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汽车资讯

顶开妈妈的生命之门列表(都市肉蚌)最新章节列表

    丹水缓缓而流。

    “和云归汉浦,喷雪下商山。”

    武关古驿道便是傍着丹水而下,过了芈月山,丹水又与淅水交汇。      顶开妈妈的生命之门列表(都市肉蚌)最新章节列表    

    这一带便是秦楚丹阳之战的古战场。

    战国时,秦惠文王派张仪欺骗楚怀王,许诺割地六百里让楚、齐两国绝交,结果却说只给楚国六里土地。

    楚怀王怒火冲天,发动大军进攻秦国,走武关道,破武关,直到离咸阳仅百里的蓝田。

    而秦军却从汉水而下,就在这丹水又与淅水交汇之处,击败楚国本地的十万大军,兵锋直逼邓州、南阳,楚国只好连忙割地求和。

    这个典故,李瑕出兵前就看过。

    年节时为了制定战略,他翻阅了大量的地方志,以及古时战例,才这拟定了南阳这个战场。

    他有地利,恰是秦国对楚国的地形优势。

    另外,这几年读书读得多,李瑕也长了不少见识,比如便知道秦惠文王很会骗人,既骗蜀王开凿金牛道,又骗楚怀王与齐断交。

    真的是很没有诚信了。

    “呼。”

    李瑕想着这些有的没的,深呼吸了几口气,心态愈发轻松。

    每临大事有静气,这是他做事的态度。

    “心有静气,则攻无不克、事无不成。”

    大步走上搭建在小山包上的战台,抬起望筒看去,李瑕已能看到史天泽、董文用正在列阵。

    双方人数差不太多。

    李瑕这边,五千余精兵、四千余普通驻防兵、五千余民壮;史天泽有万余兵力,董文用五千余兵力……阵势摆开,各是一万五千左右。

    南阳府城中,董文忠至少还可以带出五千余人,加上周围内乡、西峡、镇平诸城,蒙军后续或能有近万人的援军。

    而邓州的吕文焕是不会来支援李瑕的,能为李瑕牵制住枣阳、葵州方面的蒙军,已是难能可贵。

    这是人数上的劣势。

    而论战力,李瑕麾下有一半人的战力皆不如蒙军。

    当然,他也有优势。

    这一万五千人一路而来之所以走得慢,便是因为在虚张声势,扛着更多的旗帜,搭了更多的帐篷,又在马尾上绑了树枝,扬起尘烟,造出接近三万人的阵势。

    史天泽其实还没来得及摸清李瑕的实力。

    那在兵力安排上必然是趋于保守。

    而论军心士气,李瑕自认是有优势的。

    他的战略目标一直很清晰,始终处于主动进攻的状态。

    于是,他的士兵们想的是“我们出征,我们攻下了邓州,蒙军只敢守着南阳城,我们不打攻城战,把蒙军拉出来野战,我们居然敢与蒙军野战了?蒙军居然不敢来打我们。”

    而史天泽的士兵们只会在想“我们要去山东平定李璮之乱,为什么转到南阳?为大帅的侄子报仇。怎么又退了?宋军兵马太多了。这么多天为何还不攻打宋军?”

    显然,蒙军士卒心里的疑问更多……

    这些优劣对比,其实是在一瞬间便呈现在李瑕脑中。

    他有信心。

    这很奇怪,分明是只有三四成左右的胜算,但他就是有信心……

    “哥,我怎觉得郡王麾下的蒙虏比对面还多?”

    “你咋知道?”

    “听对面的喊声,好像全是汉军,都不知有没有两千个蒙虏。”

    张顺也觉得这事实在是太奇怪了,但那些蒙虏既然投降过来了,实在也无甚可说的。

    “杀贼也是一样的。”他拍了拍张贵的肩,又道:“别说话了,跟上刘将军。”

    张顺、张贵兄弟如今属于刘金锁的亲卫。

    他们是头一次穿上皂底军靴,披上盔甲,却一点也不觉得重,只觉浑身充满了力气。

    终于,号角声大作。

    “列阵!列阵!”

