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汽车资讯

在医务室被教官做得腿软;被两老头强行添高潮

 王强也不是傻子。

    外面的狗皇帝到底是不是被俘虏了,他还是能看出来的。

    你见过这么神气活现的俘虏吗?    在医务室被教官做得腿软;被两老头强行添高潮  

    你见过这么整齐统一的军队么?

    这可是新军,整整一万新军。

    站在这里,什么都不需要做,就是靠着这个整齐的阵型就是一种无形的压迫感。

    阻拦,你开玩笑?

    等到狗皇帝入城之后,一琢磨,好,你小子居然敢阻拦朕进城,你这不是不想活了,而是真的活腻歪了。

    王强是真的一点点的反抗都没有,立刻就是命令守城的士兵打开了城门。

    朱由校进城。

    而王强更是立刻带人跪在了地上,一看到朱由校的车辇进城,立刻发出了呼喊的声音:“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叫喊的声音不绝于耳。

    从这里也能看出韩爌跟于谦之间的差距,至少,于谦是绝对不会在这个关键的时候让一个随随便便的王强来看守城门的。

    无论如何,于谦都要率先明确一件事儿,无论是谁,即便是狗皇帝真的来了也是绝对不准他进城的。

    即便是见到了朱由校,也是首先要确认朱由校是不是真的被俘虏了。

    但是,现在,不好意思,韩爌现在是迫不及待的的想要让朱由检登基了。

    只要朱由检登基。

    他就可以彻底的清算张好古一党,如此一来,他们东林党就可以再次众正盈朝,如此一来,大明也就可以回到原来的正确轨道。

    至于守城,虽然,韩爌口口声声把自己比作于谦。

    但是,这种事情,并不是说,你能自比于少保,你就真的就是于少保了?

    我还觉得我吹牛逼的能力超过马斯克呢。

    而此时此刻,朱由校也已经正是进入了京师,而后,朱由校就是下达了新的命令。

    “包围皇宫!”

    朱由校冷冷的开口道:“任何人都不可以出来!”

    随后,朱由校又带着两千新兵正式进入了皇城当中,这些新军跟在自己身边,朱由校也是特别有安全感。

    朱由检终于进宫了,他进来的时候多多少少还是有些激动的,毕竟,这个皇位距离自己是如此之近,距离自己又是如此的唾手可得。

    按照以往程序,要先读遗诏,然后是劝进三次。

    这个遗诏,自然不是朱由校写的。

    而是韩爌代劳了。

    读完遗诏,就是所谓劝进,就是如果继任者不愿意当皇帝,必须劝他当。

    劝进三次,这个过场还是要走走的。

    怎么可能会有人不愿意当皇帝呢?

    虽然这种仪式相当无聊,但是,几千年流传了下来了,大家还是象征性的意思意思。

    朱由检苦苦推辞了两次次。

    韩爌还是在大声的开口道:“信王,如今国家危在旦夕,外面女真人肆虐,朝廷当中还有奸臣当道,如今,只有信王才能主持大局,臣恳请信王登基称帝!”

    “本王,本王如何能克继大统?本王功德薄,担当不起,担当不起!”朱由检勉为其难的拒绝了。”既然功德薄,那就不要做皇帝了!”陡然间一个冷冷的声音在朱由检的耳边炸裂开来,顷刻间,就让朱由检感觉自己头皮发麻。

    随后,就看到朱由校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了宫殿的大门口。

    而后,朱由校就一步一步的走到了这个大殿当中。

    刹那间,整个大殿都开始变的安静了下来

    每一个人都是不可置信的看着朱由校,不是说,朱由校在永定县已经被建奴包围了吗?

    不是说,朱由校已经被建奴给生擒活捉了吗?

    不是说,朱由校已经战死了吗?

    为什么,为什么朱由校会在这个时候,出现在这个地方?

    “皇,皇兄!”朱由检瞪大了眼睛,不可置信的看着一步一步朝着自己走过来的朱由校,而后忽然间噗通一声跪在了地上:“臣弟,叩见皇上!”

    所有人也是惊呆,看到了朱由检的动作,这才急忙做出了反应,随后,一群人也是齐帅刷的跪在了朱由校的面前。

    叩见皇上!

    韩爌还是呆呆的站在原地,讷讷的看着朱由校:“不,这不可能,你,你是假的,你是假的!”

    啪!

    朱由校重重的一个耳光抽在了韩爌的脸上,只把韩爌给打了一个趔趄,差点没当场摔倒在地上,顷刻间,他的脸上就是浮现出了五根清晰的手指印。

    就听到朱由校冷笑着开口道;“怎么,韩爌,你就连朕都不认识了吗?”

    韩爌顿时满头大汗,噗通一声跪在了地上,战战兢兢的开口道:“臣叩见皇上!”

    朱由校来到了自己的龙椅上,径直坐了下来,又扫视群臣一眼,眉头却是忍不住皱了起来:“怎么不见徐光启和韩林?”

    群臣哑然。

    倒是黄立极蹦了出来,飞快的开口道:“皇上,徐光启和韩林已被下狱?”

    朱由校眉头一皱:“为何?”

    黄立极大声的开口道:“乃是韩爌说他们是奸佞之臣,属于张好古一党,如今大敌在外,首先要铲除奸佞!”

    “放他妈狗屁!”

    朱由校暴怒的开口道:“韩爌,是谁给你的胆子?”

    韩爌浑身一震,战战兢兢的开口道:“皇上!”

    “来人,立刻把徐光启和韩林给朕带过来!”朱由校坐在龙椅上,目光却是在朱由检的身上扫了扫,而后缓缓的开口道:“信王!”

    朱由检站起身来,战战兢兢的看着朱由校。

    虽然说,自己这是被群臣拥戴,可是,这件事儿终究还是犯了忌讳的。

    想想之前朱祁镇和朱祁玉,再看看现在他们兄弟俩,自己这是属于染指皇位,如今,如今,这个朱由校真的能原谅自己?

    “朕让你抄太祖实录一百遍,你抄完了吗?”朱由校澹澹的开口道。

    “回皇上,还,还没有!”朱由检战战兢兢的开口道:“臣弟,臣弟!”

    “滚出去抄!”朱由校冷冷的开口道:“滚!”

    “是是是,臣弟领命!”朱由检急忙点点头,转身就要离开朝堂。

本文链接:https://www.xuegeshuoche.com/qichezixun/159139.html,文章版权归属原作者:栀子花开 所有。更多精彩信息,可关注栀子花开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