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汽车资讯

舌尖撩拨她胸前的柔软/拉开双腿肉唇颤抖湿润

    大概投资方桉定下来后,沐阳把电子版转给秘书罗志泽,让他帮整理一下,有一些文字需要润色,格式也需要整理一下。

    罗志泽是复D大学汉语言文学本科毕业,擅长文字工作。

    半天时间,罗志泽赶紧把整理好的铝合金投资方桉再转给沐阳。  舌尖撩拨她胸前的柔软/拉开双腿肉唇颤抖湿润    

    沐阳看过后,感觉没问题,让他打印几份出来发给三个高层及技术部的几个经理,并通知公司高层第二天早上十点开个会议,让他们知悉这件事,如果没有大问题,那就尽快定下来。

    这就是老板定投资的效率,如果一般人提投资方桉,要经过很多流程,说不定半年都搞不定具体投资方桉。

    随着集团规模迅速变大,总员工人数不断增加,公司中高层领导的能力也要提上来。

    之前,沐阳有意想找个顶尖人才代替张萧峰,但想想之后,他跟自己一路走来也不容易,能力是差了一些,但忠诚没有问题,打算给他机会。

    张萧峰目前的职位定位是集团副总,负责集团人事部、总经办和质量部,但随着各部门业务量剧增,他有点吃力,特别他对质量部门有些吃不透。

    如今,集团质量有质量管理体系和审核、物料和产品质量管理、质量检测和检验、仪器仪表管理等。

    质量经理向他汇报啥就是啥了,若是湖弄他,有些事他也搞不懂,就是有点被架空的感觉。

    其实这一点也没什么,只要用好人就行,但集团规模大了,沐阳还是想找一个懂质量的人来掌控一下质量部门的大方向。

    沐阳专门找张萧峰聊过这事,说给他半年时间,如果他的能力提升不大,那沐阳就招一个集团副总,专门负责质量,张萧峰只能降到原地踏步,还是集团副总岗位,专门负责人事和总经办,不再同时兼管质量部。

    如果张萧峰的能力提升明显,那就由集团副总提升到集团副总裁。

    沐阳给他机会,但感觉张萧峰比较难提升。

    集团副总裁是仅次于沐阳的职位,可以负责整个集团的多个部门事务,或者多个地区子公司和多个工厂的事务。

    也可以是地区总负责人,即地区总经理。比如粤省有多家工厂或者一级子公司,那么这个职位就是总负责人,负责地区所有工厂和子公司,权力非常大。这个地区有多大,这得看集团规模,及老板如何划分。

    不仅仅张萧峰,沐阳还找了周晨和杨海聊过。

    目前两人的职位定位是集团副总,行就上升到副总裁,不行就原地踏步。

    公司三个高层非常明白星海集团目前的情况,公司发展得太快了,他们三人慢一点就跟不上公司发展步伐。但有些能力,短时间内是没有弥补的。

    如果升到副总裁,已经可以配秘书及助理,由他们自己决定。

    沐阳已经打算增加高层人选,比如周晨,他目前负责技术和生产,现在技术这一块又增加了铝合金项目,事务增加。

    即增加一个集团副总,即生产副总,专门管理生产。周晨是老大,即副总裁兼总工程师,主管技术,兼管生产。

    如果未来项目组再多,那就多分几个技术副总,每个技术副总负责两三个项目组,项目组组长就是技术经理。

    这天下午下班后,张萧峰开着公司给他配的奥迪A6回家。

    公司高层都配有车,杨海和周晨的配车都比他高一档。

    他是副总经理不假,但级别是M4,杨海和周晨是M5,比他高一级,薪酬待遇也比他高一大截。

    杨海和周晨的固定工资他是知道的,月薪三万,而他目前月薪已经涨到两万元,综合年收入四十万元左右。

    而杨海做销售,已经脱离拿死工资的层次,具体收入他不太清楚,估计在二百万元左右。

    而周晨是拿机械加工公司提成的,估计年收入也达到一百万元了。

    张萧峰羡慕他们是肯定的,人之常情,但不会嫉妒,他清楚自己的情况,个人能力比不上两人。入职星海集团之前,他年收入不到二十万元,如今已经涨了一倍,而且上涨空间非常大。

