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汽车资讯

女高官婬乱小说,扒开粉嫩的小缝伸舌头

    “玉帝?”

    林疏疏嘀咕了一声,旋即摇头:“算了,那不重要。”

    皮笑肉不笑,扯了扯脸皮:“呵,若我第一天识你,倒是信了你这慷慨激昂。”    女高官婬乱小说,扒开粉嫩的小缝伸舌头  

    “不过,现在你还是留着到那长安再耍弄这一套吧。”

    江舟不满:“你这个人怎么对兄弟如此没有信任?我是那样的人吗?”

    说着,拿出已经分装好的酥合香油,每人递过去一瓶道:“来,先分分赃,见者有份,佛祖也在用的香油,你值得拥有。”

    “不过可惜了,这宝物若是性命双修,方能发挥出最大神效,你们只修元神,高兄只有血气,倒是浪费了。”

    江舟摇摇头,

    其实这香油最神妙之处,或者说让那些神佛最动心之处,应该并不是洗炼金身、元神。

    而是净除业力。

    业力便是因果之业,神通法力再高,也怕因果纠缠。

    他上次一剑斩鬼言,若是没有天魔解体大法与有相神魔,将业力消融,恐怕如今也是隐患重重。

    素霓生几人对这香油反倒没有太在意,看了一眼,便随手收起。

    林疏疏嗤了一声:“别告诉我,你之前要那账本只是要来解闷逗趣的?”

    “事到如今,你有何打算,也该说出来了吧?”

    江舟悻悻收起高举的拳头,旋即笑道:“大唐盛世,圣王在位,政治清明,百姓安康,如此太平之世,怎么可能会有坏人?”

    “……”

    几人总觉得他在阴阳怪气地戳着什么,却又找不到证据。

    林疏疏脸皮微微扯动:“你到底想说什么?”

    江舟笑道:“我大……唐自有国情,作为守法良民,遇上了不法之事、不法之徒,自然应该报官,私设公堂,法外施刑,那是万万不该的。”

    “不是我说你们,你们修行归修行,可也不该把自己摆得太高,就算是仙人,也要守法啊。”

    “??”

    几人面面相觑。

    什么乱七八糟?

    再说,你什么时候就成了大唐之民了?

    江舟摆摆手:“算了,你们仙门中人,觉悟太低,说了也不懂。”

    高柢举手:“我不是仙门中人,我也不懂。”

    “……”

    江舟斜了他一眼:“化外遗民,不知大国风采,不谈也罢。”

    “行了,耽误了许多时间,我今日功课还未做,没时间给你们讲课。”

    说完,便负手晃晃悠悠走向船舱。

    高柢凝神注视着他背影,默然无语,直到江舟进入船舱,才深吸一口气:“为何往日没觉得他如此气人?我想揍他。”

    林疏疏面无表情道:“动手之时,唤我一声。”

    素霓生无奈一笑。

    不过看向船舱的目光隐有几分担忧。

    他知道江舟平日虽有跳脱之性,大多数时候还是很沉稳的。

    今日言行,却有几分反常。

    ……

    船舱中。

    江舟笑容淡去,默默叹了一口气。

    惊世先生阻路,千里镜中照劫……

    天机所示,十有八九应在此中。

    既然是“劫”,就不会那么容易过去。

    他如今的底气,全在于鬼神图录,还有素霓生那个大靠山,木公一脉。

    不过鬼神图录高远莫测。

    木公一脉又缥缈无影。

    到底能靠得住几分还是个问题。

    罢了,多想无益。

    外力终究是外力,再强也没有自己靠得住。

    修行为重。

    所谓临阵磨枪,不快也光。

    他之前得到的五行之金炁,还有黄龙入体,也多了一样东西。

    这些时日一直都在参悟此中玄妙,却难有成效。

    【五行金炁:一】

    【先天五行之炁元灵:中央戊己土】

    前者是斩杀琴虫所得,后者是黄龙所化。

    都是五行之炁,却有区别。

    前者是后天之属。

    后者是先天所生,而且在图录中并无数量显示,恐怕是“唯一”的意思。

    其中究竟有何区别,又有什么用,江舟却还不得而知。

    不过,先前那刘正透出的口风,令他明悟如今的修行关隘,在于“开辟周天穴窍”与“攒簇五行”。

    只是,别人是周天之数,他如今已经两千余,仍然远远未到极限。

    是不是意味着,他要将周身三万六千穴窍尽数打开,才能晋升更高的境界?

