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汽车资讯

熬夜必看小说言情(h磨镜花蒂)最新章节列表

  寒光刺眼,透着无穷杀意!

    廖护法脸色大变,双目条件反射地微眯起来,同时滚滚仙力迸体而出,凝聚成一个霞光熠熠,仙气缭绕的拳头,狠狠挥击向那逼近到跟前的锐利寒光。

    寒光之后,握枪的萧箐嘴角勾起一抹不屑的冷笑,嘴里轻轻吐出一个字:“死!”  熬夜必看小说言情(h磨镜花蒂)最新章节列表    

    寒光暴涨!

    “彭!”

    锐利的枪尖刺透入霞光熠熠,仙气缭绕的拳头一下子就爆了开来,朝四周冲开。

    枪尖却几乎没有停滞,继续如电而前。

    廖护法脸色苍白,目中闪过惊慌之色。

    一个拳头再次挥击而出。

    这次是她的肉身铁拳,外面包裹着一层层的仙气罡罩。

    “吱!”锋利的枪尖击穿仙气罡罩又刺入廖护法的拳头。

    鲜血喷涌而出。

    恐怖的先天劲力顺着枪尖透入手臂。

    “彭!彭!彭!”

    廖护法手臂上的肌肉血管纷纷爆炸开来,露出白森森的肘骨。

    廖护法痛得额头冷汗直冒,体内仙力动荡,但她这时目中反倒露出一抹希望亮光。

    因为至少她这一拳暂时挡住了萧箐这蓄意一击,她的飞剑已经再掉头折返。

    “高兴得太早了!”萧箐见状却冷冷一笑,双手继续握枪刺在廖护法的手臂上,不让她脱身,同时突然跃身而起,右脚掌五指并拢如刀尖勐地对着廖护法的心窝窝戳去。

    “彭!”

    廖护法的护体仙气被直接戳破,再接着,并拢如刀尖的右脚掌尖狠狠刺入廖护法的心窝。

    “嗤!”

    锋利金属物跟血肉摩擦的声音响起。

    鲜血从廖护法的心窝喷涌而出。

    人仙修炼的就是肉身,越到后面肉身越强。

    萧箐根基无比扎实,右脚掌就是一锋利坚韧兵刃

    “人仙!”廖护法仰头往后倒,目中透出一抹恍然惊醒和不甘之色。

    几乎同时有一点霞光从脑顶跃出,乃是一尊仙婴。

    仙婴才刚刚跃出,想要逃跑。

    萧箐已经挥枪刺去,一枪将仙婴击杀。

    仙婴一被击杀,便化为滚滚仙气散开,要融入天地。

    正在这时,云雾中出现了一个旋涡将滚滚仙气连同正往下面大海跌落的廖护法尸体一起给吸卷了去。

    在萧箐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击杀廖护法之际,另外一边,奇羽、赖乙暖等六位地仙,郑星汉等四位人仙,二十位金丹修士,四十位玄师和武圣,还有四首、猿大、猿二、熊大、应豹五尊高阶冥丹尸也骤然发动了袭击,与血冥岛的援军展开一场激烈厮杀。

    五尊高阶冥丹尸,除了应豹实力差一些,其余四尊实力都堪比仙婴初期的地仙,尤其四首实力已经直逼仙婴中期。

    如此无极门这边合起来,相当于有十位仙婴初期的地仙,而对方只有五位。

    在地仙方面,人数可以说是对方的两倍,又是出其不意攻其不备,秦子凌又能动用神魂暗中相助。

    所以一下子爆发,对方便被杀了两位仙婴初期的地仙。

    反倒金丹修士方面,双方实力相差不是很大,一开始袭杀,只杀了对方四位金丹修士,相对于对方的二十位人数,数量不算多。

    “杀!”在赖乙暖等人围着三位仙婴初期的地仙和十六位金丹修士厮杀之际,击杀了廖护法的萧箐腾出了手来,冷叱一声,连人带枪杀向一位最近的地仙。

    枪出如龙,锐不可挡。

    那地仙被赖乙暖和皇甫凝雪两人夹攻,本就手忙脚乱,如今萧箐这一位实力直逼仙婴后期,又善近战,速度奇快的人仙杀至,他哪还有反手之力。

    “嗤!”一声。

    只一枪,青龙枪直接从那地仙胸口透体而过。

    地仙肉身亡,有仙婴逃出,又被赖乙暖一个飞剑击杀。

    再接着,云雾中显出一个旋涡,将他连尸体带仙婴所化的仙气尽数吸卷而去。

    萧箐一枪击杀一位地仙,立马又挥枪杀向另外一位地仙。

    “嗤!”