    刘金锁扫了一眼将台上的令旗,已大步在中军阵列中穿梭着。

    从军这么多年,领一两千人的精兵对他而言并不难了。

    他带的是步卒精锐,分为两个方阵,各八百人。

    这方阵又分为五排,头排是盾牌手,后两排是长矛手,再后两排是弓手与掷弹手。而每一排又有佰将来指挥。

    而刘金锁自己身后则是跟着三十余个亲兵,倒不是用来保护他的,有人扛着他的旗帜,有人背着令旗与号角用来发号施令。

    还有人专门留意战台上李瑕发出的旗令,以免刘将军错失了命令。

    远处,马蹄声隆隆作响,宋军这边先出战的是右翼的归义营骑兵,分批向蒙军的阵营掠去。

    双方都是游骑,是要先去用箭雨袭扰对方。

    张顺有“矮张”的外号,跟在刘金锁这大块头身后,抬眼看去,只看得到刘金锁的背,以及两侧的同袍。

    战场上正在发生什么,却是一点也看不到。

    他大概明白了为何宋军募兵需要身材高些的人,心想自己得要打水战才好,操舟弄船,江面上的视野可开阔得多……

    之后便是缓缓行进,每走一会就要重新整理队型,走了小半个时辰,终于与蒙军接近到百余步的距离。

    偶尔已有箭矢射来,隔得远,轻飘飘的,不能对披甲的士卒有甚伤害,这几轮箭主要还是为了削弱士气。

    张顺并不害怕,他从来就不怕死,以前没有盔甲上战场都没眨眼,如今披着甲,便有种让人安心的感觉。

    披甲确实能救一个士卒好几次性命。

    “咚!咚!咚……”

    鼓声大作,双方中军终于开始接刃交战……

    双方共三万人,放在纸面上看,仿佛是很小的数。

    但列了阵仗摆开来,方圆五里全是乌泱泱一大片,密密麻麻。

    厮杀一直持续到下午未时。

    日头已经偏西,跌落在张顺身后的远山上,投出长长的影子,落在满是血的地上。

    张顺一直在战场上枯站到现在,终于可以随着刘金锁向前冲杀,也终于见到了敌兵的身影。

    他与张贵是刘金锁的亲兵,不像普通士兵那样列阵,厮杀起来随意得多。

    杀着杀着,那挺着长枪乱刺的刘金锁被湮没在人群中。

    张顺身侧全是并不相识的士卒。

    后面的人挤上来,使他根本不能转身,只能向前挥刀……

    “啊!啊……”

    前方,一个蒙古汉军士卒大吼着,挥刀向张顺劈来。

    其人满脸都是血,显得很是狰狞。

    张顺性子却更烈,丝毫不惧,迎上去便砍。

    长刀劈进那蒙古汉军的脖子里,锋刃径直往里削,直撞到了胛骨才停下来。

    这一刀显然是将对方的咽喉血管劈断了,鲜血乱喷而出,溅了张顺满脸都是,使他变得与那蒙古汉军方才的样子类似。

    眼前的画面突然间抹上了腥红。

    血太热了。

    被日头晒了一天,盔甲里也全是汗水,叫人愈发烦躁。

    但张顺犹在向前杀去。

    一个,两个……汗水淌得像是瀑布,眼睛已睁不开,混合着身上的血,黏得让人难受。

    耳畔是厮杀声,还伴随着苍蝇嗡嗡嗡嗡嗡,没完没了。

    到处都是恶臭的气味,每一个被刀斧劈开的腹部都能淌出屎尿……张顺不知道自己每踩一脚,踩到的是肠子还是秽物。

    这样的战场,每一刻都是煎熬。

    对几乎每一个士卒都一样。

    他们都在等敌兵溃兵,恨不得下一刻就看到对方转身逃跑。

    “啊!”

    不时又有被挤到前线的士卒放声大吼,宣泄心中的不适感……

    张顺还能坚持住。

    他虽然是第一次追随川陕的兵马打仗,但前阵子,与刘金锁的交谈中,他已对这支兵马打仗的风格有所了解。

    “郡王打仗,从来都没输过。哪怕是最险的时候,他反而不会逃,而是亲自杀上去,每次他杀上阵前,我们马上就大胜了。”

    刘金锁说来说去,最后让张顺有了一个印象……李瑕若没上阵,这一场便是必胜的,而等到李瑕,很快也是要胜。

    而此时在战场上,显然还是必胜的……

    东面蒙军战台上。

    一名信使上前,道:“大帅,宗王合必赤加急军令。”

    史天泽伸手接过,扫了几眼,默默将信件收了,没多说什么,只是挥退了那信使。

    “史帅?”董文用问道,“可出了事?”