    现在有一个机会在他眼前,如果做得好,那他就上升到集团副总裁,年收入过百万元不是问题。做不好,原地踏步。

    公司效益好,他的薪酬待遇每年都会上涨一些,但上涨速度也比不过职位上升速度。

    其实,老板跟他私谈他的未来空间时,他已经知道自己上升的机会不大了,老板不太看好他,估计想招进新的副总管理质量事务。如果看好他,会直接告诉他做好上升的准备。

    但老板做人很直爽,很坦诚跟他说,其实就是让他做好心理准备,同时给了他一个机会。

    行就上,不行就下,道理很简单,这点不能讲人情。

    张萧峰明白道理,哪怕最终没法上升,只怪自己能力不胜任,怪不了谁。他做为人事总负责人,更加明白这个道理。

    副驾驶上,那是他下午拿到的文件,老板的铝合金投资方桉,拿回去再看看,思索下有没有好的建议;还有质量管理体系学习资料,不说要懂很细,至少要懂总体框架,知道如何运用在公司上。

    奥迪A6开进西溪东的桂花园小区,他的新家就在这里,首付的二手房。

    他今年已经42岁,毕业于川省大学,30岁才结婚,有一个10岁的孩子,老婆在另外一家公司上班。

    他在星海集团上班,就不适合带他老婆到同一家公司,虽然公司没有明文规定不允许夫妻俩在同一家公司,但大多数公司不允许高层这么做。

    如果是普通员工,老板反而欢迎员工夫妻俩同一家公司,但不会安排同一个部门。

    刚回到家里,和家人吃过饭后,就到卧室里看资料。

    他刚看了一会,老婆李倩坐在床边,跟他说道:“老公,嫂子今天打电话给我,让我问你,能不能安排张学到你们公司上班。”

    张萧峰闻言,眉头一皱,放下资料,看了眼老婆李倩:“她还说了什么?”

    他还有个亲哥,有个儿子去年毕业,目前在一家公司上班,薪酬待遇一般。他哥和嫂子知道他在星海集团上班,而且还是高层,这是他老家农村父母唠叨传开的,说什么“我儿子在大公司当副总经理,年收入几十万”。

    张萧峰理解父母那份为他感到骄傲的心情,证明自己儿子混得不比别人差。现在,张萧峰在他老家那里,他在大公司上班当高层的事,估计全村人都知道了,而且还在H城买了房子。

    42岁才混到这个地步,有什么好骄傲的,人家周晨比他年轻多了。

    李倩悠悠地说:“嫂子说最好安排张学到技术部门,其实吧,老公,我一听就有点不高兴,星海集团是什么公司,我都想进去,但怕影响你,想想就算了。

    嫂子还想安排她儿子进去,如果张学是211本科毕业还好,但只是一般二本,你们公司现在招人要求那么苛刻,你别乱答应了,把你前途给毁了,你们老板对你还不错。”

    “哎,我知道,这种事真难做。”张萧峰咂咂嘴,心里突然有个心结解不开。

    拿出一支烟点燃,有些忧愁地吸了一口,然后长长吐了一口气,沉默了。

    他和他亲哥关系还不错,他嫂子嘛,人也不坏,只是小心思比较多,爱计较,对自己独生子那肯定疼爱。

    也许他把侄子安排进星海集团不是问题,老板也不会多问,但他不想这么做。

    星海集团对研发人员要求很苛刻,就说今年校招,虽然在211校招了,但能进星海集团的都是学校最优秀的那一批学生,而且本科生很少,大多是从985院校招本科生,而且还得看专业,优先考虑国家重点学科。比如焊接类和材料类,一般从哈工大、申城交大、清北等学校招本科生。

    他老婆李倩看到他靠在椅子上又吸烟了,理解他的心情,这种事夹在两头让他很难做,说道:“要不,我帮你回绝吧,就说你没法安排。”

    “你说一个管人事的副总,不能安排一个新人进去,你说人家信么。”张萧峰摆摆手,笑呵呵地说,有些自嘲,有时候,他感觉坐在这个位置上并不是什么好事。

    接着说道,“我侄子人品还过得去,但我不可能安排他进集团技术部,他的学校达不到公司要求,有些原则,我不会破例,有一次就有第二次。如果他想到其他公司去,我可以利用自己的人脉关系帮推荐一下,但只帮推荐,最终还是靠他自己。

    如果他想来星海集团,那就走正常流程,我不干涉,也不会帮助,一切靠他自己,如果他表现得比别人强,人事部那边会同意录用,根本不需要经过我。

    但是,说实话,他的学校在初选就通不过,除非选择基层才有机会。”

    李倩点头:“哎,那我帮你说吧,你来说不太好。”

    张萧峰点头同意,然后说:“说实话,我宁愿借钱,也不愿意做这种事。

    老板对利用个人职权做私事的行为很讨厌,特别是贪污受贿,有人来送东西你别乱收,在单位上要注意这点,你们女人有时候就喜欢唠家常,估计我穿啥颜色内裤,你们有些同事都知道了。”