    又是只一枪,萧箐再杀一位地仙。

    剩下最后一位地仙见萧箐一枪便击杀一位地仙,心头大大惊慌之际,被邪陌的黑溟刀一刀斩落脑袋。

    六位地仙尽数被杀,剩下的金丹修士如同秋风扫落叶一般,被横扫一空。

    转眼间大海之上空空如也,只剩下一团云雾快速朝青云仙岛的方向飘飞而去。

    云雾中只立着萧箐一人,再无其他人。

    云雾飘离战场,大海风平浪静,彷若什么都没发生过一般。

    ……

    浮空仙岛,齐云大殿。

    大殿之上,坐着一位面容清瘦,看起来一派仙风道骨的男子。

    这男子名白铉,乃是浮空老祖大弟子,实力极为强大,已经非常接近真仙。

    浮空老祖自从成为真仙之后,基本上不大管浮空仙岛之事,大小事务很多都是由白铉来决断。

    “拜见大长老。”殷护法和同伴上前拱手行礼。

    “何事?”白铉问道。

    “回大长老,我们得到传讯,说血云岛的屠獠带人攻打青云仙岛,便急速赶去探查情况。”

    “哼,他们血云岛做事是越来越猖狂了,竟然敢直接带人来攻打青云仙岛!”白铉闻言身上有寒意散发出来,笼罩大殿。

    “可不是!”殷护法连忙附和道。

    “现在情况如何?”白铉问道。

    殷护法便将情况大致说了一遍。

    “青云仙岛竟然挡住了屠獠的攻打,这还真是出人意料啊!”白铉面露一丝惊讶意外之色。

    “是的!不过青云仙岛多半很快就守不住了,因为血云岛的援军已经在赶去的途中。大长老,您看我们接下来怎么办?”殷护法问道。

    “屠獠这人生性残忍蛮横,很难跟他有道理可讲。此趟他帐下两位护法被杀,又怀疑到了青云仙岛头上,此番又久攻不下,我们若再横插一手,他必然恼羞成怒,恐怕还真会不管不顾地跟我们大打出手,如此事情就难免闹大了!”白铉闻言抚着胡须沉吟道。

    “但若放任屠獠攻打青云仙岛而不管,恐怕其他人会生怨言啊!”殷护法说道。

    “你以为大家都是大王册封的仙岛,我们浮空仙岛却辖制他们,没有这件事情,他们就会没有怨言吗?关键是实力!我们有实力震慑着他们,他们就算有怨言也得忍着。

    你看血云岛可曾考虑过他们那一带附近仙岛岛主的想法?整日欺压,一有不服便是派人攻打教训。我们浮空仙岛算是很好了,至少还是给他们一些面子。”

    白铉不以为然地说了一番,然后话锋一转道:“当然,完全放任屠獠攻打青云仙岛肯定也是不行的,毕竟这是我们浮空仙岛的势力范围,但也不能因为这点事情跟血云岛起大冲突。”

    “大长老您的意思是?”殷护法面带困惑之色地问道。

    “你不是说青云仙岛护岛阵法厉害吗?那就再看看情况。若屠獠援军赶到,攻破了护岛大阵,我们再伺机出手劝阻。”白铉说道。

    “大长老高见!屠獠久攻不下,颜面大失,这时心头最是恼火,我们再横插一手,他肯定要爆发。等他攻破大阵,杀了一些人,心头怒气自然就泄掉一些,这时我们适时赶到阻止正是合适。”殷护法立马一脸佩服道。

    “大长老高见还不止于此。青云仙岛如今凭借大阵挡住了屠獠,心里肯定难免得意,我们去解围,他们也不见得会感恩。其他人也难免会有想法,以为不靠我浮空仙岛,他们也能抵挡血云岛攻打。等青云仙岛一被攻破,他们自然明白,没有浮空仙岛坐镇保护,他们随时都要沦为被肆意杀戮的对象。”另外一位护法补充道。