    “无妨。”史天泽道:“眼前的战事要紧。”

    他继续观察战场,之后喃喃自语道:“李瑕竟还不把后军押上来?”

    他一直在算着,从开战至此,宋军的兵力一共也就押了一万人上战场。

    换言之,其后军至少还有一万五千人?

    可他这边也已押了万余人杀上,仅有五千人的后备队了。

    宋军战力不俗,李瑕军中有这般野战之力,却是让人没想到。

    终于,远远的有探马绕过战场,狂奔而来。

    ……

    “报!大帅,小人策马在敌军大营后绕了几圈,确定敌军后方绝不超过五千兵力。”

    史天择听了,眼中怀疑之色愈浓。

    他确实怀疑李瑕并未将关中主力带来。

    李瑕兵马的营帐、旗号、尘烟等等,看起来像兵力充沛,但也有不少蛛丝马迹表明其兵力有诈。

    再加上襄阳宋军中有人通风报信。

    但史天泽想到李瑕过往便是诡计多端,一直不敢确定。

    到底是面对两三万的精锐,还是一万余拼凑出来的杂兵?

    他希望能在今日这一战看到结果。

    现在,结果似乎出来了,假的……但,若是李瑕拼凑出来的普通兵士,有这般战力吗?竟能与自己的主力战得旗鼓相当。

    ……

    “史帅,我们能胜。”董文用听罢消息,道:“将后备兵力押上,再调南阳府诸城兵马包围,可歼灭李瑕。”

    “似乎如此。”

    史天泽应道:“若他所有兵力都在这里,这一仗我们可胜矣。”

    “史帅还是不放心吗?”

    “若是李瑕是藏了一支一万人的兵马,只待我等放手一搏,再突然杀出,我等岂非一败涂地?”

    “会……会吗?”

    史天泽道:“应该不会,但不无这等可能……”

    下一刻,只听远处战场上鼓声大作。

    渐渐的,史天泽已能看到李瑕的大纛正向这边移来。

    他吃了一惊,双手已拍在栏杆上。

    “竖子!不退反进?”

    董文用极目远望着那杆大纛,忽然想起另一件事。

    “张珏的大纛呢?昨日还有探马看到,今日却不见了……”

    史格开口道:“张珏本就没来,自然不会有大纛。”

    “但李瑕昨日还故布疑阵,今日却装都不装了?”

    “董将军何意?”

    “李瑕亲自杀来了,他到底有何凭仗。”

    “别管那么多了。”史格道:“干脆什么都不想,全军押上,与他决一死战!”

    他猛地拔出剑来,请命道:“父亲!下令吧!我愿领中军杀上,歼灭李瑕!”

    史天泽转头看去,眯起了老眼。

    眼前,是他的长子,雄姿英发。

    帐下,还有五千最精锐的亲军,人人有骏马,有精良甲胄,是史家实力的底牌。

    这些都押上去,一战即可击溃李瑕……

    李瑕已从望筒中看到了董文用的指挥出现了破绽。

    蒙军右翼,有一部兵力已经鏖战了太久,阵势已有松垮的趋势,董文用却没有派遣兵马来支援。

    打仗,就是保持住让自己少出破绽,然后攻击敌方的破绽。

    李瑕毫不犹豫,命令昝万寿领着民兵杀上战场,同时他奔下战台,翻身上马,领着亲兵便杀向蒙军右翼。

    他当然知道,昝万寿带来的民兵不堪一战。

    而史天泽还有五千最精锐的后备兵力,还有周围诸城近万的兵力,如果……

    没有如果。

    上战场是来取得胜利的,出现任何一点胜机都要马上捉住,拼命地去赢。

    战场不是来求活命的地方。

    更想活命?那永远别上战场!

