翔,交州马上要组建新衙署,名为礼曹,主要管理州内的学堂、交州选官考试、祭祀等等事务,我属意你来任礼署主事,此职秩同郡守。”蓝田捋须微笑。

    虞翻听得吃惊,诚惶诚恐说道:“虞翻狼狈至此,我有何德何能?府君竟授此要职”

    “所谓英雄不问出处,我不会因为仲翔被掳来而低看,也不会因为你曾经被举为茂才而仰视,我选你来任礼曹的主事,主要看中你高洁的人品,交州选官考试的分量,仲翔应该很清楚吧?”蓝田意味深长地说。

    虞翻点了点头,蓝田在交州大搞学堂,把知识向百姓中间普及,早就引起了各大士族的注意,但考试选官的举措一出,绝对更会掀起惊涛骇浪,这完全跟士族站在了对立面,心说这个男人是怎么敢的?制大制枭

    “这件事办好了,说不定能流芳百世,办砸了也没有太大影响,毕竟仅仅局限在交州,现在给我一个答案,愿意或者不愿意?”见虞翻不说话,蓝田皱眉催促。

    “卑职愿意一试。”虞翻受到蓝田不计前嫌的鼓舞,终是下定决心,打算在交州重启政治生涯。

本文链接:https://www.xuegeshuoche.com/qichezixun/159422.html,文章版权归属原作者:栀子花开 所有。更多精彩信息,可关注栀子花开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