    “现在青云仙岛连义详等一众地仙已尽数身死道消,就剩曲忠和一位外来人在支撑着,而他们又被屠獠认定是杀他两位护法的罪魁凶手。一旦青云仙岛被攻破,屠獠必杀他们二人。介时青云仙岛便是真正的青龙无首,我们再出手拦阻,然后扶持几位我们的人,青云仙岛岂不是就真正成了浮空仙岛的附属岛屿?大长老这真是妙计,简直就是一石多鸟啊!”殷护法紧跟着说道。

    “哈哈!”白铉见两位护法吹捧自己,不由得得意地抚须大笑。

    好一会儿,白铉才再度开口道:“你们传我手谕给四长老,让他们带人远远躲在暗处,伺机出手拦阻,尽量不要跟屠獠这粗莽血性的人起大冲突。”

    “遵命!”两位护法躬身领命而去。

    两位护法领命而去,很快到了浮空仙岛相对外围,又靠近青云仙岛的一座岛屿。

    这座岛屿名天留岛。

    坐镇这座岛屿的是浮空老祖的亲传四弟子,端木淞。

    很快,端木淞带着七位仙婴地仙离开了天留岛,一路到了隔青云仙岛百里开外停了下来。

    众人停在半空一朵云彩上。

    端木淞手掌一翻,手中多了一面镜子。

    这镜子造型奇特,四周刻写有诸多符文,镜面两面都是抛光的。

    端木淞将那镜子举起对着青云仙岛方向照射而去,左右上下校准了一番,很快另外一面镜子便起了一丝涟漪,上面显出青苍峰,以及青苍峰之外的景象来。

    屠獠还在跟七杀剑阵所化的七位杀星在厮杀,不时连连愤怒咆孝,但就是攻破不了大阵,相反,从镜子里都能看出来,屠獠脸上已经露出一抹疲色。

    另外一边,猿妖等人还在跟曲忠等人杀得难分难解,异常激烈。

    “咦!”殷护法看着镜子里的景象,面露诧异和不可思议之色。

    “怎么了?”端木淞问道。

    “屠獠那边死了不少人,但青云仙岛这边好像没死人。”殷护法回道。

    “哦!”端木淞闻言也面露诧异之色,但紧跟着眉头便皱了起来,道:“屠獠此人生性凶残,蛮横张狂,此趟当众受此挫折,等他的援军抵达,一旦攻破青云仙岛,不让他好好杀戮一番,就算本长老出面拦阻,他也绝不会罢手啊!”

    “一旦让屠獠肆意杀戮,杀得人头滚地,血流成河,我们才出面拦阻,恐怕有损我浮空岛名望!”一位地仙说道。

    “是的,大长老的意思是只让屠獠杀曲忠等几个主要人物,便出手拦阻,但如今这形势看来难啊!”端木淞说道,眉头紧锁,颇有点左右为难,很难掌握时机的感觉。

    ……

    在端木淞眉头紧锁之际,屠獠也是眉头紧锁,阴沉着脸,不时朝血冥岛的方向望去,但那方向除了几朵白云飘飘,却是什么都没有。

    时间又过去了一天。

    血冥岛的方向依旧没有援军前来。

    而屠獠这边不仅没能攻入青苍峰,相反他们渐渐露出了败象。

    带来的三十位金丹修士,已经折损了十位,剩下的二十位也多少都有些负伤。

    五位仙婴地仙,跟秦子凌作战的两位地仙中,有一位地仙因为有飞剑仙器在手,被秦子凌重点盯上,找了个时机,以山岳印将对方击伤,又重重击落对方的飞剑仙器,然后再特意大费周章地祭出九鼎火鸦剑,化为一只巨大的火鸦,将那飞剑抓走,转眼飞入苍云宫中。

    那位地仙见自己珍若性命的飞剑仙器被秦子凌的火鸦叼走,转眼消失在苍云宫中,顿时大惊失色,连连施展御剑诀,想要将飞剑仙器召回来,但奈何秦子凌命火鸦将飞剑带入苍云宫,本来就是为了遮人眼目。