    长槊已经举起,马蹄奔得飞快,李瑕已心无旁骛,眼中只有胜利。

    他知道他只要冲锋,必能让麾下所有将士的士气大振,这会是他的将士战力最炽烈之时。

    也是最有可能击垮敌军之时。

    ……

    “杀啊!”

    战场上呼喊声大振。

    杨奔扭过头,看到了战台上的旗号,迅速下令,让他的骑兵向蒙军左翼冲杀过去,切断其左翼与中军的联络;

    李泽怡原本在与蒙军右翼交战,一回头,见李瑕以及两百亲兵如洪水般从身边袭卷而过,连忙领兵杀上。

    “随郡王杀过去!”

    ……

    张顺抬起头,根本没看到李瑕在何处。

    他却已听到了袍泽们的高呼,感受到了必胜的信心。

    “杀啊!”

    “杀!杀!杀!”

    川陕宋军已重新喊着口号,猛冲上前……

    史天泽犹豫了。

    当他看着长子时,又想到了两个死在李瑕手中的侄子,那报仇之心突然就淡了许多。

    只这一犹豫,李瑕的大纛已推向了蒙军的右翼。

    这一刻,史天泽没有犹豫,立即就鸣金收兵……

    他是当世名将。

    世人总以为当世名将打仗是不败的。

    但史天泽其实经常败。

    他曾与史天倪一起败于武仙,之后他夺取真定,威名大振。没多久,武仙命奸细在真定城中里应外合,又夺取真定,史天泽只好向董家求援,才再次稳住情形。

    后来,他又败给完颜白撒,只好杀出重围,领来蒙古大军,才得反败为胜。

    再后来,领兵攻两淮,败于杜杲;攻京湖,屡屡败于孟珙。

    包括钓鱼城之战……其实,蒙古名将一直都是败在宋军之手。

    史天泽之所以是名将,因他每次都能败而不损实力,越败越强。

    他一生谨慎,多谋善断,料敌用兵,极少吃亏。

    为了不吃亏,他宁可败。

    败也不吃亏,宋军反正追不上……

    但今日,擅长撤退的史天泽忘了一点,李瑕麾下有骑兵……

    “噗!”

    长槊刺穿一个敌兵,又刺穿一个,之后,前方有十余骑围上李瑕。

    李瑕不惧,提槊便冲。

    他是渴望上战场。

    事实上,那方战台对他而言是一种拘束。

    从来不是为了安全才站在战台上指挥,而是他得要尽到指挥的责任。

    直到可以奠定胜局了,他才终于可以提槊挥洒。

    “铛!”

    对面的大锤被李瑕格开。

    他力气极大,且又懂发力、卸力的技巧,火花才溅开,长槊已轻而易举地又刺透了一个悍兵。

    相比于战场别处的惨烈,李瑕的战场更冷冽。

    周围的亲兵见了血便欢呼起来。

    之后便是蒙军阵中的鸣金声。

    李瑕犹不过瘾,勒马绕了一圈,领着自己的大旗,杀向蒙古汉军中正在与他中军接刃的步卒。

    ……

    “杀啊!”

    张顺高喊着,提刀追赶前方的敌兵,渐渐有些追不上。

    他听襄阳的老兵说,蒙军就是败了,骑兵跑过了休整一番又能杀回来,便是有步卒也能被其救下。

    下一刻,他便见到李瑕领着骑兵硬生生地切进了前方的蒙古汉军步卒方阵中。

    “嘭!”

    一杆蒙军的将旗倒下。

    张顺踩着旗面杀入敌兵之中,再无原先的疲惫。

    心里反复念叨的只有一个念头。

    “打胜仗!打胜仗……”

    打胜仗,驱外寇,真能杀敌才叫打胜仗。

    他虽是微末小民,却知男儿生于乱世,就得保家卫国。

    残阳如血。

    旌旗迎风而立,烈烈飞扬。

    李瑕驻马望去,只见史天泽的大部兵马已远遁而走。

    他没有再追。

    这一战只是小胜,战时互有伤亡,最后则是留下了史天泽的两千步卒。

    战果不大,但作为守关陇这整个战役的开始,算是落实了第一步战略……

本文链接:https://www.xuegeshuoche.com/qichezixun/159413.html,文章版权归属原作者:栀子花开 所有。更多精彩信息,可关注栀子花开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