    还有“攒簇五行”,虽知关碍所在,可具体法门却无有,他却不知从何着手。

    按说,境界到了,即便不知法门,他也应该能体察出关隘所在。

    只怕真是要将周身三万六千穴窍开辟,他才能堪破五行之妙。

    这就真麻烦了。

    如今三千之数都卡了他许久,三万六千数,足足是百倍于周天之数,就算有鬼神图录与大罗八景,那也不知得到何年何月了。

    江舟轻轻一叹,手掌一翻,掌心现出一只玉瓶。

    这是在朝阳门外,那少微星君给他的瑶水月魄丹。

    高声语专门让人给他送来此丹,应该不会是一时起意。

    这丹药怕是极为珍贵。

    之前他在黄龙之上,他有许多机会可以服用,不过一直舍不得。

    此时怕是不得不用了。

    女人啊,你可千万别坑我。

    打开玉瓶,趁着药力未泄之时,就一口吞下。

    霎时间,他仿佛听到了一声轰隆巨响。

    磅礴无边的法力血气在体内爆开。

    却始终有一道如影随形的淡淡月光束缚着,循着经脉穴窍,有序地涌动运转。

    不过是眨眼之间,江舟便感觉自己的道行凭空涨了一层。

    念头未尽,虚空有神音乍现,是穴窍新辟,古神显现。

    运转周天,不知其数。

    早已经难以开辟的穴窍,此时却在不断地打开。

    一个个穴窍在开辟,一尊尊古神在显化。

    也不知过了多久,江舟再从定中醒来,睁开双眼之时,却仍有一些没有反应过来的惊愣。

    三千穴窍,三千虚神!

    果然如他所料,他目前的极限,就是三千之数。

    高声语的宝丹,也没能让他突破这个极限。

    不过江舟却也并无多少失望。

    表面上,他一品至圣的三千载道行仍未能破。

    但体内三千虚神的存在,却能让他发挥出远超过三万载法力修为!

    这颗丹药,少说为他省了十年之功,而且是在开挂的前提下。

    江舟有种清晰的感觉,如宝月之流,他现在一拳能打暴十个!

    “笃笃!”

    正当江舟心惊之余,舱门被敲响。

    并非是时机巧合,而是素霓生等人早感知到他的状态,知道他之前是在某种修行的状态,此时气息外露,便知已醒,连忙来唤。

    江舟念头微动,舱门便已打开。

    “你怎的在此时闭关?还好本就路远,要不然大事都让你耽搁了。”

    三人闯了进来,林疏疏的抱怨声随之而来。

    待见了江舟却都是微微一怔。

    林疏疏疑道:“你这是……偷偷吃了仙丹了?”

    虽然只是一现而隐,那暴涨的道行却瞒不过几人。

    你还真猜对了……

    江舟眉头微扬,岔开话题道:“过了几日了?”

    “三月有余。”

    素霓生道:“昨日方至长安地界,只是你闭关未醒,也入不得长安城。”

    大人国国书放在江舟弥尘幡中,没有国书,他们这些“外邦人”也难以进入长安城。

    林疏疏急道:“长安已至,你打算怎么办?总能说了吧?”

    “还能怎么办?”

    江舟现在信心暴棚,直接起身道:“上门,打爆他!”

    林疏疏反倒一惊:“你不是要报官吗?”

本文链接:https://www.xuegeshuoche.com/qichezixun/159011.html,文章版权归属原作者:栀子花开 所有。更多精彩信息,可关注栀子花开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