    那火鸦一抓走飞剑,其实秦子凌便已经施展神魂之法,破掉了对方在飞剑仙器中的一些印记。

    神魂之法,玄妙无比,在这方面有着得天独厚的优势。

    当然这也跟对方修为不高有关系,若对方是真仙,他落在法宝的印记非常强大,以秦子凌如今神魂修为是很难破坏的。

    但对方只是仙婴初期的地仙,秦子凌的神魂破坏起来却是容易。

    所以,那地仙连连施展御剑诀都是徒然,他还以为苍云宫还布有什么隔绝阵法,他的飞剑被镇压在这隔绝阵法中,所以他没办法召回,不禁脸如土色,心急如焚,结果又被秦子凌趁机一个山岳印擦边砸中,一条手臂都炸了开来,战力越发不堪。

    如此一来,秦子凌一人战对方两位地仙,还能抽空去援手情况危急的己方金丹和玄师,有时也去支援一下曲忠。

    曲忠是新晋仙婴中期的地仙,实力不如那猿妖。

    因为有了秦子凌的支援,他方才一直支撑着没有落败。

    随着时间推移,屠獠那边的人在逐渐减少。

    跟秦子凌作战的两位仙婴初期地仙已经开始险象环生。

    远远观战的人表情变得精彩起来。

    谁也没想到,屠獠这么兴师动众,亲自带人来攻打青云仙岛,不仅没有出现血洗青云仙岛的景象,反倒被青云仙岛给打得折兵损将。

    不仅如此,屠獠先前发狠话说支援的兵马已经在途中,到现在竟然还没赶来,也不知道他是养了一群什么样的饭桶!

    以现在的情况看起来,等他们赶到,恐怕屠獠都要成为光杆长老了!

    “啧啧,那位金丹修士不简单啊!虽然实力应该只比与仙婴初期地仙厉害一筹,但凭借手中的强大仙器,还有无比沉着冷静的战斗心态,愣是渐渐扭转了局势!”

    “是啊,这种战斗心态可不是仙丹仙药能培养出来的,很多都是天生和历经许多后天生死磨砺才能培养出来的。你看他至始至终,都沉稳冷静,每一击都好像经过深思熟虑一般,恰到好处!而且最难得的是,他有很强的全局观。明明实力不如曲忠,却像统帅一样牵动着整个战局!”

    “屠獠的援军也不知道出了什么问题,竟然到现在还没赶到!”

    “是啊,屠獠的援军再不赶来,恐怕屠獠就得撤军了,否则再战下去,别说金丹修士要折损殆尽,就连那五位地仙恐怕都要折损几位在这里。”

    “听屠獠的意思,前些日子他有两位护法被杀,如今要是再折损几位在这里,纵然他帐下不乏地仙护法,但也要伤筋动骨,元气大伤,在血云岛的地位要下跌了。”

    众人正众说纷纭之际,远处天边终于亮起了一道血光。

    “来了!”众人脸色微变。

    “哈哈!小子,曲忠,本仙的人来了!本仙一定要让你们求生不得求死不能!”屠獠也看到了远处血光,不禁精神大振,仰头狂笑起来,彷若已经看到了攻入青苍峰,大杀四方,人头落地的景象。

    不过很快众人,还有屠獠等人的脸色就再度起了变化。

    因为在那道血光之后,竟然空空如也,没有其他华光亮起。

    血光由远而近,很快落下,显出一个神色慌张的男子来。

    屠獠看清楚那男子的面容,正是管理魂牌的地仙,不禁脸色再变。

    “何事?”屠獠问道。

    “三长老,大事不好了,廖卿等六位护法的魂牌都破裂了!”男子回道。

    “什么!”屠獠闻言脸上的横肉狂抖,头发都根根竖立了起来,双目圆瞪,凶光大放,似乎恨不得一刀斩杀了这位前来报信的手下。

    他身为三长老,帐下的仙婴地仙人数虽然不少,但也就十六位。

    现在一下子折损了六位护法,其中一位还是仙婴中期境界的地仙,再加上先前被杀的两位护法,可以说短短两三个月之内,他帐下地仙整整折损一半!

本文链接:https://www.xuegeshuoche.com/qichezixun/159337.html,文章版权归属原作者:栀子花开 所有。更多精彩信息,可关注栀子花开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