    “我知道,很多同事知道我老公在星海集团当高层,哎,也怪我爱显摆。

    最近有个同事,她想给我送贵重礼物,我直接拒绝了,她老公好像是做销售的,估计她老公是想通过我来认识你求事,我可没那么傻。”李倩乐悠悠地说,她老公能在大公司当高层,她为老公感到自豪。

    “呵呵,你们女人就是就是这样。我们采购部那边,很容易出现问题,老板看似不盯,但并不代表他的容忍度很高。”张萧峰有些无奈,“老婆,你去看看孩子吧,我看会资料,明天要开会。”

    “好的。”李倩离开,不再打扰他,最近他要搞什么学习,每天看书看得很晚。

    第二天,早上十点。

    铝合金投资会议如期召开,地点在小会议室。

    人到齐后,沐阳直入话题:“投资方桉给大家看过了,这件事已经定下来了,开这个会议,就是想让大家帮看看有什么漏洞,毕竟我一个人做事也会有疏忽。”

    大家看老板的说法,也就是说不用考虑这个投资是否赚钱了,不必再讨论是否值得进行投资。

    老板定下来的事,不可能再改变。

    张萧峰沉默了下,看大家也在沉默,他提议:“老板,第一家铝合金厂在H城我理解,但第二家的地点,不太理解。我们国家的几大铝厂,一半在北方,一半在西南地区,另外,蓉城、渝城有大量的汽车主机厂,劳动力成本也低许多,对环保要求没有沿海地带那么严格,我觉得可以考虑一下在蓉城,可以在我们蓉城二保焊机工厂附近建厂。”

    沐阳闻言,摸了下下巴,陷入思索。

    大家看老板在思索,识趣地不打扰他,平时开会时,老板时不时地陷入这样的状态,现在大家已经养成习惯了,知道这个时候不能打断他思路。

    一两分钟后,沐阳向众人说:“张总的提议是个好建议,我写的方桉毕竟是赶出来的,漏洞不少。大家都说一下吧。”

    接下来,大家都踊跃发言。

    十几分钟后,第二处工厂基本确定在西南地区,但还要进行考察,目前时间上充裕,不急于定下来。

    针对第一家铝合金工厂地点,大家没有什么意见,如果真的要安排在H城,阳富区郊区的确是最合适的地方,离总部基地较近,技术人员过去处理问题也比较方便一些。

    一个小时后,会议结束。

    沐阳让罗志泽根据会议内容,再对他投资方桉再进行修改。

    同时,沐阳向姚副市长表示投资意向。

    姚副市长闻言,先向上面领导汇报,当天上面领导就带招商投资到星海集团来商议。

    接下来两天,实地考察,很快把工厂地点落实。

    环保检测、土地丈量、土地平整工作、工厂建设招标很快要进行,效率非常快。

    沐阳专门成立了铝合金的项目组,接下来的细节工作不用他去负责。

    投资10亿元,是从星海集团出的,而不是投资公司。

    星海集团流动资金充裕,别说十亿元,二三十亿元也能拿得出来,而且还不影响公司运营。

    让当地Z府惊讶的是,星海集团根本没有什么外债。

    姚副市长还跟沐阳提议过,如果需要银行贷款,可以提一下,贷款几亿元的,对星海集团来说不是什么问题。

    不仅仅是上面领导,而且不少银行支行也上门求贷款。

    这银行就是这样,人家越有钱,运营良好,他就想给你贷款,要是运营不好,就不会跟你讲人情味,说不定还会落井下石。

    星海集团目前不需要贷款,沐阳也懒得碰贷款,除非万不得已。

    这么大的公司,负债率占到总资产30%以上都正常。

    特别是那个房地产公司,大部分都超过50%,甚至达到80%。

    发展得非常快,也许十年间都没什么问题,但某一年房地产销售不乐观,那就容易爆雷,在十年后,这种事还少么,包括房地产前十。

    动不动负债一两万亿元,而净资产占比非常低,看似净资产有三四千亿元,但如果大环境不好,总资产迅速贬值,这净资产立刻被淹没。

    能赚十亿,也抵不过亏一年。

    沐阳不想玩他们那样玩,也许他某一年总资产也达到十万亿元,但负债达到八万亿元,看似他的个人净资产有2万亿元,但如果某年大环境不好,抗灾风险太低了。

    工厂在投资建设,沐阳在争分夺秒输出铝合金资料。

    主要工作还是设备设计,这件事只能由他来做。

    十五天后,董事长办公室里,沐阳站起身,伸展了一个懒腰:终于完成关键设备设计图了!

    最半个月,可累死他了。

    他一个人的画图效率,至少相当于二十人团队一个月的效率。

    沐阳手速非常快,画图速度是正常机械工程师的几倍。

    最重要的是,他画图很少需要修改,而别人画图还需要修修改改,沐阳就相当于照抄脑子里的技术图纸,然后根据自己公司的情况和当前情况进行微调。

    做好关键设备设计图后,就转发给新成立的铝合金项目组,让他们打印出来,安排生产,跟踪生产,并吃透图纸。

    目前铝合金项目组还在加紧招聘人员,计划招40人,目前只招到十几人,只报到8人。沐阳把不太重要的图纸就交给他们设计,目前组长未到,他负责最终审核。

    铝合金设备跟钛合金生产设备一样,大多是非标设备,不少是自己生产的,不需要自己生产的就直接采购,比如PLC,不可能自己生产,星海集团也没有这个能力。

    设备图画完了,还有其它图要画,比如一些关键的工装夹具、电路电气设计图等也要画。

    估计还要持续半个月。

    沐阳现在期望,阅读系统升到六级后,能改变这个状态,自己输出资料太麻烦了,最主要的是时间,哪怕消耗经验或者消耗成就点他也乐意。

    当然,没有也没什么,不能奢求过多,他现在出新技术已经比所有科技公司快多了,而且就是成熟的技术。在机械行业,一般一项新技术从开发到成熟,少说要三年时间。

    生产出来的设备,将在总部基地进行初步安装调试,等新工厂建好之后,再搬运过去,这样效率就快一些。

    时间长了,沐阳发现,他带领的设计团队。

    好像,陷入了一个误区!

    这件事,得从几天开始,他意识到的。

    有一次,沐阳和杨海沟通了客户对手持激光焊设备的评价情况,研发部门那边如何想。

    总的来说,客户对星海集团的产品没有什么恶评,但使用久之后,也会提出新的要求。

    当时,杨海离开他办公室之后,沐阳在办公室里来回踱步,摸着下巴在思索。

    他发现,自己陷入了一个很严重的误区:设计枷锁、设计与市场脱节。

    他以前觉得,从成就点商店买的东西,就认为是最好的,不用设计部门再进行过多的讨论和优化。

    因为,直接就生产,肯定不会错。

    的确如此,从成就点商店买来的技术,沐阳按照技术要求生产出来的产品,的确没有发现什么问题,可以直接上市,这个效率非常快,根本不需要再多验证了。

    真是这样的话,时间一长,公司的研发人员就会走进一个设计理念误区,太过于依赖他,会认为他的设计,都是对的,实际枷锁了公司研发部门人员的设计思想。

    沐阳不认为他的设计一直是对的,也许在目前来说是对的。

    就比如手持激光焊设备,也许目前就是最好的设计。

    但是,市场规律都在不断变化,客户会不断地提出要求,十年后,就会发现他当初设计的手持激光焊设备会有许多需要优化改进,比如焊枪还有些重,电缆太怕折,主机上百斤重,这些都是需要改进的。

    就比如说目前的平果手机3GS,也许在当前来说很先进,但过几年后也会发现很多问题。

    如今,星海集团的研发人员中,有些人已经养成了一种自负的心态:我们就是世界第一。

    有自信是好事,但过于自信就是自负,永远看不到自己的缺点。

    目前,沐阳在设计时,他是以标准进行,忽视了客户的要求是不断要求的。

    其实,不仅仅是星海集团,在其他公司的设计部门,很少知道市场反馈情况,就是说自己设计的产品,不太清楚客户是如何评估的。而售后部门很少把客户的需求反馈给设计部门。

    特别是一些个性的机械设计师,认为自己的经验和标准没有错。

    其实,也不能说是错,而是市场变了,客户的要求变了。

    很多年以前,买猪肉都喜欢买肥肉,现在却喜欢半肥半瘦,甚至只要瘦肉。

    以前不喜欢的皮皮虾,现在却成为餐桌的美食。

    星海集团的产品也是一样的,也要根据客户的需求不断地改变自己。

    不是说要向低成本设计,这个方向肯定是片面的,而是要让客户觉得:他们星海集团的产品,花得值、占到便宜了,而且好用。

    如果他不再管理星海集团,星海集团因此倒下了,说明他自己创建的公司是失败的,纯粹就是靠他开挂作弊生存下去。

    如果哪怕没有他插手管理,星海集团的技术部门还能继续保持他在时的辉煌,或者稍微差一些,能够不断地研发出世界一流技术,说明研发部门已经成长起来。

本文链接:https://www.xuegeshuoche.com/qichezixun/159193.html,文章版权归属原作者:栀子花开 所有。更多精彩信息,可关注栀子花开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